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三章 炮火连天
    孔雀圣母说着这话儿的时候,白色面纱无风而动,露出些许白如凝脂的皮肤,整个人散发出了强大的母性光辉来,着实让人感动不已。愛去小說網

    然而这一份爱,是畸形的爱。

    世间若是一点儿底限和原则都不讲,就凭这自己的本心行事,早就已经天下大乱了。

    所以听到这话儿,王明笑了。

    他愉快地点了头,说原来,不管怎样,我都是只有死路一条啊?

    孔雀圣母的双眼放光,说道:“当初在不周山的洞中,我们曾见过一面,后来那客数肉的能量消散,我和我儿四处找寻,都未能够得到半分信息,最后想起了,应该就是藏在你的身上,然后离开了吧?对不对?”

    王明说哦,你们是这么想的?

    孔雀圣母说我儿觉得不可能,他认为凡人不可能承担一位伟大旧日支配者的意志,但我却并不那么认为,我了解你,也知道你与其他人的不同,在我看来,这件事情是绝对有可能的王明,告诉我吧,为了这件事情,我已经疑惑了好久……

    王明笑了,说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早点来找我呢?

    孔雀圣母摇头,说不,我儿说了,你身边有一个女人,很难缠,如果真的被她撞上,在他根基未稳的情况下,会有一些危险;当然,现在不会了,你既然已经送上了门来,就没有那么多的担心了,前尘往事,对于我而言,如同过往云烟,现如今,我对你的执着,在于那个问题的答案……

    她说得很轻缓,双眼发直,喃喃而语,仿佛着了魔一般。

    而到了此时此刻,王明终于也是叹了一口气来。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然后有些难过地说道:“事实上,我跟老鬼讨论过很多次,尽管他不太相信,但我知道,你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善良、美丽、温柔而明事理的大妖了,你不再是蛇仙儿,你不再是我们的朋友,现在的你,整个脑子都已经被那小混蛋所同化,你或许依然存在于这个世间,但不过是一个傀儡了,唉……”

    一声叹息,让人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悲凉。愛去小說網

    以及,恨。

    蛇仙儿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孔雀圣母,三十四层剑主势力之中的三大波ss之一,最危险的敌人。

    她已经亮剑了,两边那些手持弓箭与自动步枪的白头山弟子,以及在她身后那些茫茫多、超过百位的高手。

    而那些人里面,还有十几个人的气息十分突出。

    他们显然就是拥有“剑主”名号的强者。

    而王明这一边,却只有他一个人。

    或者说从表面上看来,就只有他一个,而在对方摆开架势,无数气息从周遭升腾而起的一瞬间,王明就已经没有了退路,不得不面临千军万马围殴的场面。

    所以,王明也亮剑了。

    事实上,这是一把刀。

    一把仿佛从神话故事里面拿出来的三尖两刃刀。

    出刀之后,王明叹了一口气。

    他与孔雀圣母遥遥相望,说当日我们在五毒教见面的时候,刀剑相往,后来在都江堰前,我获得这把长刀的时候,你我和解,而你也成为了老鬼的爱人,本以为大家相安无事,日后便是朋友,却不曾想竟然因为一份五彩补天石,走到如今模样如果有可能,我多希望没有带你去过虫原,而如果有可能,我多希望我们不曾见过面……

    他的脸上露出了太多的悲怆,目光凝望刀尖,好一会儿,方才郑重其事地说道:“老鬼是我兄弟,我做的事情,我相信他会理解,事到如此,我将用这把曾经让我们和解的长刀,斩断你我的恩怨吧……”

    相比于王明的悲伤,孔雀圣母却显得十分的急迫,或者对于过往的无所谓。

    她往后退去,双手一挥,然后说道:“杀了他。”

    杀了他!

    她的命令,不是拿下他,又或者别的,而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杀了他。

    她的心,早就已经冰冷。

    白衣御者听到,双手抱拳,然后将手高高举起,在孔雀圣母返身上车的一瞬间,猛然往下一挥。

    砰、砰、砰……

    飕、飕、飕……

    爆豆一样的枪声骤然响起,从四面八方射来,落向了正处于山口位置的王明去,而那飕飕的箭雨却比这个更快,仿佛跨越了空间,骤然出现在了王明的身前,而这些箭头无一例外地落在了空地上,有的整个箭头都嵌入了石头里面去,展示出了恐怖的力量,有的则是直接爆开了来,威力如同手雷一般,还有古怪的气雾在迅速蔓延。

    箭,并非只是简简单单的箭。

    不过无论是子弹,还是箭头,都落了空。

    因为王明已经不在那里。

    他在哪儿呢?

