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算命只能安慰人心,真正要问结果,得身体力行才可知道。

    我回到了茶馆,跟罗胖子谈及此事。

    罗胖子告诉我,说街头算命这事儿,有真有假,但基本上是假的多,真的少,华夏几万里,到处都有那种啃了几本破书就到处招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家伙,卖的是一张嘴皮子,稍微高端一些的,就托关系买个书号,装成大师,然后赚钱,但你若说没有,自然不可能修行之中,分为文夫子和武夫子,武夫子说的就是我们这一帮人,但文夫子,也是各种流派,而其中最厉害的,当属麻衣神算一门……

    我说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三天后洪天秀的葬礼,杨康会不会来。

    罗胖子说你应该问,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我说你们北方这儿,人死之后,一边多久火化?

    罗胖子说这个说不准,各地有各地的习俗,一般来讲都是七天,当然,因为一些原因,三天两天的也是常事,跟出什么事儿死的有关系,也跟钱有关系,说不准的。

    我说洪天秀这个,跟钱无关,估计是横死,想要早点了结。

    罗胖子笑了,说毕竟被人刺杀,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而且还是那么多高手在场的情况下,这事儿一天未了,那些在场的高手们的脸上,就笑不起来。

    我说你怎么看?

    罗胖子说这件事情,不是我想怎么看,而是洪家怎么看。

    我说哦,你说说。

    罗胖子说这个消息传出来,且不管是真是假,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要看一下洪家的态度他们倘若是想要息事宁人,不想再闹大,免得丢脸,就肯定希望追悼会能够风风光光,不出岔子,安安稳稳地送自家老爷子一程,也算是圆满;而如果他们心怀怨恨,咽不下这口气,就会设套,弄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你过去,好把你拿下,慰藉洪天秀的在天之灵……

    我说你觉得他们会选择哪个?

    罗胖子苦笑,说这事儿我还真的说不出个啥子来,要不然我打电话给吴盛,让他帮着分析一下?

    我说好。

    罗胖子离开,我则因为喝得有些多,躺在床上睡觉。

    有聚血蛊在,其实我对于酒精可以直接抽离,不过我并没有做这事儿,而是顺其自然。

    毕竟弄这个,有点儿像是考试作弊,人家方志龙和黄胖子拉我喝酒,掏心掏肺,我倘若弄这个,实在是有一些不真诚,而且我发现这种微醺的状态,更能让我的思维发散开去,活跃很多,也能够想到许多理智之外的事情。

    “一身能擘两雕弧,虏骑千群只似无。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

    “洗砚修良策,敲松拟素贞。此时重一去,去合到三清……”

    很有意思呢,那个算命的瞎子,说的话其实挺有水平的。

    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我起床洗漱,然后检查了一下邮箱,发现王明还是没有回话。

    这位老哥到底在干嘛啊,总不能人间消失了吧?

    我想起陆左说过的那句话,那位黑手双城只能待一个月,最好就是这个月能够将魔化了的那位黑手双城找到,由我们将其困住,又让王明出手,一剑斩魔。

    可是现在影子都没有,若是赶不上,那可就真的可惜了。

    我出来,茶馆的伙计瞧见我,给我端来早餐,依旧是豆浆油条,没多久,罗胖子过来了,对我说道:“昨天吴盛来过,看你睡觉,就没打扰你。”

    我说他来了,怎么说?

    罗胖子知道我关心什么,说道:“吴盛说不管是不是埋伏,总是有蛛丝马迹和预兆的,他已经让人打听了,等到了那一天就知晓了,不过出于安全的考虑,他还是建议你不要去,任何形式都不要,即便是变了装、易了容,也很容易出事儿的;再有一件事情,有一个业内很出名的杀手网站,服务器在海外,登了一项任务,任何知晓那天刺杀事件的人,只要找到洪家,提供消息,都能够领取最低一百万的奖金,金额上限是一亿,随情报的重要性不同而增涨……”

    我笑了,说正好手头紧,要不然你接了,就说知道,是黄泉的孟婆干的?

    罗胖子苦笑,说人家会核实的,只有核实过后,才会发钱再说了,洪家之前出手的时候,黄泉的高层也在,他们显然是有联系的,是不是孟婆,他们会不知道?

