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这个黑手有点儿嫩
    瞧见那灰色中山装出现的一瞬间,我几乎出于本能地遁入虚空之中去。

    好在没有了时间之主的关注,这儿空间的约束力也没有那般强大,让我在那人整个儿过来之前,便遁入了虚空之中去,而随后我瞧见了从那空间之桥跨空而来的人,居然真的就是许久不见的黑手双城。

    然而让我惊愕的,是在他后面跟过来的,居然是陆左和杂毛小道。

    怎么回事?

    我在虚空之中,愣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而这个时候,陆左却是左右打量着,不知道在找什么。

    他能够感应得到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半空之中浮现而出,朝着他们招呼道:“别紧张,是我。”

    对于我的突然出现,几人也是十分错愕,不过瞧见是我,陆左笑了,说你这是怎么回事?我听老萧说你跟屈胖三跑南极去了,怎么又搁这儿蹲我们来着?

    我苦笑,说我也是刚到,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你们也来了。

    正叙着话,旁边的黑手双城突然站了出来,说这浮空而现的手段,是什么?

    杂毛小道给他介绍,说大师兄,他是陆左的堂弟,叫做陆言,而刚才的那门手段,则叫做大虚空术。

    啊?

    他一开口,顿时让我有些意外。

    黑手双城其实是认识我的,为什么还要这么介绍呢?

    这个时候我方才来得及仔细打量对方,发现面前的黑手双城,与我认识的那一位,却又有一些不同他更年轻一些,也精神许多,给人的感觉成熟稳重,很让人信赖的样子,却没有了之前我认识的黑手双城那种上位者的压力,还有那种说不出来的阴沉和陌生。

    他就好像一位长者,一位大哥,一位让人可以畅所欲言的前辈。

    就在我打量黑手双城的时候,他也看向了我。

    他笑着说道:“没想到苗疆居然还有这等的豪杰,我之前以为陆左就已经够独特的了,却不曾想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堂弟,不错,真是不错。”

    我客气地说道:“其实陆左是我的师父。”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也是在试探,却没有想到黑手双城也有些惊讶,说哦,居然是兄传弟?

    呃……

    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过来。

    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长得跟黑手双城一般模样,但并非是我认识的那位黑手双城。

    当然,如果真的是他,也不可能跟杂毛小道、陆左这般其乐融融地在一起。

    只不过……

    杂毛小道刚才叫他大师兄,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大概是瞧出了我心中的疑惑,旁边的杂毛小道笑着说道:“行了,你别在旁边疑神疑鬼了,他是我大师兄,但不是那个入魔的大师兄,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呃?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陆左刚要开口,这时那黑手双城却说道:“两位答应过帮我隐藏身份的,还请务必保守秘密;另外我跟你们过来,只是想验证你们所说的话是真是假,若是有所出入,我还是会离开的。”

    杂毛小道赶忙说道:“没问题,你跟我们走就行了,不过出了外面,你得隐藏自己的脸,否则很容易出现一些意外。”

    黑手双城点头,说这个我自然晓得。

    他的手往怀里摸去,拿出了一张人皮面具来,套在了自己的脸上,又抹了两下,变成了一个平平无奇的中年男人来,而陆左则对我说道:“这件事情,你藏在肚子里就好,到时候就会知道的。”

    说罢,他问起了我出现在这里的缘由来。

    我弄不清楚为什么这个黑手双城与入魔的那位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却也不敢不答,便将我在南极的遭遇与他们一一说来。

    听完这些,杂毛小道有些意外,说如你这般说,那位先知很厉害咯?

    我点头,说对,很强。

    杂毛小道有些手痒,说到底有多强呢,好像跟他打一架啊……

    陆左则问我,说你比他如何?

    我苦笑,说我跟他门下的弟子打了一架,虽说是胜了,但我总感觉不对劲儿,就仿佛对方隐藏实力,让我的一般;至于先知本人,我没有交手,所以无法评价,但平心而论,我不如他,远远不如。

    陆左点头,说能够一招将屈胖三拿下,虽然是占了他被诅咒的便宜,但也的确是超出常人的厉害,看得出来,这世间之大,还真的不能小觑天下英雄啊。

    黑手双城这时问道:“你们不是说这儿附近有一远古神魔么,不赶紧离开?”