    展现出了强烈意志的王明,在出刀的一瞬间,人就已经冲到了前方的人群之中去。

    他的目标,是孔雀圣母,以及她身上配着的太阳石令牌。

    凭着那玩意,能够出入深渊峡谷的秘密基地,将批量制造出剑主的那老巢给毁去,这是我们来到这儿的一个重要目的。

    然而就在王明往前冲的一瞬间,那些护卫在孔雀圣母身后的高手群也动了。

    除了剑主之外,大部分的人年纪都不算大,从十三四岁到十七八岁不等,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从脸型上来看,也多是白头山当地的模样。

    这些人,与之前老狼、孔老二去村子里抓走那些有灵性的孩童一般,估计都是本地出来的。

    他们不知道在三十四层剑主的麾下待了多久,就已经拥有了让人为之侧目的实力。

    最主要的,是他们手持刀剑、冲锋在前的时候,脸上几乎都是同样的麻木和冰冷,眼神之中,透露着让人十分难受的杀气和戾毒。

    他们就仿佛机器人一般的冰冷。

    而夹杂在其间的那些剑主,更是一个比一个凶悍,个个腾空而起,各自站住了方位,将王明给围住,不让他上前去。

    这些人的实力,我们之前就有过感受,不过从他们此刻的起手式来看,却都更有精进。

    一时间,天罗地网,仿佛王明已然是囊中之物。

    就在对方弄出这么大威势的时候,王明也举起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

    无论周遭的人潮有多么的汹涌,展现出了多么强大的力量,但是最亮眼的,恐怕还是王明手中的三尖两刃刀。

    这杆类似于青龙偃月一般的重型长刀,在一瞬间,突然间暴涨十几倍。

    如同屈胖三的量天尺。

    相比之下,王明如同蚂蚁一般,而即便如此,他已然拥有操控着巨物的力量,猛然一挥,刀光充斥场间,所过之处,竟然无一人能够阻挡。

    他左一刀,右一刀,挥舞了两下,围上来的那些家伙就溃散了去,形不成阵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声炮响生出,将整个山谷都给震得直轰鸣。

    嗡、嗡、嗡……

    而与其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骤然而起的“砰”声。

    火花四溅之中,三尖两刃刀将一颗高速行驶的炮弹给拍飞,那炮弹在半空中炸响,金属破片在空中爆开,洒落一地。

    无数哀嚎声响起,而与此同时,从左边的山壁上,突然间蹿出了一头如同小汽车一般大小的巨型蜘蛛来。

    这玩意的腹中喷射出了白色的蛛丝来,朝着那巨大的三尖两刃刀射去。

    只是眨眼的功夫,这三尖两刃刀就被缠住,然后被巨大的蛛网给扯了去,王明挥动两下,却左右不得,方知自己的手段可能被人掌握透彻,故而这是早有的埋伏。

    果然,已经坐上了香车,撤往后方的孔雀圣母遥遥说道:“王明,放下挣扎吧,不管你有怎样的实力,也不可能在我和我儿卧薪藏胆几年时光积累下来的绝对实力面前胜出的,凡人就是凡人,你们永远都理解不了身为神的意志,不如投降吧,我可以给你一个体面的死亡和葬礼……”

    神?

    三尖两刃刀被缠住,挥舞不得,王明正在拼力,听到这话儿,不由得大声笑了起来。

    他笑得快要断过气去。

    大笑中,他说道:“一个被借了肚皮的可怜女人,我看你不是被洗了脑子,而是脑子坏掉了,居然认为自己是神?好吧,就算你是神,那又如何?所谓神,老子也不知道斩了多少个、上了多少个……”

    杀!

    三尖两刃刀在一瞬间缩小,带着那蛛丝,朝着前面汹涌的人群猛然劈去,而与此同时,枪火、弓箭浮现,还有炮火的轰鸣声,排山倒海而来。

    与此同时,暗地里弄倒了一名落单高手的我,穿上了他的衣服,又变了容貌之后,一路潜行,终于抵达了香车附近。

    我在众人的目光看向了王明那边时,也拔出了止戈剑。

    目标,孔雀圣母。

    炮火轰鸣,然而最先发出亮光,感受到巨大威力的,却是悬崖两侧的地方。

    轰、轰、轰……

    那不知道站了多少人的悬崖两侧,却是给威力巨大的炮火给直接锤下,不知道有多少的血肉飞溅,多少的人头落下。

    先发制人,后发者受制于人。

    陈老大发动了。

    b>说:

    幽人枕宝剑,殷殷夜有声。人言剑化龙,直恐兴风霆

    不然愤狂虏,慨然思暇征。取酒起酹剑:至宝当潜形。

    岂无知君者时来自施行;一匣有余地,胡为鸣不平

    李白塞下曲>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