    呃……

    我这才想起来,上一次跟洪家对抗的时候,黄泉的确是有出手的。

    如此说来,这一次倘若是有埋伏的话,黄泉的人,也有可能在场,甚至人家都已经领了预付款,正在那儿等着我呢。

    难怪之前说洪家和孙老这边扭扭捏捏地告知了总局的特勤四组,说不可能是黄泉的孟婆。

    聊完这些,罗胖子说吴盛说他今天晚上忙完了,会过来找你的。

    我说好。

    罗胖子去干活儿了,我则没有了事情,无所事事,便上街去随便溜达,到处逛一逛。

    说句实话,自从入了这行当,我还真的就没有什么单独的闲暇时间,如现在这般,像个单身狗一样四处闲逛,正巧我虽然来过京都数次,但真的就没有在街头安心晃荡过,于是就溜达起来,饿了就在附近找一苍蝇馆子吃了饭,又蹲小公园旁边瞧人老头儿下象棋,到了下午的时候,我还跑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

    偷得浮生半日闲。

    因为流连于市井,我回来得有点儿晚,到茶馆的时候,吴盛已经在这儿等待了。

    这位整日跟金钱打交道,一出手就是几百万、几千万甚至过亿的金融巨子,一点儿没有久等的不耐烦,瞧见我回来,笑着说道:“吃了没?”

    我笑了,说吃了,两碗馄饨、一个驴肉火烧,回来的路口还买了个煎饼果子,加了两个鸡蛋,挺饱。

    这么不着调儿的外门长老,吴盛估计是没有瞧见过,很是无语的笑。

    到了后面谈事儿的密室,吴盛开口说道:“我听说你要杀血公子杨康?”

    我点头,说对,答应了老鬼的事儿,就得办。

    吴盛说这可是一件大事儿,特别是在洪天秀被杀了的情况下,别人不知道,但杨康绝对是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越是如此,越会小心翼翼,不给半点儿机会;而即便是有机会,也绝对是陷阱。

    我说我知道的,不过说真的,我最近挺忙,没时间这么拖了。

    吴盛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燕尾老鬼,刚刚被那帮人重创,那人有多强,你比我更清楚,连他都给算计了,重伤垂死,我不希望我们茅山的外门长老也中招,不但是你,就连茅山也会因此陷入被动……”

    我看着吴盛,他显得很坚决。

    我知道这就是他的态度。

    我说这仅仅是你的态度,还是……

    吴盛说是我的,我相信徐师兄知道,也会这么想,当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情报头子,您是外门长老,比我地位高太多,我不能说什么,只是参考,希望你不要参与进去罢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随后,我问他徐淡定徐师兄什么时候开完会,都好几天了。

    吴盛苦笑,说不清楚,不过也快了。

    我说到底是什么事情,怎么感觉跟那次一样啊,是又要变天了么?

    吴盛说主要是针对近来江湖上屡次的风波,包括茅山遭劫之事,联合各部门集中商讨,看看能不能弄出一个联合行动的方案来……

    我听得一头雾水,没有再管,而是跟吴盛谈起了黄胖子的石中剑。

    听我说完,吴盛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件事情呢,如果在洪天秀被杀之前,或许还有得商量,无非是条件有多苛刻而已,但现在洪天秀一死,洪家的肚子里肯定是有怨气的,所以那石中剑,无论是在洪家手里,还是孙英雄手上,他们宁可毁了、融掉,都不可能交还出来了。

    我说你的意思,是仇结下了,不可能揭开?

    吴盛看着我,说对方估计也反应过来了,知道动手的人大概都是谁,你说说,丧子之痛,杀父之仇,能和解?

    我沉默了,说好,那就别叨扰徐师兄了。

    吴盛离去,我又去睡觉。

    第二天,黄胖子打了电话过来,他是跟我告别的,说他和方志龙今天回梁溪去了,拉杆子扯旗号,从头再来。

    我说我来送你们?

    黄胖子说不用这么客气,你忙你的,等有空了,到梁溪来,咱们再好好喝一顿,妥妥的。

    挂了电话之后,我对着镜子苦笑。

    我忙?

    我忙个逑啊,忙着扯犊子,做春梦呢?

    第三天。

    大清早,京都难得的好天气,太阳露出了眉梢,金色的朝阳照得人的心里亮堂,许多的阴影一扫而空。

    我天没亮就起来了,掏出了止戈剑来,凝视了半个小时。

    随后,我起床,刷牙洗脸,然后出门。

    我没有告诉罗胖子。

    我上街打的,快到八宝山的时候下了车,然后抬头看着初升的朝阳。

    这么好的阳光,不杀一两个人,太浪费了。

    吴盛,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洪荒之力。

    b>说:

    膨胀了,膨胀了……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