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顺藤摸瓜
    布鱼的手下?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愣了,下意识地松开了踩在对方胸口上面的脚,说他长什么模样,你能简单描述一下么?

    林齐鸣询问了旁边的人一会儿,方才回答道:“国字脸,一米七,左脸下方有一颗黑痣……”

    我眯眼打量那人,尽管这夜里黑乎乎的,但在火眼的帮助下,我还是大概能够对得上几个主要的特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刚才追那饕餮海渔女的时候,碰上了他,他像着魔了一般,跟王……额,张羽厮打,现在已经被我们制住了……”

    啊?

    林齐鸣说你们现在在哪里,我立刻派人过来。

    我掏出了定位器,给他报了一个坐标,林齐鸣没有多说,关闭了通讯,而这个时候那个胡米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将信将疑地看着我们,说道:“你们也是组织上的同志?”

    我点了点头,说对,你刚才杀了不少人,所以老实待着,上面会有人过来调查的。

    胡米一脸惊讶,说我刚才杀人了?

    这个时候王明走了过来,眯眼打量着他,说你对于刚才的记忆,一点儿都不清楚了,对吧?

    胡米抱着头,难过地拍打了一会儿,然后摇头说道:“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王明急切地问道:“你是跟布鱼在一起的,他人呢?”

    胡米先是一愣,随即问道:“你是问余佳源、余头儿?”

    王明说对,就是他。

    胡米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他使劲儿捶着自己的脑袋,显得十分痛苦的样子,王明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双手,认真地说道:“你好好回忆一下,仔细回忆我已经斩断了残存在你身体里的阴魂之气,你不再受人控制了,你回忆一下,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事情……”

    随着王明和缓地引导,胡米的情绪变得渐渐稳定了一些。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我啊,当时是跟余头儿一起出发的,我们是半夜的时候,在王家村那边接到消息,准备过去查看一下,结果落入了陷阱那家伙绝对不只是一个人,它还有帮手,而且帮手很强,我们遇到了袭击,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余头儿说这是幻境,有人做了布置,随后我给一头蛮牛撞倒在地,整个人都快要失去意识,但是还留有一点,感觉有人拿泥土封住了我们,好冰冷……”

    胡米说得很缓慢,断断续续的,有一部分还是前言不搭后语,完全讲不清楚。

    在他的描述之中,谈到了饕餮海渔女的同伴。

    这是我们第一次听到,那小东西居然还有同伴,不但如此,而且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不但将他们给弄得团团转,而且根本没有办法破解。

    他对于布鱼最后的记忆,是在队伍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那个男人挺身站了出来,想要帮大家开出一条逃生通道来。

    结果他一去之后,再无踪影。

    胡米的回忆有些混乱,鉴于他此刻的情绪和状态并不是很稳定的缘故,我们并不能完全相信他的话。

    而此刻,在那家伙金蝉脱壳之后,我们也完全失去了对方的踪迹,没有办法,只有等待大部队的到来,而不可能再继续追踪。

    好在门头沟这一带布置了许多的人手,没多久,就来了一队人马。

    除了十几个持枪的武警战士之外,还有七八个中山装。

    领头的叫做薛野,是个很干练的男子,与我们握手交接之后,回过头来打量胡米。

    他居然认识胡米,而且两人之前还是一个部门的人。

    有了这么一个人,胡米对于我们两个的戒备心也就降低了许多,说出了更多的细节问题来,不过对于找到布鱼这事儿,并没有什么帮助。

    目前的情况,在于前两批的人手突然间杳无音信,偶尔有露面的,都是伤亡惨重,能够提供信息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被我们当场捉拿的胡米一人,所以他的讲述是十分重要的,但问题在于他先前被人控制,对自己的同僚大开杀戒,不少人倒在了他的手下,这事儿上面怎么界定,还是不得而知。

    不过我觉得问题不大,毕竟有关部门跟别的地方不一样,遇到过类似的事情机会也多。

    行凶的肯定是那饕餮海渔女,胡米只不过是一把刀而已。

    事后若是要处置的话,胡米顶多也就是给下放,调到偏远的地方去,不至于处理太多。

    等到林齐鸣率大部队赶到的时候,今天晚上的行动已经陷入了尾声,如我们所料,联合专案组再一次失去了那小东西的踪迹,也就是说,这一夜,除了找到了胡米之外,再也没有更多的收获。

