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章 三十三国王团的善意
    倒吊着身子的男人长得很怪,有点儿像是金凯瑞变相怪杰里面的扮相,透着一股子的古怪。

    他的牙齿很白,咧嘴笑着,而这个时候,我方才知晓杨运龙为什么不敢与我相认。

    我原本以为自己易过了容,变得如当地人一般,就能够瞒过所有人,所以才回主动地跟杨运龙打招呼,生怕他认不出我来,但对方却直接盯死了源头,让从杨运龙这边逆向推论,把我的身份给点了出来。

    我往后退了一步,左右打量,瞧见从倒吊男出现的那一刻起,咖啡馆里便涌进了一大群人来。

    这些人,跟之前毕达哥拉斯先生的身边人比起来,要强大许多。

    至少我能够感觉得到,至少有七八人,能够与毕达哥拉斯,或者说那位炼金生物劳伦斯相比,而我面前的这位倒吊男,更是让我感觉到深不可测。

    糟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事儿让我多少有一些郁闷,不过事到临头,我也绝对不会怕事,眯着眼睛打量对方,然后说道:“找我有事?”

    倒吊男有些意外我的镇定,足尖一绕,人一下子落到了地面上,完美的转身,然后冲着我行了一个优雅的贵族礼。

    他说初次见面,在下阿瑟黑斯廷斯。

    我说我叫陆言。

    倒吊男微笑,说早有耳闻,阁下想必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吧?

    我说难道是跟毕达哥拉斯有关?

    倒吊男微笑,说有一部分的原因吧,阿根廷的伊顿会,目前是由我来执掌的,毕达哥拉斯作为火地岛的负责人,他死了,自然得有人过来处理,不过对于我来说,更关心的,是你们的身份旁边的这位先生我是认识的,他是贵国大使馆驻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武官阁下,那么您,又是什么身份呢?

    既来之,则安之,面前的这个男人深不可测,在屈胖三生死未必的情况下,能不起冲突,最好还是不起冲突的好。

    本着这样的原则,我开口说道:“没什么身份,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而已。”

    普通的中国人?

    倒吊男指着我的脸,我平静地一抹脸,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啪、啪……

    倒吊男的两眼放光,仿佛见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拍了拍手,说很惊艳的手段,说句实话,倘若不是你旁边的这位小姑娘,我还真的不能确定你的身份这是什么,中国神奇的易容术?

    我点头,说对。

    倒吊男说我能不能请你和这位女士喝杯咖啡,然后聊一聊关于毕达哥拉斯的事情?

    我说好。

    三人坐在了杨运龙的旁边,倒吊男伸手,给我们招来侍者,给各自点了咖啡,然后眯眼打量着我,说起初的时候,我觉得不过是一个小冲突,我过来的想法呢,也不过是将闹事的人给杀了,用你们中国人的说法,叫做杀鸡儆猴,不过瞧见了两位,以及这位杨运龙先生,我的想法改变了,想听一听陆先生你的解释。

    我的解释?

    我不确定对方到底是什么想法,不过还是把之前的来龙去脉,给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倒吊男耐心地听完,然后说道:“也就是说,这所有的一切祸端,都是源自于毕达哥拉斯的傲慢,对吧?”

    我说是的。

    倒吊男眯着眼睛,深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想知道,那位击杀了毕达哥拉斯的小朋友在哪里。”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他给一个穿得很破烂的苦修士掳走了。”

    啊?

    倒吊男一愣,说什么样子的苦修士?

    我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跟他说起,完了之后,问他道:“不知道你是否知道这么一个人?”

    倒吊男笑了,说听你的描述,倒是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我说谁?

    倒吊男说道:“先知。”

    我说啊?

    倒吊男跟我解释,说这位先知阁下,有人叫他亚当,有人叫他以诺易德勒斯,至于他具体叫什么,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他曾经是两位教皇的老师,执掌过三届梵蒂冈的宗教裁判所,现如今舍弃了世俗的职位,带着三百弟子,在南极洲的最高峰文森山苦修,是这个地球上,最强大的人类之一……

    呃……

    好豪华的履历,居然还是梵蒂冈主人的老师。

    我本以为掳走屈胖三的,是哪位隐士高人,又或者神秘的存在,却不曾想那人居然这么出名。

    而旁边的杨运龙也忍不住插嘴说道:“传说中的事情,难道是真的?”

