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这人叫做堕落拉结尔
    摩西的话语让我猛然一愣,下意识地摇头,说不,这怎么可能?

    我不确定自己入定之后,又过了多少天,但在我没有沉浸入自己的世界之前,就已经过了三天,所以摩西说的这话儿,其实是有可能的,而我之所以下意识地不相信,是因为如果是真的,我这些天蹲在这儿的行为,实在是有一些太傻波伊了。

    见过傻的,没见过上杆子跑来蹲班房的。

    摩西看着我,然后笑了。

    他说如果因为之前在天山神池宫的事情,让你对我有所成见,那么我先跟你道个歉。

    我说各为其主而已,不必如此。

    摩西说我现在的名字,叫做摩西,圣徒摩西,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另外的一个名字,别人都叫我堕落拉结尔。

    啊?

    我愣了一下,说这个名字,有什么讲究么?

    摩西笑了笑,说这是我在黑暗议会里面当议长助理的时候,别人叫我的外号当时在天山神池宫的时候,我是作为黑暗议会的议长助理,出席的那一次活动;而在那之后的不久,我碰到了现在的老师,也就是先知,他将我这个迷途的羔羊给召回了主的麾下,让我成为了他的门徒

    啊?

    他的话语,让我想起了之前他跟我说过的一段话。

    无论是之前的他,还是现在的他,都是他通往自己最终目标路上的一种角色而已。

    这个少年郎,让我感觉到了几丝神秘。

    瞧见我没有说话,摩西又说道:“在被人叫做堕落拉结尔之前,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杜晓坤,也有人叫我k!”

    啊?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我突然间心中一动,总感觉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说过一般,而就在我怎么想都没有想起来的时候,摩西微微一笑,说我在这世间,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其中有两个中国人,一个叫做王明,而另外一个,叫做老鬼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说你、你的意思,是你认识王明和老鬼?

    摩西点头,说对。

    对、对、对

    我想起来了,临行前的时候,杂毛小道曾经跟我说过,王明有一个朋友,拜在了先知的门下,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太过联想,而此刻想起来,我方才明白,原来就是我面前的这个少年郎。

    再想起之前,我们在天山神池宫的时候,他并不是斗不过我们,而之所以回避,恐怕也是认出了陆左是王明的朋友,方才会不顾身上的任务,转身离去。

    对了,对了,是这样的。

    我在一瞬间,整个人就豁然开朗了起来,种种事情都想通了。

    我说你跟我说这些,到底为什么?

    摩西看着我,说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相信我,并且能够配合我接下来叫你做的事情,因为这些能够让你有希望逃离这里,并且救出你的朋友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门被敲响了,有人在外面说道:“谁在里面?”

    唰!

    摩西将烛台的火焰猛然一挥,那股幽蓝瞬间消失,恢复了先前的昏黄状态来,而原本在跟我说话的摩西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说道:“是我,摩西。”

    铁门被再一次地打开,然后有人出现在了门口。

    居然是将我扔在这儿之后,就一直没有再露面的秦鲁江,他出现在了门口,脸色漠然地看了一眼摩西,然后说道:“想不到你还挺关注我的客人,有什么事情么?”

    摩西站了起来,朝着秦鲁江恭恭敬敬地鞠躬,然后解释道:“我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听到人在这儿,就过来看看。”

    秦鲁江说道:“看完了么?”

    摩西起身,说看过了,秦教友若是有事,我便先告辞了

    他回过头来,朝着我点头致意,然后离开。

    摩西离开之后,秦鲁江将门关上,然后走了过来,对我说道:“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我闹不清楚两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顺着摩西的话说道:“我们之前在美国人的埃茨站有见过一面,他是过来看我的,并且向我问好”

    秦鲁江眯着眼睛,说他没跟你说别的?

    我摇头,说没有。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过于生硬,秦鲁江的脸色和缓了一些,然后说道:“你别介意,我是怕你被心怀不轨者骗了,所以才会及时赶来的你待在这儿这么多天,我也没有过来,想必你心中,对我也是有一些想法吧?”

    我摇头,说不,一开始的时候或许会感觉不太好,但真正等下来,感觉整个人的精神都变得沉静,也更容易集中精神,回想起之前未曾留意的东西

    秦鲁江瞧见我态度还算不错,点了点头,说你能这么想,那就好其实我今天过来,是跟你说一件好消息的。

    我说什么消息?

