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章 揭开谜底 为@ 邦宝 加更
    皮长老喊停之后,那楚巫男子动作僵住,而原本坐直起来的善扬真人翻了一个白眼,直接又倒了下去。

    而这一下,老头儿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脸色如纸一般苍白。

    人依旧没有醒过来,善扬真人的身体反而如同遭受重击了一般,那个被皮长老训斥的楚巫男子局促地解释道:“没有,我的想法,其实是……”

    皮长老眯着眼睛,脸色有些阴沉地说道:“善扬师伯他身受重伤,身子本就脆弱无比,任何一点儿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的身体机能陷入停顿之前的几位,你也都有瞧见过了,哪里有你这般没轻没重,肆意妄为?”

    楚巫男子听他说得严重,没有再开口了,一时语塞。

    倘若善扬真人给他弄挂了,能不能活着走出龙虎山,这还是真的是说不清楚,他哪里敢再多辩驳,只是不断地拱手,表达抱歉。

    好在善扬真人躺下之后,旁边有人走上前来,双手贴在他的胸口,帮他调息。

    如此持续了几分钟,善扬真人的呼吸终于平顺了一些。

    楚巫男子满脸羞愧地回到了人群之中,而皮长老的目光巡视一圈,最终落到了陆左的身上来。

    他清了清嗓子,走上前来,朝着陆左拱手说道:“如此就劳烦蛊王了。”

    陆左刚才一直在我旁边观察着,脸色有些严肃,此刻听到皮长老叫喊,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的手段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不适,如果有人对于蛊虫反感的话,还请提前离场,免得一会儿不舒服。”

    在场的所有人都有好奇心,陆左这般一说,原本完事儿准备离场的人都反而留了下来。

    传说中苗疆蛊王的手段了得,却从来没有瞧见过,此刻能够有机会,他们哪里会离开?

    无人离开,陆左也不在意,而是对皮长老说道:“其实之前的诸位江湖同道都已经试过了,如果能够找回,早就找回来了,谁来都一样,我的这手段呢,其实对于真人的身体也有影响,不如就算了?”

    皮长老拱手,说无妨,你尽管施展就是了,我们是有心理准备的。

    他这话儿说得和颜悦色,与刚才教训那楚巫男子天差地别,看得出来,陆左的身份摆在这里,谁也不敢多啰嗦什么。

    陆左打了两剂预防针之后,没有再犹豫,而是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袋子来。

    袋子里面,有一团黑乎乎的粉末。

    这些玩意乍一看,仿佛是碳粉一般,不过认真打量,就会发现全部都是一些细微到极致的小虫子。

    我眯眼打量,知道这是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的十全大补虫荭蛊。

    荭蛊的制作工艺十分复杂,而且材料繁复,具体的过程不可描述,但有一点,那就是这玩意其实是一种大补的药品。

    它根本没有什么招魂功能,类似于冬虫夏草、人参之类的精华之物,一旦进入人体,就能够自动填补到受创的部位,进行高速的新陈代谢,蛊虫死后,留下来的物质能够很快的融入体内,让身体达到快速恢复的效果。

    事实上,这玩意对于伤口、骨质疏松以及经脉断裂都有很不错的效果,甚至对于身高增高、塑形,以及局部部位增粗,都有着很好的疗效。

    但它对于神魂上面的影响,几乎为零。

    瞧见这玩意的时候,我心里面就明白了,陆左大概是瞧见前面的这些手段,知道善扬真人的神魂肯定是找不回来了,此刻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他的身体能够保持一个比较不错的状态。

    所以他使用了荭蛊。

    这一袋粉末被陆左倒在了善扬真人的脸上,立刻蠕动起来,无数的细小虫子蔓延,从善扬真人的毛孔里面往里钻去。

    那场面一般人还真的接受不了,旁边的众人瞧见,也是一脸惨白,有的甚至别过了头去,不敢细看。

    倘若不是陆左之前有打过预防针,说不定皮长老就又要跳出来了。

    而随着荭蛊渗入善扬真人的身体,陆左开始结起了印法来。

    他的手速很快,一看就知道单身了许久……

    额,总之陆左弄了一整套华丽无比的动作,最终将双手按在了善扬真人的太阳穴上,汗水一滴一滴地从陆左的脸上浮现,并且滑落下来,不过善扬真人最终还是没有能够醒过来。

    但弄完这些,他的脸色居然变得红润了起来,整个人也仿佛有了生气。

    沉默了一会儿,陆左抬起头来,冲着皮长老摇了摇头。

    没有招回来。

    皮长老和周遭众人瞧见陆左这一系列的手段,都叹为惊止,特别是瞧见他满头大汗,觉得陆左一定是尽了全力,只不过到底还是没有成功而已。

    只有我知晓,他完全是在糊弄人,并没有打算真正使用什么招魂术。

    正因为陆左卖力的表现,使得他即便是摇了摇头,旁人还是鼓起了掌来,随后皮长老走上前来,询问道:“既然找不到,那些蛊虫是否能够弄出来?”

