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四章 孤军深入
    突如其来的重炮将胜券在握的敌方给直接轰晕了去,陈老大不但能够脑动大开,而且还有这超强的执行能力,居然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骤然发动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秘密潜行的我却也给发现了。

    一把金刚棍拦在了我的跟前。

    这根棍子的主人,是那位白衣御者,此人在孔雀圣母跟前时低眉顺眼,仿佛一个好脾气的老好人,然而那根棍子拿在手中,朝着我望来的时候,却有着一股莫名凶悍的气息。

    顾不得那么多了!

    我在被发现之后,没有转身就走,而是紧紧抓着止戈剑,朝着前方猛然扑去。

    铛!

    止戈剑与对方的金刚棍相撞,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扑面而来,我本以为自己就算是不能够赢过对方,至少也是能够抵抗得住的,却不曾想那一股巨力狂涌上来,让我根本就站立不住,双脚朝着后面迅速滑落而去,而下一秒,从我的左前方冲来一人,手中的长剑挥出,朝着我的脸上斩落而来。

    这一把剑,超过两米,着实让人诧异。

    我翻身避开,发现前后左右都是人,而那位白衣御者居然确认了我的身份:“这人是陆言,千面人屠陆言,启动空间界碑石……”

    靠,被针对了。

    在那一瞬间,我有一种无比蛋疼的感觉,而自己则是身陷重围之中,前后左右都是长剑,朝着我递了过来。

    我尝试着施展大虚空术,发现果然已经被限制住,而就在这帮人朝着我纷纷涌过来的时候,那两头巨大的四不像却是转身,拉着那香车,朝着山谷深处的坡下撤去。

    一瞧见那目标准备离开,我顿时就召集起来,大声喊道:“老妖婆休走。”

    我深吸了一口气,剑走如龙,三两剑,挑飞了旁边的袭击者,甚至猛然一剑飞掠而过,将一个家伙的头颅给直接削了下来,然而我的凶猛并没有吓住这些人,更多的人面无表情地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愛去小說網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两人加入了远处的战场,却是陆左和杂毛小道。

    这两人原本在外围策应,就是怕被孔雀圣母的人发现,使得那老娘们不敢出现,现如今大家都亮明了手段,而陈老大似乎控制住了那边的重炮营地,朝着这边山崖上面的伏兵倾泻着弹药,他们也按捺不住,跑步前进,加入了战场。

    这两人的加入,给予了我们足够的勇气。

    特别是我,只要一想到能够跟左道两人并肩作战,再多的懦弱和担忧,都给我跑到了后脑勺去,当下也是挥舞着手中的止戈剑,奋力向前。

    然而又走了几步,之前手持巨剑的那人再一次挡在了我的面前。

    这人很明显是一名剑主,偌大的巨剑在他的手中翻飞,就如同一片轻盈的羽毛一般,长剑纷飞之间,给予了我很大的压力,而那孔雀圣母则在白衣御者的护持下,退到了迷雾之中去。

    不好。

    我心头一跳,知道如果让孔雀圣母退走之后,我们就根本没有叩开那基地的机会了,因为孔老二既然说得如此言之凿凿,就不会有太多的出入。

    而我们也不可能坚持下去,因为我们来的只有八人,而这里是对方的老巢,不但有着三十四层剑主自己的强大实力,而且还有整个白头山,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旦白头山举国之力地对付我们,就算我们再厉害,也终究抵不过茫茫的人海战术。

    不行,不行,不能让她走了。

    想到了接下来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我深吸了一口气,一剑轻出,杀到了靠着悬崖山壁的地方,终于感觉到压制大虚空术的空间界碑石不在,立刻就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虚空中,追杀我的那些人瞧见突然消失的我,纷纷左右张望,试图找寻到我的位置,而我却快速搜寻起了孔雀圣母的方位来。

    迷雾。

    我瞧见的,是深深的迷雾,唯一能够出现的,就是他们消失不见的地方。

    我有点儿着急了,没有思考太多,直接出现在了那里,发现周遭的人少了许多,大部分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前方的王明、陆左和杂毛小道身上,又或者不知道从哪儿落下的炮弹,对突然出现的我,反倒是少了几分防备。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人瞧见了我,大声呼喊着,朝着我这儿追来。

    我不管这些人,顺着倾斜向下的石板坡,追寻着那香车的痕迹而去。

    我狂奔而走,几分钟之后,终于在一处断崖前,瞧见下方十几米的地方,那两头健壮畸形的四不像正在拉着香车往下走,还有人跟随。

    我顾不得别的,当机立断,直接一跃而下,而止戈剑却比我更加快速,飞掠而过。

    它直接将那两头四不像身上的缰绳给斩断了去。

    唰……

    四不像脱缰而奔,落下了那香车停在原地,有人稳住了车子,不让这车子顺着山道翻下,而就在这时,那车顶突然打开,如鲜花绽放,随后一点疾光,冲着我的脸上刺来。

    铛!

