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事了拂衣去
    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包厢里面才发出了一阵愤怒的呐喊和惊吼声。

    我不确定吴格非是不知道,还是有意隐瞒,他没有讲洪天秀今天请客的对象是谁,但在虚空之中,我瞧见了上次找我们和谈时露面的孙亮,不但如此,在他旁边还有一个与他长得很像的长者。

    那老头儿满头白发,双目有神,不怒自威,带着很强大的气势。

    很显然,我若是猜得不错,这位肯定就是洪天秀的拜把子兄弟。

    总局孙老。

    这位是与许映愚许老地位有得一拼的老同志,同样是从8341出来的大人物,年纪过百,却还活跃在二线上,发挥着自己的余热。

    或者可以说凭着自己的一口气,给后世子孙争一些“生存”的空间。

    当然,对于这些子孙的“生存”,其实就是荣华富贵。

    老头子在位,手中还有权利,他们无论如何,都好混很多,就连洪天秀这样的拜把子兄弟,也可以成为京中豪门的魁首。

    除了孙亮、孙老,还有好几个人在。

    有洪家的,也有旁人。

    我其实在虚空之中,就已经知晓了这些人的存在,并且知道在厉家菜的外面,有一大群的护卫人员,然而最终还是决定动手。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出手,将被我破了修为,功力大打折扣的洪天秀击杀了之后,转身而走。

    而在那一瞬间,立刻有人反应了过来,朝着包厢门口这儿冲来。

    感知中,冲在最前面的,却是那位老骨头一把的孙老。

    老同志倒也是精神矍铄,然而我却并没有给他太多发挥的机会,因为我知道,留在这里越久,我的身份越容易被识破。

    当下之时,我最应该做的,就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闪。

    我如同一道狂风,陡然冲出了外面的走廊,跃上了院墙去,几个起落,落到了旁人瞧不见的视角死角,然后一个大虚空术,消失在了原地。

    而过了十几秒,换了一身行头的我藏了面具,慢慢悠悠地走回了与陆左分别的地方来。

    结果我到地方的时候,陆左居然拿着一油汪汪的猪肘子在啃。

    瞧见我一脸错愕,陆左从旁边拿出一油包纸,说别这样看我,我给你留了出了这事儿,最伤的应该是这儿的店家,停业整顿肯定是要干的,人命案一出现,开门做生意什么的,这些天估计是没戏了,你刚才不是有些遗憾没尝到这儿的菜么,我偷摸着溜进厨房,给你弄了点儿吃的,打发一下肚子吧……

    我看着陆左递过来的猪肘子,有些无语。

    刚刚吃过了馄饨,你还饿么?

    不过闻到那喷香的肉味,我倒也没有拒绝,接过来就啃,哎呀呀,果真是唇齿留香,真的好吃。

    两人啃着猪肘子,不经意地路过了历家菜馆的门前,瞧见洪家子孙哭喊着将洪天秀背了出来,然后抬上了车,好像要去医院走一遭一般,门口乱七八糟的,乱成一团。

    我们与这群人错肩而过,遁世环将我们的气息收敛,没有一人注意到我们。

    陆左啃着猪肘子,问我道:“没死?”

    我笑了,说怎么可能,一击毙命,他们估计是想去医院寻找安慰而已,一棵参天大树倒了,总感觉还可以抢救一下……

    唉……

    陆左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人啊,日子过得太舒适了,就会死于野心之手。”

    我点了点头,说的确。

    事实上,倘若没有孙老的后辈想要打压慈元阁,取而代之,方志龙和黄胖子就不会遭殃,而洪天秀倘若不垂涎于南海一脉的手段和法门,不将黄胖子给谋害,就不会有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洪天秀处心积虑地想要传闻中能够一步登天的南海一脉法门,最后呢,不但给破了功,而且还给我用那从地摊里顺来的匕首给一下戳死,死于非命。

    说到底,都是野心害了他。

    三体里面有一句话,叫做“弱小和无知并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无疑是对于洪天秀的最大注脚。

    吃过了猪肘子,我们在附近的公共洗手间洗过手,然后打车回到了茶馆附近。

    夜已深,忙碌一天的我们没有多说什么,各自回房歇息。

    次日清晨,我醒过来,在茶馆后面的小院子里活动了一下手脚,回到茶馆后面的密室来,陆言和朵朵都在,罗胖子端了早餐走了进来,对我们说道:“刚才孤狼来电话了,有一些消息,想听么?”

