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饕餮海渔女之祸
    作为茅山在京都的总联系人,孤狼的电话打不通,这事儿的确是挺奇怪的。

    不过仔细回想起来,我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对于吴盛这种日理万机、每天经手的财富成万上亿的金融巨子来说,错过了也是正常。

    我打了两通,最终还是放弃了。

    随后我又打给了徐淡定。

    不过也没有通。

    因为离京都的时间有一些长,我不确定徐淡定是否还在国内,毕竟他的工作性质在那里,随时都可能到处漂泊。

    再一次地没有打通之后,我收起了电话,决定先休息一晚上,等明天早上,再去茶馆找罗胖子。

    舟车劳顿,无论对于普通人,还是修行者,其实都挺累的。

    我去浴室里稍微洗漱了一下,淋了一个热水澡,回到侧卧这边,找了一套睡衣换上,懒洋洋地躺在上面,刚刚伸了一下懒腰,发现有电话进来了。

    我捡起被扔在床头位置的手机,发现打来的,正是吴盛。

    他的这个号码是私人号码,知道的人不多,所以不管是不是陌生号码,都是熟人,而且是特别重要的人。

    特别是像我们这样子的家伙,手机经常丢,不可能一直用着一个号码。

    我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了吴盛沉稳的声音:“你好,我是吴盛。”

    我开了口,说我陆言。

    啊?

    吴盛的声音扬了起来,说陆长老,你好,是回京都了么?

    我点头,对着手机说道:“对,我刚刚回来。”

    吴盛说你们的事儿办好了么?

    我说差不多了,萧掌教跟我堂哥陆左去送人了,他接下来不回京都了,直接回茅山宗坐镇,我来京都这儿先待几天,等我堂哥陆左过来汇合之后离开,打这个电话过来,是想要问你一下,关于白头山的事情,现在的进展如何,你知道么?

    吴盛说嗯,徐师兄前两天刚刚跟我说起,中央调查组的人去了白头山,虽然发现了一些东西,但基本上已经损毁了,而白头山那边的抵触比较强烈,双方正在扯皮。

    啊?

    我说这个东西,还需要扯皮么,为什么会这样?

    吴盛说现任的白头山主人比较强势,而是性格偏激,虽然国际上很多事务和国内民生上有很多需要我们的地方,但总想玩间于齐楚的手段,故而比较嚣张一些,甚至有一些狂妄,目前我们这边没有太多的进展,有些头疼。

    我说那怎么办?

    吴盛说我也不知道,不过目前有这么一个提议,说那白头山主人有一位大兄,现如今正在赌城侨居,如果能够跟他达成协议,然后由我们托底,让他回到白头山取而代之,说不定会有一个比较理智的谈判对象……

    我说这些屁事儿,还要搞得这么复杂啊?要是我,直接告诉那家伙,你他么的要是不答应,老子飞机大炮就开过来了,别看你叫得唧唧歪歪,但平推你,完全没问题。

    吴盛叹了一口气,说大部分人的想法都跟你差不多,不过现代社会,和平为主,轻易开启战端这事儿,明智的大国都不会做,特别是这种羞于启齿、不能公示于众的事情,掣肘肯定特别多,而且也极容易落下坏名声,就如同当年米国以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借口攻打对方一样,是一件很流氓的事情。

    我听得有一些头疼,说唉,还真的是头疼啊。

    吴盛笑了,说对,都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得用心,便是如此,各种各样的利益纠葛,想要理顺,很难的。

    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给我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随后我又问起了徐淡定的事情,确定他是否在国内。

    吴盛的回答是在。

    我说为什么我给他打电话,怎么没人接呢?

    吴盛苦笑,说你刚才打电话过来,我也没有接到,而我们两个其实是同一个原因京都这边出事儿了。

    啊?

    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刚才怎么不说?

    吴盛说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不确定是否应该说起。

    我说你讲来听听看。

    吴盛便说道:“不知道你可听说过饕餮海渔女?”

    啊?

    我说我自然听说过,那玩意就是我们去找魅族一门麻烦的时候出现的,现在什么情况了?

    吴盛说这东西现在闹得有点儿大,上面连续派了三个调查小组,一个比一个的规模大,结果连续两个调查组过去都是杳无音讯,现在组成了第三个调查小组,这是一个联合调查小组,徐师兄也给紧急抽调过来,前往门头沟蹲点,所以可能接不到你的电话。

    我说到底什么情况,怎么把徐师兄都给抽调过去了?

