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生死之谜
    听到王明的声音从扩音器里面传出来,指挥室里顿时就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王明,再加上陆左,这两个人的名字,将所有人的忧愁都给一扫而空。

    人的名,树的影,这是铁打的招牌。

    这两人名满天下已经很久了,几乎在这个行当里面混口饭的人,都能够知晓隔壁老王和苗疆蛊王的威名,也知晓这两人的手段有通天的厉害,而他们在此时此刻,及时地出现在了天池寨,对于心力交瘁的众人来说,无疑是一针强心剂,让人精神一振。

    五爷稳定住了情绪,赶忙说道:“王明么?我是王光宗,我们现在在天池寨地下的人防基地,白头山的人已经突破了我们的后路,现在正在交火,请求支援。”

    王明问道:“后路在哪里?”

    五爷说在原来宋氏大宅的侧门附近,你往那边赶去,应该能够瞧见白头山的人。

    王明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传来一声:“好。”

    接着他离开了。

    没多一会儿,大屏幕的镜头切换,几个隐藏得比较深的摄像头启动,有几个人出现在了后门通道附近,堵住了这帮白头山的人。

    陆左和王明是一眼就能够瞧得出来的,而朵朵凭空悬浮,五彩佛光浮现,也显得十分耀眼醒目。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手持长剑,所向披靡。

    那人却是与陆左、王明一起的陈老大。

    他们终于绕过了白头山的防线,甩开了那帮人的追兵,赶回了国内来。

    援兵只有四人,仅有的四人,然而气势却如同有那千军万马一般,所向披靡,白头山这边的人与之一接触,立刻就溃不成军,能够正面抵挡的,少之又少。

    而这个时候,我发现白头山里面与那些鲜族少年有着明显不同的那些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少了许多。

    千通王一“死”,人心浮动,只要不是傻子,都知晓大势已去。

    既然如此,这些人就开始想着撤离的事情了。

    而事情也的确是如我所料,王明他们的及时赶到,成为了压倒骆驼最后的一根稻草,而剩下来的,则变成了一场单纯而无意义的屠杀。

    那些鲜族少年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格外彪悍的意志来,即便是面对死亡,也没有任何犹豫。

    他们冲上前去,用剑、用刀、用拳头、用牙齿,只要是能够打击敌人,他们就会使出来,生死之事,早就置之于度外。

    一开始的时候,王明和陆左等人下手都十分轻,并不想妄动杀孽。

    但是到了后来,他们不得不施加重手,尽量让敌人丧失基本的战斗能力,要不然这些家伙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努力地爬起来,发动近乎于自杀的攻击。

    一路血腥。

    当两头的人员汇合之时,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地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原本气势汹汹的白头山势力,又或者说是三十四层剑主的兵马,在千通王死后,形势逆转,从猎人变成了猎物,而天池寨则在这个时候,逃过了一劫。

    然而望着地上那纵横交错的尸体,所有人的心头,都压着一股沉甸甸的东西。

    是什么呢?

    谁也谁不清楚,大概是今天死的人,实在是有一些太多了。

    自己的,敌人的,这种死亡的气息萦绕在有些狭窄的人防工程里,让所有的人都有一些窒息。

    处理了人防工程的敌人之后,天池寨打开了正门的出口,王明带着天池寨的人开始往外面搜寻而去,与之随行的还有朵朵、萧家小姑和小玉儿,至于陆左和陈老大,则赶到了指挥部这边来。

    到了这边,自然会与天池寨此刻的负责人五爷见面,武总管也赶了过来,双方一阵寒暄。

    陈老大没有露面,所以与之交涉的是陆左。

    对于陆左与王明等人的及时赶到,五爷表现出了极大的感激,热情不已,不过陆左显然没有跟他多作应付的意思,提出要跟我单独聊一聊。

    五爷立刻让人给我们在旁边提供了一个房间,让我们沟通,而他则开始指挥起了后续的扫尾工作。

    门关,陆左问我道:“王钊死了?”

    我点头,说对。

    陆左说具体什么情况,刚才小姑比较匆忙,没有怎么说,而且她在那个角度,看得也并不准确,我刚才在指挥部那边的监控器看到画面很详细,你知道么?

    我点头,把当时的情况跟他和陈老大详细说明,并且将所有的细节都尽可能的描述清楚。

    听完了我的话语,陆左有些懵,说王明的弟弟,竟然有这么厉害?

