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大罗三清之下最强者
    陆左等人曾经跟我谈及过三十四层剑主的模样,是一个与屈胖三差不多的小屁孩儿,而我们面前的这一位,却是一个青衫长袍的男子剑客。

    这人手中的剑一片炙热发红,宛如刚刚锻造出来的一般,与人拼斗的时候,艳红的汤汁四溅,热气腾腾。

    我瞧见,看向了陆左,说这人是?

    陆左摇头,说不认识。

    说罢,他拔出了鬼剑,纵身向前而去,元晦大师和马烈日也是毫不犹豫地从上前去。

    交战的地方是一个人造的小广场,不过原本的青砖石此刻到处破烂,显然是被拼斗的劲力给波及到的,而冲到跟前来的时候,我们发现场中拼斗的一众人等,包括张天师和身边的龙虎山长老,几乎个个都带了伤,不远处还有人倒地,不知死活。

    战况激烈。

    不但如此,而且这样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后半程,龙虎山的众人依托着山势以及原本的禁地法阵,死死扼守此处,这才勉力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我们这边介入其中之后,马烈日功利的性子顿时就发作了,朝着前方的龙虎山众长老朗声喊道:“西北马烈日,带中央调查组前来支援,请问可以入阵么?”

    高手比拼,讲究的是进退一体,全神贯注,在没有提醒对方的情况下贸然闯入,最有可能的,就是受到敌我双方的同时攻击。

    这才是最头头疼的。

    所以马烈日才会这般说起,正在缠斗的众人听到,下意识地将余光望了过来,然而最先回答马烈日的,并非是龙虎山众人,而是那位青衫剑客的剑。

    唰……

    那人身处重围,却显得游刃有余,人不动,手中的长剑却如同一道闪电,射到了我们的这边来。

    而那剑的目标,却正是马烈日。

    铛!

    那剑快得肉眼都瞧不见,即便是炁场感应,也显得十分勉强,马烈日吓了一大跳,不过到底还是被官方认可的天下十大,这人的实力还是不容置疑的,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右手一翻,摸出了一把单刀来,朝着那飞剑击去。

    一声炸响,刀剑碰撞之处,火花四溅,有铁汁飞溅而起,巨大的撞击声在山腰间回荡不休,而与此同时,信心满满的马烈日却是一个踉跄,朝着后面疾退了七八步。

    他这一刀下去,虽然挡住了对方的飞剑,却给那恐怖的冲击力弄得站立不住,整个人都有一些摇摇欲坠。

    我站在不远处,虽然那一剑并非是斩向的我,但依旧还是感受到了对方恐怖的力量。

    这样强大的劲力,难怪胆大包天,胆敢单枪匹马冲到龙虎山来。

    而且他还将龙虎山一众高手逼到了如此的田地来。

    铛、铛、铛……

    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那飞剑与马烈日的单刀拼杀了十几个回合,电光火石之间,刀光剑影,纵横的气息扩展开去,扑在脸上,刀割一般疼。

    我这样的身体素质都感觉有些吃不消,普通人站在这里,只怕就要给那舞动的劲风给撕扯成碎片去。

    一连串的攻击让马烈日应接不暇,又一次的刀剑相交之后,马烈日怒吼一声,却是转身而走。

    他头也不回地退开了百米开外去。

    那飞剑矫捷,宛若游龙,不过显然对于长距离的控制力有不逮,并没有朝着他追击,而是落到了旁边的元晦大师身上。

    从外貌上来看,一把白胡须的老秃瓢儿,的确是比我和陆左更有高手气度一些。

    面对着这样的进攻,元晦大师取下了脖子上挂着的金刚菩提子念珠,猛然一扯,却是化作了数十颗元气充足的暗红色珠子,充满了古怪的气息。

    珠子围绕着元晦大师不断飞旋,将他周身护住,让那飞剑完全没有发挥的空间。

    即便如此,那飞剑还是在一瞬之间,刺出了上百剑。

    而就在那飞剑朝着我们这边的援兵进行拦截的时候,那青衫剑客居然还在与龙虎山众人周旋,硬生生地承受着一众龙虎山长老配合着法阵的猛烈攻击,而在这样让人窒息的攻击之中,他居然还能够如同闲庭信步一般,显得轻松无比。

    好强。

    先前张天师在龙虎观星台上召见我和陆左,请陆左谈及天下英雄,陆左说了许多,却不曾想居然又蹦出了这么一个家伙来,直接挑战了我们的想象。

    他的出现,仿佛在嘲讽我们有多么的无知。

    那把红光耀眼的飞剑在对元晦大师进攻无果之后,再一次地转移了目标。

    而它的目标,则落在了仍处于不远处的我和陆左身上来。

    唰!

