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好客的美国佬
    砰!

    金坤圈重重地撞击到一块冰石之上,发出了清脆的金属之声来,随后我感觉到脚下的地块一阵摇晃,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却发现那冰石突然一下裂开,露出了一个深坑来。

    我在退,而小龙女而往前走。

    她走到了那深窟窿的边缘处,探头一看,皱眉皱起,说:“咦?”

    我瞧她只是惊讶,并无恐惧,便也放下心防,跟着走上去,低头一看,却见窟窿里面,居然坐着一个人。

    呼……

    我先是一愣,随即发现这是一个死人。

    这个死人约莫有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身脏了吧唧的灰色裘袍,戴着毛帽子,帽子下面,露出一根黑色的长辫子来,有点儿像是满清的那种发型,半坐在坑里,怀中还抱着一把泛着铜绿的长剑。

    在冰坑的周遭,被纵横的剑气刺出了部分符箓来,看着跟鬼画符一样,看不出稀奇,但能够感受得到里面蕴含的力量。

    我说这是什么情况?

    小龙女摇头,说刚才经过的时候,感觉有一股凌厉的剑意,以为是埋伏,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死人。

    我的目光从那死人的身上转移开去,打量了周遭一会儿,说没危险,我下去看一看。

    小龙女拦住了我,说还是我来吧。

    她没有等我答应,直接跳进了坑里去,左右打量了一会儿,将那人的帽子摘下,发现果然是清朝的发型。

    小龙女给那人戴上,然后费了好一会儿的劲,却将人家怀里的剑给拔了出来。

    她跳了上来,然后当着我的面,拔出了那把剑。

    铮!

    剑一出鞘,立刻有铮然之声,随后凛冽而锋寒的气息便传递出来,小龙女瞧见,忍不住叹了一声,说好剑。

    随后她观察了一下剑鞘,上面有古怪的文字,有点儿像是小篆,她念道:“青罡?”

    剑名青罡。

    小龙女一抖手腕,将这剑耍了一套,有些沾沾自喜地收起了,对着那剑说道:“这么好的东西,留在这里可惜了,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我看了一眼冰坑里面那个被冻得僵直的死人,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觉得,这人是什么时候的人?”

    小龙女说有些年头了。

    我说清朝?

    小龙女说有可能吧,谁知道呢?清朝那会儿,有国人来过南极么?还是说,他也是跟我们一样,通过某些未知的途径,穿越而来的?

    我摇头,说不清楚,不过能够拥有这般好剑的人,绝对不是无名之辈,你既然拿了人家的剑,还是得让人有一个安息的墓穴。

    小龙女点头,将周遭的冰雪堆积,将这洞穴给掩盖住。

    弄完这些,她双手合十,朝着这冰坑拜了拜,说前辈,甭管你是谁,怎么出现在这儿的,晚辈这厢有礼了,愿你的英灵能够保佑我们,而我也会让你的这把剑,名扬天下的……

    她念叨了一番,心中方安,回过头来,对我说道:“走吧。”

    两人继续前行,一路冰雪,无聊至极,没多久,天色就黑了下来,夜里行路,虽然也能够看清,但这儿的地势十分复杂,时不时就会出现很深的冰缝与冰窟,夜里行走,会很费精力,而且在这样极寒的环境下行进,温度迅速流失,也使得我和小龙女的行动变得越来越迟缓,所以经过我俩的商量,决定找地方住下,天亮了再行路。

    我虽然着急找到文森山,但理智却告诉我,这件事情急不得,不然还没有等我们抵达文森山,估计人就已经死在南极了。

    虽然在埃斯佩兰萨站时,我们补给过野外帐篷,不过这玩意在南极完全没有用。

    好在之前遇到的那冰坑给了我们极大的提示,随后我和小龙女模仿爱斯基摩人,花了小半个小时,弄出了一个冰窟窿的房间来,然后住在了里面。

    冰屋的作用是并不是发热,而是抵御寒风,人在里面一样会感到冷,不过与外面,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我们这个时候才弄了那帐篷,然后钻进了保温睡袋里面去。

    因为赶路的过程太过于疲惫,所以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话,彼此道了一声“晚安”,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我有修行陈抟胎息诀,一觉就到了第二天。

    睁开眼睛来,我让自己的思维适应了当下的情况,方才感觉到身边的小龙女不见了。

    怎么回事?

