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同气连枝
    龙虎山遇袭?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眼皮一阵疾跳,随后看向旁边的人,瞧见这些人也是一阵心惊胆战,都觉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回想起来,茅山宗遇袭还历历在目,没想到转眼之间,龙虎山也糟了劫。

    洪领导赶紧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通讯员说道:“目前总局正在召开紧急会议,打电话到了指挥部,询问我们这边的进展如何,说如果情况不妙的话,会从专案组里抽调部分人手。”

    洪领导说把通讯器给我,我亲自跟上面汇报情况。

    他走向了通讯员,而我们这边则是面面相觑,这个时候,那个一言不发的叶慈突然间大笑了起来,随后疯狂地挣扎着。

    艹!

    徐淡定大概是想起了茅山遭劫的疼痛,终于没有再忍住了,摸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子来,在对方的身上连捅了十三刀。

    他的出刀很快,分别扎在了不同的方位,最上面的到了左脸,最下面的到了脚踝。

    一共十三刀,一气呵成。

    旁边的刑讯专家瞧见,以为徐淡定这是耐不住了,准备杀人,赶忙要去拦他,却给林齐鸣拦住了。

    捅完了人,徐淡定将小刀子往地上一扔,然后双手结印,厉声喝道:“五毒之气,入人身形,或寒或热,五体不宁,九丑之鬼,知汝性命,急须逮去,不得久停赦!”

    一语落罢,十三个眼孔之中,鲜血洒出,凝聚成一条线,化作了一个血色小人儿来。

    徐淡定双手一抓,那坚强得如同机器人一般的叶慈顿时就发出了一声惨叫来。

    血色小人在徐淡定的手中不断扭曲着身子,而叶慈的脸也扭曲得不成模样,发出了惨烈无比的叫声来,只过了几秒钟,他就开口求饶了:“啊、啊,别了,求求你,不要,我说,我什么都说……”

    徐淡定并不理会,继续施法,那血色小人仿佛被某种力量扭曲着,卷成了麻花去。

    叶慈终于扛不住了,哇哇大叫道:“我招,我什么都招我是港岛兄弟会的成员,我在五年前去港岛交流的时候经人推荐入会的,我这一次过来,是接到了命令,让我在京都这边搞些事情,让你们总部这边自顾不暇,不能够调动起最大的资源来……停、停,我什么都说了,别再弄了!”

    徐淡定冷着脸说道:“也就是说,你想在这里拖着我们,就利用饕餮海渔女的肆虐,特地为难我们咯?”

    叶慈哭得死去活来,说我也不想的,上面要求我这么做。

    徐淡定说你属于什么,我知道,兄弟会里面,也有不少的家族和机构,告诉我你属于那一个派系。

    叶慈说我属于三十三国王团,地位最高的那一派。

    徐淡定冷笑,说你的意思,是三十三国王团负责亚洲事务的专员直接给你下的命令?

    叶慈摇头,说不,不,给我下命令的,是港岛那边的机构,至于那个什么专员,我不知道,我求你了,别弄了,给我一个痛快也好……

    徐淡定和叶慈两人交流着,而在旁边不远处的我却是心中一动。

    两人的对话,别人听不出什么,但我却惊骇无比。

    因为徐淡定说出的那位亚洲事务专员,我其实是认识的,而且跟我的关系还特别的大。

    那一位,就是我哥,黑狗陆默。

    叶慈且不管,这个家伙一看就知道不过是个弃子,尽管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能够让饕餮海渔女对他产生好感,并且听从他的指挥,但这也掩盖不了他弃子的本质,而让我为之震惊的,是徐淡定的问话。

    他的这意思,其实有一种角度可以去理解,那就是亚洲事务专员知道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所以他问有没有经过亚洲事务专员的手,而叶慈的回答是没有。

    这里面的事情,很古怪,也印证了我之前的一些猜测。

    我有一种极想跟徐淡定求证的冲动,但一想起陈老大当时跟我谈及的事情,又强行按捺住了焦急的心。

    而就在我思绪纷飞的时候,徐淡定问起了另外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包括布鱼在内的这几个植物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的神魂去了哪儿?

    叶慈哭了,他说他也不知道。

    这件事情是红桃k做的,而红桃k已经跟着饕餮海渔女离开了,他哪里能够知晓?

    红桃k?

