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南美老人
    我懂些英文,但并不算熟练,也没有认真而系统的接触过,听到那老绅士一本正经地跟我叽里呱啦说着话,我顿时就有些头疼。

    大部分词的意思我听懂了,但连成一句话来,我却拼凑不出来。

    好在这个时候也用不着我来出头,屈胖三站了出来,跟那人交流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道:“这帮家伙说他们的老板叫做毕达哥拉斯,想见我们一面,请我们务必过去一趟。”

    我瞧着周围一个一个肌肉结实、面带不善的大汉,说不然呢?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不然没问,不过看样子,好像是要打我们。

    我说那是去不去呢?

    屈胖三说走吧,说不定别人请吃饭呢。

    他冲着那英国管家点头,说:“k,我们走!”

    几乎是被押解一般,我们给这一群南美凶徒给顶着除了餐厅,随后又给塞进了一辆面包车里,一帮臭洪洪的南美大汉挤进来,弄得我有些头晕。

    上了车,我低声问道:“什么个情况?”

    屈胖三担心刚才那英国管家能够听得懂中文,故而没有车太多,现在那白人男子上了前面的黑色小汽车,他便没有再胡扯,而是对我说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我说讲人话。

    屈胖三说估计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天晚上?

    我说不是说黑灯瞎火,看不见我们么?

    屈胖三说又不是都眼瞎,肯定还是有明眼人的,而且这个地方不大,随便一问,就能够知道我们了。

    我说为啥呢?

    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昨天晚上走得急,我也忘了,没有把那些巨翼蝠灵的尸体给毁去,估计对方是看上了这玩意,想知道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我说不是警察?

    屈胖三说估计也就是当地的一些流氓头子。

    我说那你干嘛搭理他们,还眼巴巴地跑过来呢?

    屈胖三说你不觉得领头的那个老外挺有范儿的么,一般的流氓,可弄不出这样的派头来。

    我说气势是感受到了,感觉也是外国同行,不过就这样的角色,能够入得了你这心高气傲的家伙眼里?

    屈胖三说不然呢,难道我们还跟他们当场打起来?这破地方就这么小,一旦起了冲突,你想过收留我们的黄固没有?

    我说那万一真的起冲突,该怎么办?

    屈胖三说这就是我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人呢,见一见,也不费什么时间,最主要的,是要是谈得不好,咱们直接就从源头上把人给料理了,不会有人去打扰到咱的中国老乡;而且我们问了这一天,远不如问一问这儿的地头蛇来得全面和迅捷,你说是吧。

    我听完,想了想,说得,我昨天的时候还感觉自己快要出师,结果听你这么一说,顿时就觉得还差得远。

    屈胖三听到我这句奉承,顿时就乐了,说你总算是聪明了一次。

    我们两人说着话,突然间听到小龙女的一声尖叫,我抬起头来,却见一个长得很猥琐的南美壮汉正怒气冲冲地跟小龙女理论着什么,我挤上前去,护住了小龙女,然后问她道:“怎么了?”

    小龙女指着那家伙,说他想占我便宜,给我教训了一下。

    啊?

