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十步杀一人
    老鬼的状态并不是很好,跟我们聊了一会儿,就又睡了过去。

    我们没有再打扰他,退出了房间来。

    吴格非在外面等待,陆左将他招了过来,询问起了具体的情形来能够成为京都那边的总负责人,吴格非自然有着一定的本事,行事作风都很干练,而且一身的修为也相当不错,颇有大将之风。

    说过了老鬼这次遇伏的事情,让我们与老鬼的话语对应之后,他又谈及了后续的安排。

    老鬼会乘坐专机前往欧洲,同行的有五人,包括那个叫做徐晓晓的妹子。

    在得知我对徐晓晓的担心之后,吴格非说这个不用介意,不管徐晓晓之前到底是什么模样,但她现在既然已经被宗主初拥了,那么一生都不可能背叛,这是种族上面的契约,是不可能悔改的。

    我稍微安心一些,然后问他,说那你呢?

    吴格非低下了头,说宗主安排我前往魔都去,在那儿临时待一段时间,发展新的势力,不过

    他抬起头来,看着我和陆左,说我听到了一些你们的谈话,两位倘若是想要去对付洪天秀和杨康的话,我想先在京都待上一段时间,帮你们负责情报的网络工作。

    陆左摸着鼻子,说你现在已经是清辉同盟的重点审查对象,回到京都,会有生命危险的。

    吴格非说我不怕。

    陆左疑惑,说为什么要这么坚决?

    吴格非咬着牙,说京都的势力,基本上都是我这几年建立起来的,死去的好多人,其实都是我的后裔,他们就像是我的孩子一般,我想要报仇,为了我的后裔,让那些家伙知道,人不是白杀的

    陆左依旧拒绝,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重回京都,的确是太招摇了给我们提供情报没问题,一个电话就可以了,用不着以身犯险。

    我点头,说对,用不着你冲锋陷阵,你在魔都也是一样的。

    听到我和陆左的劝解,吴格非没有再坚持。

    他朝着我俩行了一份大礼,说有劳了。

    随后他给我们安排房间睡下,我一间,陆左和朵朵一间,临了之前我让吴格非帮忙将我们开来的那辆车交还给吴猛,让他自己开回去。

    吴格非办事小心,这交接的过程并不用我操心太多,而我这边,只负责打个电话就好了。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起来,我又去看了一下老鬼,他的精神好了一些,我一打听才知道,昨天晚上陆左给他熬夜半宿的药,喝过之后,感觉好了许多。

    简单地吃过了早餐后,我们分乘四辆汽车出发。

    因为我和老鬼的同学关系,所以我们在一辆车上,而同行的还有吴格非、徐晓晓等人。

    陆左和朵朵坐了另外一辆车。

    相比较于吴格非的谨慎,老鬼却显得很轻松,笑着跟他说道:“用不着太担心,清辉同盟在京都颇有势力,但将范围扩大到京津冀地区,却是力有不逮;再说了,就算是真的找上门来,有陆家两位猛士在旁边护翼着,来了也是送人头,该害怕的,应该是他们才对”

    吴格非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我是习惯性紧张。

    老鬼转头看向了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对了,之前说七人联手封印魔化黑手双城之事,现如今缺了我,会不会有问题?

    我说你用不着担心这些,好好养身体,早日归来,再作计较。

    老鬼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些年来顺风顺水,过惯了一帆风顺的日子,对于麻烦和困难的估计有些不足,这才遭了那帮孙子的道阿言,有着兄弟这教训,你以后也得注意一点,不要小觑天下英雄了,免得偶尔冒出一帮家伙来,还真的就阴沟里翻了船。”

    我苦笑,说我一向都谨慎,不过我挺同意你的话,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谁也不知道未来如何,还真的得收起骄狂的心态。

    老鬼又聊起了牛娟来。

    他跟我回忆起了以前读书之时的往事,又谈及了他与牛娟重逢的过程,以及后来牛娟跟随他办事儿的种种经历,说到后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都红了。

    显然,老鬼对于这件事情,一直念念不忘。

    他的心里仍旧在介怀着。

    我知道他的意思,对他说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铁定给你办妥你也知道现在外面是怎么叫我的,千面人屠,杀个人,这事儿对我来说,真不太难,唯一有些头疼的,就是那帮家伙太过于猥琐,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不过只要是人,就不可能跟老鼠一样天天窝在洞里,所以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一路闲聊,除了途中被检查了一次车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变故。

