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章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王明既然提出要清理门户,我们自然没有人跟他争抢,经历过茅山遭劫,更能够知道内鬼和叛徒,对于一个宗门的威胁。

    尽管我们也不确定那人跟王明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进发之前,杂毛小道主动提出,说那头跋猸,我们来处理,这玩意要是处理得不小心,就会闹出大动静来的。

    王明对这玩意也并不是很熟,拱手说道:“劳烦了。”

    陆左笑了,说自家兄弟,何必扯这些?

    杂毛小道从身上摸出了一张如同袈裟的方形长布来,上面刺满了金色的丝线,而这些丝线彼此组合,又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古怪的符文,他将这玩意给扑在不远处的地上,然后往上面洒了一些糯米,又弄了一些气味刺鼻的米酒。

    他一边弄,口中一边念念有词。

    我有些好奇,低声问旁边的陆左,说这个跋猸,到底是什么东西?

    陆左黑着脸,然后说道:“所谓跋猸,其实是一种半鬼半妖的东西,一般会选取十二位生辰时日都适合的女人,然后在千人冢、万人冢这样阴气十足的地方进行凌辱,具体过程我就不跟你详细说了,总之惨无人道至极,最后经历了无边痛苦,再提取十二缕神魂出来,融合为一,与失魂的妖物结合……”

    我听得心中戚戚然,说怎么会有这么邪门的玩意儿?

    陆左说很久之前,我们曾经在东官遇到过一次,不过还不是完全体,没有将神魂合一,也没有融于妖体,而即便如此,也是很恶心。

    我说这有什么厉害之处?

    陆左说厉鬼此物,它的成型机制与修行者迥异,是心头的执着越深,就越凶,它生前受尽人世间的痛苦,死后化作跋猸,就越是凶悍,至于有多强,这个还得一会儿才知晓……

    他还没有说完,旁边的杂毛小道就说道:“小毒物,帮忙。”

    陆左点头,说好。

    此刻瞧见萧克明站起身体,手持雷罚,不断转圈,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往后一跃,陆左默契接上,将那泡了烈酒的糯米往远处猛然洒去。

    他这一下很用劲,糯米洒了二十几米远。

    而这时杂毛小道对我和王明低声喝道:“隐匿身形,藏好……”

    我们往后退,躲进树后,收敛气息,没有等多久,那半空之中的女人脸再一次的浮现出来,然后朝着我们这边幽幽飘过。

    她看似一动不动,然而却是沿着那糯米的踪迹,倏然而至。

    当来到了那满是符文的袈裟之前时,杂毛小道突然喊了一声:“收!”

    一声话语,袈裟在一瞬间陡然扩张,将这几十平方米的场地陡然囊括,将这儿与外间骤然隔绝,而杂毛小道也持剑现身,冲到了这女人的跟前来,长剑挥舞,上下刺击,口中念叨几句之后,说道:“跋猸小姐,你我相遇,也是有缘,且归极乐吧……”

    他的话语充满了怜悯,显然也是不想与这可怜女人为难。

    然而那跋猸瞧出这儿是陷阱之后,突然间脸色一变,张开嘴,陡然地发出了一声厉叫来。

    啊……

    平地起惊雷,这一声嗓子喊得我毛骨悚然,浑身的鸡皮疙瘩蹿出,脑子里骤然间出现了无数的幻觉,无数面容丑恶的大汉流着腥臭的口涎,朝着我涌上前来。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都要被恐惧所淹没。

    好在下一秒,有人厉声喝道:“大胆妖孽,给你机会超度,摆脱痛苦,何必恋栈不走?”

    我这时方才回过神来,往后退了两步,瞧见那跋猸被陆左和杂毛小道两人围住,正如同一头发疯的猛兽四处冲击,口中发出一大堆古里古怪的话语来。

    场面一时乱套。

    我这才明白过来,刚才脑海里出现的幻象,却是那跋猸制造出来的。

    按理说我的意志如此坚定,又早有防备,必然是不会着道的。

    然而在那一瞬间,我的心神就陷落了,着实有一些丢脸,好在我瞧见不远处的王明神色也有一些恍惚,显然也是给那玩意给弄了一下。

    瞧见这个,我的心中方才舒服一些。

    不是我太菜,而是这玩意着实很强不愧是被杂毛小道和陆左珍而重之的对象,确实是有一些实力。

    而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王明又开口说了话:“她说的是鲜语。”

    杂毛小道挥舞手中的剑,不让她突破布置的重围之中,听到之后,问:“说了什么?”

    王明说大意是杀死你们这些臭男人……

    呃?

