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当面对质
    听到莫日根与我们介绍起了这几个不速之客的身份,现场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尽管我们之前有过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没有想到除了胡依金喇嘛庙,还会牵扯到别的地方,无论是乌兰巴托,还是呼伦贝尔,与这儿相隔都很远,这帮人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呢?

    不过虽然感觉到诧异,但现场的气氛还算不错。

    大家瞧了一圈身边人,满满的自信心。

    事实上,这几天的时间里,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弄好了,并没有什么需要担忧的地方,别说来的是喀尔喀蒙古的顶尖强者,就算是那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魔头黑云长天,我们也是并无畏惧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外如此。

    然而报信者还传来了另外一个让人蛋疼的消息,那就是除了这三位名声显赫的大人物之外,他们还带了许多的弟子、喇嘛,这些人加起来得有两百多号人,再加上过来看热闹的围观群众,现在在宅子外面围着的,有差不多六七百人。

    呃……

    这个消息直接让陆左和杂毛小道几个人的脸都绿了。

    很明显,既然这事儿有胡依金喇嘛庙搀和,那么肯定是得到了黑云长天那所谓“祖灵”的差遣,对方对我们恨之入骨,而我们也没有任何留手的意思。

    既然都已经撕破了脸皮,走到了这一步来,大家就手底下见真章,各凭本事而已。

    但如果事情扩大化了,弄来这么多无辜的围观群众,一旦打起来,事情还真的有一些麻烦。

    我们又不是杀人狂,自然不会让自己的手上沾染无辜者的鲜血。

    更何况这样子也会沾染太多的因果,对于一个有志于攀登更高境界的修行者来说,这是大忌。

    对方来这么一手,搞得我们的确是有一些进退两难。

    打,还是不打?

    莫日根心中焦急万分,看向了我们,而我们则是看向了这几天表现得很沉默,却一直都是我们主心骨的陈老大。

    陈老大抬起头来,想了想,说既然都来了,那就先见一见吧。

    啊?

    杂毛小道说见一下?用什么身份来见?

    既然是要见面,那就得表明身份,然而我们现在的身份比较尴尬,首先我们是秘密越境而来的,主要的目的是塞音山的天魔王,也就是入魔了的黑手双城。

    而这件事情,我们是准备藏起来,不露面,免得让对方有所防备,最终让我们扑一个空的。

    而且我们在这儿搞出大事件,的确不太好。

    陈老大指着左道两人,说你们别露面,我也不露面王明,你去出面,没问题吧?

    被陈老大点了名,王明有些意外,不过他想了想,却点了头,说好。

    说罢,他指了莫日根一下,说走吧,我跟你出去。

    确定了出面的人之后,我们并没有守在厅中,而是与王明、莫日根一起,朝着宅子的外面走去。

    我们来到了门房附近,这儿有一个碉楼般的小房间,我们都进入了这儿,而王明与莫日根则走向了大门去。

    两人刚刚出了大门,立刻就被一大群人给围住。

    从我们这个角度来看,正好可以看见外面围着的人,瞧见大批黄帽红袍的喇嘛,后面许多镇子里的当地民众,而这边领头的,则是三个老头儿。

    莫日根的管家宝音给我们介绍,说正中间穿大红袍的那个老喇嘛,就是胡依金喇嘛庙的住持格日勒图,他在职二十多年,这期间胡依金喇嘛庙从纳兰哈勒赞地区的一个小庙,一跃成为喀尔喀蒙古四大喇嘛庙之一,格日勒图占了很重要的作用。

    而旁边一个肥头大耳、宛如弥勒佛一般的老人,则是乌兰巴托的蒙克大师,而另外一个满脸阴霾的独眼老头,则是呼伦贝尔的马嘎塔勒大师。

    与格日勒图不同,这两人都穿着很正常的民族服饰,而并非喇嘛打扮。

    随后管家宝音解开了我们的疑惑这两个人,修的是古萨满教义,并非是藏传佛教里的任何一个流派。

    原来如此。

    我这个时候明白了,因为如果是藏传佛教的话,这两个人就应该被称之为“上师”,而非大师了。

    在管家宝音给我们介绍人物的时候,王明、莫日根已经跟对方照上了面。

    王明显得很低调,落后于莫日根半步,低着头。

    莫日根在此之前,曾经是胡依金喇嘛庙最大的香客,故而与那位格日勒图上师还是比较熟悉的,走上前去,行了一个喀尔喀蒙古的礼仪,然后笑着说道:“各位大师如此兴师动众地来我这儿,还真的是荣幸啊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叙话吧?”