    吴盛说道:“不但如此,前两批的调查组成员,已经死伤多人,还有人失踪了布鱼你认识不?”

    我说当然认识了,他怎么了?

    吴盛说在第二次调查小组中,他也在其中,就在几天前,他与自己的团队成员失踪于门头沟的某个山窝窝子里,上面用尽了各种手段,却并没有找到任何踪迹,整个京畿都为之震动……

    啊?

    听到吴盛的话语,我不由得有些发愣。

    对于饕餮海渔女的强悍之处,我当初早在紫玉山庄就有亲眼所见过,她不但能够与老鬼拼个你死我活,而且还在我们的重重包围之中逃走,着实厉害。

    只不过如何将其化解和超度的事儿,屈胖三已经跟人说起,并且还找到了尸骸,按道理说,问题应该不大。

    为什么没有办成呢?

    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将自己心头的疑问说出,而吴盛听完,则是叹了一口气。

    他说目前负责那事情的人,已经被撤职了,连林齐鸣都受到了牵连,给塞进了调查组,不过现在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门头沟毗邻京畿,如果再次转移,抵达四九城中来,问题可就真的麻烦了。

    京都是咱们国家的政治文化中心,人口几千万,要真的出了点儿事情,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我不由得担忧起徐师兄来,说那饕餮海渔女对于修行者十分克制,又能够跨越虚空,从饕餮海之中吸收力量,他如何能够对付得了?

    吴盛说你对这个熟悉?

    我说也就是听屈胖三谈过,知道得也不多。

    吴盛说这样,我打电话给徐师兄,问过他状况之后,再给你回复了好么?

    我说行。

    挂了电话,我想了一会儿,然后走出了房间,敲响了王明的房门。

    叩、叩、叩……

    门开,王明睡眼惺忪地看着我,说怎么,好好的觉不睡,想搞基啊?

    我无语地笑了笑,然后把听到的消息跟王明说起。

    关于白头山调查组的事情,王明并不意外,毕竟他老子王洪武就是调查组的成员之一,但对于饕餮海渔女之事,他还是有些惊讶,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毕竟这玩意倘若是泛滥成灾,那可真的就乱了。

    沉吟一番,王明说道:“这事儿,上面应该会有人帮忙搞定的吧?”

    我说已经有两个调查组给灭了,现在第三个,我有点儿担心徐师兄和其他人的危险。

    王明叹了一口气,说布鱼可是小玉儿师姐的爱人,也算是我们南海一脉的人,他真的出了事,我回头也没有办法跟小玉儿交代,一会儿你徐师兄若打电话过来,问问他怎么回事,不行我们过去看一看。

    啊?

    我说你准备过去帮忙?

    王明说帮个屁的忙啊,我只是去找布鱼哥,别的事情,看心情吧。

    我感觉得出来,王明这个人,其实挺古道热肠的,不过又不愿意承认,想必也是给体制内的人伤得不轻。

    我可是听说了,当年末日一战的时候,除了天山大战之外,京畿这边也有分战场,当日黑手双城率领手下七剑坚守京畿,王明可是全程都在,堪称是力挽狂澜。

    到底是王红旗选择的继承人,别的不说,人品绝对是一流的。

    我和王明这边刚刚谈完,电话就响了。

    同样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接通之后,我才知道正是徐师兄打来的。

    人在专案组,不能使用个人手机,甚至不能够随意跟外界联系,好在徐师兄是联合调查组的负责人之一,权限颇大,所以才能够找到电话打过来。

    两人简单寒暄之后,我便问起了徐淡定此刻的情况来。

    对于我们,他倒也没有太多隐瞒,直接告诉我们,那玩意一直在门头沟的山弯弯里绕圈,不跟他们正面冲突,不过每隔三天,她就会出现,找人的脑子吃,已经有不少人被害,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小东西越来越聪明了,不再跟他们正面对抗……

    王明在旁边听得着急,一把抢过了手机来,说道:“徐老大,我是王明,我想问一句,布鱼,就是余佳源,他怎么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目前暂定是失踪,不过根据我个人的判断,他很有可能……已经被害了。”

    啊?

    什么,布鱼已经被害了?

    王明难以置信地说道:“这怎么可能,他的身手,不至于吧?”

    <b>说:<b>

    布鱼死了,小玉儿成寡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