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濒死诅咒
    屈胖三怒了,顿时就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来。

    那只有在英剧里面才能够看到的欧美范儿庄园大屋子,顿时就垮塌了半边去,即便是这里有特别的加固,就算是布上了那六芒星法阵,也都无济于事。

    然而倒塌的屋子外面,并没有阳光照射。

    天色有些昏暗。

    乌云压头,让人的心头沉甸甸的,而我却管不得别的,而是加紧脚步,朝着面前的那玩意冲去。

    在雷意的加持之下,我最终将那位弗兰肯斯坦的脑袋斩了下来,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那玩意仿佛拥有着源源不断再生的能力,脖子上面的肉团不断涌动,翻滚的腥臭烂肉中,居然又冒出了一个脑袋的雏形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止戈剑已经捅进了对方的内脏处,勾到了一枚戒指。

    这是一枚黄铜戒指,特别的一点,在于戒指上面,有一块眼睛一般的宝石。

    那宝石通体透亮,泛着红光,最核心的地方,有一点黑。

    那黑色深邃,就仿佛黑洞一般,吸收所有的光芒。

    当我用止戈剑将那黄铜戒指挑出来的时候,那具无头傀儡最终跪倒在了地上,身上缝合的所有肉块都崩溃了,洒落一地,恶臭味充斥四周。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屈胖三冷哼一声:“想走?”

    唰!

    他化作一道幻影,从我身边掠过,随后腾空而起,冲向了另外一边去。

    随后我听到又一阵巨大的轰塌声,下意识地往外跑去,还没有跑开几步,就瞧见偌大的房子,居然全部都垮塌了下来,簌簌落下的砖石和腾然而起的灰尘,将原本美丽宁静的庄园弄得一片狼藉,丑陋不堪。

    翻起的烟尘之中,有人在四处奔跑。

    有人在四处追杀。

    我驻足而立,目光在尘烟之中来回巡视,过了半分钟,那尘土稍微消停一些,然后我瞧见了屈胖三,以及他手中的毕达哥拉斯先生。

    一直显得很有贵族范儿的毕达哥拉斯先生,此刻有些狼狈。

    他的雪茄不见了,黑色的礼服也不见了,梳理得一丝不苟的银色头发变得散乱,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条被抽了脊梁骨的野狗,给屈胖三拖到了地上,口鼻之间满是鲜血,往地上滴落,瞧那粘稠程度,让人分不清楚那些是鲜血,那些是鼻涕。

    我眯眼打量他的时候,他也正好抬起了头来。

    他的双目,打量着我剑尖之上的黄铜戒指,而我则瞧见这位老先生的眼窝子,给揍成了熊猫眼。

    说句实话,即便刚才他在这儿强行装波伊,看到他此刻的模样,我都有些可怜他。

    太惨了。

    不过屈胖三显然不是什么尊老爱幼的人士,拎死狗一般地抓着毕达哥拉斯先生的衣领,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恶狠狠地扔在了地上,愤愤不平地说道:“都跟你说了,有话好好讲,别动不动就比谁的拳头大,这儿说谁的地盘什么的,多没劲儿?怎么样,这下安静了吧?还想在我跟前跑,你以为你是博尔特啊?”

    他对这位绅士一点儿尊重都没有,用脚踩住了他的脑袋,然后看向了止戈剑的剑尖,说这是什么玩意?

    我说维持刚才那炼金生物运转的核心,应该是西方炼金术的结晶吧?

    屈胖三伸手过去,想要拿来仔细看一看,结果手还没有摸到,上面突然间浮现出了一道血光来。

    咝……

    屈胖三缩回了手,说什么破玩意儿?

    我说危险?要不然扔了?

    屈胖三说扔干嘛啊,便宜了别人;你收着,回头找懂行的人瞧一瞧。

    我说干嘛你不收着?

    屈胖三说这玩意跟我犯冲叫你收着你就收着呗,费什么话儿?

    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跟我说着,然后俯身下来,看向了地上的毕达哥拉斯先生,说道:“喂,我刚才其实就只是想问问你,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长得跟我这小兄弟很像、但脸上有一道疤的男人,中国人,看到过没有?”

