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一章 你不过是路边野狗
    火星满天飞去,遮蔽了整个视线。

    然而就在火星即将撞到我们跟前的时候,王明却伸出手左手来,朝前一抓,那些高速飞舞的火星在那一瞬之间,突然就停住了,一动也不动。

    时间仿佛被静止了一般。

    而与此同时,我瞧见王明的身后,居然有一头活灵活现的火焰狮子浮现出来,那些火星在下一秒瞬间黯淡,化作虚无。

    被王明叫做邱三刀的那男人拔出了两把刀来,将墙壁斩破,冲了出去。

    王明身子宛如一道幻影,也跟了去。

    这个人名字叫做邱三刀,而的确也背着三把刀,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京都时,我们被黄泉伏击,就曾经碰到了一个人,也用三刀。

    不过他们之间,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我的第一感觉,面前的这人,显然更加凶悍许多。

    铛、铛、铛……

    激烈的拼斗声从屋子外传来,王明显然跟那位邱三刀交上了手,战斗瞬间进入了白热化,而与此同时,屋子里的其他人,也朝着我这边扑来。

    这里面,除了我之外,还有的,就是那位复仇女鬼跋猸。

    几乎都用不着我来动手,这位长发妹子的身上阴气暴涨,空气都一下子冷了不知道多少度,紧接着她的手变成了寒霜覆裹,颇有一种九阴白骨爪的威势。

    而紧接着,她如同鬼魅一般,在屋子里腾挪,身形不断变幻。

    当她停下身子来的时候,所有的人也都停下来了。

    几秒钟之后,我发现这些人的身子正在迅速僵硬,随后白霜覆盖,又过了几秒钟,居然如同冰雕一般,晶莹剔透,一动也不动。

    而在我的炁场感应之中,这些人里,没有一个能够活了下来。

    都死了。

    好凶狠,我下意识地打量着这位跋猸,瞧见她的眼角处,却是有微微的泪光浮现。

    这玩意,还会流眼泪么?

    我有点儿郁闷,感觉自己仿佛一多余的人物,而这个时候,跋猸又动了,朝着走廊那边冲了过去。

    她如同一道光掠过,再接着,就没有了踪影。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她之所以能够与王明达成协议,所为的,恐怕也就是此时此刻的快意恩仇吧?

    我不是烂好人,更没有圣母心,这种恩怨情仇的事情,真心不想理会,于是没有跟随她进去,而是走出了门外来。

    门口这儿,杂毛小道笼着袖子,正在观战。

    屋子前的雪地里,两个人正在拼斗,一方手持三刀,战斗的方式宛如耍杂技,而另外一边,则抓着一把三尖两刃刀,正在步步紧逼。

    前者是邱三刀,而后者则是王明。

    这两人在一时之间,居然也斗得你来我往,胜负不分。

    我看向了杂毛小道,说不帮忙?

    杂毛小道正看着热闹呢,听我问,笑嘻嘻地说道:“刚才行动之前的时候,人王明就说了,让我们手下留情,悠着点,这清理门户的事情,还是他来干比较痛快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去帮倒忙?”

    我听了,也没有动手,而是眯眼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那位邱三刀好厉害啊?”

    杂毛小道不屑地说道:“跟那帮剑主是一样的强化路子,不过可能基础夯实一些,再加上力量源泉更加雄厚,所以会感觉比较难缠;当然,比起王明来,还是差得远。”

    啊?

    我忍不住说道:“这个邱三刀,也是那个什么剑主?”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知道,或许是,或许不是,他跟那帮没什么底子、暴发户一样的剑主不同,境界更高一些。

    就在杂毛小道点评对方的时候,战斗形势突然一转,那邱三刀往后退了十几步,然后双刀往天空一抛,拔出了第三把刀来。

    他长刀前指,一字一句地说道:“王明,你别逼我。”

    王明一把宛如二郎神般的三尖两刃刀在手,气势汹汹,冷哼道:“邱三刀,枉费王大蛮子对你那般好,把你当做亲儿子一样对待,你却背叛了天池寨他虽已不在人间,但我却可以帮他清理门户。”

    哈、哈、哈……

    邱三刀大笑起来,说你还好意思提王大蛮子?杀死他的,可是你弟弟,你的亲弟弟王钊!

    说完这话儿的时候,那半空中的两把刀突然间就飞速旋转起来。

    它们如同螺旋桨一般,卷起风雪,朝着王明那边飞射而去。

    唰!

