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当年的少年,如今的老汉
    岸边双方碰面,一片热烈气氛,人人笑盈盈,各自攀谈,而我则显得有一些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听到陆左的声音传来,顿时就放松许多。

    说到底,我跟官家的这些人,还是有一些格格不入,待着总不自在。

    没有太多犹豫,我跟陆左转身离开了人群,那边有一个黄衣道人等待着我们,瞧见陆左领着我出来,便朝着我点了点头,躬身说道:“这边请。”

    我们走出人群,有人瞧见,也有人毫无知觉,不过我还是感觉到几道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背后。

    我用余光扫量,瞧见了朝着我们这边微笑点头的元晦大师,以及神情复杂的马烈日,以及好几个不认识的人。

    当然,他们认出来的人,并非是我,而是陆左。

    这些目光里面,有敌意,也有善意。

    我们沿着河岸走,过了一条长长的青石街,前面一转,来到了一个小广场前,那黄衣道人方才朝着我拱手说道:“龙虎山皮志侠,见过千面人屠阁下。”

    额……

    我有点儿接不上话,旁边的陆左瞧见我一脸古怪的表情,上前圆场,笑着说道:“皮长老,那个所谓的千面人屠,只不过是江湖上流传的匪号而已,阿言这人平日里敦厚善良,绝非传言之中的凶残,你以后直接叫他陆言就是了阿言,这位是龙虎山天师道的皮长老。”

    我拱手,说皮长老,你好。

    皮志侠说您是茅山宗的外门长老,不如我叫你陆长老吧。

    我不是处女座,自然也不愿意在称呼上纠结半天,便随了他,说好。

    这时有一道童过来,给我们递上了纸甲马。

    同样的东西,我在茅山宗也见过,虽然外观上多少有一些区别,但用法却是一般无二的,所以也是熟悉,穿上了纸甲马,我们开始赶路,离开了河畔边的小镇,往山上行走。

    这龙虎山秘境开发上千年,山上山下远比外面那些花架子来得辉煌,那恢弘的建筑随着山势起伏,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宛如天上人间一般,再加上古树巨木,林间森森,还有那白色雾蕴,宛如仙境一般。

    从龙虎山将这百人中央调查组迎进秘境的动作来看,我知晓龙虎山跟外界的联系,远比茅山宗要多得多,一路过来,发现果然如此。

    别的不说,龙虎山的人,就远不是茅山宗能够比的。

    不管是修行者,还是依附龙虎山的普通人,都远比茅山宗要多许多,真正体现了“有教无类”的原则。

    纸甲马穿上,健步如飞,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半山腰处的一座殿宇前。

    在巨大的门联前停下脚步,那皮长老朝着我们拱手,说两位在这儿暂住,等张天师将中央调查组的人安排妥当,应该还会过来与您一叙。

    说罢,他再一次躬身,然后转身离开。

    这边也有道童走上前来,将我们脚下的纸甲马取出,然后领着我们进入内里,我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四层建筑,里面的布置华贵,主体的木材居然是金丝楠木做成的,空气中充满了淡淡的清香。

    这儿是龙虎山安置给我们的住处,偌大的四层楼宇,不知道有上百个房间。

    道童领着我们一路进去,最终把我安排在了陆左房间的旁边。

    推门而入,里面家具一应俱全,瞧那做工,皆是古董级别,而且十分实用,推窗而望,能够俯瞰整个龙虎山的河畔小镇,不远处雾气迷蒙,如同仙境一般。

    送走了领路道童,我这才问陆左,说见过善扬真人了?

    陆左点头,说我比你来早半天,已经去瞧过了一眼不过在我之前,龙虎山已经召集了附近的名医进行过会诊,就连现代西医都没有放过,结果其实早就出来了。

    我说什么情况?

    陆左说植物人,其实也就是身受重伤的时候,神魂离体了,三魂七魄,没有留下一缕,现如今完全就是一副残躯,倘若不是龙虎山千年手段,说不定已然死去。

    听他说完,我不由得一愣,随即下意识地问道:“可有什么手段?”

    陆左说这个时候,没有别的办法,金石无力,唯独能够用上的,就是招魂之法,而这所谓的招魂之法呢,佛家、道家、巫蛊之道以及其他手段,各有不同,至于能否找回来,这个就要看善扬真人的造化了,反正我是没办法打包票的。

    说到佛家,我想起另外一个人来,说朵朵呢?

    陆左说我没有让朵朵跟着我过来,安排她跟着老萧回茅山待着了,等我们决定去虫原的时候,再带上她。

    啊?

    我说为什么,你担心这儿有什么危险么?

    陆左说我们刚刚从白头山那边回来,应该都知道三十四层剑主的手段,这一次的情况,虽说幕后有兄弟会和三十三国王团的主导,但我相信,三十四层剑主也必然参与其中,如果真的碰上了,我不希望朵朵在场。

    听到陆左说得严重,我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三十四层剑主,是我们目前为止遇到的最强对手,原本心高气傲,“会登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众人,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是一种很不好的体验,感觉根本无力反抗,就算是集齐了最强的力量,也未必能够战胜得了对方。

    我说既然如此,那龙虎山这边是怎么决定的?

