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自缚而入
    这个叫做秦鲁江的老头儿说话语速很慢,仿佛很久都没有说过汉语了,有点儿艰涩,而且带着一些口音,让我好一会儿,方才明白过来。

    我指着远处白马和小龙女的背影,说那是我朋友。

    秦鲁江点了点头,然后又问我:“请问你来伊甸圣地,有什么事?”

    呃……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想来拜见先知亚当。”

    秦鲁江皱起了眉头,好一会儿,方才回答道:“先知有事出去了,并没有回来,还请回吧。”

    他朝着我一拱手,然后带着人离开。

    我赶忙追上去,立刻又有人转身将我拦住,表现得很愤怒,而这时秦鲁江也回过身来,对我说道:“朋友,看在同时中国人的份上,我已经让教友不追究你私闯圣地的罪过了,但如果你仍然一意孤行,那么就不要怪我不讲究情分了。”

    我走上前,说你们的先知,他抓走了我的朋友,我想要见他,将我的朋友带回去,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的。

    啊?

    秦鲁江一脸惊愕,继而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我们的先知,抓了你的朋友?什么时候……

    我说就在几天之前。

    秦鲁江哈哈一笑,说先知今天白天才出的门,之前一直都在闭关,如何能够掳走你的朋友呢?谁告诉你的……

    我说我亲眼所见。

    秦鲁江摇头,说我是问你,谁告诉你掳走你朋友的那人,是先知阁下的?

    我想了想,说一个叫做阿瑟黑斯廷斯的男人。

    当我念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周遭的气氛顿时就为之凝固,那个原本准备甩手离开的秦鲁海在嘴里重复了一遍那个男人的名字,然后走上跟前来,对我说道:“倒吊男?”

    我点头,说对,就是他。

    秦鲁江的脸上浮现出了古怪的笑容来,然后说道:“也就是说,你跟倒吊男是一伙的咯?”

    我感觉到了不对劲,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然后说道:“不,我跟倒吊男不是一伙的,也是刚刚认识……”

    秦鲁江却没有听完我的解释,吩咐了周围一声,然后对我拱手说道:“对不起,既然如此,那就抱歉了,我们不能让你离开这里。”

    他的话语一落,周围立刻又浮现出了十来人。

    这些人全部穿着苦修士一般的破烂长袍,满脸脏兮兮的大胡子,如钉子一般站在不同的位置,然后口中吟唱着某种圣歌,这些歌声相互交汇,在半空之中彼此纠缠,最后激荡在一起,与天空之中石像头顶的光环相互辉映,制造成了一种很古怪的场域,一种无上的威严降落到了地上来。

    这并非是我熟悉的龙威,比那个更加极端一些,性质仿佛是光明的,然而落在了我的心头,却沉甸甸,如同山峦一般,有着重压。

    听着这些人口中来回激荡的圣歌,我仿佛身处于教堂之中。

    那种仪式感很足的宗教性歌曲,给予了我一种强烈的压迫,肩上仿佛压下万钧之力,而下一秒,有一个浑身窟窿的苦修士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相比于秦鲁江这种年纪不知道多大的老头儿,这人的年纪要轻上一些。

    他的脸上虽然也满是络腮胡子,但双目之中迸射而出的光芒,却让人心中一惊,感受得到他强大的生命力。

    外国人的年纪很难猜,如果没有这一脸蓬乱的胡子,或许三十岁,或许四十岁,或许二十多年,这些都说不准,因为外国人看东方人都一个模样,而中国人看外国人,也是脸盲。

    那人走上前来,朝着我行了一个礼。

    他报了一个名字。

    热诚者西门。

    这是一个很古怪的名字,而更加怪异的,是这大冷天,对方居然将身上的破烂长袍给拽了下来,并且将内衫也给脱下,露出了满是胸毛的上半身来。

    他半蹲在地,捧着一把雪,用那雪清洁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抬起头来,看向了我。

    尽管隔着一定的距离,但我还是能够借助着头顶高处的光环,看清楚对方身上的肌肉,感觉宛如岩石一般的坚硬,一块一块的,仿佛里面蕴含着爆炸般的力量。

    他清洗完了身上之后,看向了我。

    他显然在等我先动手。

    然而我却没有动。

    双方对峙了将近一分钟左右,对方终于按捺不住了,黑乎乎的光脚板猛然一蹬,人如同猎豹一般朝着我扑来过来。

    好强!

