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受人尊重陈志程
    我和王明在傍晚时分,见到了这位茅山宗的传功长老。

    关于萧应颜,之前来茅山的时候的确是见过几面,但我并不算熟悉,反而是她和黑手双城的女儿包子我更加亲近一些,不过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总感觉对方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她在草堂的药园子里,跟杂毛小道和黑手双城说着话,十分清冷,与黑手双城之间的距离有些远,彼此之间,似乎有一些不太适应。

    传言中这两人是夫妻,但此刻的情形,很明显两人心中都有隔阂。

    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了解。

    我们被人带过来,杂毛小道给他小姑分别介绍起我们来。

    对于我,萧应颜是有印象的,谈及了当初杂毛小道失踪,我被包子带来茅山之事,至于王明,她则表现得彬彬有礼,落落大方。

    杂毛小道挑了一些事情来说,包括我与包子之间的事儿,大概聊了一会儿之后,便带着我们离开了。

    当然,黑手双城留在了这里。

    他这是在给两人创造机会?还是干什么呢……

    离开草堂这边,我忍不住问道:“萧大哥,这位陈老大,他突然间厉害百倍的那手段,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知晓?”

    杂毛小道其实一直在沉思之中,听到我的问题,不由得一愣,这才关心起我刚才与黑手双城的争斗来,说你们交过手了,情况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说说不清楚,总感觉他的战斗力,上限和下限都很高,让人琢磨不透。

    杂毛小道笑了,说你看不透就对了,大师兄是这近百年来,继我师祖虚清真人、师叔祖李道子和我师父陶晋鸿之后,最惊才绝艳之人,一身修为神鬼难测,曾经有一段时间,更是抵达巅峰,就连天王左使这般的人物,也最终落败于他手此刻的他虽然并非完全体,但该有的潜质,其实都是有的……

    我一下子就把握住了他话语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说不完全体?

    杂毛小道一下子沉默了,过了几秒钟,方才说道:“这件事情,你心里大概应该有一个猜测了,不过我还是不能说,等到时机成熟了,你自然就会知晓的……”

    他说得很真诚,并无可以隐瞒我的意思,我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旁边的王明有些心痒难耐,说什么时候,我与这位陈老大练练手?

    杂毛小道说估计得明天了。

    三人回到了清池宫,杂毛小道先去处理了一些宗门之内的教务,让我们先去用餐,到了稍晚一些的时候,他又找了过来,与我和王明探讨其了青木森林的诸多细节来。

    这门手段的重点,在于一门功法,叫做青木乙罡。

    青木乙罡是一门关于植株树木的地煞罡气,有人通过修行此法,略有小成,便能够操纵植物,沟通森林,而又大成者,则能够与整片森林连接成一个整体,吸取整个森林的力量为己用,又或者将自己身上遭受到的伤害转嫁到森林之上去。

    更有强者,甚至能够发动整个森林,如同活物一般,朝着敌人进攻。

    那叫做森林之怒。

    而在我的印象之中,修行此法抵达大成者,却是陆左的红颜知己小妖姑娘,她的那一手藤蔓之法,我是记忆尤深。

    当然,我们学习此法,并非是想要操控森林,而是学习如植株一般的网络传达与沟通。

    青木森林是一门复杂的学问,一旦牵连起来,七位一体,心思相连,那么发挥出来的威力,也是极大的,但如果配合不好,却也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危害,甚至会被同行之人侵入脑海,留下某些线索和影子,最终被人操控。

    对于这事儿,是很多顶尖高手为之忌讳的,所以参与者,一定要所有人都彼此信任,相互之间并无质疑才行。愛去小說網

    而且你需要足够强大的实力,或者说彼此相近的修为,要不然很容易在发动的一瞬间,被其余人的意志冲击到,最终精神受损。

    三人在蒲团之上,坐而论道。

    长夜漫漫,彼此相谈甚欢,倒也没有太多困意。

    重新成为掌教真人的杂毛小道没有了往日的疲怠性子,与我们兴致勃勃地畅聊了大半夜,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安排我和王明去歇息,而次日我九点多醒过来的时候,没有发现一个人,出门一问,才知道杂毛小道大清早就去了茅山后院,而王明在清池宫雄威殿与人比斗。