    林齐鸣显得有一些疲惫,脸色也显得阴沉。

    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押胡米返回指挥部的途中,我们瞧见了昨天围捕时的受伤者,模样有些凄惨,而林齐鸣则给了我们一个具体的数据,在昨天晚上的行动中,有四位公职人员殉职,十三位受伤,其中有八名必须离开专案组,去医院治疗。

    损失惨重。

    回到了指挥部,林齐鸣先给我们安排了一下,让窦超带人过来给我们做笔录,随后又去做相关的交接。

    窦超知道我们的一部分底细,所以也没有太严格,简单录完之后,跟我们告别。

    我和王明休息了一会儿,后勤送来了早餐,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再过一两个小时,天就蒙蒙亮了,徐淡定过来找我们,告知了我们此刻的进展。

    胡米回到指挥部之后,说了更多的事情。

    他回想起了自己被泥巴封住口鼻之后,似乎给人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去,有人对他们施加了许多的手脚……

    随后徐淡定出手,引导出来了那人的潜意识。

    胡米在潜意识的状态下,说出了更多的东西,包括他之前被藏着的地方,现在联合专案组决定要趁胜追击,不要给那饕餮海渔女思考的时间,于是准备立刻出发,前往一个叫做大王坡的地方去搜查。

    听到这话儿,我和王明将手上的馒头给三两口啃完,站起了身来。

    既然事情定下来了,我们肯定要去的。

    而经历过昨天的变故,徐淡定也意识到了我们两个存在的意义。

    在现在的情况下,我和王明的存在,远比增加更多的人手要来得有用,毕竟如果真的碰到了那饕餮海渔女,真刀真枪地对上来,我们在此坐镇,死伤的人肯定会少一些。

    准备出发之前,王明问徐淡定,说联合专案组就没有厉害点儿的高手?

    徐淡定说派了,有四位前龙脉高手,也就是江湖上传闻的“皇家供奉”,再有的就是从民顾委借调过来的民间高手,不过昨天他们在别的地方布网。

    队伍出发了,我们从林齐鸣那边又得到了另外的消息。

    皇家供奉的实力普遍比较强,但毛病一堆,人比较孤傲,而民间高手自从白云观那边换了住持之后,对于组织的事情就没有那么热心了,以至于请来的高手,档次普遍都低上一些。

    倒不是说白云观如何,但凡外联办这儿有请求,他们也派人,不过实力普遍都不高,而且上面还不好说他们。

    主要的原因,是海常真人退隐之后,带走了一大批有实力的高手,这些人或者闭关,或者归隐,或者出外游历,导致白云观的整体实力大幅下降,派不出组织上期待的高手来。

    大王坡离指挥部也不算远,脚程快一些的,小半个小时就能够抵达。

    我们并没有随着大部队赶过去,而是提前一步走。

    我们抵达的时候,这儿已经有一部分来,是从别的据点赶过来的,而在这里,我们瞧见了徐淡定口中的那四个皇家供奉。

    这帮人跟之前那位武副局长渊源颇深,气质独特,一看就能够瞧得出来。

    王明瞧见这几人,下意识地往我身后缩了一下。

    说起来,对王明意见最大的人,想必就是他们,因为如果没有王明的截断龙脉之气,这些人还深藏于地下龙脉之中修行,享受着事半功倍的超强福利呢。

    那样只有享受而没有付出的生活,简直是太美妙不过了,何必三更半夜地跑到这荒郊野岭来吹北风、吃露水?

    除了这几个高手,还有七八个道人,以及十来个中山装,以及协助的军方战士。

    我们赶到的时候,瞧见了先前与我们寒暄的胖子夏哥。

    他见到我们,十分热情地打了招呼,然后给我们介绍起在场的重要人物来,不过这些人一听到我们的身份,连寒暄的想法都没有,点了点头,算是给了夏哥面子。

    众人在此布控,随后大部队赶到,这一次徐淡定和林齐鸣都有带队,然后胡米也给带了过来。

    人到齐之后,林齐鸣在外围布置,而徐淡定则开始作法。

    胡米一开始的时候还算清醒,随后被催了眠,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不过经过一系列引导之后,终于在乱草丛中,找到了一个入口。

    他指着这里,开口说道:“这里,就是这里。”

    我们看向了那个下场的地洞,想着这儿,就是那饕餮海渔女的藏身之处?

    <b>说:<b>

    关门打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