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七章 光头少年,进退两难
    我左手之上的这块石头,是能够自由出入对方批量制造剑主老巢的太阳石令牌,这件事儿既出人意料之外,不过倒也在情理之中。

    难怪孔雀圣母对我穷追不舍,抛开私人恩怨之外,估计最主要的,还有这个原因。

    孔雀圣母没有想到我居然这般聪明,并没有受到她的迷惑,而且一下子就猜出了这石头的用处来,顿时就是脸色大变,惊慌失措。

    不过随后,她又恢复了镇定过来。

    毕竟是孔雀圣母,居移气,养移体,整个人的气质也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早已经达到了某种淡然自若的境界,即便是太阳石令牌丢失了,也依旧没有让她心情多受创,反而因为我孤军深入到这儿来,显得更加的胜券在握。

    她眯眼打量着我,然后叹息了一声。

    她说你是我这些年来见过的最有悟性和血性的男子之一,为数不多,然而死在这里,着实是有一些可惜。

    她说这话儿的时候,缓步上前。

    很显然,她在酝酿雷霆一击,等待着将我一下子给捶死的那一刻,而我却并没有给她太多的机会,朝着她微笑一声,然后转身就跑。

    我可没有那么多的功夫,跟她磨嘴皮子。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我未必还要等白衣御者和那一大帮侍女跑过来,将我再一次的围住不成?

    狂奔疾走,我踏着平齐脚踝的刺骨冷水,朝着深处健步如飞,而孔雀圣母显然也是没有料到我会这般猥琐,居然根本不跟她接触,而是转身就走,气得一边在后面追着,一边大声喊道:“你个胆小鬼,有本事闯进来,没本事面对?我跟你说,你别跑了,这儿处处机关,步步法阵,一切都处于我的掌控之中,哪儿都是死路一条,唯有留下来,我或许可以给你留一份全尸。”

    这女人不看脸,着实让人讨厌得紧,我不管她的呼喊,疾步而走,风驰电掣一般。

    这谷底之地,显得十分狭长,四处都是翻滚的黑雾,遮掩了大部分的视线,有的时候即便是近在咫尺,也很难看清太多,炁场感应被遮掩住了,也没有办法提前预知,我往往冲到了跟前,方才发现这儿有一面山崖挡着呢。

    如此复杂的地形,曲曲折折,我不好走,孔雀圣母其实也并不好过。

    事实上,也许是因为两次变形的缘故,使得她的速度和追踪的激烈程度,远远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使得我奔跑了十几分钟,后面居然没有了动静。

    到底怎么回事?

    我来不及多想,继续往前,脑子里想得最多的,是一个选择题。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太阳石令牌已经在我的手中了,那么此刻的我,是应该想办法折返回去,与大部队汇合呢,还是孤军深入,自己一个人去将那老巢给捣毁了呢?

    这是一个让人很头疼的事情。

    回去与大部队汇合,这看似最好的选择,但实际上在大虚空术和地遁术受限的此时此刻,我倘若选择回头,最大的可能,并不是遇到左道和王明他们,而是孔雀圣母,又或者白衣御者和侍女,以及茫茫多的剑主。

    这帮人倘若对我没有什么威胁,那还罢了,但事实上,我根本抗不过这帮人的猛烈进攻。

    所以如果选择回去的话,我很有可能遗憾地抱着太阳石令牌,倒在了半路上。

    至于孤军深入,一个人去完成任务,看起来也并不美妙。

    事实上,我对这里一点儿都不熟悉,连那生产剑主的老巢在哪里,我都没有半点儿头绪,如此刻一般,像无头苍蝇一般乱闯,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误入某处机关或者法阵,最终被团团围住,直接给抡死。

    但……

    即便是这样,其实还是有一线生机在的,这个,就是我一直往前,没有停歇的理由。

    当感觉身后的孔雀圣母不再跟随的时候,我终于做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决定。

    孤胆英雄。

    没办法,划船不靠浆全靠浪,我之前一门心思想着从孔雀圣母的手中拿到太阳石令牌,导致自己与大部队脱节,孤军深入,身陷敌营之中,想着想要得到一个不错的结果,唯一的选择,那就是一门心思走下去。

    输了,算我倒霉。

    但赢了,我就赢得了全世界。

    赌了。

    我自出江湖以来,几乎一直都是踩着钢丝走路,之前有这样那样的人陪着我一起疯、一起闹,帮着我兜底,先是虫虫,然后是屈胖三,然而直至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了,我是一个男人,是应该站出来的时候了。

    冲!