    他一动身,我就感觉到对方澎湃的力量,宛如高速奔行的列车一般,给人予一种难以抵御的气势。

    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手往前,猛然一推。

    我双手平举,与对方的拳头猛然相撞,感觉到整个世界仿佛在这一瞬间坍塌,那恐怖的力量让我险些站不住脚,要往后面退去。

    然而我到底还是扛住了。

    在这古怪而邪门的场域之中,我凭着自己本身的力量,扛住了对方的倾力一击。

    恐怖的力量无法消逝,从我们两人交手之处扩散而出,落在了我们两人脚下的冰层之上,随后一声巨响,超过二十公分的裂纹浮现,在我们两人之间,并且朝着远处迅速蔓延,如同蛛网一般密布。

    轰!

    当裂纹扩散到半米之上的时候,我们两人方才分开,热诚者西门,或者西满,他一个倒空翻,落地之后,再一次地朝着我冲了过来。

    这一刻,他的双目化作如火焰一般的通红,间夹杂着一丝金黄,整个人的身上,蔓延着一种狂热的气息。

    他与我双手相搏,两人如电一般交手,噼里啪啦。

    对方的出手,与东方的对抗很是不同,没有了太多的花哨动作,更注重的,是力量的搏击,每一下,都有一种用了十二分力气的劲头,让人感觉仿佛无可挽回一般,而下一秒,他又鼓起了全身的气力来。

    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绝对亢奋的状态,对我如同重炮一般轰击,一口气都不停歇,精神抖擞。

    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觉得对方有多强,然而越到后来,我越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恐怖之处,并不是他有多厉害,而是他的心,以及整个人的精神意志,都处于一种绝对疯狂的状态,这种状态宛如我所认识的神打术,有某种强大意志附体一般,教于了他远超过自己的战斗素养,让他一直保持着对我的强势高压。

    到了这个时候,我终于感受到了对方的压力,不得不释放出了九州鼎的力量来,与对方对抗。

    双方交手了七八分钟,渐渐的,热诚者西门的力量和速度有些消退了。

    尽管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还处于一片狂热,但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变得渐渐迟缓。

    就在这时候,秦鲁江走了上来。

    他拦住了西门,双方甚至还因为分歧而交了手,但最后的结果,却是那狂热者西门给秦鲁江一招撂倒了去。

    这人才是真强。

    我瞧见倒下的狂热者西门,才知道此处的高手还真的是多,随随便便冒出来的一个人,都又让我刮目相看的本事。

    还好我刚才并没有对热诚者西门下重手,更没有擅自主张地拔出止戈剑来,尽快结束战斗。

    我对自己说过,此番前来,是来讲道理的。

    我必须低下自己的头颅。

    将那有些失控了的热诚者西门撂倒之后,秦鲁江看了我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想听听你的事情。”

    终于,给机会了。

    我心中一热,赶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明白,最后跟他解释道:“我朋友之所以被先知误认为是魔鬼,是因为他刚刚被那吸血鬼下了诅咒,恐怕是那力量,让先知产生了误会,我想能够跟先知见上一面,将我们的朋友领回去。”

    秦鲁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先知去了极点,今天出发的,不知道过几天才会回来,如果你真的想要找你的朋友,我可以让你先进圣地,但你需要答应我两个要求。”

    我说好,你讲。

    秦鲁江说伊甸圣地,是先知开辟的修行之地,里面有许多的秘密,不能够为外人知晓,你若要进去,需要蒙住双眼。

    我说可以。

    秦鲁江说另外在等待先知回来的这几天,我们会将你安置在一个地方,那里会限制你的自由,不能让你四处乱走,也不会让你与我们的人接触,等先知回来了,我会安排你跟先知见上一面,至于是否能够带回你的朋友,看你的表现,我不能保证。

    我说行,多谢你了。

    秦鲁江叹了一口气,说不要谢我,我只是秉公办事,另外我知道你的本事很大,但希望你别乱来,不然我也帮不了你。

    我说可以,不过……我朋友刚才进去了,她……

    秦鲁江挥手,打断了我,他说那个女孩子获得了圣玛丽的认可,自有人招呼她,你不用担心。

    圣玛丽?

    那匹头上有角的白马么?

    秦鲁海与我商量完毕,挥了挥手,有人过来给我蒙上双眼,然后给我的脖子上系了一个十字架,我对于周遭的感应顿时消失了,随后被人牵引着,往前方走去。

    而这个时候,圣歌已然没有停歇,在半空中飘扬着……

    b>说:

    既然不能偷摸而入,那就讲讲道理。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