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龙虎山遭殃
    植物人?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感觉到一阵恍惚,走上前来,蹲下,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跟他们说的,并没有太多的出入。

    此刻的布鱼,果真就是空有一身躯壳,也能呼吸,也有心跳,但就是醒不过来了。

    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手段,但我的本家法门是蛊,是镇压山峦十二法门,蛊、药不分家,仔细的检查过后,我看向了徐淡定,说怎么回事?

    徐淡定摇头,说不知道,我看看。

    说罢,他直接盘腿坐在了布鱼的身边,然后左手指胸,右手指地,开始念念叨叨地说了起来。

    徐淡定对于鬼魂之法深有研究,此刻显然是在找寻布鱼的神魂下落。

    我在旁边看着,其余人则还在四处扫尾,又从顶壁上抬下来三个人,皆是与布鱼一般,人还活着,但眼睛紧紧闭上,无论怎么呼喊,都没有任何回应,显然是意识不在。

    这一次的作法,比往常要来得跟久远一些,差不多过了三五分钟,徐淡定方才陡然睁开了眼睛,咬破右手的中指血,在布鱼的额头之上划了一个古怪的符文来。

    带血的符文出现在额头,徐淡定往后一跃,手一挥,口中念念有词。

    布鱼如同木偶一般,被徐淡定操作着,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然而即便如此,他依旧紧闭双眼,没有任何意识存在,像木偶一般被操纵着,举手投足,都无比的生硬,而过了几秒钟,他的身子又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就在徐淡定脸色都变得惨白的时候,布鱼的双手突然结了一个古怪的手势,随后就如同一个布袋子一般,软趴趴地跌落倒地了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到布鱼倒下的那一刹那间,双手结出来的那个手印让我感觉到莫名熟悉,仿佛在哪儿瞧见过一般。

    然而我仔细地去想,却发现记忆力仿佛漏掉了什么一样,根本对不上号。

    这种古怪的感觉让我困惑不已,而徐淡定也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将布鱼扶好,却不说话。

    他刚才的手段施展显然是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在意识曾经被那饕餮海渔女偷袭冲击过之后的他,此刻勉强施展出来,整个人疲惫不堪,浑身大汗淋漓,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而呼吸声也是一下粗过一下,心脏“噗通、噗通”的,好像是在打鼓一般。

    林齐鸣瞧见徐淡定如此疲惫,有些不好意思上前打扰,不过事涉布鱼,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怎么样?”

    徐淡定调整了一会儿呼吸,然后说道:“神魂离这里很远,远到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样。”

    啊?

    王明刚刚将胡米心头的黑雾斩去,走了过来,有些难过地说道:“他会不会已经往生,神魂去了黄泉路?”

    徐淡定摇头,说不,不会虽说人死之后,大部分神魂都会自动前往黄泉路,但那是本体消亡之时,两届的通道打开的情况下,本体倘若是不死,这种情况是十分稀少的,所以他现在的情况,要么就是神魂被拘,给带走了,要么就是去了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林齐鸣没有怎么听懂,说去了哪儿呢?

    徐淡定苦笑,说天下之大,谁能知晓呢?我刚才施展的千层招魂术,按道理说,一定距离之内,都能够感应得到,并且将其召回来的,可是到底还是失败了。

    王明眯着眼,说会不会是给那个饕餮海渔女给吞了?

    徐淡定又摇头,说不会,从前面的一些行为分析来看,那饕餮海渔女想要食用布鱼的记忆,肯定会用最野蛮的方式,也就是吞了脑子,直接通过吸收获得,不至于弄得这么复杂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反倒像是那个叶慈的手段。

    叶慈?

    他这般一说,大家都想起旁边还有这么一个家伙来。

    作为一个正常人,这个家伙居然能够取信于饕餮海渔女,并且与其同流合污,他身上自然是有着许多的事情可以挖掘。

    我回过头来,发现那家伙给我重手敲了一下,人都晕了,还没有醒来。

    徐淡定没有将人立刻弄醒来的想法,而是左右一看,指着另外找到的三人,说怎么样?

