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吾名陈志程
    陈老大停顿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其实是十多年前的他。”

    啊?

    我有些诧异,说这是怎么回事?

    陈老大苦笑,说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有一些接受不了我是在时空乱流之中碰见的小师弟和你堂哥陆左,当时的我还在黑省副局长的任上,因为兴凯湖落龙事件,我被委派前往那儿进行调查,在去到一个古怪地方的时候,碰见了他们,然后给带了过来。

    十几年前?

    我想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这怎么可能呢?”

    陈老大说我也觉得不可能,你们对于我来说,都是未来世界的人,无论是小师弟,还是我的爱人应颜,虽然亲近,但都隔着一层面纱,让我十分难以接受,而后来我听小师弟和陆左谈及,当时他们尝试过了十几次,但其余的我都是拒绝的,甚至大打出手,一直到了我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被他们的真诚打动了,并没有把他们当做是心魔,就跟着过来,结果……

    陈老大的讲述让我有点儿不知所措,换位思考地想了一下,倘若我是他,面对着十几年后的一切人和事,以及变成了大魔头的自己,着实是有一些古怪。

    不过他说的,应该是真话。

    无论是之前种种奇怪的迹象,又或者他年轻的面容,以及诸多事儿,都无一例外地印证了陈老大刚才的解释是真的。

    我揉着太阳穴,说道:“也就是说,其实你跟我们并不是同一个时间维度的人物。”

    陈老大点头,说对,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问题,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在思索,如果我回去了,会发生什么事情在茅山待的那些天里,我跟小师弟彻夜长谈,他跟我说起了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这些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许多悲剧,我都可以一力挽回,但是事情最终的走向,会影响现在的世界么?

    我说你觉得呢?

    陈老大摇头,说也许会,也许不会,或许我回去之后,我们将永远都没有交集,而我的世界,将会朝着另外的一个方向走去……

    我忍不住说道:“那么,从你的角度来看,我们即将面对的这个你,他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

    陈老大叹了一口气,说小孩才分好坏,大人只看利弊实话给你说,尽管你们一直在怀疑现在的我,是被那个什么黑舍利给引诱入了魔,但我却知道,那个所谓的“魔”,其实一直都存在于他,也就是我的体内,黑舍利什么的,都只不过是小伎俩而已,或许会蒙蔽一时,但绝对不可能坚持超过三天。

    我小心翼翼地说道:“蚩、尤?”

    陈老大点头,说对,就是它,事实上,我的这里,也有。

    他指着自己的头,平静地说道。

    吓……

    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说我的天,魔神、战神,怎么会呢?我感觉好像挺正常的样子啊……

    陈老大叹息,说我也感觉好像很正常的样子,事实上,倘若没有它,按照我坎坷崎岖的人生境遇,其实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但我也知道,它存在于我的体内,必然是有着一些目的和想法的,或许是时候未到,所以方才会没有对我进行全面掌控而已。

    我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跟他见面?你难道不怕它将你体内的心魔也给唤出来么?

    陈老大说其实我也犹豫了许久,见与不见,于我而言,其实只是一个结果事实上,这段时间的收获,已经足以让我回到自己的世界之后,改变许多的事情,这里的事情与我的关系并不是很大,然而当我瞧见应颜那憔悴而失望的脸,就算是这一个时空的她,我都忍不住地心伤,所以不管是给自己一个结果,又或者给她一个交代,我都必须要跟这个时空的我,见上一面……

    啊?

    我没有想到陈老大会当着我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更没有想到,他与萧家小姑一路上几乎没有说什么话,仿佛不是很熟的样子,但内心之中,对她却是那般的在意。

    可以知道,陈老大对于萧家小姑的爱有多浓烈。

    想一想,我都觉得内疚。

    两人继续前行,陈老大知道自己说了太多,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今天话有一些多……”

    的确,他可能是憋了太久,所以说出来的这些话,多少有一些不谨慎,不过我也知道,他只是在找一个倾述的对象而已,认真地说道:“陈老大,你能够跟我说,是看得起我,我知道的。”

    陈老大看着我,说不,我之所以跟你说,是觉得如果我回不来了,希望你能够逃离。

    啊?

    我看着他,说你觉得我们此行会有危险么?

