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章 隐藏这大智慧的壁画 为@冰火海 嘉庚
    有关部门这个时候赶过来,很符合他们的独特风格。

    陈老大并不想跟这些人见面,而陆左却不得不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应付,毕竟从名义上来说,他多少也算是体制内的人,尽管我们心知肚明这事儿已经随着他当初被人冤枉,到后来黑手双城入魔,就已经名不副实了。

    但天池寨现如今的情况,他必须站出来,否则会有许多的麻烦事儿。

    至于我,陆左征询了我的意见之后,同意我跟陈老大一起回避。

    随后陆左去与有关部门的人会面,而我和陈老大则出了人防工程,跟随着天池寨的人一起,在外围进行扫荡,抓捕漏网之鱼。

    当然,我一直都有朵朵的徒弟小媚陪伴,倒也用不着出什么力。

    一直忙到了天亮,总算是忙完手里的工作,陆左找到了我,告诉我他们可能会在这里歇息几天,与中央过来的调查组一起汇合,并且汇报情况。

    我这个时候方才问起了关于陆左身上的印记来。

    他告诉我,说这几天里,陈老大琢磨出了一个临时的法子,能够暂时避开三十四层剑主的追击,不过这玩意哄骗不了对方多久,时间一长,等那家伙明白过来,肯定还是会找上门来的。

    不过那个时候,他们再想办法就是了。

    现在的情况,是得联合上面的力量,先将三十四层剑主的立足之本给打击去,否则一旦让他们能够在白头山那儿得到立足,再一次弄出类似于之前那样的老巢来,那问题还是很严重。

    当然,现在的情况,远比之前要好许多。

    毕竟三十四层剑主的老巢被我毁去,最关键的河图洛书被取走,现在落在了杂毛小道的手中,而这一次敌人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损失了一股力量,而且千通王还给王钊解决了。

    或许千通王没有死,但他是否能够回归,什么时候回来,这事儿都不可知。

    可以肯定的,是近段时间内,千通王是不可能回来了。

    而千通王其实是三十四层剑主最重要的合作者,如果没有了这个相当于智囊与大将的角色存在,光凭着孔雀圣母这样的手下,他是很难迅速扩张的。

    趁他病,要他命,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和存在基础。

    听陆左讲完,我表示理解,又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

    关于小妖姑娘。

    陆左摇头叹气,说在白头山的那些天,他也试图找寻到小妖的踪迹,但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

    敌方也没有抛出小妖这么一个筹码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小妖或许并没有落在对方的手上,或许她有别的境遇也不一定。

    我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妖姑娘固然是陆左的红颜知己,但对于我来说,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对她的关心,是另外的一种感情。

    如果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我。

    谈完了公事,陆左问起了我的身体情况,又给我检查了一下身体。

    完毕之后,他告诉我,让我近段时间内,至少是半个月内,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等熬过了这段时间的愈合期再说。

    我点头,说好。

    陆左忙去了,我则回到了原来的房间休息,如此折腾一夜,我也是十分疲惫。

    然而我还没有睡到两个小时,就有人过来敲我的门。

    来人是陈老大。

    我去开门,他瞧见我惺忪的睡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打扰到你了?”

    我摇头,说还好,怎么了?

    陈老大说之前听你聊起过关于王钊的事情,特别是他在秘密通道那儿留下的文字和公式,我跟王明讨论过了,一致觉得也许能够通过那些东西,解开当时那个黑色圆球的真实面纱本来王明是准备去的,不过今天晚上,估计中央的调查组就会到,他走不开,其余人也是,我想来想去,不如你带我过去看看,你觉得如何?

    听到陈老大的话语,我赶忙点头,说好,我没问题。

    陈老大说我知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你放心,你帮忙带路就好,其余的事情,我来处理。

    知道那个秘密通道的人,除了杳无音信的王钊之外,就是我、杂毛小道、萧家小姑、小玉儿和小媚这几人,杂毛小道不在天池寨,至于其他人陈老大为什么不找,我也不知道。

    我也不好问太多,他既然找到了我,自然是有理由的,我倘若是犹犹豫豫,就显得太小气了。

    我满口答应,随后洗了一把脸,就跟着他出去了。

    离开之前,陈老大带我去跟陆左和王明打了个招呼,陆左想了想,让朵朵带着小媚跟着我们一起去,陈老大也没有拒绝。

    我们离开了天池寨,往边境的方向走去。

    因为昨天刚刚闹过一场,山林之中并不是很安全,所以朵朵显得十分小心,小媚因为白天不出来,她就担任起了斥候的角色,在我们周围游弋着。

    这小姑娘的手段十分高,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开她的眼睛,所以一路上倒也没有太多的事儿。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们抵达了密道的这一边。