    我找接待我的这人一问,发现他根本就不知道黑手双城的事情,只知道那人和王明一样,都是掌教真人的朋友。

    我思索了一番,知道此时此刻,这位黑手双城的身份还真的是有一些纠结。

    想必除了几个最核心的人员之外,其他人都是不清楚的。

    我出了门,来到了雄威殿前,发现殿门关闭,怎么都推不开,里面什么动静,外面也不能知晓。

    我问旁边那人,他告诉我,说掌教真人与那人较量的时候,也是关着门的。

    嗯……

    我思索了一番,差不多明白,这与人比斗的事儿,其实比较私人,毕竟你真正拼了全力,就会露出许多的底牌来,被对手知晓,这是迫不得已,而倘若是给第三方知晓,即便是再近的关系,也是有些危险的。

    所以杂毛小道与黑手双城交手才会关闭殿门,同样的道理,昨日我与黑手双城交手的时候,符钧闯入,黑手双城突然间实力提升百倍,将交手终结,也是同样的道理。

    明白了这一点,我不再强求,而是让人带我去附近暂歇。

    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静坐良久的我被人叫醒,一身大汗的王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冲着我笑了笑,说听说你去过了雄威殿?

    我点头,说知道你们在比斗,我就来这儿了。

    王明吐了一口气,一道白气冲出,然后吸回,这才对我说道:“你去吧,陈老大在那儿等着你呢。”

    我瞧见王明的精神状态十分不错,整个人很兴奋,忍不住问道:“怎么,你赢了?”

    王明摇头,说比斗无关输赢,只是让我们更了解我们要对付的人而已,不过说句实话,黑手双城是我见过最强大的人之一,而论战斗手法,乃当世第一,他教会了我许多的东西,受益颇深……

    他的话让我有些意外,什么叫做比斗无关输赢,什么叫做黑手双城的战斗手法当时第一?

    王明并非坐井观天之辈,站在世界巅峰的他见识远比我广阔许多。

    能够让他说出这么一番话儿来,实在是让我有些惊讶。

    十分钟后,我再一次见到了黑手双城,他没有了昨日的温情和客套,瞧见我之后,平静地说道:“来吧。”

    殿门关闭,我们两人再一次的交起了手来。

    这一次比起上次来讲,更加的激烈,节奏几乎一瞬间就起来了,依旧是昨日的许多手段,包括对方稳固得几乎不成样子的步伐,莫名之间就天地颠倒的炁场变化,以及每一次聚血蛊施威之时,从他身上涌现而出的恐怖气势,以及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强大压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从黑手双城的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而这些东西,是平日里我根本无法注意到的细节,以及难以归纳的手段。

    这时我方才明白,黑手双城的苦心。

    他在帮我喂招,一次又一次,比之陆左当初给我的那种手段,更加真实而强烈,也让我在逐步的战斗之中,夯实了自己的基础,知晓了自己的缺点和长处,逐渐地成长了起来。

    我终于明白了王明的兴奋来自于何处,因为修为越到了高处,越难找寻能够全力施展、旗鼓相当的对手。

    而我们面前的这位黑手双城,无论你抵达什么样的境界,他都能够表现得与你旗鼓相当、不落下风,让你能够享受得到酣畅淋漓的战斗乐趣。

    这一战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停下来之后,黑手双城点评我的手段,没多久,又邀我相斗,不知疲倦一般。

    这事儿越到后来,我越是激发出了强大的斗志。

    而我的心,对面前这个男人,也越发地尊重起来,他让我想起了杂毛小道和陆左,也能够理解了他们为什么对于以前的黑手双城,为何那般尊敬。

    这个男人的身上,有一种让人心服口服的特质。

    如此这般,我们在茅山待了三天,而我与黑手双城也比斗了三天,当然我与王明的时间是错开的,每天差不多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

    这样的拼斗并没有让我的修为迅速提升,但让我与人交手的实战水平陡然拔高。

    这种进步是肉眼可见的,我能够感觉到各种手段在我的身上融会贯通。

    第四日的时候,我们没有进行比斗。

    因为,陆左回来了。

    他不但回来,而且还带来了三十四层剑主的消息。

    传言说得没错,三十四层剑主,的确就在白头山,而且王员外的大本营,也在那儿……

    b>说:

    黑手双城到底还是黑手双城,

    你爷爷还是你爷爷。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