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濒死之境 为@等屁子 加更
    蝴蝶公子的出现让我有一些意外,因为在我的印象之中,这个家伙跟随的是另外一个人,而并非三十四层剑主。

    这一点,我是可以确定的。

    那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刚才将我困在虚空之中的那人,又是谁呢?

    是他,还是没有能够及时赶来处理我的三十四层剑主?

    我的头有些懵,而刚才被困在虚空之中的后遗症也显露出来,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虚弱的状态,气力都在刚才与那股禁锢自己的力量对抗之时消耗殆尽,就算是聚血蛊小红,在一时半会儿之间,也提不出太多的力量来。

    而蝴蝶公子,可是当初赶得我们不得不逃亡荒域的顶尖人物。

    即便是当时他占有地利,但也是不能小觑的人,就算是我在巅峰时刻,与其对决,也未必能够占得了分好便宜,更何况是现在这个时候?

    怎么办?

    我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身边除了乱石之外,还有许多的沟壑以及倾倒的树木,因为我刚才是从虚空之中被弹出来的,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于何处,也没有办法判定该往哪儿逃去。

    更让人痛苦的,是我此刻对于遁入虚空这事儿,已经心有余悸了。

    我不确定那个在虚空之中的巨人,到底是三十四层剑主,还是我跟前的这位蝴蝶公子。

    而事实上,即便不是蝴蝶公子,在虚空那种没有距离、没有界限的地方,我也很有可能被随时掌控,所以不可能施展大虚空术的我,在这个地遁术也被限制的地方,唯一的办法,就是面对。

    不过面对,就是在找死。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蝴蝶公子却率先发难了:“还以为单枪匹马弄垮主人筹划的,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却不曾想是个狗屎不知的傻小子,哎呀呀,对付你这样的小角色,真的是浪费本公子的表情啊……”

    我们虽然有见过一面,不过对方显然并不记得我,凭空悬立的他十指晃动,却有一大片的彩蝶从泥土之中浮现出来。

    这些蝴蝶五彩斑斓、姹紫嫣红,极尽漂亮之能事,绚烂夺目,在一瞬间将他给围绕。

    而下一秒,蝴蝶们便围绕一圈,朝着我这儿纷涌而来。

    哗啦啦……

    蝴蝶起舞,灵动无比,没有半分动静,却给人一种炁场累积的强烈气息,我能够感觉到随着那些蝴蝶的振翅飞舞,无数看不见的粉末正在朝着我这边汇聚而来。

    相隔还有一段距离,我就感觉到浑身难受,鼻头痒痒。

    有毒。

    这些看上去漂亮得不行的花蝴蝶,振翅而出的粉末,有着剧毒。

    当我想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就瞧见蝴蝶群的所过之处,一片焦黑,倘若是植物,直接碳化,而石头则是黑黢黢的,就仿佛炮火蹂躏过了一般,十分恐怖。

    哈……

    我深吸了一口气,鼻腔和嘴里火辣辣的,好在这个时候聚血蛊稍微回过神来,将这些毒素给迅速吸走,没有让我有太多的难受。

    而有着这些毒素的加入,使得聚血蛊小红迅速地恢复了过来,我踉跄地爬了起来,抓紧了手中的止戈剑。

    第一只蝴蝶飞到了我的跟前来。

    那是一只有着血红色翅膀的蝴蝶,乍一看十分漂亮,然而当我忽略它血色的翅膀,将关注力集中在其身体上时,就能够瞧见远比其他昆虫更多的丑陋和恐怖。

    特别是那一对眼睛,古怪的复眼里闪烁着莫名诡异的光芒,让人有一种心头发寒的冰冷。

    啊……

    我感觉到了极度的威胁,往后退了好几步,而与此同时,那只蝴蝶在瞬间仿佛气球一般被迅速地撑大。

    当膨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发出了“砰”的一声炸响。

    陡然爆炸的蝴蝶在瞬间,朝着四周溅射出了大量有极大刺激气味的强酸,朝着四面八方射去。

    而它的同类,有的蝴蝶继续朝着我追来,有的则直接自爆了去。

    我往后急退,连绵不断的爆炸让我有些崩溃,因为就算是我退得再快,也还是有部分的强酸溅落到了我的身上,当它与我身体的皮肤接触的那一瞬间,那种强烈到极致的灼烧感一瞬间充斥到了我的脑海里。

    而与此同时,这些气息对于我的意志也有着强大的考验,我每退一步,都感觉天旋地转,仿佛随时都要倒下去一般。

    不过好在这剧烈的疼痛之中,让我找回到了许多的意识。

    虽然身体依旧是超负荷的状态,聚血蛊小红都没有能够保住的脏腑在出血,但我却能够感觉到力量正在不断地回归。

    在突然的一瞬间,我紧紧地抓住了手中的剑,然后猛然往前挥去。

    刺啦啦……

    一股激烈奔涌的雷意朝着前方猛然斩去,那漫天飞舞的蝴蝶被这至刚至阳的雷意轰击,纷纷落到了地上去。

    这雷意让蝴蝶公子倏然心惊,下意识地停止了进攻的节奏,而与此同时,我也开始了自救。

    “请吾上天界,神威赦众神;请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宫;请吾入水府,四海波浪翻;请吾佐阳界,立便救众生;请吾救大旱,滂沛雨霖霖;请吾捉精怪,摧破诸鬼营;雷泽生吾辈,八方风云涌吾命,雷来!”

