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再遇元晦
    这个……

    龙虎山之事,因为张天师指挥得当,谨慎处置,最终得以化险为夷,这让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觉得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没想到眨眼之间,峰回路转,居然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着实让人有些惊骇。

    王明忍不住问道:“生死不知是什么意思?活着,还是死了?”

    吴盛说身受重伤,没有当场死去,不过至于能不能救活,这个就得看他的造化,以及事后调派的名医手段了据说龙虎山已经跟江湖上几个名气最盛的名医发了帖子,张天师甚至已经给苗疆蛊王直接打了电话,你回头的时候问问你堂哥,看他那边是怎么安排的。

    又一个生死不知。

    我心中叹息一声,说那后来那,那些人抓到了几个没有?

    吴盛摇头,说之前的时候,满以为是针对龙虎山的行动,然而雷声大、雨点小,让这边的人都产生了错觉,觉得对方根本只是试探而已,现在出了这事儿,方才知晓,最后的伏击,才是对方真正的目的……所以一时之间,人心惶惶,谣言四起。

    王明叹了一口气,说唉,多事之秋啊。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跟着叹了一口气,随后拨通了陆左的电话,那边回复我,他目前正在军用机场,先不来京都跟我们汇合了,直接去赣西龙虎山。

    我说那我们怎么办?

    陆左想了想,对我说道:“这样,你把电话给王明,我跟他商量一下。”

    我说好,随即将手机交给了王明手中。

    王明接过手机,与陆左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然后挂了电话,交还给我,说道:“他的意思,是让我先去虫原,而他则去处理了龙虎山的事情之后,就过来;至于你,你可以跟着我去虫原,也可以去龙虎山跟他汇合你要是去龙虎山的话,他打电话给淡定哥,让他帮着给你安排行程……”

    我听见陆左让我自己做决定,心头有些犹豫,问道:“你觉得小妖姑娘出现在虫原的几率大不大?”

    王明点头,说大,很大,最主要的,是她曾经跟我去过虫原,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而且按照道理说,她去了虫原,应该就会从苗疆万毒窟通过,我女儿应该是知晓的,但我这边没有得到消息,这里面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

    我明白了陆左让王明先去虫原的目的。

    最主要的,其实就是因为王明是那儿的地头蛇,无论是找人还是干嘛,都十分方便,反倒是他,对于那里完全陌生,并没有什么作用。

    所以他即便是归心似箭,想要马上跟小妖姑娘碰面汇合,但最终还是做出了这样理智的选择来。

    当然,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毕竟他不可能不去理会龙虎山的求助。

    双方的关系刚刚缓和不久,倘若是拒绝了,生了嫌隙,日后想要再弥补的话,只怕不知道又得费多少的功夫。

    在这样外敌逼近的危机之时,陆左只能够牺牲自己,成全大局了。

    我思索了好一会儿,说道:“我对虫原并不熟悉,有你在,前期工作没问题,那我就去龙虎山吧,不管怎么说,说不定还能够卖一把力气。”

    王明笑了,说你这一把力气,不知道吓死多少人呢。

    这边做了决定之后,王明没有再作停留,虽然他对于龙虎山遭劫之事也是十分关心,但毕竟有了我们,他也安心不少,决定先返回虫原,专心找寻小妖姑娘,而在离开的时候,他塞了一张纸条给我。

    纸条上写着前往虫原的路线和方法,让我留着,到时候时机合适了,直接过来,用不着再费周折。

    我珍而重之地收进了乾坤囊中,送别了王明。

    王明离去之后,我通过吴盛帮忙,联络了徐淡定,不过他那边一直在忙,开各种各样的会议,一直到了半个小时之后,他方才亲自打了电话过来。

    在得知了我的决定之后,徐淡定很高兴。

    他说他还在想着怎么才能够请动我随团一起去龙虎山呢,既然我这边已经提了出来,那自然是最好的。

    他现在就派人过来接我,让我随同中央特派组一起前往龙虎山,至于身份什么的,他会帮我安排妥当的,让我用不着担心。

    聊过了龙虎山的事情,他又跟我谈起了饕餮海渔女的后续之事。

    昨天过后,饕餮海渔女似乎学了乖,没有再闹事端,就仿佛消失了一般,而他们这边也通过叶慈的这条线,查到了那个红桃k的身份那个家伙是崂山弃徒,曾经是无尘道长、无缺道长的小师弟,后来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偷渡香港,继而又前往了菲律宾,九十年代的时候以海外华侨的名义回国,在鲁东开办了多家道修馆……