    老头儿脸贴着地,气呼呼地不说话,显然还是有一些接受不了自己落败的现实。

    或者说他在等待援兵。

    然而这个地方,真正高端的力量,也就只有他和被我斩杀了的炼金生物弗兰肯斯坦,其余的虽然不少,但顶多也就独眼龙和狗熊男一样的水平,而这些人,则被暴走的小龙女追得四散而逃,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了废墟之中。

    屈胖三有些不耐烦,又质问了几句,突然间那老东西的脸色变得很白,厉声叫道:“我山猪毕达哥拉斯,以该隐的名义,诅咒来自东方的陌生人,愿你……”

    喀……

    屈胖三没有等待他说完,足尖用力,却是一下子踩碎了那老头儿的脑袋。

    这脑袋一碎,顿时就有一股血气盘旋着从破口处冲了出来,朝着屈胖三缠绕而去,他冷笑一声,往后退了两步,双手结印,准备抵抗,却不曾想那血气居然越过了他的防线,注入进了屈胖三的身体里去。

    噗……

    屈胖三被那血气入体,脸色顿时就变得煞白,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洒落在地面上。

    我瞧见他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赶忙上前,想要搀扶,结果屈胖三却伸手拦住了我,说别动,我自己来。

    屈胖三双手再一次结印,双手不断交触,然后用十指按在了自己的胸口处,不断往上。

    一直过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他的手指终于按到了喉咙和脸上来。

    随后他张开口,一声清喝,却有一股粘稠如墨的气息喷出,落在旁边的地上,那石板瞬间变黑,而旁边的毕达哥拉斯先生尸体,也给那黑气弄得迅速干枯,仿佛僵尸一般,还有几分油光。

    这个时候,屈胖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担忧地走上前来,说到底怎么了?

    屈胖三抹了一把额头上面的汗水,说狗东西,居然这么硬气,他竟然想要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来诅咒我,幸亏我发现得及时,第一时间将人给杀了,要不然还真的得在阴沟里翻船呢……

    我还是很担忧,说你确定你没事儿?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怎么着,你还希望我有事,对吧?

    我瞧见他表情轻松,这才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指着周遭的狼藉,说现在怎么办?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招来不少人,我们在这儿也待不下去了,不得已,只有赶紧离开,屈胖三说我们走吧,也别跟那温州老乡打招呼了,先找个没人的地方蹲着,等国内接我们的人过来再说。

    我说不去黄固家,那能去哪儿?

    屈胖三说有的是地方去,这城里面,肯定是有地方空着的,我们在里面待个几天,不露面,问题应该不大,比较头疼的事情,就是他们既然能够找到我们,一定也能够顺藤摸瓜,找到温州老乡人家那么热情地招待我们,结果因为我们被连累到了,事儿可就有些头疼……

    他说得对,黄固这谢顶大叔是真的不错,倘若没有他昨天收留我们,我们还不知道在哪儿流浪呢。

    而且我的手机,也是在他家才重新开机的。

    谁成想,跟着我们一起过来的巨翼蝠灵,会给我们惹来那么大的麻烦。

    不过……

    我说既然毕达哥拉斯先生和他的重要党羽都挂了,想来不会有人再闹事儿了吧?

    屈胖三笑了,说你刚才没听到么?人有组织,叫做伊顿会,而且你见过离群独居的血族么?

    我说那怎么办?

    屈胖三说想走吧,其实他对我们不知情,这才是最大的保护。

    我们没有再在现场待着,叫上了四处追人的小龙女,三人离开了这个鬼地方,走了一截路,我们方才发现,这儿离乌斯怀亚的城区还有一些距离,不远处,居然是海滩。

    看到寂寥的荒野,屈胖三笑了,说这个地方好,缩在那个小城里面,什么地方都不能去,反而不如在野外来得自由自在。

    我们没有走太远,就在附近的一个山谷中扎下了根来。

    这儿的信号不太好,我的手机没有一个信号,不过时间还早,我们也不着急,便在这儿安营扎寨起来。

    这个时节,乌斯怀亚还是挺冷的,在这山谷野地生活,有些艰苦,不过乐趣也是颇多,这里便不细表,这儿附近有一个伐木场,偶尔还能够瞧见有车辆路过,我们都很小心,刻意地与人保持距离。

    如此过了两天,我们在这山谷中开始渐渐适应起来,屈胖三和小龙女到处祸害这儿的野味,各种煎烤烹熏,十足的野食小哥。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屈胖三和小龙女都有些依依不舍,不过还是给我拽着离开了。

    我估摸着接我们的人,应该差不多到了。

    回去的时候,我们刻意乔装打扮了一番,我弄成当地人的模样,而屈胖三用自己独特的易容术,给自己和小龙女折腾一遍,然后进城。

    然而还没有抵达乌斯怀亚,在郊外的一处加油站前,我们被人拦住了。

    那是一个衣衫褴褛的白人老头儿,穿着满是窟窿的传教士长袍,他走到了屈胖三跟前来,打量了他好一会儿,突然说道:“你是魔鬼。”

    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