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厉害了我的哥
    只要不是新冈格罗一族,也就是威尔冈格罗留下来的这一脉,再牛波伊的血族,都有一个弱点

    怕阳光。

    阳光是什么,是滋润生命、万物生长的必要条件,代表着新生与希望,但对于血族这种违逆天命的生物来说,却是最毒的砒霜,是无法抵御的天敌,是无解的核武器。

    见光即死。

    我不知道洪家到底跟杨康商量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谋算的,总之杨康愿意站出来,充当这么一个鱼饵,而且正好连着几天的阴沉天气突然放晴,这么好的阳光,对于血族来说,简直就比下刀子还要痛苦。

    但我们杨康哥显然是一个守信义、重承诺的好汉子,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过来。

    尽管他的表情看上去不是很开心,但他终究还是来了。

    他既然来了,我又如何能够客气?

    如果是大雾霾的天气,被称为清辉同盟这一辈佼佼者的杨康同志,不说能够和我大战数百回合,拖延个三五分钟,那是绝对可能的。

    一旦时间拖得足够久,各种限制大虚空术、地遁术的法器和法阵就会开启,到时候我跑都没地方跑去。

    计划是如此的完美,只是漏了一个环节。

    就是这太阳。

    当然,除了太阳,对方万万没有想到的,恐怕还有我的小宝贝儿。

    聚血蛊小红。

    说时迟那时快,我与杨康撞破了侧厅的玻璃,落到了外面的小花园出去。

    这儿青草翠绿,乔木旁枝斜出,还有一些假山石,别有一番风味,在朝阳的照耀之下,那叫一个婉约美丽。

    聚血蛊小红与我心意相通,十八根触须最是善解人衣,早在我与杨康腾空而起的时候,就把人家的衣服,连同底裤都给拔了出去,而在重重砸落到底的一瞬间,杨康也爆发出了巨大的求生欲望来,居然一把推开了我,想要往屋子里奔跑去。

    而这个时候,我之前费时削制出来的那把槐木剑,已经刺进了杨康的心脏处。

    如果是寻常之时,别说槐木剑,就算是青钢剑,都未必能够刺得破这种吸血鬼坚硬的肌肤,只不过在聚血蛊的控制,以及阳光普照的情况下,他的防备已经降低到了最低的级别。

    此刻的他,和一个普通人,其实没有太多的区别。

    我将对方的心脏刺穿,把他钉在了地上,任由太阳照射,而下一秒,我却是带着聚血蛊,遁入了虚空之中。

    之前在京都交手的时候,我曾经碰见过鬼面土行孙俞千四。

    这家伙手中有一把油纸伞,能够限制我使用大虚空术。

    不但如此,洪家必然还精通各种法阵的人。

    尽管我不确定这家伙有没有到场,但我会大虚空术的事情,定然已经在小范围的圈子里传开,在洪家和杨康对敌人是谁有一定猜测的情况下,肯定是有防备大虚空术的手段和法器。

    之前没有被限制,是因为杨康作诱饵,而一旦鱼儿入瓮,这些东西就会立刻激发。

    我得在身陷重围之前,离开此处。

    虚空之中,我瞧见那位清辉同盟的特使、被称为“血公子”的杨康,就像一条死狗一般蜷缩着,他的身子已经被烈日灼烧,整个人都化作了一个火团,散发着浓烟和白雾。

    而即便如此,他已然有着极为强烈的求生欲望,一步一步地往着回路爬去。

    他的惨叫声不断攀升,不少人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我也瞧见了不少的高手。

    这些人原本就在附近防备,守株待兔,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第一批人。

    如果杨康帮着拖上几秒钟,他们就能够将故意漏出来的缺口堵上,从而布阵,将我围杀。

    但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让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虚空之中,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想要将我拉扯回现实来,但此时的我,已经落到了殡仪馆外面的某个角落处去。

    擦肩而过。

    时间只差一点点,而这些并不是我所关心的,又经过了几次大虚空术,我回到了以前藏身的角落,脱下面具,又换了一身衣服,我轻装前进,如同路上寻常可见的晨练者一般,小跑下山。

    再一次路过殡仪馆,我发现这儿已经乱作一团,各种车辆汇聚,人员涌动,还不乏有人大喊大叫。

    当然,也有人在主持秩序,拿着大喇叭喊:“大家不要慌,不要乱,请保持秩序”