    那些黑色粉末状的小蛊虫看着的确让人心头不适,推己及人,皮长老有些不太放心这些蛊虫。

    而陆左则装模作样地弄了一下,摸出了一把粉末来,将其又收入了袋子里去。

    陆左算是压场之人,他这边弄完了,就再也没有人想要上前尝试了。

    皮长老叹了一口气,然后恭送走了所有的人。

    等到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叫住了陆左,待人离开之后,他认真地看着陆左,说蛊王,真的不行了么?

    陆左安慰他,说善扬真人一生修道,做过无数大福缘的事情,日后定会醒来的。

    皮长老叹气,不过还是朝着我们这边拱手。

    我们离开了大厅这边,我的脑海里面还在回想着刚才的情形,特别是善扬真人被那位楚巫男子操纵的时候,双手下意识结出来的那个法印。

    走了一段路,陆左瞧见我有些不对劲儿,便问道:“你怎么了?”

    我的思路给陆左一问,顿时就给打断了,摇了摇头,我方才说道:“刚才那个,是荭蛊?”

    陆左笑了,说没想到你倒是记得。

    我苦笑,说当初得到镇压山峦十二法门的时候,我可是拿来当做救命稻草,几乎是倒背如流只可惜后来一路奔波,根本闲不下来,也就没有办法跟你一样,潜心研究,搞得现在自己的看家手段都含含糊糊,完全没有底气。

    陆左说你能够瞧出那是荭蛊,这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不过我知道,你认出那玩意来的时候,心里大概在想我到底准备干啥吧?

    我说倒没有,我知道你是想要维护善扬真人的身体,这也是为他好。

    陆左说你不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说前面那些人的喊魂手段各有千秋,但大体上都是很准吧,而他们都没有能够成功,只能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善扬真人的神魂是无法通过常规手段找回来的,与其在这上面浪费精力,还不如做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对吧?

    陆左举起了大拇指来,说到底是跟虎皮猫大人混过的,思路就是清晰,没错,我之前其实已经见过了善扬真人,也知道没得办法了,我觉得其实张天师也知道这样的结果,而之所以会有今天的事情,大概也是因为龙虎山心存侥幸,想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碰碰运气而已。

    我说为什么会这么草率?

    陆左说这个不叫草率,人呢,在陷入困境的时候,难免会有一些期冀,希望不灭,所以才会想要多加尝试。

    我说有一句话,叫做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不是么?

    陆左苦笑,说不然还能怎样?

    我没有说话了,而陆左却看着我,说你刚才到底在想些什么,跟我说来听听。

    我想了想,把心头的疑惑跟陆左讲起,他听完之后,皱着眉头,说你的意思,善扬真人和布鱼他们其实是一样的情况?

    我摇头,说不确定,我只是在想,他们在潜意识里面做出来的那个动作,为什么会一模一样?

    陆左偏头思索了一会儿,伸出了双手来,开始结印,然后问我道:“是这样么?”

    陆左一共做了三回,前两次的时候多少有一些出入,而最后一回,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我都不知道他为何会记得这般清晰,要知道,我即便是隐约有一些印象,但总觉得还是很模糊。

    成功之后,陆左又连续做了好几回,我越看越觉得古怪,突然间心头一动,蹲身下来,捡起路边的树枝,在泥土上画了起来。

    我将那立体的动作呈现在二维状态,弄成了一个古怪的符号。

    当我修改再三,把那符号写出来的时候,我和陆左两人都惊讶了,对视一眼,随后我激动地说道:“对,对,就是这个图案,我说怎么会那么熟悉呢陈老大交给萧大哥手里的那面铜镜,背面就是这个图案,左哥,是不是?”

    陆左的脸变得无比严肃,思索了一会儿,认真地点头,说道:“对,一模一样。”

    <b>说:<b>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