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她怎么来了?

    我当下就是一愣,有点儿搞不清楚具体的状况,但阿春只是莫日根家中的一个女仆,此刻不躲在屋子里瑟瑟发抖,反而出现在这里,脸上还带着几分笑容,肯定是有古怪的地方。

    而且那两个去拿炸药的保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也肯定是出了问题。

    只不过,这个阿春并不是修行者,她这个时候跳出来,是什么意思?

    还没有等我发问,莫日根就开了口:“阿春,你来干嘛,滚、滚、滚……”

    被训斥的阿春不慌不忙,微笑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符箓来。

    等等,这是……

    我心生警兆,下意识地朝着旁边的窗户走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符箓陡然一下燃了起来,火光在一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随后我闻到了一股古怪的味道,有点儿像是兰花,又仿佛麝香一般,而过了几秒钟,我感觉到自己居然与体内的聚血蛊失去了联系。

    这是怎么回事?

    我冲着莫日根大喊道:“这女人是内鬼,找人拦住了她。”

    内鬼?

    莫日根毫不犹豫地挥手,而他身边的保镖则在那一瞬之间,举起了手中的枪来。

    阿春并非修行者,只要扣动扳机,她就会变成一块破烂的筛子。

    不管如何,这个女人肯定有问题,将其射杀是一个很正确的决定,我不管莫日根这边的处理,往着窗边跑去,而小媚则跟在我身边,小心翼翼地护在我的身后。

    然而当我冲到窗边来的时候,却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给阻隔住。

    那窗户被关得紧紧,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给困在房中,无法逃脱。

    什么情况?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我便听到身后传来“砰、砰”的枪声,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却并没有瞧见阿春倒下,反而是那几个枪手,相继倒落在地,从他们的身下,有大滩暗红色的鲜血流出,显然是没有了气息。

    怎么回事?

    我整个人都懵住了,下意识地将止戈剑给拔了出来。

    尽管此刻的我处于最紧要的时候,一旦动气,必将前功尽弃,但如果真的出现什么危急存亡的事情,我还是得动手的。

    而就在我横剑身前的时候,从那密道的入口处,走出了两个黑影来。

    这两人的气场十分强,当他们走出来的时候,整个房间里面鸦雀无声,除了沉重的呼吸声,安静得几乎针落可闻。

    这两人,一个高,一个矮,穿着很普通的牧民衣服,不过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种强者才有的自信。

    高个儿目光越过了众人,最后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他看着我,然后问道:“你、是陆言?”

    我被对方一下子点出了名字来,知道对方肯定是有备而来的,对我们的了解也是颇深,倒也光棍,说是又如何?

    高个儿朝着我拱手,然后说道:“我叫做罔两,他叫做魑未,我们两兄弟特奉主人的命令,过来请你,去塞音山一叙……”

    啊?魑魅魍魉?

    我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然后问道:“你们是黑手双城的人?”

    我原本以为对方是胡依金喇嘛庙的人,又或者其余两个老头儿的手下,却不曾想居然与入了魔的大师兄有关,这让我有些心惊胆战,下意识地望着周遭望去,准备借大虚空术逃遁,然而这个时候,那阿春取出了一块石头来,对我说道:“主人早有预料,这是空间界碑石,你不要试图负隅顽抗,免得多添麻烦。”

    啊?

    我眯眼打量着对方手掌中的那石头,满是恨意,说你也是黑手双城的人?

    旁边的莫日根也是一脸震惊,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这怎么可能,你的底细我一清二楚,你怎么会是天魔王的人呢?”

    他倒也知道所谓的“天魔王”,其实就是黑手双城。

    阿春憎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另外你身体里面的那一位,已经给冬衍香封住了,四十八小时之内,不可能苏醒,你不要胡乱动,不然受伤的,是你自己。”

    为什么?