    杂毛小道说对,那玩意像是个定时炸弹一样,咱们虽然不怕它,也懒得理,先离开吧,若是让那家伙找过来,免不得又是一场乱事。

    他带着我们往外走,我瞧了一眼旁边,低声问陆左,说朵朵呢?

    陆左说她提前回来了,现在在外面等我们。

    我说那小妖姑娘呢?

    我知道陆左此番过来这儿,是要找寻小妖姑娘的踪迹,虽然我不清楚为什么又跟这位黑手双城混到了一起来,但我觉得他不应该放弃自己的目标。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唉,她现在应该是被三十四层剑主给扣押了。

    啊?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陆左说此事说来话长,说起来也怪小妖太孟浪了,总觉得自己一身本事,瞧不起别人,故而最终落得个这样的下场不过好在她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就是比较费劲儿而已……

    我听得有些糊涂,不过瞧见陆左不太想说,便没有继续深入的询问。

    我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

    我说我见到了我哥,在南极,他现如今是三十三国王团的核心成员,代号叫做月亮。

    啊?

    听到这话儿,本来在低头赶路的陆左顿时就停下了脚步,回过了头来,问我道:“你确定这件事情?”

    我说对,他当时跟里面一个叫做倒吊男的男人在一起,大概是顾忌太多,所以跟我翻了脸,利用打斗的机会,给我创造了机会逃走……

    杂毛小道的脸色有些严肃,说三十三国王团我知道,听王明说过一次,他们是共济会中最核心也是最极端的一批人,所谋甚大,之前袭扰我茅山宗的圣光日炎会,就是他们掌控的力量之一,你哥居然加入了他们,这事儿,可就有些严重了啊。

    我听他这般说,赶紧替我哥辩解,说我觉得他是被迫加入的,甚至极有可能是卧底。

    我把我之前从林佑那儿听来的情报跟他们说起来。

    偷天换日计划?

    陆左严肃地说道:“你确定这件事情是关于默哥的?”

    我说我也只是猜想而已,哪里能够确定。

    杂毛小道说那你为什么不跟徐师兄求证呢?

    我苦笑,说我跟淡定哥的关系不深,算不得熟,像这种机密之事,我问他,他如何能够跟我说实话?

    这时黑手双城说道:“你们别问了,关于这种事情,我跟你们说,别说你们,任何与此事无关、没有权限的人,他都不会告诉,就连我也一样,不如当作不知晓这是纪律,铁一样的纪律,别存在幻想。”

    我说现在我也只能祈求如此了,要不然真的让我们兄弟阋墙,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动手。

    唉……

    陆左的手放在了我的肩上,轻轻地拍了拍,说我理解你的心情,别说是你,就连我,也不可能跟默哥动手的。

    陆左对这地下的情况十分熟悉,一看就知道是钻洞子的高手,在里面转来转去,又小心翼翼地晃过了黑暗中的生灵,最终来到了之前那个废弃的矿坑处来。

    直到这儿,终于算是离开了时间之主狄由的掌控之中。

    这个时候,我方才喘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们为什么不一了百了,将那玩意给除了去?”

    陆左冲我笑,说哎哟,口气一下子变得这么大了,怎么回事呢哦,原来是你那小虫儿觉醒了,对吧?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对。

    陆左跟我解释,说这个家伙呢,虽然跟我们不对付,但它毕竟是这儿的地头蛇,也是空间之桥的守护者,它既然在这儿安安稳稳地待着,也不像无名一般搞什么阴谋诡计,更不影响别人的生活,那便让它待在这儿就是了,毕竟我们以后也有用得着空间之桥的地方,有个人看着,也是好的。

    听到他的话,我不由得摸了摸头,有些惭愧。

    他跟我解释得很详细,但核心的观点,在于别人在那儿待得好好的,也没有惹谁,只是一条看门狗而已,何必与它为难呢?

    很显然,陆左此刻的视野,已经远远超出了我对事物的理解。

    他这般说,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随后我们一路走,重新返回了地面上来,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天空,难得的阳光,暖洋洋的。

    陆左将出口这儿给掩藏住,然后对杂毛小道和黑手双城说道:“两位要回茅山,而我则需要去找一位朋友,那就在此分别吧。”

    黑手双城朝着我们拱手,说请。

    说罢,他与杂毛小道竟然联袂而走,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了两个虚影去。

    b>说:

    这个黑手双城到底是真是假呢?

    有人能够猜得到么?

    不妨脑洞大一些,前后联系起来看看……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