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黑云长天
    陆左一发话,杂毛小道立刻行动,手中的雷罚长剑倏然向前,朝着那身冒金光的老喇嘛斩去。

    铛!

    老喇嘛手中的红宝石头盖骨法杖在这一刻被猛然捏碎,竟然化作了无数的粉末,而粉末又在瞬间凝聚,变成了一把普通样式的骑兵弯刀,朝着杂毛小道的雷罚猛然斩了过来。

    刀剑相撞,我以为依照杂毛小道的修为,对方是一定会败退的,却不曾想交击之后,最终处于下风的,居然是杂毛小道。

    他仿佛被巨大的冲击力猛然砸中,仅仅僵持了一秒钟,就开始往后跌落。

    不远处的大胖子瞧见,慌张地大叫着,而王明则给我们翻译,说不好,这个老喇嘛请神上身了,来的是胡依金喇嘛庙一直供奉的黑云长天。

    那老喇嘛怪叫一声,紧紧抓着手中的弯刀,朝着杂毛小道冲去,两人战成一团,而陆左则问道:“什么是黑云长天?”

    王明冲上前,一把揪住了大胖子的脖子,想要从他的口中得到答案。

    很快,王明告诉我们,黑云长天,是胡依金喇嘛庙最大的供奉满灵,也是纳兰哈勒赞地区最出名的守护神灵,它据说曾经是成吉思汗麾下博尔术的英灵,在受到千人血肉供奉之后,留在了哈勒赞地区,被日夜供奉而成,每年都需要活人祭祀,十分凶狠……

    陈老大皱着眉头,说这哪里是什么神灵?分明就是魔头!

    吼……

    就在我们交流的时候,两边的战斗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被那黑云长天上身的老喇嘛获得了大地的力量,这种力量锋芒毕露,所向披靡,就便是杂毛小道,都不能够抵御。

    事实上,杂毛小道这个人也比较圆滑,知道跟这样的家伙较劲儿,是白费气力,故而一直都若即若离地周旋着。

    他在以柔克刚,并不给对方一举攻破的机会。

    而在弄明白了对方的来历之后,大家都稍微心安一些,说句实话,别说是这么一个古怪的魔头,就算是神,在场的人,想必也是不少人都见过的。

    有着这样的底气在,大家似乎都不着急。

    过了一会儿,陈老大大声喊道:“让我来会一会他。”

    他拖着满是鲜血的长剑,加入了战场。

    那长剑扬起,红光将它撑得足足涨了一倍以上,随后两人交手,这一回,对方那无往而不利的力量似乎遇到了对手,陈老大与其交击,几乎是一动也不动。

    只不过他脚下的草地,如同蛛网一般扩散,无数的草沫和泥土飞溅而起。

    如此又交手了几分钟,那附身于老喇嘛身上的黑云长天终于愤怒了,他张开嘴巴,使劲儿怒吼起来,紧接着我们头顶上的天空,一下子就变得阴沉起来。

    天空一下子就翻滚着黑云,而且十分低落,仿佛就压在了头顶上一般。

    而随后飕飕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刺骨一般的寒冷。

    感觉到周围的情况有一些不对劲儿,陆左对朵朵吩咐道:“保护好阿言。”

    朵朵伸手拉着我的衣袖,说我知道,你放心。

    陆左不再犹豫,拔出了长剑,也冲向了前方,而与此同时,一直在旁边观察的王明和萧家小姑、小玉儿,也没有再犹豫,一起冲向了对方。

    六个人,在那一瞬间,围住了发狂的老喇嘛,各种手段,一起施展。

    原本所向披靡、横冲直撞的老喇嘛在请来神灵附体之后,整个人的气势十分强横,然而在这六人的围攻之下,却一下子就进入了弱势的阶段,随后那六人一起使出了联手之法来,虽然欠了一人,但疯狂生长的青草却还是源源不断地冒出,缠住了对方。

    然而在这个时候,老喇嘛的身上,居然燃起了黑色的烈焰来,将一切青色藤蔓全部都给燃烧殆尽。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喷涌而出,朝着旁边的人乃碾压而去。

    我能够感觉得到,这些气息,有一种强酸似的腐蚀性,仿佛人沾染上,就会有很不好的副作用。

    就在这个时候,王明动手了。

    他轻喝一声,一方大鼎出现在了老喇嘛的头顶上空,将其镇住。

    九州鼎!

