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逃亡路上
    三十四层剑主到底在畏惧什么?

    王明把这个话题一挑起来,众人的好奇心一下子就给吊了起来,因为他说的,正好是我们心中的疑问那这家伙强得厉害,却一直在这儿蛰伏着,必然是有所顾忌的,要不然早就跳出来为所欲为了。

    简单的江湖公愤,已经不可能限制到他了。

    然而他到底在畏惧什么呢?

    我们都有些头疼,不过可以肯定,如果能够找出三十四层剑主畏惧的东西,那么我们就能够摆脱此时此刻的乏力颓势,最终找到一个解决办法,将这个让众人都为之恐惧的存在给干掉。

    只可惜,这事儿有点儿太想当然了,任何人都不会将自己的缺点暴露给别人,这秘密,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够清楚吧?

    也许……

    王明提出了一个办法来,那就是找到老鬼,由他这边出面,来说服孔雀圣母,也就是蛇仙儿。

    毕竟蛇仙儿是老鬼的直属后裔,如果按照血族的规则,她的生死,其实都在老鬼的一念之间,而且后裔对于给予她初拥的宗主,有一种发自灵魂的服从,不可能违背宗主的意愿。

    听到王明的话语,大家都觉得不错,然而陈老大却摇了摇头。

    我们都看向了他,而他却问我道:“陆言,你跟那位孔雀圣母有交过手,你觉得她身上有血族的痕迹么?”

    血族的痕迹?

    我努力回忆了一会儿,回想起当初与蛇仙儿交手的情形,以及……某种不可描述的行为,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不,不太像,又或者她隐藏得太深了,我瞧不出来。

    陈老大点头,说正如我所预料的一般,蛇仙儿生下了三十四层剑主之后,体质大变,恐怕早就已经超脱了血族的规则,不受管控了。

    陆左也认同,说对,三十四层剑主对于世间规则的运用,远远超出我们的理解,估计早就有所应对,不可能让我们钻空子的。

    听到他们这般说,王明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时陈老大反而过来安慰他,说你也别灰心,我刚才说的,只是让你不要报太大的希望,并不是说完全没有可能,放下了心里的执着,说不定还是能够成功的呢?

    这话儿说了,等于没说,不过王明还是感受到了他的善意,朝着他点头致意。

    我们身处的这儿,依旧还在白头山的境内,而那位三十四层剑主也随时都会追来,大家短暂停留之后,决定立刻启程,不能让那家伙反应过来,调兵遣将地来捉拿我们。

    我尝试着将那河图洛书交给陆左,让他代为保管,毕竟这玩意事关重大,我拿着,多少也有一些心中不安。

    陆左却并不接受,他告诉我,他被标记了,随时有可能被找到。

    而以他目前的修为,是根本应对不了三十四层剑主的,所以这河图洛书落在他的手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不肯接受,不管我怎么劝说,都没有用。

    而我也觉得这玩意棘手不已,说了好久,最终陆左做主,将河图洛书交在了杂毛小道的手中。

    对于这事儿,大家都没有意见。

    由杂毛小道保管,再合适不过,而东西交出去了,我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玩意事关重大,我有点儿扛不住。

    这是一段小插曲,随后我们开始埋头赶路,此事天色已经微微发亮,不过我们也顾不得昼伏夜出的原则,努力地往回赶。

    而因为我们在白头山腹地将军峰闹的那一出,使得整个白头山境内一片风声鹤唳,到处都是草木皆兵,不断有巡逻队出现,有的甚至朝着我们这边径直过来。

    我们经历了好几次的遭遇战,这些家伙似乎知晓我们的方位,几乎是迎面相撞。

    战斗在一瞬间打响,尽管对方并没有太强的实力,但悍不畏死、视死如归的气势,还是吓到了我们。

    到了后来,我们都不想再动手了。

    这简直就不是一个力量等级上面的对比,有点儿像是屠杀,这事儿对于我们来说,着实有一些难以接受。

    所以后来除了太过分的,我们基本上都直接打晕了事。

    而随着越靠近边境线,人就越发地多了起来。

    成百上千的人墙出现,让我们根本无法突围,这个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开始商量起办法来。

