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并非善类
    倒吊男来的快,去的也快,转身离开咖啡馆之后,原本满满当当的馆里,一下子就变得空空荡荡。

    我回头看向了旁边的杨运龙,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

    杨运龙挥了挥手,说该说道歉的人,是我,若不是我被对方盯上,并且控制住,也不会让你的身份暴露出来……

    我回想起之前的情形,知道杨运龙的无奈。

    那倒吊男实在是太厉害了,别说是我,就算是加上小龙女,我也依旧没有战而胜之的信心,更何况他身边还有那么多的高手,这位杨运龙只不过是一位情报工作人员,想要寄希望于他的身上,实在是不妥。

    他能够在最开始的时候,冒着巨大的风险提醒我离开,已经是很不错了。

    杨运龙这一次过来,是遭了无妄之灾。

    我跟他说了两句,他叹了一口气,说话说回来,你们怎么会惹上这个男人呢?

    啊?

    我说具体的原因,刚才我也有讲,对方欺人太甚,想要将我们给灭口,我们如何能够坐以待毙呢?

    杨运龙揉了揉双眼,说更让我奇怪的,是这个家伙居然以和解的方式来处理,这事儿实在是太诡异了,让我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

    我说怎么,这里面有什么阴谋么?

    杨运龙犹豫了一会儿,方才说道:“实不相瞒,对于三十三国王团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但并不深,因为这些事情,是绝密三十三国王团其实十分神秘,里面的所有成员都以塔罗牌来代称,外人根本无法知晓,但这位倒吊男却算是异类,是里面比较高调的成员之一,故而会有一些消息流传出去……”

    听到他的话语,再联想起刚才我对倒吊男的印象,我觉得很有道理。

    这家伙其实很古怪的,对于别人来说,用塔罗牌的名称来作为自己的代号,那也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然而他却真的倒吊着出场,对于形式感和仪式感的追求,十分强烈。

    这样的人,一般都很有个性,也很有自己的想法。

    而这样的人,并不好说话。

    我说你讲来听听。

    杨运龙说这位倒吊男的确是伊顿会的大首领,他正是凭借这个位置,加入了三十三国王团,而能够成为这样显赫的人,自然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在南美,因为他而死去的人,成千上万,不计其数,许多独裁者、大毒枭、财阀和帮派的背后,都有伊顿会的影子,他们甚至还渗透到了古巴去,卡斯特罗手下,都有他们的人……

    呃……

    听着好恐怖的样子。

    我这才想起来问:“对了,那个三十三国王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杨运龙一愣,说你不知道?

    我说好像是听说过,但具体的,又没有什么概念。

    杨运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按道理说,这事儿不应该跟你们说的,但徐兄说你们是信得过的,我也不矫情三十三国王团,是共济会内部的一个核心团体,你知道,共济会这样的兄弟会组织,分散于世界各地,在每个地方都有分支,而里面的内部级别中,能够达到三十三级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由这些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集合而成的团伙,便叫做三十三国王团。”

    共同的目的?

    杨运龙解释道:“就是改变世界因为过于神秘,外面流传的消息也是五花八门,最饱受争议的,应该就是人类清除计划吧。”

    啊?

    我说什么叫做人类清除计划。

    杨运龙说这最早是由某位自然学原教主义者提出来的,说现如今的地球之所以变成如此残破模样,都是因为寄生在上面的人类太过于多了,使得地球负载过大,应该有人类的精英者站出来,领导一次清洗运动,实现新的方舟计划,将人类中最优秀的一部分保留起来,其余的99,则全部清除掉,重铸新世界……

    呃?

    听完杨运龙的话语,我不由得生出一阵冷汗来。

    这也太恐怖了吧。

    什么叫做其余的九成九,全部清除掉?

    现在地球上的人类有快七十亿,如果真的照着那个计划弄的话,岂不是得有六十九亿的人得死去?

    只是你三十三国王团的人,凭什么决定谁生谁死呢?

    难道你们是上帝?

    又或者神?

    杨运龙的话语听得我毛骨悚然,简单的一个狗屁计划,就要让人类近乎于灭绝,这事情也太恐怖了,就算是最恶毒的魔鬼,恐怕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瞧见我脸色发白,杨运龙却笑了,说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说不定是个谣言,是敌视兄弟会之人,故意散播出来,污蔑他们的。

    我吓得赶紧喝了一口咖啡,感觉过分苦涩。

    这时杨运龙对我说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如果是回国的话,就跟我一起去布宜诺斯艾利斯,我在那里给你们办好了手续,最晚明天,你们就能够飞回国内了……”

    我摇头,说不,我朋友落在了别人手里,我不能不管不顾,一个人回去。

    小龙女翻了一下白眼,说我不是人?

    杨运龙看着我,好一会儿,然后才说道:“我无法左右你的决定,但还是想跟你说一个忠告倒吊男这个人,很危险,他有着精神病一样天马行空的思维和偏执,对于生命十分冷漠,缺乏尊重,残忍、嗜杀、疯狂,如果可以,最好不要跟这样的人走到一起,也别去那个什么南极……”

    不。

    我摇头,对杨运龙说道:“我知道,倒吊男这个人,远没有他刚才表现出来的绅士,我也知道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我的朋友屈胖三在那里,我就得去。”

    杨运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果然不愧是千面人屠,其实倒吊男跟你,是同一类人……”

    啊?

    我说你知道我?

    杨运龙苦笑着说道:“我虽然有公职,但同样也是江湖宗门出身,对于国内新近崛起的顶尖人物,自然也有过一些了解该劝的我也劝了,你既然一意孤行,还请给徐兄打个招呼,我就先回去了另外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你有我的手机号码,任何事情,打电话给我,我尽可能给你提供帮助。”

    我点头,说好。

    当着杨运龙的面,我给杂毛小道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并且让他转告徐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