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章 自卑怯懦的王钊
    我穿上衣服,开门将杂毛小道给请了进来。

    门关之后,杂毛小道一脸认真地对我说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我思索了几秒钟,方才说道:“可能需要休养十来天,最大半个月,应该能够赶得上对抗你那位入魔大师兄的事情。”

    杂毛小道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阿言,我今天可能要离开。”

    啊?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下意识地问道:“去哪儿?”

    “京都!”

    杂毛小道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跟王明他父亲商量了一下,决定跟他一起去京都那边汇报情况,并且游说上面,对白头山这儿施加真正的压力,让他们感觉到与三十四层剑主合作是一件愚不可及的事情,而且需要让我们这儿表达出真正零容忍的坚决态度来但这件事情很难,毕竟上面对白头山的看法很复杂,甚至关系到国策的制定,所以我和王明他父亲都需要过去,协调足够的游说力量。”

    大概是这一次的白头山之行,给杂毛小道太大的压力,所以他显得十分严肃,完全没有平日里那种骨子里藏着的幽默和悠然自得。

    当然,我其实也挺理解杂毛小道此刻的心情。

    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位三十四层剑主,实在是太厉害了,就算是我们这么多的顶级高手,在他的面前,都没有太多的信心。

    就算是没有千通王、没有孔雀圣母,没有那么多强大的剑主在,只怕我们多人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此时此刻出现的三十四层剑主,实在是太强大了。

    它强大到让人绝望。

    而强大还只是它实力的一部分表现,更加让人心寒的,是它的隐忍、和实力的迅速积累,这些才是真正让人感到恐惧的。

    因为一般来说,这样的角色,所图甚大。

    它跟员峤仙岛的无名,以及晋西长治废弃煤矿之下的时间之主不同,是有着很强烈的计划性和进攻性,这才是真正恐怖的。

    明白这些,我朝着杂毛小道点头,说好,那你赶紧去,一定要争取。

    杂毛小道有一些歉意,对我说道:“唉,阿言,让你来当茅山宗的外门长老,就没有让你享过一天的清闲,总是让你出生入死的,而且你现在身受重伤,我却没有能够在你身边陪着你,说句实话,无论是作为你的兄长,还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对你我真的是很内疚……”

    他突然说起这些,让我有一些不好意思。

    我挥了挥手,说道:“别弄得这么煽情,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你是真有事情,而且还是大事,尽管忙去呗;况且你又不是小姑娘,倘若是漂亮可爱的小姑娘,能在这儿陪陪我,我多少还有一些不舍得……”

    哈、哈……

    杂毛小道听到我这般说,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两人眼神相会,一切都在不言中。

    杂毛小道没有再矫情,而是对我说道:“我今天就走,跟王明的父亲王洪武一起他在京都那边,也有一些能够帮得上忙、说得上话的熟人,至于我小姑和小玉儿,以及朵朵的那个徒弟,都留在天池寨,等待小毒物和王明他们过来汇合。”

    我听到,有些犹豫,说这样,不太好吧?

    啊?

    杂毛小道问道:“为什么啊?”

    我说我倒是没问题,有口热饭吃,还能洗热水澡,就是顶好的条件了,不过天池寨这边……不是说我多心啊,主要是之前王明跟他父亲交流过,然后他父亲说刚刚来这儿不久,许多人都不熟悉,知人知面不知心,怕有消息传回白头山去,结果给人家天池寨这儿带来麻烦……

    杂毛小道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讲得有道理,其实我也跟王叔提过,不过他说没问题你们留在这里的事情,除了王钊知道外,就只有用天池寨的大总管武伯知道,这两个人他是绝对信任的,而且天池寨毕竟是在咱国内,那帮人想必不会太嚣张,贸然挑起纷争,再说了,人家挺热情的,咱们表现得过于疏远,有点儿伤王明的面子。”

    我说王钊不是说去找他哥么?

    杂毛小道说王叔把他留下来了,不让他过去,你就在这儿忍几天,就当是病房吧嗯,等到大部队过来汇合之后,你听我大师兄和小毒物的意见,到时候你们商量着办。

    我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点头,说好吧,我没问题。

    杂毛小道又交代了几句,然后说道:“我先去跟小姑她们打个招呼这几天要万一有什么事情,你就跟我小姑商量,她会照顾好你的。”

    我准备起身,跟他一起去拜见萧家小姑,给杂毛小道拦住了。

    他让我赶紧休息,别忙了。

    我想着杂毛小道估计是有什么私底下的话要跟萧家小姑说,我在场可能有一些不太方便,所以就没有再坚持。

    其实我本来是很困的,但是杂毛小道来了又走,却让我陷入了短暂的失眠之中。

    我又回想起了自己用止戈剑毁掉洞顶那张脸时的那一刻。

    从那残破的半张脸上,散发出来的无上威严,让我在极度疲倦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辗转难眠。

    太强大了。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不断地问自己,我们能够战胜它么?