    经过一天时间的赶路,原本就身受重伤的我,有一些吃不消。

    我被陆左扶着,半坐在雪地里。

    商量的时间,仅仅用了十分钟,然后大家做出了一个决定来,那就是被标记的四人,也就是陈老大、王明、陆左和朵朵,这四人马不停蹄,朝着南边走,去鸭蓝江,尝试着渡河而行。

    这个也有引开敌人注意力的用意,至于其他人,则找地方藏好,等待着白头山的注意力都往南去,我们再尝试跨越边境。

    对于这个决定,我有些难过。

    事实上,他们四人这般做,其实是很危险的,特别是在这一片陌生的山区,到处都是敌人,而且还会给三十四层剑主随时追上来。

    如果我如之前一般,大家甚至可以一鼓作气势如虎,穿过边境线去。

    但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大家还是决定歇一歇。

    我有一种很内疚的感觉,不过陆左却笑了。

    他拍着我的肩膀,说你为我们做了太多的事情,现在轮到我们来表现了。

    在做了决定之后,四人简单交代一番,然后离去。

    他们往南走了。

    留在这儿的,有我、萧家小姑、小玉儿和杂毛小道,再加上一个白天不现身的跋猸她藏在了萧家小姑怀里的某件法器之中。

    望着四人远去的背影,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然后带着我们转入了山里。

    这一次再前行,我们明显地感觉到身后跟着的人变少了。

    很明显,那些人都给陈老大他们引走了。

    经过一番搜寻,杂毛小道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而里面居然还有一头熊瞎子。

    在那散发着腥气的山洞里,除了满身都是黑毛和油脂、正在冬眠的熊瞎子之外,还有许多干燥的树叶,以及它准备来年的干果和食物,我用聚血蛊将其控制,让其不至于醒来,随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就挤进了这熊瞎子洞。

    之所以不将其宰了,倒不是我们觉得这玩意可爱,下不了手,而是害怕有些许血腥气流出,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尽管陈老大和陆左他们引人离开,但并不代表我们就有多安全。

    我们还在白头山。

    除了三十四层剑主、千通王、孔雀圣母以及他们手下那一大帮的顶尖高手之外,更多的是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白头山势力,这帮人才是最难缠的,因为他们能够组织起地毯式的搜索来。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赶路,我已经是精疲力竭了,脏腑之中隐隐作痛,甚至感觉有的地方在渗血。

    倘若没有聚血蛊撑着,我只怕早就倒下了。

    所以躺在熊瞎子的干草洞里,紧紧挨着那畜生散发着腥臊的温热躯体,我几乎是没一会儿,就闭眼睡了过去。

    还好我即便是在睡梦之中,也能够自动修行陈抟胎息诀。

    这门算不得顶级的修行法门,对于我来说,格外合适。

    一觉醒来,我睁开眼,感觉身体好了许多。

    原本就想生锈零件一般的身体,舒展开来,也感觉轻松许多,再没有了之前的凝滞。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捂住了我的嘴。

    啊?

    我抬起头来,却瞧见是杂毛小道,他捂住了我的嘴,然后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外面有人,而且是高手。”

    听到他的话语,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这才知道自己并非是睡觉睡到自然醒。

    我是被惊醒过来的。

    我弄明白了情况,左右打量,发现无论是萧家小姑,还是小玉儿,都弓着身子,一副随时都要反击的模样,而偏偏两人都将自己的气息给藏得严严实实,即便是近在咫尺的我,也感应不到两人的气息。

    全神戒备。

    我打起了精神来,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背靠着粗糙的山壁,同样保持着警惕,如此过了一刻多钟,杂毛小道打了一个手势,说走了。

    啊?

    我心有余悸,说真的?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是两个国人,至少讲的是汉语,他们负责搜查这一带,本来都已经发现了这个洞子的,结果以为是熊瞎子,就不想多生闲事,离开了。

    简单说明了情况之后,杂毛小道问我,说你感觉怎么样?

    我伸了一下腰肢,然后说道:“好了一些,赶路没问题。”

    杂毛小道说还得等一下,完全入夜了,我们再走。

    我们耐心地等待着,等到外面全部都黑了,杂毛小道先出去观察,过了一刻钟左右,他返回了来,然后带着我们出去。

    天黑黑,我们继续行路,感觉快要抵达雷场那一块,而突然间前方传来一阵动静,随后有打斗声响起。

    我们心中一惊,下意识地躲藏起来,结果没十几秒钟,前方却出现了一个人。

    杂毛小道大概是感觉到对方发现了我们,毫不犹豫地提剑就上。

    然而那人却低声喊道:“是我,王钊。”

    啊?

    他怎么来了?

    <b>说:<b>

    王钊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