    啊?

    我说什么传说中的事情?

    杨运龙说在南极的科考站中,流传过这样的一个传说有人瞧见过传教士与企鹅为伍,念诵福音,还有人瞧见过成群结队的苦修士越过茫茫风雪,穿越无人生存的地带……但这些也都只是传说,尽管那些人说得言之凿凿,信誓旦旦,但南极洲那样极寒之地,除了专门设置的科考站之外,其余地方,很难生存下来的。

    倒吊男微笑着说道:“那不是传说,神秘的南极,即便是身处其间的各国科考队,也很难深入其中,根本不知道里面的奥秘……”

    我这时突然插嘴,问道:“你跟那位先知,是什么关系?”

    倒吊男哈哈一笑,耸了耸肩膀,说你别担心,我跟他不是朋友,甚至可以说是对头,伪善的教廷一直想要恢复中世纪的荣光,对于一切新势力都有着天然的敌对,而作为教廷最大的靠山之一,先知亚当,这个神棍一直都是我们想要铲除的对象……

    我又问道:“那么,你又是什么人?”

    倒吊男微笑,说你玩过塔罗牌没有?

    我说没有,不过知道一些。

    倒吊男说道:“塔罗牌里,有一张大阿卡那牌,叫做倒吊男,你可知道?”

    我说那就是你的由来?

    倒吊男笑了,说对,我身处的三十三国王团,正是用大阿卡那牌,来命名其中的成员。

    三十三国王团?

    这个名字,感觉很熟悉啊……

    我正在脑海里仔细琢磨着,那位倒吊男突然笑了起来,然后对我说道:“强者与强者之间,其实是有感应的,我尊重阁下的实力,想必你也能够感受到我的力量,而三十三国王团,与我一般、甚至比我更强的,还有二十一位。”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明白,这一回,我们是闯了大祸。

    然而倒吊男并没有继续显示自己的肌肉,而是微笑着说道:“本来我觉得,你我之间,应该会有一场战斗的,但现在我却有了另外的一个想法,那就是我愿意给你来自于三十三国王团的友谊,化解此事。”

    啊?

    我说你想怎么办?

    倒吊男举起三根手指来,先收起一根,说道:“我知道劳伦斯死在了你们的手里,那么它体内的撒旦之眼,想必也在你们手里把它交还给我,这是条件之一。”

    我伸手入怀,摸出了那枚黄铜戒指来。

    我递给了倒吊男,他接过来,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笑着说道:“很不错的开始,不是么?”

    他收起第二根手指。

    他说:“三十三国王团正在开拓东方的业务,我们在东方有一位总代理,也是大阿卡那牌的新晋成员,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面子,让我介绍你,与他见上一面,可以么?”

    啊?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是第二个要求么?”

    倒吊男点头,说对,第二个。

    我说好,但我不知道结果如何,见面的时候,也未必会很愉快。

    倒吊男哈哈一笑,说我并不负责亚洲的业务,你只要答应我跟他见一个面,就可以了,而且我敢打赌,你们如果见了面,会很惊讶的,哈哈……

    他弯下了第三根手指,说道:“你倘若是想要去救你的朋友,我正好有一艘船去南极。”

    啊?

    我被他第三个要求给弄得有些发愣,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去南极这是你的第三个要求么?”

    倒吊男却哈哈一笑,说不,你想多了,没有第三个要求,前面两个已经够了,后面的,是我表达友谊的方式而已去与不去,都随便你……

    我给他的话语给弄得有些疑惑。

    我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有些不太明白,毕达哥拉斯是你们在火地岛的负责人,我们杀了他,按理说怎么样,都得一场火拼,为何你会如此宽容?”

    倒吊男笑了,说你的担心有道理,但我想让你知道,这个世界很大,毕达哥拉斯在我眼里,跟微尘一般,我在乎的,只是伊顿会的面子而已,现在你给了我面子,我又何必冒着危险,与你交手呢?再说了,三十三国王团需要朋友,而你正是我认可的那种朋友……

    他起身,从旁边的助手那儿接过了黑色礼帽,戴在了头上,向我微微一欠身,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不打扰你和武官阁下的谈话了;船在码头,明天上午九点钟开,你若想去,直接过去就是了,我会吩咐的……”

    说完话,他转身离开。

    那人不是王明,隔壁老王拒绝了三十三国王团的善意,详情请见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