    瞧见这玩意,我满心震撼,也能够感受到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气息,这种九州气运之物陡然出现,立刻将那黑云长天浓烈的魔气给压了下去。

    不但如此,我能够感觉得到那老喇嘛身上的气息开始迅速衰弱。

    这是在驱魔和屏蔽呢。

    趁着这个机会,陆左没有任何犹豫,轻骑突出,陡然向前,一剑刺穿了那老喇嘛的胸口,拔出来的那一瞬间,再是猛然横切,将其头颅给切了下来。

    砰!

    当这具无头尸体重重倒落在地的时候,那股气息终于消失了。

    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它的不甘和愤怒。

    很显然,我们惹上大麻烦了。

    而解决了这老喇嘛,天空依旧阴沉沉的,这时小玉儿喊道:“啊,那边是什么?”

    我眯眼看了一下,不由得惊声喊道:“龙卷风?”

    的确,在很远的地方,有一道白线浮现,正在不断旋转,然后迅速变大,朝着我们这边扑腾而来。

    稍微近一些,我们都确定了,这的确就是那罕见的龙卷风,它的所过之处,一片狼藉,许多杂物都给吹上了天上去。

    走。

    没有任何犹豫,我们这些人翻身上马,连带着敌人留下来的那些马匹,一人双马,甚至三马,押着那吓破了胆子的大胖子莫日根,朝着西北方向赶去。

    而杂毛小道则留下来断后,只见他收了雷罚,然后双手不断结印,在半空中画符。

    我一开始并不注意,一直跟着马儿骑到了百米开外,方才发现他居然用那青木乙罡的手段,将地上那一滩尸体和碎肉都给掩盖了去。

    地形变换,青草疯长,泥土改变模样,短时间内,大自然居然将一切的痕迹都给遮掩。

    杂毛小道边走边撤,离开了好长一段距离之后,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箓来,望着那边猛然一扔,一股青蒙蒙的气息笼罩住了那儿,然后化作了一团烈火。

    烈火笼罩,过了十几分钟,龙卷风如期而至,将其吹熄。

    我们骑马而行,一路疾奔,一直跑出了几十里地,天空方才恢复了正常,我瞧见大家都没有再骑马赶路,也便停了下来,瞧见王明押着那大胖子莫日根,低声说些什么,不知道是否套出了什么信息来。

    又行了几里路,陈老大下了马,我们也跟着下来,几个人聚拢到了一起,陈老大问王明,说那个什么天魔王,就是入魔的我,对吧?

    王明点头,说应该是,虽然这胖子说没有人见过天魔王,但从他对天魔王手下的描述来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陈老大问陆左,说人员安排的情况怎么样?

    陆左点头,说威尔随时准备着,一旦确定了他的行踪,就会立刻赶过来进草原的时候我跟他联系过一次,老鬼应该也能够赶回来。

    陈老大又看向了我,说你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说还要八九天吧,或许早一些也没有问题的,我尽量。

    陈老大摇头,说这一次的行动,你的责任也很重大,不能有任何闪失,短时间内,他应该是跑不了的,我能够锁定得住他,所以急不得,我们找地方修养一段时间,并且将对方的情况好好研究一下……

    王明听到,指着那大胖子莫日根说道:“去他那儿,他那里还不错,信息也多。”

    哦?

    陈老大对于这个贪图萧家小姑美色的胖子并无好感,倘若不是旁人拦着,他早就将这人给屠了去,此刻听到,冷着脸看向了莫日根,然后说道:“莫日根在蒙语里面的意思,是箭法高超,还是知识渊博?”

    王明赶忙同步翻译,而大胖子也紧张地回答,说都有,都有。

    陈老大说知道你惹了谁不?

    大胖子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紧张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

    陈老大简单地一阵询问之后,终于点头同意了王明的提议,随后我们开始在莫日根的指引下,朝着他那儿行去。

    当然,路上的时候,陆左还是用上了自己的专业,给莫日根玩了一手神奇的蛊术。

    当瞧见那粉嫩的鼻涕虫从自己的口鼻间穿来穿去,腹中传来一阵又一阵前所未有的刺痛时,这个大胖子终于崩溃了,跪在地上哭嚎,保证绝对不会对我们有任何的想法。

    他只想活命,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们抵达了莫日根的家,那是一个小镇子,开始出现了水泥建筑,有市集,也有居民,而莫日根则住在镇子上最大的一处俄式大宅中。

    他的这大宅子,几乎占据了小镇一半以上的面积,给人的感觉,好像整个镇子都是依附他而存在的一般。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我们与莫日根穿过集市的时候,不断有人跪倒在地,向他行礼。

    回到了莫日根的家,他叫来了两个人,让其跪下,然后拿起刀子,上前一刀一个,将其头颅砍了下来,最后跪倒在了我们的跟前。

    这两个家伙,就是天魔王的人。

    <b>说:<b>

    真的那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