    我手掐剑诀,抓住了那止戈剑,猛然一挥,与这疾光相撞,却感觉到一股狂涌而上的力量直接冲击到了我的全身,随后在我全身的经脉之中狂涌而去,其中蕴含的冰寒之劲,几乎让我的身子都动弹不得。

    好在下一秒,聚血蛊小红给我提供了强大而温暖的动力。

    我扛住了这一击,一个翻身,落在了香车的十米之外。

    我的双脚刚刚落地,却有几道金光落下,好在我的反应力还算是比较强,又是一个连续翻滚。

    再一次停留的时候,我瞧见刚才那几道金光,却把那坚硬的山石砸出了好几个深坑来。

    我抬头去,却见那位孔雀圣母坐在了香车顶上。

    在香车旁边,站着十位侍女,即便是经过了这般剧烈的转移,她们的衣服居然不沾尘埃,也没有半分汗液流出,如同木偶一般站立在旁边,而那位白衣御者持着金刚棒准备上前,却给孔雀圣母伸手拦住了。

    面纱之上,有一对妩媚风情的眼睛。

    那女人遥遥看着我,噗嗤一笑,说好勇敢的小哥哥,居然敢追到这儿来你真当我是因为害怕你们,所以才会走的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只不过是不想与那炮火为敌而已,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们应该是把b154高地上的高炮营给占领了吧?很不错的筹划,看得出来,有高人给你们参谋了,是黑手双城么?

    她瞧见我,不但毫无畏惧,而且如同瞧到老鼠的猫一般,似乎有几分玩耍调戏的心思。

    我手持止戈剑,一步一步向前,甚至都不去看旁边的那十位侍女和白衣御者,而是死死盯着香车顶上的孔雀圣母,然后说道:“听你这语气,仿佛是拿定了我?”

    哈、哈、哈……

    孔雀圣母捂嘴一阵笑,身子微微颤动,勾勒出了动人的腰肢来。

    一阵笑声过后,她低下头来,看着我,说大名鼎鼎的千面人屠,左道集团里面最凶狠暴戾的刺客,我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情,也知道你鼎鼎有名的战绩,甚至知道我有许多的作品,都死在你的手里,不过……

    她拉长了语调,然后说道:“凡人就是凡人,终究理解不了神的力量。”

    她说完,身子突然间就不见了。

    凭空消失了?

    不……

    大虚空术?

    我的心猛然一惊,下意识地想要使用大虚空术,来应对敌方的手段,却发现这儿的浓雾,居然将大虚空术和地遁术等手段给压制住,而就在我尝试失败的一瞬间,却有一只锋利的爪子,从我的身后伸了过来。

    唰!

    我往前疾走两步,然后回剑一挡,却见那浓雾之中伸出一只手来,却正是消失不见的孔雀圣母。

    她手上的指甲很长,戴着某种金属的饰物,珠光宝气,而在此时此刻,却变成了锋利无比的利器,与止戈剑猛然相撞,火花四溅,而随后她又一次的消失,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就发现脚下的岩石在蠕动,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却发现刚才站立的地方,居然伸出了无数双的石手来,想要擒住我的双脚。

    我不断往后退,而那石手却不断变化,最后一下,我感觉脚下一软,双脚居然陷入了岩石之中,想要再拔起来的时候,却给固定住了。

    我使劲儿提劲,却发现整个人仿佛连接着大地一般,根本摆脱不得。

    好强!

    这个时候,孔雀圣母却又从我的身后浮现,冷冷说道:“这是我的场域,我的地盘,你能办到的,我也能办到,你办不到的,我也能够办到你拿什么来嬴我?井底之蛙……”

    她说完话,下一秒,又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而那固定住我身子的岩石,已经从我的脚踝处,蔓延到了我的腰间。

    白衣御者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地递出了手中的金刚棍。

    孔雀圣母伸手接了过来,掂量了一下,然后站在了我身前一米处,高高举起了它,朝着一动也不能动的我微微笑着说道:“吃了我那么多的九州鼎气,是该还回来了吧……”

    唰!

    b>说:

    陆言,别浪,不送能赢!!!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