    陈老大说即便是相处了几十年,但我仍旧弄不清楚它的想法,对我的态度也是未知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保持警惕,一旦事情不妙,立刻逃走,不要管我。

    他的话语,给我的心中蒙上了一层灰。

    两人继续前行,越过了之前我与杂毛小道相遇的山口,又一直往前走,终于来到了一处绝壁之前。

    陈老大在这儿停住了脚步,然后左右打量着,最后目光落到了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

    他眯着眼睛打量着那石头,过了一会儿,石头上面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如同猴子一般的身影来,小心翼翼地来到了我们的跟前。

    这个时候,我方才瞧见对方并非是什么猴子,而是一个长相怪异的侏儒。

    他的身下,居然还骑着一匹同样患有侏儒症的马匹。

    那马估计也就半米高,跟一小马驹似的,人骑马上,也就才到我胸口的高度,让人感觉十分怪异,仿佛到了小人国里面一般。

    侏儒走到了我们跟前不远处,仔细打量了陈老大一会儿,转身就走,而这个时候,却给陈老大叫住了。

    他说叫你们管事的人出来。

    那侏儒回顾头来,一脸恶毒地对他说道:“不管你是谁,胆敢冒充我家主人,定然让你不得好死。”

    陈老大笑了,说我就是陈志程,为何要冒充?

    侏儒说等死吧你们。

    他身下的小马儿个子虽然小,但跑得很快,没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山壁这边,又陷入了死一样的宁静之中。

    我对陈老大说道:“他估计把你认为是带了人皮面具,又或者易容术的人了。”

    陈老大点头,说我知道。

    我望着那侏儒消失了的方向,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个家伙的实力很强啊,他靠近的时候,我有一种被威胁到的感觉。”

    陈老大点头,说很强,这恐怕就是魔将吧?

    啊?

    我说什么是魔将?

    陈老大说传说中蚩尤曾经有八十一个兄弟,这八十一人生前帮他四方征战,治理部族,而后来战败之后,他们便成为了魔将,这一次蚩尤转世,八十一个魔将也在其先后转身这只是一个猜测,我是根据之前自己的经历,以及小师弟跟我提及的一些信息,自己推算出来的。

    我想起了在荒域之中遇到的少年劫。

    他也自称为魔将。

    闲聊没多久,前方突然间来了一队人马,领头的却正是王清华,而在他的身边,那天将我给抓走的罔两和魑未都在,通天猿岳楠紧随其后,然后还有好几个我不认识的人。

    来的一共有八人,全部骑马,从那边的岩石后面快马而来,在了我们跟前七八米远的地方停下。

    王清华遥遥望着我,说我知道你们不会走,但找一个人来冒充我家主人,这件事情做得太过分了,陆言,你赶紧走,不然我拦不住我身边的这帮兄弟们。

    他一见面,就赶我走。

    不过这并不是态度不好,事实上他说得并没有错,王清华身边的大部分人双目都喷着火,红着眼睛瞪着我,十分凶戾。

    这些人看着我身边的陈老大,有一种即将就要扑上来,将他撕成碎片的冲动。

    我能够明白这些人的感情,不过也知道,我肯定不能走。

    我走上前一步,然后说道:“我要见你家主人。”

    王清华冷哼一声,说主人不在。

    我说他绝对在。

    王清华怒气冲冲地说道:“你再不走的话,发生什么事情,我可管不了了。”

    说完话,他扯动马的缰绳,准备回头离开,而他身边的那些人,却是气势汹汹,准备冲上前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陈老大走上了前来,然后手往胸口一抹,八面令旗从他的手中射出,钉在了我们与对方之间的空地上。

    令旗落定,稳稳扎在土中,下一秒,无数炁场诡动,当下凭空生出了一道屏障来,炁场凝聚,大白天的,就能够感觉到诸天星斗垂落,隔空注入无数光芒来。

    随即从那令旗之上,蹦出凝如实质的异兽,分别是狮子、鹿、马、龙、麒麟、咬钱蟾蜍、貅、鳌。

    一共八种,从旗幡之上跳跃而下,走马灯一般的游走坚守,将这空间守得严实。

    弄完这些,陈老大淡然说道:“告诉你家主人,我要见他。”

    王清华吃惊不已,一对眼睛瞪得硕大,直接跳下了马来,拱手问道:“敢问阁下名号。”

    陈老大淡定地说道:“陈志程。”

    <b>说:<b>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