    我抬头看向了那家伙,说我是你们老板请的客人,你最好小心一点儿,别惹毛了我们,不然要你好看龙姬,翻译一下。

    小龙女这身手,怎么可能给对方占便宜,听到我为她出头,噗嗤一笑,然后用西班牙语跟对方说了一通。

    那傻大个儿显然是没有占到便宜,又吃了亏,挥舞着手,冲我怒气冲冲地吼着。

    我没有让小龙女翻译,而是伸手过去,与他相握。

    两秒钟之后,猥琐男的表情从愤怒变成了痛苦,怒吼声也变成了凄惨的尖叫声来,整个人都软了下去,我让小龙女翻译,说服不服,不服我们还练。

    那人慌忙点头,服了软。

    一番闹腾,车子在一片很不错的大房子前停下,那房子很高大,有欧式大庄园的气派,白色大理石的柱子和浮雕,让人莫名就感觉高大上起来。

    车子停了,那帮南美大汉连进庄园的资格都没有,由两个黑衣保镖押着,那位英国管家领着我们往里走去。

    路上的侍者很多,见到那位英国管家,都躬身问好。

    这时我才知道他的名字。

    劳伦斯。

    一路走,我们来到了房子的一处偏厅,在阴暗的房间里,一个老人,坐着书桌后面抽雪茄的。

    他的头发雪白,眼神迷离,看着跳跃不定的烛火,仿佛在发呆,一直到劳伦斯提醒我们到来之后,方才抬起头来,看着我们。

    啪、啪

    他举起手来,拍了两下,有人开门,又有人抬了一副担架进来,来到了我们跟前,将担架放下,又将上面的白布给掀开了去。

    白布掀开,露出了巨翼蝠灵的尸体来。

    这是一具相对完整的尸体,表面上看不出太多的伤痕了,不知道是给整死的,还是别的什么手段。

    老人放下雪茄,缓步走到了书桌前来,然后看向了我们,开口说道:“中国人?”

    他说的,居然是中文,虽然口音有些古怪,但还是让我挺亲切的,瞧见屈胖三和小龙女都往后面缩去,只有站上前来,说对,中国人。

    老人自我介绍道:“我叫毕达哥拉斯,有人叫我山猪,用你们中国人的说话,可以叫我老毕。”

    老毕?

    您可比毕福剑他要老太多了

    我笑着说道:“我们还是叫你毕达哥拉斯先生吧。”

    老人抬手,说名字称呼什么的,都不重要,我找你们来呢,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一问,担架上的这东西,叫做什么?

    啊?

    我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他这么直接,下意识地看向了屈胖三。

    屈胖三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我沉吟了起来,没有回答,而老人显然捕捉到了我们之间的眼神交流,看向了屈胖三,说哦,你们三个人里面,你做主?

    屈胖三被点了出来,当仁不让,说对,是我。

    老人有些意外,不过还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那个问题,屈胖三却没有告诉他,而是问道:“这事儿为什么会问我们?”

    老人平静地说:“有人瞧见你们跟这些怪物一起来的。”

    屈胖三说您恐怕是找错人了吧,不是我们。

    老人摆手,说我们可不可以不要争论这个问题了?我既然找你们过来,并且如同绅士一般地询问你们,就已经是给了足够的面子,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给我绕弯子呢?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我无能为力。

    老人听到这话儿,有点恼怒了,他缓步走回了宽阔的书桌后面去,坐在了椅子上,然后双手放在桌面上,托着下巴,认真地看着我们,说三位不是这儿的人吧?

    屈胖三说你还真没看错,我们是路过的游客。

    老人说那你们更不知道伊顿会咯。

    屈胖三说的确如此。

    老人说我年纪大了,变得越来越心软,更喜欢用文明人的方式来与人沟通、打交道,但并不代表我的孩子们会如此仁慈,你既然是这样的态度,那就让我的孩子们,跟你谈一谈?

    屈胖三问他,说你是这儿的大老板么?

    老人点头,说对。

    屈胖三说那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了,我再跟你谈其他的,行不行?

    老人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门又一次地被推开,然后走进来了两个穿着侍者衣服的男人来。

    这两个男人一个长得特别魁梧,宛如狗熊一般,而另外一个,则是个独眼龙。

    两人进来之后,先是朝着老人行了一下礼,然后回过头来,看着我们,叽里呱啦说了一堆,我一脸懵逼地看向了小龙女,她翻译道:“说了很多,归根到底一句话,那就是不是不不想活了?”

    你这翻译还真的是很精髓呢。

    我说你就问他,是不是想打架?要想教训我,那就直接上,别一个一个的来,两个一起上,不要浪费时间。

    小龙女如实翻译了过去,那两人的怒火瞬间就被点燃了,独眼龙如同猎豹一般朝着我扑来。

    我瞧见那狗熊一般的壮汉没动,显然还是讲究几分风度的。

    或许他觉得有独眼龙一个人就够了。

    砰!

    独眼龙气势汹汹,然而箭步冲到我跟前,拳头与我的拳头猛然相撞,发出一道声响后,顿时就咔嚓一下,整只手都变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去。

    手折了。

    他惨叫了一声,不过却并不停歇,而是猛然一扭,那手又接回去了,随后朝着我拦腰扑来。

    我与对方周旋了两下,感觉到对方的实力还是有的,即便是在国内,也能够入得了二流的角色。

    当然,也仅此而已了。

    三秒钟之后,我将会独眼龙给撂倒在地,又过了五秒钟,我将那狗熊一般的男子给弄趴下,让他直接昏迷过去,这才拍了拍手,对着那老人露齿一笑,说老爷子,忘了告诉你,我的脾气,也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