    陆左说试一试呗,不管怎么样,善扬真人是龙虎山的招牌,望月真人亡故之后,他倘若再一死,龙虎山无论是名声,还是纸面上的整体实力,都会整体下滑,所以不管怎么样,龙虎山都会尽最大的努力。

    我说什么时候呢?

    陆左说定在了今天晚上,到时候除了我,还会有一些别的人出现,你跟我去的时候,多看少说,仔细观察,多了解一些别家的手段。

    我点头,说好。

    谈过了善扬真人的事儿,又说起了在京都遭遇到饕餮海渔女的事情,以及布鱼受伤的情况。

    这些事儿之前已经跟陆左有过沟通,不过细节问题,他还是问得很仔细,当知道布鱼和善扬真人一般模样,都是神魂丢失,植物人一般的时候,陆左皱起了眉头来。

    这两件事情,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毕竟饕餮海渔女事件背后的那位叶慈,便正是得到了三十三国王团的指令,在京都搞事儿的。

    我们两人推测了一番,最终还是没有再妄自揣测。

    陆左让我稍歇,洗一个澡,恢复原来的模样。

    在龙虎山,我是茅山的外门长老,用不着偷偷摸摸,毕竟咱们做的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房间的布局很老,不过应该是进行过现代化的改造,尽管没有电器,但木制的水龙头一拧,还是有热水流出来,茅山跟这个一比起来,舒适度上到底还是差了一些。

    不愧是龙虎山,最早与朝堂有过合作的宗门,在经济上面,实力还是很强的。

    我这边洗去尘埃,换了衣服,然后去隔壁找陆左,结果一出门,发现陆左门口这儿有人在等待着。

    人是龙虎山的道士,瞧见我,先是一愣,随即朝着我拱手,说元晦大师来访,正在与陆蛊王聊天呢,请问您是……

    我朝着他点点头,说我叫陆言,陆左的堂弟。

    哦……

    对方双眼圆睁,一副见到了大人物的表情,随即强行按捺住了忐忑的心情,朝着我拱手,说原来是陆长老,失敬失敬,您请吧。

    他应该是带着元晦大师过来的龙虎山弟子,赶忙让开了门来,请我进去。

    虽然跟陆左的关系亲近,但他毕竟有客人,该讲的礼仪还是得讲究的,所以我走到门前,先是敲了敲门,然后说道:“左哥,我弄好了,能进来么?”

    吱呀一声,门开了。

    门后无人。

    我跨步而入,瞧见陆左和元晦大师在房间的八仙桌前安坐,谈笑风生。

    我走入其中,少不得又是一阵寒暄,元晦大师招呼我坐下,又与陆左聊起我和他一路过来、彼此交流热络的事情。

    我们聊了没多一会儿,外面有人求见,门开过后,走进来一个六七十岁的老者,脸色蜡黄,头发斑白,不过精神倒还是挺矍铄的,走过来行礼,然后邀请我们去用餐。

    陆左起身回礼,然后给元晦大师介绍,说这位是广南局的局长,也是龙虎山的女婿,罗贤坤。

    元晦大师连忙说幸会。

    午餐是在附近的小餐厅用的,道家饮食,谈不上丰富,清淡为主,也多是素食,实在觉得嘴里没味儿,也有鸡蛋提供,不过吃的人比较少。

    用餐的人除了我们几个,还有之前与我们一起来的那些中央调查组成员,不过并不在一个厅中。

    罗贤坤负责招待我们用餐,其间之前露面的皮志侠长老来了一趟,与他一起来的,还有龙虎山的扛把子张天师,陆左帮我作了介绍,张天师盯着我好一会儿,说了不少客气话。

    如此一阵忙碌,饭后,我和陆左在外面踱步消食,陆左突然说道:“你知道那,那位罗贤坤,他其实是大师兄的发小。”

    大师兄?

    我说你是指黑手双城?

    他点头,说对,他们两个当初是一块儿玩尿泥的兄弟,同出于麻栗山龙家岭,算得上是我们苗疆一带,只不过后来一个上了茅山宗,成为了茅山大师兄,而一个则是娶了上一届张天师的亲戚,成为了龙虎山女婿。

    啊?

    我给陆左的话语弄得一愣一愣的,许久之后,还是有一些质疑,说不对吧,我看老头儿七老八十的,不应该跟黑手双城同龄啊?

    陆左苦笑,说唉,所以说红粉骷髅嘛。

    <b>说:<b>

    大家在龙套楼留言的时候,尽量用比较合适的名字,你比如说有一位叫做&ldquo;皮皮虾我们走&rdquo;的网友,留言&ldquo;皮皮虾&rdquo;,我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弄,最后想到了乡村爱情故事里面的皮志高,这才有了皮长老的来历。

    以后尽量留朴实一些的名字哈&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