    林齐鸣说跟布鱼一样,都是没有了什么神魂,植物人一个。

    徐淡定点头,而就在此时,那些之前被王明打到的中邪之人纷纷爬了起来。

    这些人差不多有二十来个,不过这一次爬起来,却没有了之前那种凶戾可怖的模样,而是一个二个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四处打量着,整个人也虚弱无比,仿佛风吹即倒的模样。

    这些人醒来了,恢复了原来的心智。

    他们有的是第一批调查组的,有的是第二批调查组的,但不管如何,都是一个圈子里面的,彼此大部分也都认识,而林齐鸣作为曾经的总局红人,这些人也都有知晓,纷纷围上来,询问情况。

    林齐鸣简单作答,然后跟徐淡定商量了一下,带着众人往洞子外走去。

    这儿事后肯定还是会回来清理的,别的不说,那些洒着绿色鲜血、三只眼的黑豹子,还有巨大的鬼脸蜘蛛,都有着极大的研究价值,不过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将人带出去,跟联合调查组的人联系上,并且将现在的情况通报下去。

    我押着叶慈,王明背着布鱼,我们走在人群中间。

    出去的路上没有再碰到任何波折,对于我和王明来说,此行过来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已经达到了,至于那个饕餮海渔女,我们未必就得一直跟着了。

    不过虽说如此,但我们的完成度并不太好,因为让人揪心的,是布鱼此刻的状态。

    植物人,说得不好听了,跟死人也没有什么区别。

    如何找回他的神魂呢?

    我一直在思索这样的一个问题,随后脑子里一直浮现出了布鱼被徐淡定施展那“千层搜魂术”的时候,倒下之前,双手结出来的那个手印。

    脑海中,我将布鱼整个人都给简化了去,反复地琢磨着双手在半空中勾勒出来的线条。

    它的图案,我总感觉很熟悉的样子。

    出了洞,我们发现除了刚才被留在外面的行动人员之外,指挥部里见过的许多人,也都出现在了这里,几个领导都在跟前,瞧见我们出来,纷纷围了上来,询问详情。

    瞧见这么多人被救出来,先前讲话、给我们送行的那位领导握着徐淡定的手,显得很激动。

    事实上,这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都以为这些人是活不了了,却不曾想居然还有这么多人被救出来,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简单的寒暄过后,徐淡定黑着脸说道:“武嵩、杨涛和汤若海这三个人呢?”

    领导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伸手拍了拍徐淡定的肩膀,示意他淡定一些,然后说道:“他们先回去了,这个……”

    徐淡定眯眼说道:“老洪,这三个人临阵脱逃,回头的时候,我会向有关部门的特别法庭上提起申诉,到时候我希望你和老杨能够站出来说两句话。”

    这语气很强烈,用的是祈使句。

    很显然,他是在施加压力。

    领导老洪听到,先是一愣,犹豫了几秒钟之后,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认真地点头说道:“好,这帮人的风气太散漫和自私了,如果不整顿一下,日后我们各个部门的工作都不好开展,你既然真的准备跟他们怼起来,我这边是举双手支持的。”

    商量完了武嵩等人的事情之后,徐淡定跟两人介绍起了此刻的情况来。

    几个领导凑在一块儿商量了一会儿,很快就做出了决定,第一就是通知大部队前来,将这些营救出来的前两批调查组成员给送往军区医院去,另外布鱼等四人暂且留在这里,组织专人立刻突击审讯叶慈,务必从这家伙的口中掏出更多的东西,而最重要的,就是布鱼他们此刻的神魂下落。

    至于饕餮海渔女,留一队主力继续跟进,一旦有任何的情况,立刻着手处理。

    当然,说是这么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个饕餮海渔女只要是不蠢,应该都会趁机逃离,而且或许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会再露面。

    大部队在洞口附近搭起了棚子来,而叶慈在被解除了所有的反抗能力之后给唤醒,联合调查组的审讯专家对他进行审问。

    王明此刻的身份暴露,本来准备离开的,不过在结果没出来之前,他还是选择了留下。

    因为事情特殊,所以审讯的手段并不温和,时不时传来痛不欲生的惨叫。

    很显然,联合调查组是动了真怒。

    然而让人意外的事情,是那个叶慈还真的是硬得很,不管审讯专家用上了什么残忍的手段,他居然都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让旁边的我们看得烦躁不已,而徐淡定和林齐鸣也有些焦躁,旁边一圈有资格参与的人都跃跃欲试,想要弄死这家伙。

    而就在叶慈死不开口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通讯员匆匆忙忙地跑到了这边来,一脸焦急地低声喊道:“不好了,出事了。”

    那位洪领导皱眉问道:“什么事?”

    通讯员顾不得人多,直接说道:“龙虎山遭受袭击,千里求援。”

    啊?

    <b>说:<b>

    事情总是有一定联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