    我继续前行,转过一片潮湿的苔藓区,前面有一个小坡。

    小坡之上,却有一个颇有特色的小村庄,那儿有着一大片的石头屋子,看起来并不是很有耐心的建筑,歪歪扭扭的,只有村子中心那儿,方才有几栋木头搭建的高层建筑像一些模样。

    在村子外围,我感觉到了很浓重的血腥之气,不远处还有咿咿呀呀的杂声传来。

    事实上,这一路上,其实也有许多的法阵存在,这些我都是能够感应出来的,但也许是我手中有太阳石令牌的缘故,使得它们都没有断然发动起来。

    来到了村子百米开外的时候,我的目光被远处一颗巨大的槐树吸引了。

    那是一颗占地几百平方的巨树,一眼望去,仿佛它占据了整个深渊山谷的全部视线一般,有风从树梢掠过,发出沙沙的声响,宛如鬼泣一般,阴气森森的,让人浑身不寒而栗。

    鬼槐?

    我的心头浮现出了这么一个字眼来,不得有一阵寒颤。

    槐,左边一个木,右边一个鬼,在诸多林木之中,它属于阴气相当足的一种,仅次于天生招鬼的柳树,对于鬼魂灵物之气,有绝佳的温养之力,越大的槐树,会有越强大的阴气。

    果然,当我走到跟前来的时候,瞧见那槐树的根须部分,居然倒伏着几十具尸体。

    这些尸体有的只剩下了骸骨,有的则是腐烂的模样,但更多的,则还保留着生前的模样,他们大多都是孩童,看模样最大的也就少年模样,显然与之前被老狼、孔老二从村子里带走的鲜族孩童脱不了干系。

    这些孩子本来都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年纪,然而此刻,却都成了那大槐树的养料,被根须穿体而过,死状颇惨。

    我路过这巨大鬼槐的时候,从那树上一颗大瘤子上,突然间裂开了一条缝儿,然后有一个通体没有一根毛发的光头少年,从里面扒着树缝,探出了大半个身子来,看着我,然后问道:“你、是、谁?”

    他说的是汉语,不过语气有些缓慢,一点一点地停顿,双眼黝黑而明亮,滴溜溜地转动着。

    我给这光头少年吓了一跳,不过既然已经深入了敌后,自然也对各种各样的情况有了应对之法,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说道:“我是三十四层剑主新收的手下,孔雀圣母是我干妈,她让我去禁地,你知道在哪儿么?”

    那白得如同一块玉的光头少年目光落到了我手中扬起来的太阳石令牌,露出了高兴的神色来,对我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我说那赶紧,你来带路。

    光头少年愣了一下,有些犹豫,说可是、可是圣母妈妈不让我离开这里,她说我刚刚孕育不久,应该多待在母体里面,不能乱走,不然要打我屁股的……

    我管不了对方到底是什么鬼,生怕孔雀圣母会随后追来,赶忙催促道:“你担心什么,到时候你若挨骂了,我帮你说话。”

    光头少年一脸兴奋,说真的?

    瞧见对方天真无邪的模样,我内心莫名生出了一阵内疚来,然而随即被我压下,我使劲儿点头,说对,我们走。

    光头少年显然是很想要出去,当下也是信了我的话,从树缝里整个儿都出了来,一跃而下,落到了我的跟前。

    这是一个通体上下都带着绿色树桨的少年,看模样跟十二三岁的少年一般,没有穿衣服,不过我下意识地朝着对方胯下看去的时候,发现并没有男女之分。

    很明显,这并非是人类。

    至于是什么玩意儿,我也不知道,事实上到了现在,我也管不得那么多,就想着赶紧抵达那个所谓的禁地,也就是批量制造剑主的地方。

    光头少年带着我进了村子,然后问我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想了想,说我叫做王地主,是千通王的亲戚你知道千通王么?

    光头少年点头,说我知道,很凶的一个家伙,我又一次得罪了他,被打得半个月都没有缓过来……

    我赶紧改口,说对,他就是这个性子,别看我跟他是亲戚,我也挺讨厌他的。

    听到我这么说,光头少年的表情缓了过来,说哦,原来是这样。

    这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心里的情绪都表现在了脸上,我跟着他走,发现这村子里有一些身体有残缺的人,正带着一大帮的少年、孩童在训练,那些小孩子稍微有一些哭声,或者不满意的地方,就拳打脚踢,好是凶狠。

    不过他们对于被光头少年带着的我,却只是远远瞧着,并不上前盘问。

    这时我问道:“对了,王员外在这里么?”

    光头少年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他啊,就在禁地里面啊,你不知道么?”

    啊?

    王员外在禁地?

    <b>说:<b>

    辞旧迎新,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