    秦鲁江说今天早上的时候,先知从极点回来了,我跟他说起了你的事情,他答应明天见你一面,希望你能够把握住这一次机会,不要错失了良机作为老乡,我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我心中一喜,说真的?那太好了,我需要准备什么吗?

    秦鲁江摇头,说什么都不用,明天我会跟随你一起去见先知,充当你的翻译。

    我点头,说好。

    秦鲁江又说道:“可能你不太了解刚才那位摩西,事实上,他曾经投身于魔鬼的怀抱,甚至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阴暗组织首脑的继承者,在他的手里,沾染了无数教友的性命,甚至还有他曾经同伴的鲜血,我也不知道先知为什么会容纳这么一个人作为自己的门徒,但我和很多人,都认为他是魔鬼的卧底”

    我有些惊讶他对于摩西的评价,想起埃茨站里那些工作人员对于摩西的崇拜,更是觉得古怪。

    我说为什么会这样?

    秦鲁江说你是不知道他的出身,他自小是个孤儿,被英国威斯敏斯特圣彼得教堂的牧师收养长大,然而小白眼狼不但不知回报,而且还将抚养自己的牧师,以及好多名教友都给残忍的杀害,酿造了轰动一时的圣彼得牧师团教堂血案,被教廷通缉,随后又转投黑暗议会,凭借着残忍的手段和过往的资历,步步高升,甚至成为了黑暗议会议长的助理,以及第八位顺位继承人

    跟我说完了这些,秦鲁江最后警告我,说如果你听了他的蛊惑,做了什么有违规矩的事情,谁也救不了你,知道么?

    我点头,说知道了。

    秦鲁江离去,我望着黝黑的铁门,陷入了沉思之中。

    两人的话语彼此矛盾,到底谁说了谎话,我一时之间,还真的是很难抉择。

    摩西告诉我,秦鲁江根本就没有跟先知传达我到来的消息,而他则是王明和老鬼的朋友,我只有听他的话,才有一线生机。

    但秦鲁江却说先知刚刚回来,并且愿意明天接见我。

    但如果我听了摩西的话语,被他蛊惑,做了什么不合时宜的事情,那么我将会被受到严厉的制裁,谁也无法救我。

    我,到底应该信谁呢?

    谁在说谎话?

    我整个人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

    时间在我的思索之中,一分一秒地过去。

    那位钟楼怪人再一次送饭过来,让我明白已经到了晚上。

    而过了晚上,我将会得到先知的接见。

    突然间,我释然了。

    不管如何,我等到明天早上的时候,与先知见过了面,就什么都明白了,也用不着在这阴暗的石穴里冥思苦想,去选择到底该相信谁。

    正当我做了这么一个决定,却发现那钟楼怪人并没有离开。

    他敲了敲窗子的铁栏杆,好一会儿,方才憋出了一个字来:“吃!”

    他说的,居然是中文。

    尽管只是一个字,但也让我有些惊讶,而惊讶之后,是疑惑。

    因为很反常。

    他之前都是将东西放在窗沿上,然后过半小时再来收盘子的,而即便是我入定之后,没有食用,他也不管不顾,怎么这一次却说出乐这话儿来。

    难道是

    有人交代了他,让他一定看着我将东西吃完才行。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份食物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才对。

    想到这里,我走到了窗前来,看着那食物。

    依旧是一块未发酵的面饼,依旧是一杯水,看着与往日仿佛没什么区别一样。

    但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我与钟楼怪人对视了一眼,他再一次重复道:“吃。”

    我没有再犹豫,将面饼和水一扫而空,他方才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来,将石盘收走。

    而他走了不久之后,我却将刚才吃的东西,全部都吐在了角落处。

    大易容术,能够让我很容易地将这些东西储存起来。

    如此等了没多久,我的房门又被人敲开,随后有人推门而入,来人却正是摩西。

    他走进来,问我道:“晚上的东西,你吃了没?”

    我不动声色地问道:“怎么了?”

    摩西说道:“如果你吃了,当我没有来过;而如果你没有吃,现在起来,跟我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