    汽车安安稳稳地抵达了滨海机场。

    临行前,老鬼给了我一个邮箱,通过这个东西,能够联系到王明。

    我们亲眼瞧着那架湾流飞机上了天,这才离开机场,在机场外与吴格非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便分道扬镳了去。

    我们回京都,而吴格非则前往魔都。

    京津两地相隔不远,坐着高铁,半个小时的时间都不到,很快我们抵达了京都,打电话给吴盛,这才得知徐淡定依旧没有开完会。

    很显然,这一次需要讨论的事情还是挺多的,封闭式的会议显得有一些长。

    陆左告诉我,说他需要找寻三十四层剑主的下落,所以跟王明联系的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肩上,而同样的道理,正因为如此,使得处理老鬼的嘱托,需要在这两天完成。

    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有事先忙,这两个人我自己想办法除掉就是了。

    陆左想了想,说不,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像伏击老鬼一样埋伏你呢?所以这事儿有我在,会比较稳妥一点,至少不会弄得收拾不了。

    我笑了。

    虽然知道这事情不太可能,但我还是承了陆左的情分。

    抵达了茶馆后,我连上f,开始给老鬼给的那个邮箱地址留言,告诉王明我要找他。

    留完言之后,我脑子静了下来,想了想,给林佑挂了一个电话。

    好久没有跟他联系了,不知道他从韩国的济州岛度完蜜月回来没,如果是的话,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拜托他。

    然而电话没打通。

    我有些郁闷,正想着要不要给萧大伯打个电话问一问,这个时候,手机来电了。

    吴格非打来的。

    电话里,他告诉我一件事情,有线人得到消息,说洪天秀在一个叫做“历家菜馆”的地方请人吃饭。

    他问我知道那个地方不?

    我想了一下,说是不是后海羊房胡同的那一家?

    吴格非说是。

    我笑了。

    那个地方,就是上一次那位总局孙老找我们过去和谈的那一家饭馆,据说是很厉害的私房菜馆,接待过名人无数,而且没有面子的话,提前半年预约,也未必能够吃得到。

    也就是说,你就算是有钱,也不一定能够吃得到的菜。

    那天比较可惜,我们都没有怎么动筷子,老鬼就跟对方翻了脸,以至于那名满京城的厉家菜,我愣是没有吃得到。

    没想到居然又有机会去那儿一趟。

    当然,这一次我估计也未必能够吃得到,毕竟我们这会过去,也不是吃饭的。

    提到这私房菜馆,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情,问吴格非后来洪家信那几人的结局如何,得到的答案是人头快递回去了。

    好吧,难怪洪天秀那老不休要如此算计老鬼,这白发人送黑发人,还真的是让人伤心。

    我跟陆左聊起过,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晚上陪我一起去。

    至于朵朵,他不想带着。

    毕竟这事儿算不得什么好事,带小朋友的话,总归是不太好的。

    对此朵朵很不满,不过最终还是拗不过大人,只有留在了茶馆这儿,说是要做作业。

    临行前,大约知道我们行动的罗胖子送给了我和陆左一人一个面具。

    v字仇杀队的白色滑稽面具。

    我和陆左出门了,这回吴盛不在,罗胖子亲自开车送我们。

    到了后海附近,改头换面的我和稍微调整了一下面容的陆左在后海附近逛了一圈,我还顺手摸了把匕首,两人在地安门附近的小吃店闲逛,边走边吃,逛累了,又找了一家相对比较安静的咖啡馆坐下,安详下午悠闲时光的同时,由陆左给我指导起修行上面的疑问。

    这样的日子十分悠闲,让人十分喜欢,而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和陆左离开了咖啡馆,路过方砖胡同包子铺的时候,吃了两大碗馄饨,又拿了一大包子。

    乡巴佬进城,胡吃海塞。

    打着饱嗝,我们晃晃悠悠地来到了羊房胡同附近,然后由我遁入虚空,打量人是否已经到了。

    几秒钟之后,我重新浮现,朝着陆左点了点头,说到了。

    陆左说好,我在外面等你。

    我没有说话,戴上了v字仇杀队的白色面具,然后再一次遁入虚空,下一刻出现在了包厢的门外,将门推开的一瞬间,右手一抬,一道锋利的匕首便朝着一脸错愕的洪天秀胸口刺去。

    匕首穿过洪天秀的胸口,将其钉在了太师椅上。

    我转身而走。

    一个曾经被我破功了的老东西,还想要猖狂,真以为没人治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