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龙虎胜地
    面对着元晦大师的问好,我并没有傻不愣登地问他是怎么看出我来的,而是朝着他抱拳行礼,说元晦大师好。

    老和尚伸手,示意我坐下,然后说道:“当初一别,已有多日,总听人谈及过你的名声,也说起了你的种种传奇,今日能够再相逢,当真是一件让人心情舒畅的事情怎么,你也去龙虎山么?”

    我点头,说对,我堂哥陆左应邀去给善扬真人看伤,我过去跟他汇合。

    元晦大师赞叹,说陆左施主当真是雷霆手段,菩萨心肠,让人着实是佩服啊。

    菩萨心肠?

    听他这语气,看来陆左当年跟龙虎山是有一些故怨的啊。

    我心中想着,不过却并不问,笑着说道:“他就是那么一个热心肠的人,别人有什么请求,他都是能帮则帮。”

    元晦大师跟我寒暄了几句,又说道:“对了,我上次碰见了大通和尚,他的左臂已经长了许多,听说是你托陆左给他送过去的药,说用不了多久,他的左手又能够重新长出来了,对你赞不绝口,说你这人言而有信,是个人物,让我如果能够见到你,帮他转达谢意呢。”

    我说大通大师太客气了,都是并肩作战过的战友,说这话儿就太过于见外了。

    元晦大师夸了我一番,突然间又问道:“我听说,白头山一事,与你们有关?是不是真的?”

    我看着他,说别人是怎么说的?

    元晦大师说传言颇多,有的太过于夸张,不足为信,但有的却是绘声绘色,听起来应该是确有其事据说你们捣毁了当初攻击茅山宗幕后黑手的老巢,并且将领头的千通王给干掉了?

    我说的确是有毁掉那帮人的老巢,不过千通王却并不是我们干掉的,而是另有其人。

    啊?

    元晦大师说贫僧虽然离开京都之后,不再出世,但一切都有关注江湖上的诸多消息,据说那位千通王来历不凡,既有南海一脉的背景,又找对了靠山,当时在茅山宗出手的时候,除了那位黑手双城之外,几乎无人可敌,又是哪位英雄好汉,将他给干掉了?

    我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将王明他弟弟的情况和盘托出,只是讲到了千通王的离开,并非是死去,而是给人强行拽入了时空乱流之中。

    所以说他到底有没有死,还会不会回来,这些都充满了未知的色彩,谁也不知晓。

    听我谈及了这些细节之事,元晦大师点头,说即便如此,能够用这样的方式,将千通王带走,那人当真也是让人为之敬仰的天下豪杰数不胜数,想当初我们却汇聚一堂,想要争夺那天下十大的虚名,可笑、可笑啊……

    随后元晦大师又谈到了龙虎山遭劫之事,询问我是否知道偷袭者的身份。

    我摇头,说我人在千里之外,又一直是外围人员,得到的消息不多,还真的不知道是谁;不过说起来,能够将善扬真人重创成这样的人,想必也是了不得的对头。

    元晦大师说对,正是如此,贫僧也不能够安心修法,不得不抛头露面,站出来了啊……

    我与元晦大师许久未有见面,两人坐而论道,聊一些江湖上的传闻,以及彼此身上发生的事情,虽然并不深,不过却也觉得时间飞快。

    不知不觉间,飞机便落地,随后有人过来接我们,将我们分成几车,朝着龙虎山方向拉去。

    元晦大师邀我跟他一起走,我拒绝了。

    他的名头极大,属于这一次中央特派组的顶端战力,故而车子也跟其他人有所不同我们的是旅游大巴,而他的则是宽敞舒适的商务车。

    当然,不但元晦大师是,马烈日和几位领导人物也都是,并不会显得他太过于特殊。

    我不想太招人眼球,所以便婉拒了他的邀请。

    当然,他们这点儿的优待并没有让旁人嫉妒,毕竟实力摆在这里,旁人也不会说太多的东西。

    整个过程中,我与马烈日有打过几次照面,他从元晦大师与我单独相处一路这事儿上,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来,不过并没有上前过来与我核查,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便没有再多言。

    我不确定他是否看穿了我的身份,不过也明白,我们和马烈日之间,终究还是有一些嫌隙。

    正是因为我们这边的人带头闹事,结果导致第二届天下十大这名头大大地缩水,变成了一个极为失败的案例,现如今江湖上别人谈及起天下十大来,脑海里的第一反应,莫不是之前的那些老十大们。