    大雷泽强身术!

    我或许在刚才的虚空禁闭之中,受尽了太多的苦楚,导致自己的实力大幅下降,但对于我来说,只要有一口气,就有反杀敌人的本事。

    因为我能够借用的,并不仅仅是自己本身,而且还有大自然的力量。

    一道雷电,划破了黑沉沉的夜空。

    而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雷电交击,黑压压的天空在一瞬间,却是被这些雷光给弄得宛如白昼一般。

    随后雷光纠集,开始朝着我的方向骤然落下。

    雷来!

    大雷泽强身术的霸气之处就在于此,因为在那一瞬间,雷泽即我,我即雷泽,雷电就是我的仆从,它必须听从我的意志,接受我的驾驭,落下凡间来。

    轰隆隆、轰隆隆……

    恐怖的落雷降下,落到了我的身周,在我的身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雷场,无数的电光被纳入了我的掌控之中,随后被我轰击出去。

    每一道的雷光落下,就有无数的蝴蝶化作虚无。

    这些玩意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蝴蝶,只不过是那蝴蝶公子的道术和手段而已,此刻在雷光的轰击之下,化作了姹紫嫣红的光芒和粉末,落在了尘土之中去。

    然而就在我执掌雷电,环目四顾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情况。

    除了面前那一群又一群的蝴蝶之外,我再也没有瞧见蝴蝶公子那个家伙。

    这个家伙在我大雷泽强身术凝聚之时,就消失不见。

    好强的危机意识。

    此刻的我一下子就陷入了尴尬的状态,空有屠龙宝刀,却没有一个敌人,只能拿那些将我弄得无比凄惨的自爆蝴蝶撒气。

    然而十几道雷光轰出去,这些蝴蝶再无踪影,导致我再也没有了一个可以发泄的对象。

    地上的雷场依旧存在,而天空中的闪电已然消失,我趁着这雷场还在的机会,身子踉跄地往旁边跑去。

    我试图找寻出一条道路来,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并且找到我的同伴。

    在那一刻,我甚至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我可以死,但河图洛书一定不能再落到了这帮人的手里。

    这是我能够接受的最低底线。

    几分钟之后,我身边的雷池终于消失了,除了小部分被我和止戈剑吸收,大部分则消散在了空气之中去,然而我才刚刚翻过了一个小坡,瞧见了远处的山崖。

    这儿,应该还是深渊峡谷吧?

    我有一些不太确定,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林子突然间一阵摇曳,然后从一棵高大的针叶树上,跳下了一个身影来。

    那人便是我刚才怎么都找寻不到的蝴蝶公子,这个家伙居然藏到了这里来。

    他落地之后,微笑着说道:“我收回刚才的话,想不到如此这般窘境的你,居然还有将我置于死地的手段,倘若不是我见机不对先溜了,还真的有可能被你的雷法劈死呢说起来,对于雷法,我还真的是有些讨厌呢……”

    我紧紧抓着剑,盯着对方。

    蝴蝶公子瞧着我,微笑着说道:“好了,前戏结束,我们直接进入主题吧,花了那么多时间,还没有把你拿下,主人会嫌我办事不利,又把我送回那个鬼地方的,我可不想再待在那个一点儿光都没有的去处了……”

    他说罢,平平伸出了左手。

    突然间,我脚底下的泥土一阵松动,紧接着无数的荆棘藤蔓朝着我的腿上攀沿而来,我吓得开始跑,然而与此同时,那个长得还算是清秀的家伙,却露出了狰狞模样来,身子骤然变大了一倍以上,露出了如同蝴蝶一般的狰狞面目,并且口器锋利,利齿无数,还有腥臭的口涎甩落出来。

    更重要的,是他手中,有一把无比巨大的剑。

    对于此人的新形象,我只是匆匆一瞥,随后开始逃避那疯狂涌动的藤蔓,好几次我差点儿给捆住,摔倒在地,要不是反应迅速,说不定就给困住了,而即便是我反应敏捷,甚至都已经跑到了树上去,却都还给那疯狂涌动的藤蔓给追到。

    我立刻发现,对方的这手段,应该是青木乙罡,又或者比青木乙罡更加强大的木系道术。

    我头疼欲孽,在奔行了两分钟,终于给一根荆棘藤条扯住了左腿,将我从树上恶狠狠地拽落下来,还没有等我反抗,就有一把大剑,朝着我的头上斩落而来。

    我用止戈剑回手一击,巨大的力量震得我差点儿要将手中的剑扔掉了去。

    而下一秒,我被那藤蔓捆得结结实实,随后那大剑又落了下来。

    怎么办?

    我感觉死亡从没有一刻如此时那般,离我这么近,而突然间,我旁边传来一人的声音:“咦,你不是那个叫做蝴蝶公子的基佬么?老鬼一直跟我说你没死,我还不信呢……”

    <b>说:<b>

    加长版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