    他们的对话,用的是蒙语,好在旁边的管家宝音在给我们翻译,不然真的是一头雾水。

    他回手一挥,那大门缓缓打开了来,里面走出了一行侍女来,这几天一直跟着我的阿春姑娘也在其中。

    莫日根这家伙在给陆左调教过后,倒也知道深浅,跟我们的演戏也十分配合。

    格日勒图上师摆了摆手,然后指着莫日根这大宅子,说我刚才和几位老友打量了一下你的这宅子,看来是请了高人来布阵做法啊,看得我们云山雾罩,心中惶惶然,想着你这儿成了龙潭虎穴,我们若是进来,什么时候脑袋掉了都不知道。

    莫日根搓着手,说上师你这话儿说得真的让我寒心,我莫日根可是胡依金喇嘛庙最大的香客,年年进贡,从未手软,你如何能够这么想我呢?

    格日勒图上师没有再跟他绕圈子,而是直接说道:“四日之前,我的师弟俄日敦和我们庙里的八名喇嘛在图乐泰草原失去了消息,随后我得到了祖灵的启示,知道他们已经被魔鬼给害了,而当时俄日敦与你是在一起的,你能够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莫日根人胖脸皮厚,直接装傻,说啊,我不知道啊,我们当时见过一次面,后来就分开了。

    格日勒图上师冷笑一声,然后扔出了一沓照片来,扔在了莫日根的跟前。

    他指着地上散落的照片,然后说道:“我们后来找到了俄日敦的尸体,与他们在一起的,还有许多尸体,都是你的手下,你告诉我,你们后来分开了?”

    莫日根揉着脑袋,说对,我当时生病了,就自己回来了,其他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这话语实在是太拙劣了,以至于格日勒图上师都没有兴趣再跟他扯淡,而是看向了旁边的王明。

    他眯眼说道:“中国人?”

    这句话倒是汉语,用不着宝音翻译,我们都能够听得懂。

    王明毫不忌讳,点头,说对。

    格日勒图上师用口音比较浓重的汉语说道:“你,就是那帮魔鬼之一咯?”

    王明耸了耸肩膀,说老头儿,我们也只是刚刚见一面,你不要这么不友好行么?一上来就扣我一个大帽子,说什么魔鬼,那我能不能说你是个神棍骗子,又骗财有骗色,而且还好男风呢?

    呃……

    格日勒图上师没有想到王明居然会这么犀利,顿时就有些努力,指着王明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王明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来,说对呀,这也是我想问你的话儿你刚才又胡说八道什么呢?

    两人争锋相对,一点儿都不给台阶下,让格日勒图上师气得不行,而这个时候,旁边的那胖子蒙克走上前来,笑嘻嘻地说道:“哎呀,年轻人,说话做事,何必这么冲呢?”

    这位的普通话倒是十分的标准,根本听不出什么口音来。

    王明拱手,说并非我语气冲,如果好好聊,咱们还是有得谈的,你说呢?

    蒙克人胖,看起来特别和气,他走上前来,先是拉住了有些暴走的格日勒图,然后对王明拱手,说道:“这位先生一看就知道是高人,不知道能否请教一下阁下的尊姓大名?”

    王明拍着胸脯,一本正经地说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王,名员外,你叫我王员外就是了。”

    噗……

    我听到王明一本正经的回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而那蒙克却是有模有样地说道:“初次见面,我的名字叫做蒙克,这是呼伦贝尔的马嘎塔勒,我们这一次是过来解决另外一件事情的,不过听到格日勒图上师说起了师弟俄日敦失踪的事情,就过来看一看,不知道王先生有什么指教的。”

    王明手一挥,说没什么指教的,有证据拿证据,没证据说个蛋儿?

    他的态度让对面好多人的脸都黑了下来,而那位蒙克大师却笑了,说咱们这不是在调查呢而且既然祖灵都有启示,想来是不会错的。

    王明说祖灵是什么鬼?它说什么就是什么吗?还不都是你们胡诌?有本事,你叫出来看看……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间天空一下子就变得暗了下来。

    不知道哪儿起了风,天空之上阴云密布,遮挡住了头顶上的太阳,随后开始有鹅毛一般的大雪,从天空中飘飘洒洒的落下。

    神啊……

    无数人都跪倒了下来,而蒙克则微笑着说道:“你确定要叫出来?”

    <b>说:<b>

    说什么来什么,小子你真的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