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单人一剑挑龙虎
    如果说一个是巧合,那么连续两个人都出现这样的状况,就绝对不可以忽视了。

    陈老大给杂毛小道的那面铜镜,是前往天罗秘境的钥匙。

    也就是说,布鱼和善扬真人此刻的状态,极有可能跟天罗秘境相关,甚至可以说,他们的神魂,很有可能是进入了天罗秘境之中,所以才会在毫无意识的状况下,结出这样的印记图案来。

    我和陆左两人蹲在地上,借着远处的灯光打量着地上我画出来的符号,沉思了许久。

    终于,陆左打破了沉默:“你有什么想法?”

    我摇头,说有点儿复杂对于天罗秘境,我们知道得不多,只晓得千通王和黑手双城都曾经去过,那里大概是一个试炼之地,再多的谁也不知道,而问题在于我们知道这件事情并不算久,而现在发生的种种情况,都跟它扯上了关系,仔细想一想,未免也太过于巧合了。

    陆左看着我,说你的意思,这是有意再给我们下套?

    我点头,说我不确定是给我们,还是给别人,总之让欲图解救他们的人前往天罗秘境,这也许就是那幕后凶手的真正目的……

    陆左说天罗秘境这个地方,可是能够让人变得更强,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我说活着的人才会变得更强,而死了的人,谁有知晓?

    听完了我的分析,陆左笑了。

    他笑得让我莫名其妙,而陆左则叹道:“我是欣慰的笑,想当初你怀着聚血蛊跑过来找我的时候,傻乎乎的一个人,眼中除了对于死亡的恐惧和对于生的执著,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懂,然而现在的思维却已经让我都感到赞叹了,想一想,时间过得还真快啊……”

    我有些羞敛,说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不过我之所以能够变成现在这样,多亏了你。

    陆左摇头,说虽然是你的师父,但我只是提供给了你一个种子而已,对你的成长道理起到真正帮助的,都是别人,说到这里,我还真的是有一些惭愧。

    我说你别这么说……

    陆左话锋一转,然后说道:“你知道之前张天师为什么要找你我去龙虎观星台上,煮酒论英雄么?”

    我一愣,说为何?

    陆左说我之前跟张天师私下见面的时候,他谈及了修为的成长,询问我为何能够突然崛起,是不是去过天罗秘境。

    啊?

    我说他也去过天罗秘境?

    陆左点头,说对,事实上,现如今的张天师之所以被我评价为最深不可测的人物,就是因为他从天罗秘境之中修行回来,他身上有着太多的神秘之处,让我也不可捉摸,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位张天师,绝对比善扬真人要强上太多。

    啊?

    陆左的话语让我震惊不已,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有么?

    事实上,我还真的瞧不出来,这位文质彬彬的张天师,到底哪儿强来着在我的眼中,感觉他整个人的气场并不算太强,甚至跟皮长老这样的人都还有一些差距。

    陆左笑了,说你并未觉察,是因为他藏得深,只有真正交手才能够深刻感受到。

    我说那你们交过手?

    陆左点头,说交过一招,两人对于对方的手段心知肚明之后就停了手。

    我说所以他问你认识的顶尖高手,是想找这些人一决雌雄?

    陆左摇头,说他是在想找到奋斗的目标。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陆左说我想一想吧,明天再说。

    我起身,用脚将地上的泥土踩平,然后跟着离开。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我起床,简单洗漱一番,然后在房间里练功,没多一会儿,全身都是汗,热气在头顶上腾腾而起,就在这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我从床上一跃而下,推开门,瞧见陆左也跟着出来了。

    他穿着与我一般的白色练功服,全身也都是汗水。

    即便是走到了今天的成就,他依旧是没有忘记日常的功课,勤奋得让人钦佩不已。

    瞧见我,陆左问道:“怎么回事?”

    我摇头,说不知道。

    陆左用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说走,出去看看。

    两人顾不得换衣服,便往外走去,一路行,从四楼往下,路上碰见好些人,有的是龙虎山子弟,有的则是中央调查组的人,大部分人都是一脸错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我们来到了楼前的空地,这个时候正好瞧见广南局的罗局长走过来。

    他的目光从众人的身上掠过,最后落到了我们这儿来。

    罗局长匆匆走了过来,然后对着陆左和我拱手,焦急地说道:“两位起来了?”

    陆左没有跟他客气,直接问道:“什么事?”