    大概知道了前情往事的我,也知道这位三十四层剑主的由来,心中忍不住地产生出许多的不安,觉得那并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存在。

    我甚至都不知道在正面交锋的时候,它到底有多强,将我们的人弄成这般模样。

    那么,我们的抗争,能起到作用么?

    而自我怀疑达到了一个极限的时候,我的心中突然又升腾出了另外的一种意志来。

    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这是聚血蛊小红传达给我的意志,而感受到了这种彪悍、蛮狠和一往无前的气势之后,我终于闭上了困倦依旧的双眼。

    对啊,尽人事听天命,不过如此。

    怕个鸟?

    这一觉睡得香甜无比,一直到次日中午我方才醒过来,感觉心头郁积的血气终于消散了一些,虽然身体多处地方依旧有一些僵硬,但比起昨天的那样子,却是好上了许多。

    我现在身体受创,做不得剧烈运动,于是盘腿而走,开始周天行气。

    如此又耽搁了两个小时,这时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小玉儿的声音:“陆言,你醒了么?”

    我从床上下来,应道:“醒了。”

    我打开门,瞧见小玉儿和蒙着头的王钊站在外面,而王钊手上有一个食盒,虽然包裹得严实,但还是散发着食物的香气。

    闻到这味道,我的肚子顿时就咕噜噜叫了起来。

    小玉儿笑了,说王钊都来了三回了,说你没有醒,就回去了,这是第四回,被我瞧见,就帮他问你一声。

    我赶忙道谢,又对王钊说道:“你来了就直接叫我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王钊有些木讷地说道:“你是贵客,贸然打扰你睡觉,父亲知道了会责怪我的。”

    我又是一阵道谢。

    小玉儿说那你吃饭吧,我去应颜姐姐那里,有什么事情,去那儿找我们。

    她离开之后,王钊将食盒递给我,然后在门外站着,我知道他是要将食盒带走的,就跟他说道:“进来吧?”

    王钊摇了摇头,说不了,我在外面等着就是了。

    我笑着说道:“别那么拘束,这是你家,你是主人,我是客人,哪有让你在外面等的道理?再说了,我哥陆左跟你哥王明是朋友,我跟你哥也是朋友,你是他弟,咱们也算是朋友……”

    王钊低头,闷声回了一句,说这可不是我家。

    话是这么说,他还是低头进了房间来。

    把门关上之后,我将食盒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几碟小菜,再加上四个大白馒头,看着挺精致的,我肚子很饿,也就没有了客气,问过王钊是否吃饭之后,便开动了起来。

    我吃着饭,而王钊则站在旁边,我觉得别扭,请他坐,他也不肯坐,就那么站着。

    我感觉他对人有一些疏离,不过不是冷漠那种,而是一种我说不出来的自卑,又或者别的什么,忍不住跟他聊起天来,之前扯的话题,他有一句答一句,一直到料到他哥哥的时候,他仿佛才有了一点儿兴趣,多说了几句。

    我吃过饭,王钊将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赶紧离开,一分钟都不多留。

    不知道为什么,这般小心翼翼的王钊,让我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几分同情,也有几分可怜。

    唉……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一直都是王钊在给我们送饭,而我则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房间里养伤,只有很少数时间会去拜见一下萧家小姑和小玉儿,看她们调教那个叫做在小媚的女孩儿,有时萧家小姑还会跟我聊一聊。

    她学得也很杂,而且见识不凡,三言两语,总能够说到一些让我眼前一亮的点上,甚至对我的修行和身体的康复,都有很不错的促进作用。

    我原本以为时间会就这样慢慢过去,然而第四天的晚上,就在我准备睡觉的时候,王钊却是急匆匆地跑进了房间来。

    一见面,他便开口说道:“走,那帮人来了。”

    <b>说:<b>

    哥,你觉得雪见姑娘怎么样?对呀,我真的很喜欢她啊&hellip;&hellip;

    真的,我愿意为她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