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道陵分身法
    如水一般的月光下,许多的篝火在熊熊燃烧着,这些篝火可不是露营的那种小篝火,而是成堆成堆的木材堆叠,火焰冲天而起。愛去小說網qu

    在篝火的旁边,有无数的人头涌动,这些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涌现出不同程度的疯狂来,举着手,用一种很古怪,但我却能够听得懂的语言在喊着:“杀死他,杀死他……”

    我的视觉从半空中倏然下落,随后发现自己居然处于一个高台之上,双膝跪地,全身给绑得严严实实,后背还插着一根木条。

    有一个穿着华贵祭祀长袍的老人在我旁边,抱着一捆竹简,高声宣告着。

    同样是古怪的语言,不过我也还是能够听得懂。

    对了,是苗语。

    通过宣告,我方才得知自己的罪名独立于宗庙祭祀的系统之外,冒充神棍、传播邪教、发展信徒,在被抓住之后,证据确凿,现如今当着耶朗王城的所有人面前,将其焚烧殆尽,以儆效尤。

    呃……

    听到老祭司的话语,我方才知道自己的身份。

    一个神棍。

    我自称转轮王,是一个传承悠远的小宗教支脉,这个据说传自于“身毒”的原始宗教,富有野心的我想要在苗疆一带散播自己的教义,得承道统,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给如日中天的耶朗大联盟给当场抓住,然后扭送到了这里来。

    我还记得抓住我的那个人,是一个年轻得过分的后生,而别人都称他为“武陵王”。

    同样是王,不同的,是他的王位是实打实的。

    人家在武陵有采邑,而我则是自封的,除了寥寥几个信徒之外,什么都没有。

    当罪名被陈述完毕之后,台下无数人开始朝着上面扔石头和发臭的鸡蛋、蔬菜,无数污秽砸落在了我的头上来,然而让我有一些意外的,是并不同,而我也感受不到太多的痛苦。

    我仿佛独立于这个世界一般,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我的心中也没有半分后悔。

    任何一个先行者,都将会受到这个世界的憎恶,对于此时此刻的场景,我其实是早就有预料到的。

    我不管身边的愚民,而是抬头,望向了不远处的一个男人。

    那是一个充满了朝气和骄傲的男人,正是他,将我给抓到了这儿来的。

    我从两个角度观察对方,都感觉到了这个年轻人强大的自信。

    审讯还在继续,我被架上了高台的木堆之上,四肢被钉在了木头上,然后有人往木堆上面泼油,随后在一声号令之下,火堆被点燃了,然后火焰开始蔓延上来,将我给点着,随后剧烈的高温,将我给吞噬了去。

    没多一会儿,我发现自己已经被烧成了焦炭。

    然而除了一些热意,我却并无任何的不适,意识依旧存在着……

    一直到这个时候,我方才来得及思索一个问题,那就是“我是谁”?

    我是谁?

    我是转轮王?不,我是陆言,我只不过是在做梦而已!不,烧死的那个,不是转轮王……

    我的脑海里一片混乱,而就在此时,突然间视角陡然变化,我发现自己身处于疯狂的人群之中,脸上抹着泥巴,然后冷冷地看着上面的一切,心中想着:“烧吧,烧吧,就算你们将它烧死了,也浇不灭燎原的星星之火……”

    看着那人影被吞入了灰烬之中,我转身准备离开,却给人拦住了。

    两个孔武有力的士兵对我说道:“武陵王找你。”

    我没有说话,跟着他们走到了一处小屋里面,刚才在高台之上监刑的那个男人正在其中,黑暗中,他幽幽说道:“你活了下来,我满足了你的请求,而道陵分身法,你是不是该传授于我了?”

    道陵分身法?

    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一下子就涌进来了许多的信息,知晓这是一门奇异的分身之术,施展之后,便能够变成两个一般模样的人,主体能够操纵分身行动,也可以拥有分身的视野和感知,而分身的毁灭,对于主体来说,并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当然,分身虽然拥有主体一部分的能力,但并不算强,只能应付场面而已。

    不过道陵分身法有五层境界,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妙用,修行至最高境界,不但分身有堪比本体的实力,而且还能够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成百上千,化身亿万。

    当然,那已经是神的境界。

    至于此时此刻的我,也仅仅只修行到了第三层境界,那就是“三人成虎”。

    我可以化作三个分身,并且每一个分身,都有着一虎之力。

    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在武陵王屏退了手下众人之后,开始传授起了道陵分身法的修行口诀和方法来,并且给他讲解起这传说中的六层境界来。