    莫日根依旧接受不了这个情况,大声喊了起来,而这个时候,阿春抬起头来,对着那自称“罔两“的高个儿男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点头,身子一晃,居然就出现在了莫日根的身边,随后以一种出乎于常人预料的速度,将双手放在了莫日根的脑袋上。

    咔嚓……

    他只是简单地一拧,莫日根的脑袋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罔两做得十分轻松,就好像农民伯伯去地里拔萝卜一般,而且十分的自然,并没有过分总是对方的感觉。

    这个勒兰哈勒赞一带鼎鼎有名的地主土豪,拥有着无数财富的男人,在这一刻,一声不吭地就直接死掉了,这样的突兀不但让我有些意外,就连他旁边剩余的那几个保镖都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几秒钟之后,那几个人终于是发现了自己的雇主已经死去,出于职责,他们都义无反顾地扑向了这两个恐怖的家伙。

    随后他们全部都跌落在地,怎么死的,因为角度的关系,我也瞧不清楚。

    一切都是那般的行云流水,几秒钟之后,房间里面除了罔两和魑未之外,就只剩下了那个叫做阿春的喀尔喀蒙古少女。

    面对着曾经为之恐惧的对象死在了自己的跟前,阿春的脸色释然许多,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本来想要等我觉醒之后,再亲手将他给干掉,凌迟而死的,不过终究还是忍不住郁积了好几年的怨气,我的修行,终究还是欠了一些道行啊……”

    罔两安慰她道:“厚涂,没事的,有了主人的指点,你很快就会恢复失去那些的记忆,成为如我们一般的人。”

    阿春勉强挤出了几分笑容来,然后说道:“希望吧。”

    她回头看向了我,然后说道:“我们走吧,不能再等了,若是让你的同伴瞧出你不在这里的话,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小媚这个时候拦在了我的跟前来,凛然说道:“想要带走他,先杀了我。”

    阿春看向了罔两,笑了笑,说这是你的后辈,你来处理吧。

    高个儿走上前来,小媚十分勇敢地冲了上去,在那一瞬间,她的脸变成了青黛之色,双手的爪子一下子变长,无比锋利,宛如匕首一般。

    小媚气势汹汹,准备与对方死拼,然而那高个儿却伸出手来,在身前划了几个圈圈,随后口中念了几句咒诀。

    这咒诀很快,而且十分模糊,我虽然听到了一些,但并不清晰。

    双方眼看着就要相撞,然而当小媚靠近罔两身前一米之内时,双脚却是一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去。

    这个当初让我们都感觉到有些麻烦的小媚,居然吃不过对方的一下。

    这是什么概念?

    我有些惊到了,然而眼看着那罔两高举双手,准备将小媚给劈成灰飞烟灭去的时候,我赶忙上前,喊道:“我跟你们走,别杀她。”

    啊?

    罔两看了我一眼,随后又朝着阿春望了过去。

    阿春眯眼打量了一会儿地上动弹不得的小媚,脸色有一些难看,说你倒是挺在乎她的啊?

    我之所以想要拼死救下小媚,最主要的是因为她是朵朵的徒弟,这几日跟萧家小姑和小玉儿相处得也还算不错,她若是就这般死了,我想她们应该都会很难过的。

    我没有辩驳,而是说道:“想要我配合,就留她一条性命。”

    阿春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对罔两说道:“留她一条性命,收起来带走吧,不要留下线索。”

    罔两点头,双掌交叠,做了一个印法。

    有黑色的气雾从他的身下浮现,随后将小媚给笼罩住,过了几秒钟,小媚突然间消失不见,显然是被他给收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矮个子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对我说道:“闭眼。”

    我不敢违背对方的话语,闭上了眼睛,结果脑袋上给重重敲击了一下,随后身上好几处的穴位给扣住,眼前顿时就是一黑,意识残存了几秒钟,随后给人一把托了起来,给带到了密道入口处去。

    再后来,我就失去了知觉。

    随后的时间里,我醒过来几次,不过都昏昏沉沉的,对于外界的感知并不强烈,只能够隐约知晓自己身处于马背上,然而当我想要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却感觉疲倦一阵又一阵地袭上了心头来。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觉自己终于停了下来,随后给扔到了一个地方躺着。

    哗啦啦……

    一大瓢的冷水从浇到了我的头上,让我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感觉浑身酸软无力,意识渐渐地集中,这才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下意识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身处于某一个满是山壁的洞子里,这儿黑乎乎的,只有不远处,有一盏油灯。

    而油灯的旁边,则坐着一个人。

    尽管那个人是背对着我的,但我瞧见对方背影的第一眼,就给吓得满身的冷汗。

    这个人,是黑手双城。

    不是我熟悉的陈老大,而是那个我们一直准备对付的,入了魔的黑手双城。

    <b>说:<b>

    你不找我,我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