    突然间听到这么一个代号,众人的心又给一下子提了起来,然而当徐淡定问起对方谁是红桃k的时候,他果然是一问三不知。

    看来我们是高看他了,这个家伙并不是控制饕餮海渔女的主谋。

    他只不过是在这儿帮我们拖延时间的小卒子而已。

    尽管他有着足够的本事,甚至还能够跟王明拼斗一段时间,但这家伙最终也只是一个混外围的小人物而已,并不是核心的成员。

    徐淡定又盘问了几句,而在这个时候,叶慈突然间开始吐血了。

    一口又一口的血吐出来,就像水龙头一样。

    瞧见他的这模样,徐淡定没有再继续了,将那血色小人一放,消散之后,叶慈像溺水的人一般,使劲儿吸了一口气,随后双眼翻白,直接昏死了过去。

    他这边倒下,那边汇报工作的洪领导走了过来,瞧见这情况,不由得有些懵,说怎么回事?

    另外一个杨领导站了出来,给他解释了一下。

    听完了杨领导的话语,洪领导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挫败的表情来,随后又跟徐淡定等人商量道:“我把这边的情况汇报上去了,上面得知已经救出了之前失踪的同志,十分高兴,让我们保留基本的人手在这里,然后其余人赶回去开会老杨,老徐,还有齐鸣,我们都得回去,留夏哥在这里纵览全局就好。”

    徐淡定点头,说好。

    这边做了决定,便没有再多犹豫,留下部分人收拾现场,其余的人则撤往山外去。

    我和王明也跟着离开,林齐鸣跟着我们,低声说道:“今天的事情,真的得多谢两位了,如果没有你们,布鱼未必能够救得回来。”

    王明苦笑,说救回来了那又如何,不能吃不能喝的一植物人,还不如不救回来呢。

    林齐鸣说救回来了,那就有希望,两位怎么决定,是跟着我们一起走呢,还是去别的地方。

    我看向了王明,而他则摸了一下下巴,说我的身份毕竟不太方便,一会儿车带我们回市区,然后我们下车,有什么消息,你随时联系我吧。

    林齐鸣说好,一会儿我们交换一下号码。

    简单交流一会儿,回到了指挥部,随后又下山,在车上的时候,我和王明坐在一辆车上,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王明突然抬起头来,对我说道:“上一次进攻茅山,来的都是什么人?”

    我说有千通王,还有七八个剑主,圣光日炎会以及一大帮收买过来的江湖高手,差不多就是这些……

    王明说那这回进攻龙虎山的人,又是那些人呢?

    我想了想,说我们这一次刚刚端了敌人的老巢,而千通王又在天池寨给你老弟一并带走,所以能够调动的人,应该不多吧?

    王明摇头,说龙虎山虽然近年来有些名声不显,但它与茅山一样,都是最顶级的道门,而最可怕的是,与茅山近年来几次遭劫所不同,它这些年来的发展一直很平稳,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变故,除了望月真人和一些长老之外,实力深厚,甚至可以说比茅山还要强上太多……

    他跟我盘算着,然后对我说道:“你觉得没有足够的自信,敢对龙虎山下手么?”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难道是三十四层剑主亲自下手?”

    王明揉了揉头,还是觉得不对。

    他叹了一口气,说不知道,或许等到他们开完了会,我们就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了。

    我说其实说起来,对方还真的是有些可怕,居然随意下了一招闲棋,让那饕餮海渔女在这京畿之地闹事,弄得人心惶惶,总局这边疲于应付,分散了精力,而他们则在那边动手,让两边无暇顾及……

    王明说这落子棋间的风格,很像之前的邪灵教啊,难道小佛爷回来了?

    小佛爷?

    许久没有听到这么一个词了,让人心头莫名就是一阵寒颤,我闭上了眼睛,许久之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唉,多事之秋啊……

    我们抵达城区这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与徐淡定、林齐鸣打过招呼之后,我们下了车。

    王明问我,说怎么,是回之前那里,还是干嘛?

    我说去茶馆吧,我怕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在那边要方便一些。

    王明没有反对,点了点头,说好。

    我们这边随手打了一个出租车,前往茶馆那边,而在路上的时候,陆左打了电话过来,问我在哪里。

    我说我在前往茶馆的路上,你送走陈老大了么?

    陆左说对,已经送走了,我现在要来京都,不过刚才老萧打电话过来,说龙虎山遭劫了,让我准备一下,最近我们跟龙虎山有合作,同气连枝,如果他们求援的话,我们得随时过去帮忙。

    <b>说:<b>

    今天有加更,不过可能会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