    上面对于那位叫做赵天奥的家伙似乎很了解,我并不清楚总局对于这件事情的追查手段,不过也知道一旦确定了身份,那家伙看起来是蹦跶不了了。

    不过布鱼依旧没有任何变故,躺在军区医院的病床上,大小便都无法处理。

    他告诉我,几分钟之前,他已经跟王明通过了电话。

    布鱼的事情,他已经委托王明帮忙通知了布鱼的女友小玉儿,希望在他躺在床上的这段日子里,能够有一个亲人在旁边帮忙照顾。

    虽然军区医院有最专业的护工,但总是不及自己最亲近的人来得有意义。

    而且有很多的病例,说有家人在旁边照顾,会发生奇迹。

    那神魂说不定就会自己回来了。

    徐淡定说这句话儿的时候,我在苦笑。

    这话儿,终究只是一个安慰。

    二十多分钟之后,我的电话又响了,打过来的人是窦超,就是上一次接我和王明去门头沟的人。

    这一次他又被派过来接我,看得出来,他是深得徐淡定的信任。

    在与徐淡定的通话之中,我得知我将继续顶用“庞英杰”这么一个假名号前往龙虎山,所以用不着怎么准备,稍微对着镜子弄了一下,然后辞别了茶馆的罗胖子,去与窦超汇合。

    与上一次一样,窦超将我接到之后,简单地说了几句,然后一言不发地开着车。

    没多久,我们抵达了南苑机场,从特殊通道进入。

    跟着窦超,我们来到了一个特殊的候机厅,而这里已经有不少的人在此,不过与寻常的候机厅不一样的,是这儿显得分外安静,大部分人都保持着沉默的模样,只有少数几人在低声细语,不知道交流着什么。

    窦超找到了一个身材魁梧、骨架颇大的老者,对他说道:“秦局长,你好,我是总参的小窦,他是我们徐主任介绍过来的庞英杰,请您查收。”

    那位秦局长转头瞧了我一眼,仿佛知道些什么一样,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朝着我温和地点了点头,说小庞来了,好,先坐,我们还有二十分钟登机。

    我说好,谢谢您。

    跟带队领导打过招呼之后,我们来到了旁边空着的座椅上坐下,而窦超则对我低声说道:“领导,我先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电话给我。”

    我起身,说好,我送你。

    窦超连忙拦住我,说甭客气,我自己走就行,你好好休息一下,接下来还有得你忙呢。

    我瞧见他这么客气,也就没有再多说,朝他挥了挥手,以作告别。

    窦超走后,陆陆续续又来了一些人,我环目四望,发现不只一百人,候机厅这儿,差不多有一百四十多人,而打量周遭,发现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着不错的实力,单独拉出去,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而一直到快要登机的时候,又来了一群人,当我瞧清楚对方的模样时,瞳孔下意识地一阵收缩。

    白马寺的元晦大师,西北楼兰神鹰马烈日。

    这两人并不是一同抵达的,而是前后脚,而且陪同他们的人也各有不同,不过刚才的那位秦局长对他们都十分客气,不但亲自上前迎接,而且礼数方面都做得十分周到。

    我知道,虽然第二届的天下十大名单被我们这帮人搅和了一阵,但不管怎么说,名列其中的马烈日,名声还是扬了出去。

    树的影,人的名。

    不管第二届天下十大的名单如何被人诟病,但马烈日的实力还是得到了众人的认可,而出于义务,现如今出了事儿,他就得出来救场。

    马烈日的出现让我还算接受,但元晦大师就让我有些意外了。

    像他这样的佛门大拿,按理说很少会参与这样的世俗之事的,没想到他居然也来了。

    上面对于龙虎山遭劫一事,到底还是很重视。

    有着这两位镇场,登机的秩序有条不紊,我缩在人群中,不言不语,上了飞机之后,也是缩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然而没一会儿,有工作人员过来叫我,说让我换一个位置。

    我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起身跟人走。

    没想到我给领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这里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大大的光头在那儿等着。

    瞧见我过来,元晦大师朝着我作了一个揖,然后我的耳边响起了他的传音来:“陆言施主,多日不见了。”

    <b>说:<b>

    英豪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