    这速度很快,一瞬间,它们便化作了两道疾光,落到了王明的身前来。

    王明伸刀,挑飞这两把旋转飞刀,发出了沉闷的炸响。

    巨大的回旋力量,让王明有些吃不住劲儿,而下一秒,那被弹飞的长刀落到了旁边,扎在雪地上,居然化作了两个与邱三刀一般模样的男人来。

    那两个男人阴着脸,皮肤散发着金属的光泽,一声不吭地冲向了王明。

    而邱三刀本人,也挥刀冲向去了前方。

    他们每踏出一步,我就能够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颤抖一下。

    仿佛鼓点一般,这每一下,都能够让人的心脏跳动一次。

    气势在短瞬之间累积,几秒钟之后,三人一起扑向了王明,漫天的刀气充斥空间,就连站在不远处的我们,都能够感觉到这股恐怖的力量。

    天下皆刀,又无刀!

    只有光。

    轰……

    一声巨大的声响发出,狂乱的劲风四处扩散,我不得不将止戈剑举在身前,方才将这劲气给抵消了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苍劲无比的吟声陡然而起,随后有强大到让人心头震撼的气息从交锋出传来,而下一秒,我看见了一方九州鼎,出现在了王明站立的地方。

    砰、砰、砰……

    一连串的撞击声之后,漫天的风雪消散,原本势如狂龙猛虎的邱三刀跪倒在了地上。

    他的身边,有三把刀,全部都从中断了去。

    而在他面前,有人伸出长刀,斜斜往下,压在了邱三刀的脖子上。

    那人正是王明。

    一人浑身鲜血,跪倒在地,一人分毫无损,傲然而立。

    胜负立现。

    跪在地上的邱三刀败了,然而他却并不甘心,而是勉强地抬起了头来,无惧脖子上面的长刀,而是面目狰狞地看着王明,激动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

    相较于邱三刀的疯狂,王明却显得很平静。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这故人,缓声说道:“你很强,原本的你就很强,投靠了千通王之后,就更强了,你甚至有了一种错觉,觉得能够与我并肩然而事实上,你所拥有的,只不过是九州鼎几十分之一的力量,而同样的九州鼎,我有完完全全的一整份,况且这仅仅只是我一部分的力量,而已……”

    他的话风轻云淡,往却如同惊雷一般,在邱三刀的耳边响起。

    自己穷极一生,最终努力的结果,却挡不过人家的分毫。

    几乎在几秒钟之后,原本极度不甘的邱三刀终于垂下了头来,低声说道:“我败了,杀了我吧。”

    王明却摇头,说不,我虽然想要清理门户,不过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帮我联系孔雀圣母。

    啊?

    邱三刀先是一愣,继而苦笑,说我与天池寨的恩怨,孰是孰非,一言难尽,既然落到了你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你心意,何必多扯?

    王明摇头,说你误会了,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算,路边的野狗而已,我要找的,是孔雀圣母,又或者,蛇仙儿。

    邱三刀猛然抬起头来,说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王明笑了,摸了摸下巴。

    他没有理面前这位仿佛被抽去了脊柱的邱三刀,而是看着前方,缓缓说道:“蛇仙儿,你我也算是故人,多年未见,你何必一直躲着我呢?既然有缘重逢,不如一见吧……”

    邱三刀还想说着什么,突然间整个人一阵颤抖。

    过了几秒种,他很诡异地抬起了头。

    他的双眼一片浑浊的白。

    几秒钟之后,他笑了,然后对王明说道:“好啊,你说,在哪里?”

    王明说这儿我不熟,地点你定。

    邱三刀的语调古怪,与上次孔老二附身的那一位一般模样,尖笑了几声,这才说道:“你往东走十公里,再下坡,在谷口,我与你见面。”

    王明相当爽气,说好。

    那女人指着我和杂毛小道,说这些人,不要带,否则我永远都不会见你。

    王明平静地点头,说好。

    哈、哈、哈……

    女人尖笑一阵,然后低低说道:“的确是好久没有见了呢,说起来,我还真的很怀念当初我们一起相处的时光啊……来吧,来吧,我等着你呢,我亲爱的隔壁老王……”

    随着笑声,这声音越来越低,低到没有。

    又过了一会儿,邱三刀抬起头啦,一脸茫然地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身血淋淋的跋猸这时也走出了屋子,冲着王明说道:“那女人是最大的凶手,我要跟你一起去,杀了她!”

    王明没有理会跋猸,而是低下头来,冲着邱三刀温和地笑了笑。

    他低声宽慰,说没事,你安心去吧,一路走好,若是在地下碰到王大蛮子,帮我跟他带声好。

    说完,王明脸上带着微笑,将邱三刀的脑袋给拧了一圈。

    咔嚓……

    b>说:

    邱三刀,于我而言,你不过路边野狗,你不露面,我不曾想起你,你偏要碍眼,我随手弄死你,不过如此而已,别想太多。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