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王要见王 为@棱角分明 加更
    王明跟我们说起了在几年之前,他曾经与铁齿神算刘在京都街头的一次碰面。

    时至如今,他都还记得当时发生的情形。

    印象深刻。

    那一次过后,铁指神算刘就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有的人说他大隐隐于朝,待在中南海中不出来了,有的人说他去了龙脉,也有人说他已经死了,众说纷纭,也没有一个具体的说法出来。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所谓的千年浩劫,并非是黑手双城在那里危言耸听。

    它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而非杜撰。

    听到王明说起了自己就是铁齿神算刘提及的应劫之人,陈老大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久之后,他抬起头来,看着我,问道:“你当时见到了他,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状态?”

    啊?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怎么说呢?他跟你很像,只是比你稍微苍老一些之外,恐怕更多的,还是霸气吧他有一种一出现,就仿佛自己就是全世界中心的感觉,对于这一点,我的印象最为深刻。”

    他又说道:“他说我还活着?”

    这句话很别扭,也拗口,不过我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点头,说对,他说他是看着您长大的,对陈老大您的感情,如同父亲对待儿子一般,并且王清华告诉我,说当时茅山遭劫的时候,并非是陈老大您甩开了他的控制,而是经得了他的同意,才出现在那儿的……

    陈老大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抬头对我说道:“我脑子有些乱,容我想一想。”

    说罢,他转身,朝着角落走去。

    陈老大一走,大家都没有了主意,虽说最早定计划的时候,并没有陈老大在,但这一路过来,一直都是他在给我们指引道路,而且杂毛小道和陆左等人也下意识地听从了他的吩咐,此刻他一撤,众人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办。

    朵朵这个时候走了上来,对我说道:“陆言哥哥,我徒弟呢,她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呃……

    小媚啊,我不知道怎么跟朵朵说,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没有,她留在了那里。”

    朵朵顿时就着急起来,说那怎么办,他们会不会为难小媚啊?

    好不容易收了一个徒弟,朵朵显得格外上心,一脸焦急地看着我,我有苦说不出,好在旁边的陆左上前来给我解围,说朵朵,别为难陆言了,他也做不了主的。

    朵朵眼圈有些红,说那怎么办啊,陆左哥哥?

    陆左应对朵朵很有经验,说道:“你放心,我们不会让小媚有事儿的,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把她要回来的;另外你小妖姐姐的下落也出来了,不管到底是真是假,我们都得去看看……”

    王明走上前来,说对,虫原我熟悉,回头我带大家去。

    朵朵听到这话儿,心情好了许多,点头,说好啊,好久没有见到小妖姐姐了,我好想她啊。

    陆左点头,说我也是。

    关于与黑手双城见面的细节,众人还有一些疑问,也都问了起来,我一一作答,随后又问起了我离开之后的事情,得知在与胡依金喇嘛庙的交手中,我们这边大获全胜,将敌人给打压退去,为了不将事情扩大,我们这边并未赶尽杀绝,让他们有逃离的机会,然而回过头来,才发现老窝给人端了。

    不但莫日根这个主人家给斩杀了去,就连我和小媚都消失无踪了。

    陆左他们发现了密道,找到了莫日根的管家,一问才知道了不对劲儿,然后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他们顺着密道的出口四处找寻,最终在没有任何消息之后,决定汇合赶过来的威尔,一起想到塞音山这边来。

    却不曾想他们的到来已经被黑手双城的人看在眼里,所以放了我下山来,跟他们打了一个照面。

    谈完这些,大家都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大家气势汹汹而来,感觉世间的一切难事在我们面前,都如同浮云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难度,然而此时此刻,却发现事情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简单。

    这一仗,到底要不要打呢?

    陈老大退了,王明则试图组织起大家来进行交流,他咳了咳嗓子,然后说道:“到底怎么办,诸位给个说法啊。”

    陆左看向了杂毛小道,说是你大师兄,你说吧。

    杂毛小道说咋了,听到你媳妇的下落,顿时就归心似箭,心都不在这儿了,对吧?