    王钊对于通道的两边出口,都做过很仔细的隐藏,即便是刻意的找寻,都很难发现真正的出口,不过对于来过一次的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没费多少功夫,我们重新回到了密道这儿。

    陈老大下来之后,跟着我们往下走,没一会儿,就问怎么没见你说的那些?

    我笑了,说通道很长,王钊写的那些,在中段的一个溶洞里。

    陈老大没有再问,跟着我继续向前。

    走了好一会儿,终于来到了墙壁上满是文字和公式、符号的地方来,我们这边早有准备,找了一些引火物,弄出了几个火把来,将大半个空间都给点亮,在昏黄的火焰光芒照耀下,陈老大抬起头来,打量着王钊留下的这些痕迹。

    我第二次瞧见这些,认真看了一会儿,还是有一点儿懵,努力研究了一会儿就败退了。

    说句实话,我是真看不懂。

    陈老大却显得很认真,他先是大致地浏览了一会儿,然后驻足在了一个角落,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一片山壁。

    我走上前去,瞧了一眼,发现好像是微积分的推导,但具体是什么,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符号,我也搞不懂。

    但陈老大却看得津津有味,我在旁边发问,他都没有回答。

    我瞧见他看得如此认真,也就没有再打扰,而是找了一个地方盘腿而坐,安心地歇息起来。

    陈老大一看就看了一夜,到了后来,我困得受不了,自己个儿都睡了。

    醒过来的时候,我瞧见陈老大在我的不远处,正趴在一块方正的石头上,上面铺着一张a3纸,他在写写画画,不知道干些啥。

    我左右打量,瞧见朵朵和小媚两人在离我们有一段距离的角落,两人正在小声说着什么。

    我瞧见小媚一脸认真,不断点头的样子,知道朵朵在教徒弟。

    我伸了一个懒腰,走到了陈老大的跟前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不小心睡过去了。”

    陈老大没有抬头,浑不在意地说道:“没关系,你受了伤,就该多睡一些。”

    我说时间过了多久?

    陈老大这时方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过了一晚上吧,外面应该天亮了。”

    呃……

    我们是下午进洞的,现在是第二天白天,还真的是实打实的一晚上。

    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让陈老大这般的上心?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来。

    陈老大的双眼还落在了石头上面的纸张上,不过听到我的话语,不由得兴奋地抬起头来,对我说道:“王明的这个弟弟,还真的是一个天才,虽然我有很多还是没有看懂,但有一部分却是理解了一些,的确是很深奥,对于修行者境界的提高,有着很系统的阐述和理解……”

    啊?

    我说您的意思,是他写的这些,很有用?

    陈老大说岂止很有用?在我看来,如果给予他足够的时间,他或许能够达到许多前人都未能抵达的境地,而且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种境界,前人无法言传身教,只能靠自己去悟,但他却不同,他有一个很明确的方法论,虽然并不成熟……

    听到陈老大的评价,我不由得苦笑起来。

    千通王还真的是说得不错,许多人并不理解王钊,包括他的哥哥王明,都不理解这个沉默寡言的弟弟。

    谁也不知道,他居然在悄无声息之间,达到了那样的成果。

    只可惜天妒英才,让他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在形成自己的体系之前,突遭劫难。

    我认真地看着陈老大,说你说的这些,是真的?

    陈老大点头,说我虽然很多都看不懂,但这一点,却是能够确认的。

    他指着墙壁上的这些公式、文字和图案,认真地说道:“这里面的东西,藏着大秘密,我们得将这些摘抄下来,然后毁去,不然碰到懂的人,而且还是对头的话,给他们弄明白了,会出大事的……”

    <b>说:<b>

    多谢大家的回复,新手爸爸,遇事情难免有些生疏着急。

    明天去妇幼医院看一下吧,看到大家的回复,我安心很多,问题应该不大。

    再次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