    我出了睡袋,走出了冰屋,这才瞧见原来小龙女早就醒了。

    她握着昨天意外得来的青罡剑,人在冰原之上疾走,手中的长剑宛如游龙,上下翻飞,那剑法时而凌厉,时而婉约,时而规矩,时而疯狂,瞧得我眼花缭乱,竟不知道她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剑法。

    不过那也难怪,正所谓“六扇门中好修行”,白城子那样的地方,藏着无数别人渴望而不得的秘籍典藏,又有众多高手给她喂招,自然厉害。

    而小龙女之所以如此勤奋,我也不难猜想。

    毕竟她之前得到的各种反馈,都是自己将会成为很牛波伊的人,甚至“天下第一”的头衔都唾手可得,这一点在得到了李皇帝的认可之后,尤为迷惑。

    然而随着时间的蔓延,她渐渐才发现,这世界上的强者,何其多也。

    她见识过了我的厉害,又发现让我言听计从的屈胖三更是强大,而随后,这个厉害到没谱的屈胖三,一言不合,就给人掳走了,而且那人的手段简直堪称恐怖,跨越千里,居然也就弹指一挥间……

    唉?

    等等,我好像错过了某件事情,是什么呢?

    转瞬千里?

    对了,这南极之路难行,所以我们赶路才会慢,但我不是有遁地术么?用这个赶路,不比在这冰原之上跋山涉水,要方便百倍、千倍么?

    我这也是昏了头,仔细想一想,多少还是因为屈胖三不在身边,心神不宁的缘故。

    想明白了这事儿,小龙女那边也消停了,走到我跟前来,小脸红扑扑的,额头上面全是汗,腾腾而起,在脑袋上形成一团雾气,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扑通”跳了一下。

    小龙女瞧我双眼发直,有些娇羞,说你干嘛呢?

    我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没啥,就是想到了一个事儿,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眯眼计算着。

    下一秒,我一个跨步,出现在了半里之外去,而这个时候,我的意识蔓延到了很远,前后左右的空间在我的眼中变了模样,被分解出各种节点来。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件事情,南极这一块地方,看着好像千篇一律,然而很多地方,却也有古怪。

    就如同我们昨天挖出来的那一冰坑,我计算之时,也感觉到了好多地方,不能跨越。

    不过我这是赶路,尽可能找到最快的捷径,那才是最重要的。

    想明白这点,我又走了回来。

    当得知不用在这让人近乎于绝望的冰原上继续步行而走时,小龙女兴奋得几乎跳了起来,赶忙过去帮着收拾一番,然后伸手过来,与我的手紧紧相握,最后对我眨了眨眼睛,温柔地笑道:“走吧。”

    不知道为什么,小龙女一笑,我就有一些恍惚。

    我感觉她和我心中的虫虫开始重合了。

    时间过了那么久,我都感觉对于虫虫的印象,越来越远了,倘若不是乾坤囊中有虫虫的木雕,我都怕自己突然有一天,记得不虫虫的模样。

    唉……

    我稳住了心思,然后开始施展地遁术,带着小龙女朝着南边奔行。

    一路且走且停,当天晚上的时候,我们抵达了一个叫做埃茨站的地方,这儿是美国的科考站,而隔着一个海湾,就能够瞧见南极第一高峰文森山vsonas私f了。

    我们几乎跨越了整个南极半岛,路上碰见过许多的科考站,还瞧见过无数的企鹅。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看着埃茨站的轮廓,有些犹豫。

    如果我和小龙女这个时候找上门去,一定会被人当做是怪物的,但经过这一天精疲力竭的赶路,又让我对于温暖的房间有着一种极度的奢望。

    最后这样的想法没有办法克制,我和小龙女敲开了人家科考站的门。

    我们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气,好在美国人的脑回路比较大,在经过小龙女与对方的一番沟通和交流之后,这一大帮留着大胡子的老爷们居然热烈欢迎了我们,并且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还做了香喷喷的墨西哥卷饼和bbq,还有喷香的德国黑啤。

    当然,我并没有自恋地觉得这是为了我准备的,毕竟那帮老爷们瞧向小龙女的眼神,都有一些发飘。

    晚餐开始了,就在我准备对那渗透着油脂的bbq大快朵颐的时候,科考站封闭的房门又被敲响。

    呃……

    这么晚了,还有客人?

    不会是那个倒霉鬼被锁在外面了吧?

    一众美国佬大声嚷嚷着,最后还是去开了门,结果狂风卷涌之后,他们领着一个黑发少年走进了屋子里来。

    瞧见那少年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怎么会是他?

    b>说:

    说到南极科考站,可以推荐大家看一部日本电影南极料理人,能够稍微明白里面的生活状态……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