    当听到我说的第四层境界“九牛二虎”、第五层境界“撒豆成兵”和第六层境界“自成一国”的时候,武陵王笑了。

    他说创造这门手段的人,未免也太理想化了,自成一国,哈哈,简直是个笑话。

    我平静地说道:“你不知道我教的教义,也不知道我们的理想,如果诽谤,也是正常,不过总有一日,你会懂得,那并不是空谈,也并非幻想,而是前往通天大道的坦途……”

    武陵王说你们这手段,倒是与道家的“斩三尸”有些相似,不过用来顶死替罪,未免落入下乘了。

    我看着他,说既然是下乘,你为何又要学呢?

    武陵王的脸变得有些严肃,说我兄长最近有一些筹划,对我很是不利,我不赞同他的一些做法,但又不能公开违背他,所以需要一个替死鬼……

    呵呵。

    我平静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我已履行了自己的承诺,长路漫漫,我们就此别过吧。”

    武陵王上前,提出要招揽我,却给我拒绝了。

    哼、哼……一个破落王室的成员,就想招揽我转轮王于麾下,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我越过了人群,穿行在大街上,最后离开了耶朗的王都,回望而去,那低矮的城墙之上,炊烟袅袅,散发着迟暮的气息。

    我知道,这个国家,恐怕是活不长了……

    我转过头,朝着月光如水的大道之上缓步走去,一直走向了很远的地方……

    呼……

    当一切再一次遁入黑暗之中的时候,我猛然坐直了身体,然后醒转过来。

    望着燃得几近熄灭,宛如黄豆的油灯,我沉默了许久,终于从那种精神分裂的状况之中挣脱了开来。

    我在脑海里不断地默念着一句话:“我是陆言,不是转轮王,那只是梦;我是陆言……”

    是的,我是陆言,不是转轮王。

    那只是梦。

    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梦,是因为聚血蛊的独特天性,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过去,跨越千年,传承到那些遗失在历史长河的诸多手段和技艺。

    道陵分身法。

    我默默念着这五个字,随即一大篇的口诀与法门浮现在了我的心头来,每个字都晦涩难懂,然而随即又变得十分的流畅,每一字都仿佛印在我的心头,所有的手段和办法,都历历在目,仿佛是本能一般。

    这就是聚血蛊的作用,而我,也在短时间内,通晓了道陵分身法的手段。

    分身啊……

    身处险地,我不敢贸然显露本事,因为这样会让我很容易暴露于敌人的视线之下,更何况现在的我不能够动用任何的气息,免得脆弱的身体负荷不住,陷入崩溃之中。

    我在脑海里模拟了许久,自觉信心满满之后,却突然间发现,此时此刻的我,仅仅能够达到它的第一层境界。

    那就是一分为二,化出一个分身傀儡来。

    这个傀儡与我一般,能说能吃,能唱能跳,但就是不能够打架。

    这完全就是一个废柴,一打架就露馅,什么都不会。

    这样的分身除了挡刀,完全没有任何卵用。

    我睁开眼睛,望着头顶的岩洞顶壁,有点儿无语最近觉醒的几个梦境,每一个看上去都仿佛很牛波伊的样子,但实际上却完全没有什么卵用。

    无论是大易容术,还是此刻的道陵分身法,对我本身的实力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提升。

    不过……

    果然,每一次的梦境,都是在被关了起来,让我感觉到极度危险的时候,方才会出现,如此一想,这门手段果真是贱,有一种受虐狂的倾向。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间铁门那儿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我连忙从床上坐直起来,瞧见有一个人走进了里面来。

    是阿春。

    与在莫日根家里的阿春所不同,此刻的她显得容光焕发,更加的自信,眉梢之上,都有了几分神采。

    她是过来给我送饭的,饭菜很简单,就两样,炖牛肉和白馍,不过倒也不算委屈我,将东西摆放在桌上之后,阿春说道:“你吃吧,我还要将盒子带走。”

    我看了她一眼,说道:“阿春……”

    她打断了我,对我说道:“以后你可以叫我厚涂。”

    啊?

    我认真打量对方,发现她果然与之前的那个蒙族少女有所不同了,心中思绪万千,而就在这个时候,王清华居然也进了来。

    他朝着阿春点了点头,然后问我道:“你觉醒了什么梦?”

    b>说:

    全程透明。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