    陆左不动声色地将面前这碗豆汁挪到一边去,拿起了油条来,说:“讲。”

    我享用着早餐,而罗胖子兴奋地说道:“江湖传闻,昨天名满京城的洪家太爷洪天秀被人刺杀了,在厉家菜馆之中,当时在场的人有总局的孙英雄,他儿子孙亮,洪天秀的最有悟性和慧根、准备拿来当继承人的儿子洪国焘,孙子洪家廉,燕京高手罗昆、赵日天等人,结果在众目睽睽之下,洪天秀被一击必杀,抢救都来不及了……”

    我笑了,不过没有说话。

    罗胖子知道我们要去干嘛,甚至还送了我们一对“v字仇杀队”的面具,但我们昨天回来,什么也没有说,所以他以为没有成功。

    他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最神的,在于这帮人的安保十分严格,在外围有一大圈保卫,愣是没有一人提前发出示警,以至于即便有这么多高手在场,开门被刺杀的一瞬间,也愣是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脸都丢到了太平洋去;更让人惊诧的,是那人杀完人之后,转身就走,几个起落之后,就连总局的顶尖高手孙老,也没有能够追得上……”

    瞧见我和陆左在笑,罗胖子激动地说道:“厉害了我的哥,那人不会是你们吧?”

    陆左在喝粥,沿着碗边吸溜着,说你认为是谁?

    罗胖子小心翼翼地问陆左,说是你?

    陆左哈哈一笑,说我就只是去厨房偷了两只酱香肘子,是你们的外门长老干的了废话少说,后面肯定还有消息吧……

    罗胖子确定之后,心满意足,点头说对,自然还有。

    事实上,昨天的事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丢脸至极,听说外围的安保人员几乎都受到了最严厉的责罚,紧接着整个后海到处都是两眼通红的便衣,而因为总局的孙老在场,这件事情自然落到了总局手上,为了尊重老同志,总局出动了第四特勤小组的半组人员,对此进行侦查。

    罗胖子的消息来源五花八门,居然还知道人家总局里面的事情。

    刺杀洪天秀的那把匕首被拿去检查,发现上面并没有任何指纹,除此之外,那v字仇杀队的面具也被人盯着,据说这个东西,是神秘的杀手组织黄泉里面一位王牌杀手的标志,所以目标暂时确定了那位叫做“孟婆”的杀手身上。

    但洪家和孙老却坚定地表示此事或许与黄泉无关,而是跟一名叫做老鬼的江湖人士有联系,甚至很有可能跟茅山宗有关联。

    当然,具体的理由,他们也没有办法公开说。

    呃……

    听罗胖子谈到这儿,我有些无语。

    陆左则是笑了,抹了一把嘴,然后说道:“看起来这帮家伙也并非糊涂蛋,知道自己惹了谁,如果是这样的话,杨康可能就不太好杀了。”

    罗胖子点头,说对,其实我们这边也在帮忙查找清辉同盟的人,不过自从上一次马场出问题之后,那个家伙就显得更加谨慎了,基本上都不露面,除了几个代理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哪儿……

    我摸着下巴,对陆左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耽误你了。”

    陆左沉思了一会儿,点头,说好,我正好收到消息,有人说三十四层剑主的老巢,极有可能在长白山和白头山的边界,甚至可能在白头山的境内,我准备去探查一下,这事儿很重要,你又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我就不久留了。

    白头山?

    我愣了一下,说怎么会在哪里?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对啊,没有人想到三十四层剑主居然会落脚在那地方,我这边的消息也不确定,只不过王员外在近几年来,有一个秘密账户一直有大量财产流向那儿,这才引起了怀疑……

    我说好,你快去快回,有任何问题,第一时间通知我。

    陆左点头,说捣除三十四层剑主老巢这事情,一个人蛮干,肯定是搞不定的,需要集齐大家的力量,我这一次只不过是去探查而已,不会妄自动手的。

    陆左吃过早餐之后,便带着朵朵离开。

    我在房间里歇息,到了十点多的时候,罗胖子敲门进来,递给了我一个电话。

    我问是谁,他说是黄胖子。

    啊?

    我接过了电话来,说你好,我是陆言。

    电话那边传来黄胖子热情的声音:“陆言,听说你现在在京都?怎么样,有空么,有空的话,咱们见一面,我跟志龙在一块儿,听说你来了,都想见一见你,当面感激你呢。”

    志龙?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问道:“少阁主出来了?”

    因为某些神兽的缘故,所以文中许多关于地名的称谓都用上了密语,不过相信以同学们的智商,应该不难理解,什么米国了,宝岛了,白头山了,赌城了,你们应该都能够知道,至于省份的称呼,我再一次强调,所谓冀北,不是河北北部,就是河北,晋西也不是山西西部,而是山西,豫南、赣西……大家理解就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