    罗局长说龙虎山禁地乾坤峰遭遇攻击,现在张天师正率领我龙虎山众长老力敌对手,不过对方实在是太厉害了,有点儿扛不住,正号召其余的长老和高手前去支援呢……

    听到他说得焦急,陆左的眼睛眯了起来,说敌人有几个?

    罗局长一脸惶恐,不过还是说道:“一个。”

    啊?

    陆左继续问道:“他长的什么模样?”

    罗局长摇头,说我不知道。

    说罢,他对我们拱手说道:“两位都是当今之世的顶尖强者,现如今龙虎山有难,还请两位高风亮节,伸出援手……”

    龙虎山有龙虎山的骄傲,一般来说,只要不是特别紧急的情况,他们是不愿意在我们面前露怯的。

    毕竟我们跟茅山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特别是我这个茅山外门长老的身份。

    龙虎山即便是现如今与茅山宗处于合作的阶段,也不愿意在老对手面前示弱,而罗局长此刻近乎于恳求一般的态度,也让我感受到了他,或者说他背后龙虎山人的恐惧。

    对手实在是太强了。

    陆左回头过来,看着我,说来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三十四层剑主。

    我一惊,说怎么进来的?

    龙虎山的山门大阵可是经历过了近千年的考验,无数前辈的智慧结晶累积而成,之前敌人攻打龙虎山,最终没有能够得逞,按道理说,不应该再一次地破阵进来。

    陆左却想得十分明白,指着我们远处的那些中央调查组,说他极有可能是混进了这里面。

    啊?

    陆左的猜测让人意想不到,不过仔细回想起来,还真的有这个可能性。

    两人简单交流之后,陆左抬起头来,对罗局长说道:“把纸甲马给我们吧,另外找人给我们领路。”

    罗局长激动地说道:“好,好,正好白马寺的元晦大师,和西北马家的马烈日也要前去助拳,你们先走,我随后带人过来。”

    他领着我们来到了大门的左边,我瞧见元晦大师和马烈日正好在那儿换纸甲马,两人瞧见我们过来,元晦大师笑着说道:“两位,上一次并肩作战,好像就在眼前,有你们在,老衲莫名就是一阵心安啊,哈哈……”

    相比元晦大师的热情,马烈日显得阴沉许多。

    他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然后扎紧了脚下绑着的纸甲马。

    时间紧急,都没有太多寒暄,我们过去也把纸甲马换上,然后由一个沉稳的龙虎山道人领着我们朝外走去。

    穿上纸甲马,双足生风,呼呼而行,那马烈日这才开口说道:“怎么哪儿都有你们?”

    陆左知道这位老大对我们挺反感的,不过这会儿也不是轻起事端的时候,于是笑了笑,说没办法,江湖的圈子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当做没见过我们就是了。

    他笑嘻嘻地说着,而马烈日则是哼了一声,扭过了头去。

    他的心中,终究还是不能释怀。

    瞧见这请来的高手起了冲突,领路的那道人埋头赶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劝也不敢劝。

    纸甲马的速度很快,几分钟之后,我们抵达了那乾坤峰的山脚下,瞧见半山腰间,不断有光华闪现,紧接着就是巨大的轰鸣声,从头顶上传来,仿佛春雷乍响,整个大地都处于一阵颤抖之中,显示着那儿的战况是如此的激烈。

    是三十四层剑主么?

    我的心中有些紧张,下意识地看向了旁边的陆左,却瞧见他双眼发光,晶晶亮,总有一种跃跃欲试的精神劲儿。

    瞧见陆左的状态,我突然一下子就获得了平静之中。

    不管如何,只要是处于交战状态,就算是敌人在强大,我们也不应该用恐惧去迎接。

    一行人上山,一路上不断地看到有伏尸在道旁,模样凄惨,鲜血溅射一地,从那些死去的道士和周遭的断壁残桓中,能够瞧得出此刻的战况有多激烈。

    而时间应该过得并不算久,因为我都能够感觉到那些尸体身上残存的温度。

    到底是谁,居然敢以一人之力,独创顶尖道门的龙虎山?

    我脑海里徘徊着这个问题,而走到半山腰处,却见光华大现,十来个道人正围着一名青衣剑客,拼死相搏,而领头的那人,却正是陆左口中深不可测的张天师。

    不是三十四层剑主?

    <b>说:<b>

    小刀会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