    千通王到底有多强,我们之前去往白头山老巢,其实就曾经有过讨论,一致认为此人的水平已经比天下十大的级别要高出一个档次,无论是左道,还是王明,都及不上他当然,我们谈的,只是纸面实力,真正交起手来,谁输谁赢,这也是未知的事情。

    毕竟双方没有交手过,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战斗这事儿,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任何事情都用纸面实力来计算,那是纸上谈兵,是愚不可及的行为。

    但是王钊在被千通王打成那副模样的情况下,居然一个暴起,就将千通王给拉得同归于尽了,这事儿着实让人有一些诧异。

    旁边的陈老大已经取下了面具来。

    他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方才说道:“千通王也许未必死了。”

    啊?

    陆左和我都看向了他,问怎么会?

    陈老大说道:“你看到的那个黑色圆球,其实并不是你所脑补的黑洞,在我看来,它也许是王钊开辟的一个空间隧道,他用尽全力将千通王束缚住,并且把他给拖进了空间乱流中去……”

    陆左认真地问道:“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陈老大说同样的事情,我也遇到过王明的女朋友,叫做小观音,当年也是用同样的手段离开的。

    陆左思索了一会儿,说对,王钊曾经被魔龙附身,那段时间里,肯定是与魔龙恶灵的意志有过交流,也触摸到了时间与空间的规则他对付不了千通王,就将其扯入时空乱流,这其实是有可能的。

    陈老大说具体的情况,我觉得还是到现场看一下会比较好一点,不管怎么样,现场应该还是会留下一些痕迹的。

    我们谈得差不多,陈老大戴上了面具,然后出了房间。

    在天池寨人员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a区和b区的连接通道处,这儿的法阵已经撤去了,不过死者的尸体都还没有来得及收敛,就连六爷的遗体,也都只是简单地盖上了一层白布。

    敌人还在,危机犹存,还有许多敌人撤离了天池寨,准备逃走,深受重创的天池寨许多事都忙不过来。

    我们来到了王钊和千通王消失不见的地方,陆左和陈老大在仔细打量着周围。

    他们的方法各不一样,不过炁场全开,显得很认真。

    过了没多久,又有一人匆匆赶来。

    来人是王明。

    他沉着脸,走到了这边来,然后问道:“怎么样?”

    我瞧见他的表情,晓得他应该是知道了自己弟弟的事情,尽管不知道是谁跟他说的,但还是跟他一五一十地说明了情况。

    听完了我的讲述,王明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

    我能够感觉得出来,他对于自己的这个老弟,还是十分在意的。

    那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亲人。

    我瞧见他的表情有些沉重,忍不住安慰道:“王哥,陈老大说他们未必死了,也许只是坠入了时空乱流之中,你女朋友小观音当年也是如此,王钊他吉人自有天相,说不定还活着呢?”

    王明抬起头来,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千通王未必会死,但王钊,应该是活不成了。”

    他这话儿一说出来,我张了张嘴,却无言反驳。

    的确,如果当时的情况真的如同陈老大所说,那么千通王未必会死,但是与千通王在一起的王钊,却绝对逃不过那家伙的毒手。

    也就是说,王钊应该是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了。

    唉……

    我想起了王钊临走之前说起的那一些话语,心中忍不住地一阵阵抽痛。

    他,终究只是一个可怜人。

    陆左和陈老大这个时候围了过来,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王明也知道怎么回事,跟我们这边简单打了一个招呼,说自己还有许多事情要扫尾,然后便转身离去。

    他走的时候,杀气腾腾,很明显白头山那些残兵败将的日子,肯定会不好过。

    王明走了没一会儿,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我把王钊在越境密道墙壁上写的一大堆东西跟他们聊起,说若是想要了解王钊,去瞧一瞧,也许会有一些帮助。

    陆左简单地问了问,并不是很感兴趣,反而是陈老大听到了,忍不住地问了很多细节上的东西。

    我一一解答。

    又聊了一会儿,我想问起关于几人这些天的经历,以及他们身上的印记,这时天池寨有人过来通知,说有关部门的人赶到了,想见我们一面。

    <b>说:<b>

    有谁知道,小孩子一直上吐下泻,吃了就吐,是什么情况?能不能喂东西啊?

    去过社区卫生院了,开了药,却一直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