    陆左正色说道:“你这话儿说得就伤兄弟感情了,反正我还是那一句话,不管你怎么办,刀山火海,兄弟们都撸起袖子,义不容辞。”

    杂毛小道苦笑一声,回头看向了另外一个人。

    他小姑萧应颜。

    那个生死未必的本我意识,可是她的丈夫。

    杂毛小道问道:“小姑你怎么想的?”

    萧家小姑跟随着我们辗转千里,一直都是那种端庄贤淑的大姐形象,话不多,但事情从来都办得尽量漂亮。

    而她之所以如此,都是为了自家男人,此刻我们这边在犹豫是否继续,与她的干系是最重的。

    在我们无比纠结的时候,她其实远比我们难过一万倍。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萧家小姑终于表达了自己的意愿,那就是想要跟那人见上一面。

    打是不可能再打了,因为我们的一切都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那么我们面对的,将不再是黑手双城一人,而是他那么多精明能干的部下,或许这些人单独一个拎出来,未必有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强,但毕竟人家在人数上面占优,而且这里还是他们的地盘。

    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一个不占,拿什么去赢?

    更何况人家根本不在乎。

    不过这么走了,也是不可能的,别说萧家小姑,就连我这样的边缘人,都觉得不甘心。

    这个时候,陈老大也走了过来,他开口说道:“我去跟他见一面。”

    啊?

    杂毛小道愣了一下,然后赶忙说道:“你之前不是说你们不能见面么,为什么现在又想起这么一出来?”

    陈老大叹了一声,说该面对的,还是需要面对。

    说罢,他转过头来,对我说道:“陆言,拜托了,帮忙带我去一下。”

    呃……

    我苦笑道:“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陈老大有些意外,说你不是刚从那里出来么?

    我说我给抓进去的时候,给直接药翻了,没了意识,出来的时候,给我做了限制,五感都被剥夺,根本没有办法知道他们具体在哪里。

    对于我的解释,陈老大认可了,他点了点头,说的确,他就应该这般谨慎。

    随后他说道:“不过没事,我知道他在哪里。”

    说罢,他对我们大家伙儿说道:“这样,我去与他见一面,具体后面怎么办,我回来再说吧。”

    萧家小姑有些不愿意,说你去?

    陈老大点头,说对,我去吧,你去,他未必会愿意与你见面,但我就不一样,一来他不知道我的存在,二来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会拒绝我的见面请求。

    杂毛小道说大师兄,你一个人去么?

    陈老大说我了解他,正如同了解我一般,你们都去了,他的戒备心会很强,许多事情反而会适得其反。

    这时陆左提议道:“你一个人去,我们不放心;我们陪着去,他又不放心不如这样,陆言刚刚从那边过来,他是熟悉的,也没有太多提防,就让陆言陪着你过去吧……”

    陆言?

    陈老大看了我一眼,说用不着吧?

    他这话语有些迟疑,让我读出了几分“嫌弃”的意味来,而陆左则笑了,说你放心,陆言的修为恢复了,不管是潜入还是撤退,我们这里面,没有谁能够比得了他。

    听到陆左的话语,陈老大仿佛松了一口气,说如此说来,那也不错。

    接下来的时间里,陈老大找几位男性分别交代了一些事情,随后对我说道:“我们走吧。”

    我与陈老大一起离开了藏身之地,朝着外面走去。

    这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刮着北风,呼呼地吹着,如刀刮一般,我们彼此沉默,走了一会儿路,前面的陈老大突然开口问道:“他跟我相比,你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我先是一愣,随即说道:“霸气,桀骜不驯的霸气。”

    对于我的回答,陈老大似乎预先知晓,点了点头,然后将脸上遮掩的面具给撕扯了下来。

    我有些惊讶,说您这是……

    陈老大说之前的情况有些不同,而现在,我用不着再遮掩身份了,也只有这样,他才会现身来与我一见。

    啊?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来。

    大概是猜到了我心底里的想法,陈老大转过了头来,看着我,然后说道:“我知道,这些天来,你的心里面一直都在猜测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又或者怎样的一个存在,对么?”

    我低下头,说这个……我知道不该问的不能问。

    陈老大却笑了,说之前是时机不成熟,而现在告诉你,那也无妨,其实,我是……

    <b>说:<b>

    实际行动给单身狗们安慰&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