    然后我还瞧见一股浓烟冲天,仍未消散。

    杨康死了。

    但他的死并不是事情的结束,前来参加追悼会的人们,有一小部分是跟洪家保持默契,知晓清辉同盟存在的人,而更多的,其实对于洪家的这些龌龊并不了解,甚至交情也只是泛泛,拗不过面子,方才来这儿走走过场而已。

    结果好嘛,瞧见这么一幕。

    有人眼拙,只知道出了事,有人却知道,死了人,而且还是血族。

    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吸血鬼。

    更有人知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心中彷徨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瞎看热闹者有之总之只这一下子,好端端一严肃的追悼会,就变成了西洋景。

    当然,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只不过是一个路过的晨练爱好者而已。

    我故作好奇地停下来看了一会儿,给人驱赶之后,又慢跑下山,然后缓慢地逛着街,路过一家庆丰包子铺,想着哎呀,老子我还没有吃早餐呢。

    于是我就进去,在服务员的帮助下,点了二两猪肉大葱包子6个,一碗炒肝,一盘芥菜。

    总共花了二十一块钱。

    我提着筷子,听着服务员的介绍,感觉自己这一顿吃得颇有一些王八之气,结果还没有等我吃完第一个包子,电话就打进了来。

    我拿起来一看,是吴盛。

    犹豫之前我们谈的时候,气氛并不融洽,所以吴盛有点儿不太好意思将我,后面一直是罗胖子代为联系的。

    刚才在山上的时候,也是罗胖子打电话过来,而那个时候,我跟罗胖子保证,说我去了,又撤了。

    没曾想我这边刚刚做了保证,没多久就放了一个大卫星。

    这事儿

    我晾了他一下,啃完了手里的包子,有夹了两片炒肝,琢磨了味道,方才在吴盛打了第二遍电话的时候,接通了。

    “喂”

    “陆长老,是你么?”

    我慢条斯理地说道:“什么是我?”

    吴盛没有跟我绕圈子,而是直接了当地说道:“我布置在洪天秀追悼会上的眼线汇报了一件事情,有一名疑似杨康的人在会场被杀了,是不是你的干的?”

    我说哦,真的么?

    吴盛听见我顾左右而言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您现在在哪里?”

    得,这回说话,居然用上了敬语。

    我说我正在庆丰包子铺吃早餐呢,这刚刚吃上,你电话就过来了。

    吴盛这人很是光棍,给我道歉道:“陆长老,吴盛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小看了您想想也是,当初掌教真人把你放出去,单枪匹马清理门户,愣被你做成了,更别提之前茅山大战,您一人手刃三百多的一流高手千面人屠,果然是千面人屠,我特么的真服了,这天下,还有你干不成的事儿么?”

    他说的话让我心里面一阵舒爽,也就不再端着架子了,呵呵的笑,说有啊,就算萧老大,还有陆左我堂哥,这两个干我,哪个都像打幼儿园小朋友一样。

    得到了我的确认,吴盛心满意足。

    自家的外门长老如此强势,吴盛精神振奋得很,跟我简单聊了两句,然后说道:“得嘞,您慢慢吃,我再去查探消息,您什么时候回去,让罗胖子通知我一声”

    我这边挂了电话,慢条斯理地吃完,感觉还没有怎么饱,又点了些。

    我吃饱喝足,又去附近看了一早场电影。

    片子是烧脑片,我早就想看来着,一直静不下心来,现在好了,事儿办完了,心里敞亮了,就耐得住性子来。

    心迷宫。

    看完这场我觉得是目前最好看的小成本悬疑电影,我回到了茶馆,结果吴盛和罗胖子都在这儿等着我。

    他们瞧向我的眼神,都有些怪异,显得十分尊重。

    我挠了挠头,说你们别这样,搞得我都不自然。

    两人都笑了,恭维我,说还是您老人家有魄力,说叫杨康三更死,不能留他到五更。

    我说甭废话,说后面。

    吴盛跟我汇报,说今天这事儿闹大了,好多人都懵了,原本设好了圈套,好多势力都在看着,结果还给您万军丛中去了首级,最关键的是还让你走了,而且都没有人知道是谁,这事儿可闹大发了,不但公家一头雾水,江湖上也是暗流潜涌,但总之一句话,洪家这一次,脸是丢大发了。

    具体的事情,还在打探,吴盛着急忙慌地跑过来,主要是想表达一下内心里对我的崇拜。

    我告诉他,别这样。

    个人崇拜,不是一件好事情。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黄胖子打来的。

    他告诉我,说总局的孙英雄,托人跟他递了一句话,说石中剑在他那里,让他有时间过来拿。

    要是没时间,他叫他儿子给送到梁溪去。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