    又一声破空之声,原本正在朝着元晦大师猛烈攻击的飞剑陡然转了方向,落到了我们的跟前来。

    最前面的一剑,斩向的是离得稍微近一些的我。

    我即便是全神贯注,炁场全开,但是当那一剑飞过来的时候,还是没有信心抵挡住它陡然爆发出来的威力,所以在一瞬之间,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大虚空术。

    这一招使出来,有两个意思,第一就是躲避对方的飞剑,第二点,则是想要感知一下三十四层剑主是否在这里。

    上一次在白头山的时候,我遁入虚空,结果给押在了虚空之中动弹不得,身受重伤。

    我知道那一次是撞到了三十四层剑主的手上。

    而这一次如果我在虚空之中再次被袭,说明除了这个不知来历的青衫剑客之外,三十四层剑主也在附近。

    这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我遁入虚空之中的时候,精力无比的集中,小心翼翼,一旦有任何的动静出现,我都会立刻逃脱。

    不过虚空之中,并没有出现上一次的情况。

    我没有感受到三十四层剑主带给我的压力,反而是在这个被称为龙虎山禁地的乾坤峰之中,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叙的恐怖力量。

    尽管那玩意被埋藏得很深,但是在虚空之中,却还是有一星半点儿的气息弥漫了出来。

    是什么呢?

    紧急时刻,容不得太多的查探,我重新浮空出现,这个时候那把飞剑正在于陆左在拼斗。

    双方交手,叮叮当当,宛如进了打铁铺子,激烈非凡。

    那把火红色的长剑每一次的撞击,都有炙热的铁汁从剑身上飞溅而出,然而半天也没有瞧见消减半分。

    而随后交手的持续,十几秒钟之后,正在应付龙虎山众人的青衫剑客突然间一扭身子,却是突破了对方的禁锢,直接出现在了山门这边来。

    那把长剑如燕投林,回到了对方的手中。

    呼……

    他的离开,让苦苦支撑的龙虎山众人在郁闷的同时,又忍不住舒了一口气。

    很显然,与这家伙的交手,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青衫剑客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抓着手中的剑,然后眯眼打量着陆左,几秒钟之后,开口说道:“能够抵住我血牙剑的人少之又少,而尝试着想要控制它,夺取我操控权的人,至今为止,我只碰见一个,而你,是第二个,卑微的人类,报上你的姓名。”

    这人的嗓音偏低沉,说话有一些沙哑,而且还有一种古怪的口音,夹杂起来,让人听了十分的不舒服。

    不过他话语却说得逼格满满,有一种格外孤傲的感觉。

    陆左将鬼剑往回收,横在胸前,然后平静地说道:“在打探别人之前,不做一下自我介绍么?”

    那人高傲归高傲,但对于陆左却似乎另眼相待,所以居然真的就回答了:“我叫做贾奕。”

    啊?

    陆左听了,显然是愣了一下,随后方才问道:“贾奕?这是你的真名?”

    青衫剑客冷然说道:“从来到这一界之后,我一直都用这个名字,该你了,说出你的名字。”

    陆左平静地说道:“敦寨苗蛊,陆左。”

    青衫剑客眼睛一亮,然后说道:“苗疆蛊王?”

    陆左说那都是别人给取的匪号,算不得数贾朋友,我已经说了自己的来历和姓名,不过你却并没有讲清楚自己是从哪儿蹦出来的……

    青衫剑客笑了,说你不认识我?

    陆左摇头,说恕在下见识浅薄,还真的没有听说过天底下有一个叫做贾奕的顶尖高手。

    青衫剑客笑容更盛,说你不知道,这也正常,不过等今天之后,天下间必将处处传颂起我的大名,而无论是龙虎山,还是你这个苗疆蛊王,都将是我脚下的垫脚石,是我被别人津津乐道的战绩……

    他张狂无比,而陆左则十分的平静,扬起了手中的剑,说听得我突然好期待。

    青衫剑客转头,却又看向了我,说你呢,你又叫做什么名字。

    我指着陆左,说我是他徒弟。

    哦?

    青衫剑客皱着眉头,仿佛在脑海里检索着记忆,似乎找到关于我的线索,而就在这个时候,龙虎山的张天师越众而出,走到了近前来,开口说道:“贾奕、贾奕恐怕你的全名,应该叫做平育贾奕天剑主吧?

    啊?

    青衫剑客转过头来,看着他,说你居然知道我的身份和来历?

    张天师脸色阴沉地说道:“我们在天罗秘境,曾经打过照面啊,大罗、三清之下的最强者,平育贾奕天剑主阁下!”

    <b>说:<b>

    一人一剑一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