    至于新晋的这些,都活在了老十大的阴影里,甚至还有人被当做是笑话来看待。

    而马烈日便是其中之一。

    断人前途有如杀人父母,所以就算是马烈日知道了我的身份,也未必会过来跟我套一套当初并将患难的交情,而是尽量避开,最后江湖永不见面。

    我上了大巴车,坐在最后一排,能够感觉到周遭看过来的探寻目光,知道与元晦大师的交谈,还是落在了有心人眼中。

    有人想要过来跟我套近乎,与我攀谈,不过瞧见我摆出一副“生人勿进”的架势,终究还是拉不下脸来。

    毕竟能够进入这一百多号人里面的,都是各部门的精干之人。

    既然是精干之人,必有傲气,所以我一路上倒也还算轻松,如此一直行路,到了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们抵达了龙虎山附近,在一片丹霞地貌的山峰之下,有一大片的河流,我们在河对面下了车,然后河边的竹筏上有人走了过来,与我们交接。

    我瞧见领头的这位,也是个老熟人,却是当年曾经与黑手双城齐名的人物,袖手双城赵承风。

    与当初那风度翩翩、淡定自若的赵主任不同,此刻的赵承风脸色苍白,双目之中尽是血丝,头发略微凌乱,显然这些天来都没有怎么休息过,强撑着身子在张罗。

    赵承风与领头的秦局长使劲儿握了握手,又与几个带队的领导、马烈日和元晦大师见过面,然后招呼我们上竹筏。

    河滩边上,一共有十来个竹筏。

    这竹筏十分奇特,两头微微翘起,而且也很大,能够容纳十五六个人都不止,而每一个竹筏上面,都有一个穿着玄色道袍的道士,待人上得差不多之后,便一撑竹篙,朝着河对面行去。

    龙虎山的洞天福地,难道在水上?

    我左右打量着,发现河面上起了雾气,朦朦胧胧,一开始的时候还不觉得,等行到了河中央的时候,那雾气越发的浓郁,相隔不到七八米,就瞧不见彼此的面目了。

    我安静地站在竹筏之上,眯眼打量四周,感觉到周遭有很强的法阵存在,让我的遁地术无法施展。

    不过好在没有阻碍大虚空术的空间界碑石存在,让我没有那么紧张。

    当然,我的这些小紧张只不过是杞人忧天,竹筏行过对面,眼看着一道悬崖山壁出现在跟前,那竹筏却硬生生地朝着前方撞去,结果并没有撞个正着,而是周遭的景色一变,那山壁居然如同波纹一般扭曲,随后我们的面前,又出现了缓缓流淌的河水。

    只不过雾气消散了许多,能够瞧见河对面的璀璨灯火,以及沿着山势遍布的宫殿、亭台楼阁和道观。

    好神奇。

    仅仅在那恍惚之间,我们就已经到了龙虎山洞天福地的里面来,这可要比茅山宗那儿方便许多。

    不过我也知道,倘若是没有赵承风在这儿领路,我们想要进来,那可是千难万难。

    这山门大阵倘若是没有对我们放心,说不定我们在这河上徘徊几十年,都未必能够找到入口,要不然袭击龙虎山的那帮人,为何会选择放弃呢。

    而即便是进了这儿来,我瞧见船首撑着竹筏的小道士也是一脸严肃,亦步亦趋地跟着前方的竹筏,每一个动作都十分相似。

    很显然,这条河上面,也隐藏着无限的杀机。

    河看着并不算宽,但或许是行驶缓慢的缘故,所以时间有些久,而当第一艘竹筏距离岸边还有百米左右的时候,大河之上突然间亮起了灯来,一对一对的宫灯浮现在船上,指示出了一条河道来。

    一路有惊无险地抵达了岸边,当双脚跳到河岸边上来的时候,我瞧见这儿已经聚齐了一批道士打扮的人,为首的则是一个留着黑色胡须的中年道士。

    这位道士的衣着华贵,与周遭的人都有不同,而且他剑眉星目,丰神俊朗,年纪约莫五十岁,或者更大一些,总之是十分不凡。

    是个人物。

    我心中思量着,而这个时候,那人的目光也正好越过了旁人,落到了我的这边来。

    两人的目光遥遥相对,我感觉到精神一凛,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瞧见他冲着我温和地笑,然后又点了点头。

    随后我听到秦局长上前与他交流。

    别人叫他张天师。

    原来那个中年道士,却是龙虎山的当代天师。

    就在我恍然大悟的时候,旁边有人对我说道:“阿言,走这边。”

    我回过头去,却瞧见陆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朝着我点头微笑。

    <b>说:<b>

    犹抱琵琶半遮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