    我们互相看着,一阵无语,而此刻那玩意更是凶猛,拼命地去撞陆左、杂毛小道两人联手制造出来的牢笼,我感觉无形之墙被撞得轰然作响,脚下的土地都在颤抖。

    这情况有些紧急,陆左瞧见,开口说道:“老萧,这个不行啊,别超度了,直接灭杀吧,不然打草惊蛇了。”

    杂毛小道有些犹豫,说这个……

    别看他表现出一个浪荡子的模样,但这位茅山掌教的心中,还是包藏着大善良、大仁慈的,特别是对女性同胞。

    跋猸生前受尽艰辛和苦楚,死后若是混了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着实让人有些难过。

    而就在这个时候,王明突然站了出来。

    他说我来跟她沟通。

    陆左摇头,说你不要以为它能沟通那些人炼制跋猸,自然不会让那些可怜女人的意志成型,否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事实上,控制跋猸的,是那妖性的一部分,那才是主导,而其余的意识,除了恨,理智则都被压制……

    王明笑了,说这正是我所擅长的。

    他没有再多说,一步跨前,双手举过头顶,结了一个法印,随后一道金光陡然亮起,却是从他的额头伤疤处,飞出了一柄刀来。

    逸仙刀。

    大名鼎鼎的逸仙刀,在这一瞬间飞出,然后朝着被陆左和杂毛小道围困的跋猸射去。

    啊……

    那女人张开嘴,露出血淋淋的牙齿,冲着这儿狂叫一声,无形中居然升腾出一大股的阴气来,死死抵住了那如电疾掠的逸仙刀。

    王明并不意外,而是露出了一口白牙来。

    有点儿意思。

    这个男人身子一抖,步踏斗罡,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了一种强烈的自信来。

    他操纵着那刀在跋猸的周身不断飞舞,不过每一次都会被对方避过,又或者用那凝如实质的阴气抵挡。

    我能够看得出来,倘若是真的交锋,这跋猸虽强,但绝非王明对手,不过王明却好像那逗老鼠的猫一般,不断给予巨大压力,却并不动手,如此持续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突然间王明舌绽春雷,低声喝道:“斩魔决!”

    唰!

    一道炸响,那逸仙刀以一种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掠过了跋猸的身上。

    那原本狂躁不安的女人在一瞬间,定住了。

    她一动也不动,仿佛死去一般。

    王明站立在了她的三米之外,收起了刀,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

    又过了十几秒,那女人脸上浮现出来的凶戾、残忍、僵硬和冷血,全部都消失殆尽,青色也褪去,露出了惨白的面容来。

    她眼睛眨了眨,忽然对王明说了一句话。

    王明回她。

    两人交流了一会儿,然后王明回过头来,对我们这边说道:“好了,她答应我们,帮着破阵。”

    陆左有些意外,说她……

    王明露出了微笑,说她被人控制的妖性,也就是魔性,被我斩去了,现在控制意识主导的,是那些可怜的姑娘,虽然有些纷杂错乱,但还是明白事理我告诉她,我们是来找她仇人麻烦的,可以帮助她脱离被人控制的现况,她就答应帮我们了。

    杂毛小道忍不住赞叹道:“这就是斩魔决?太牛波伊了,老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这一下,着实让我刮目相看。”

    王明指了一下额头,谦虚地笑道:“都是刀子的功劳罢了。”

    确定跋猸的状态之后,杂毛小道收起了法阵布置。

    那跋猸对王明十分友善,向他眨了眨眼睛,然后飘着身子,朝着前方过去。

    在她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就越过了外围的警戒法阵,还绕开了两个暗哨,最后来到了屋子前。

    这是一个木头和泥巴构造的屋子,总共有七八个开间,经过短暂的商量,杂毛小道堵住前门,陆左堵住后门,我和王明则跟着跋猸一起,走进屋子里去。

    因为经过了跋猸这事儿,让我们的心中没有半分仁慈。

    这帮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吱呀……

    门被推开,冷风灌入屋子里,有人不耐烦地骂骂咧咧,朝着门口这儿走来。

    还没有等我们动手,跋猸一马当先,冲上去,一把抓住那人的胸口,直接撕成了两半去。

    这场面相当血腥,鲜血洒满了一地。

    那人惨叫一声,立刻有其余的人反应过来,朝着这边围来,而王明则冲入屋子,朝着一个脸上满是刀疤伤痕的男人喊道:“邱三刀,可还认得我?”

    那男人正在炉边烤着火,瞧见我们,没有任何犹豫,平推一掌,漫天的火星朝着我们这边扑面而来。

    轰……

    b>说:

    多年再见。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