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乌斯怀亚
    还没有等我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听到人群里发出了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声,然而这些长得明显不像黄种人的众人纷纷四散而逃,而下一秒,我感觉到自己被三两个毛茸茸的野兽给死死抓住,止不住地疼。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跟着我一起过来的,不但有屈胖三和小龙女,还有一些巨翼蝠灵。

    这些玩意长得极为恐怖,面目狰狞,又凶猛无比,即便是换了环境,也没有减轻对我们的仇恨,扑在我们身上又撕又咬,那叫一个凶悍。

    不过那个最让我心中忌惮的魔怪没有过来,让我的心中舒缓许多。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三人将跟着我们过来的那十几个巨翼蝠灵给全部料理,有两头想自爆,却给屈胖三用青云图包裹住,让其最终还是没有拼掉性命。

    弄完这些,大厅之中除了一地的巨翼蝠灵尸体,周遭的人都已经跑得没有踪影了。

    我看着周遭的一片狼藉,想起刚才瞧见那些人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有周围被落下的乐器,桌椅以及布满酒杯的吧台,地上遗落的舞鞋,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回头说道:“看样子,我们并没有去别的去处,而只是换了一个地方。”

    小龙女也是一脸懵逼,说对啊,我们出国了么?我听到刚才那些人叫唤的,好像是西班牙语。

    呃?

    屈胖三看着她,说你还懂西班牙语?

    小龙女得意地说道:“那是,真龙智慧其实白给的?我不但懂西班牙语,而且还懂十六国语言,甚至精通兽语,还擅长与一切未知生物交流和沟通”

    屈胖三瞧了一眼屋子窗户外探进来的头颅,说得了,有时间了再吹水,我们现在得赶紧走吧,不然就要给人围观了。

    我们没有理会这一地的巨翼蝠灵尸体,而是冲着旁边的一道斜门跑出。

    我们离开了出现的这个屋子,又甩开了外面的人,跑了几百米,方才停下来,回头打量我们身处的这个地方。

    头上是璀璨星空,我很久都没有瞧见过这般纯粹的星空,星子忽闪忽闪,就好像孩童的眼睛。

    而在我们面前的,则是一个湾区小城,依山面海而建,灯火从远处蔓延而来,建筑的风格很奇怪,红的黄的,街道不宽,但十分干净,街边全是在童话里才会出现的、那种属于白雪公主的可爱小木屋,屋前屋后的鲜花开得正旺,清冷的风吹南边吹来,让人感觉到很是舒爽,而再往远处看,能够瞧见巍峨洁白的雪山。

    这尼玛是哪儿啊?

    我完全就懵逼了,跟着屈胖三和小龙女往前奏,这两人一个抬头望天,一个左右张望。

    我看不懂那些鬼画符一般的文字,只有跟屈胖三一般,学着抬头望天,结果发现星空之上,多少有一些诡异,但具体是什么,我又说不出来。

    难道,我们来到了一个别的世界,平行时空什么的?

    我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屈胖三忍不住笑了,说你脑子进水了吧,这儿是南半球,而且还是很南很南的位置,所以你看到的星象会不同什么平行时空,你想什么呢?

    而这个时候,小龙女给出了一个确切的答案来:“这里是乌斯怀亚。”

    啊?

    她说得语速有点儿快,我没有听明白,重复道:“乌斯华丫?什么鬼地方啊?”

    小龙女忍着笑跟我解释道:“乌斯怀亚,阿根廷火地岛的首府,位于岛屿的南部海岸,北靠安第斯山脉,面对连接两大洋的比格尔海峡这儿是世界上最接近南极洲的城市,差不多有八百公里,就能够抵达南极,是南极科考船队的重要补给地,被誉为世界尽头”

    呃?

    我一脸地难以置信,说我们居然跑到了南美来了?

    小龙女说很有可能,不过我需要找当地人聊一聊,才能够确定这一点啊,对,就是那个人。

    她话都没有说完,就朝着前方走去。

    那儿有几个拿着酒瓶、揽着肩膀的醉汉,正在街上摇摇晃晃地走着,小龙女走了过去,因为隔得远,我只能够听到很细微的声音,大概应该是闻讯,不过没一会儿,那几个醉汉瞧见小龙女单身一人,长得又细皮嫩肉的,不由得起了色心,居然动手动脚起来。

    结果并没有让我意外,那几个醉汉给那暴躁的小母龙出手,给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了一回,然后就消停了。

    发完了火的小龙女返回了来,一脸无奈地对我们说道:“还真是乌斯怀亚。”

    这消息有点儿让人诧异,毕竟我想的,是会跑到什么异界,或者是黄泉这样的地方,谁曾想只是来了一个乾坤大挪移,从中国大陆跑到了这南美的边陲小城来。

    我看向了屈胖三,说你说陆左有没有可能也来了这儿?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谁知道啊?有可能,也没可能,这个谁知道,或许回头你打听一下,说不定就知道了相比这个,我们最重要的,是找个地方歇下来,总不能沦落到警察局里面去待着吧?

    我们三个突然出现在这鬼地方,一没护照二没钱,算起来绝对是活脱脱的偷渡客,再加上刚才那一大堆的巨翼蝠灵尸体,还真有可能落到警察局里面去蹲班房呢。

    我有些发愁,而小龙女却笑了,说没事儿,有人聚集的城市,就有咱中国人,异国他乡,找咱老乡帮忙呗。

    啊?

    我说你确定,这事儿能成么?

    之前我们给追得满地乱跑,那都是小龙女的过错,此刻她想要找补回来,弥补遗憾,就变得积极了起来,说放心,我来办事儿,你们歇着就成。

    屈胖三将信将疑,说你别乱来啊,这次要真的办砸了,咱们就一拍两散,各走各的。

    小龙女立下军令状,当下也是不嫌着,开始四处晃荡,一会儿找人家小卖部老板询问,一会儿又跑去找看上去比较正直的行人,在这小城里转悠了半个多小时,还真的让她找到了一户。

    位于西南湾区的一家平价超市,老板是中国温州人。

    得到了这个消息,小龙女带着我们找上了门去,大半夜的,敲响人家的门,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有了回应,小龙女说话道:“请问是黄固先生么?”

    门吱呀一声开了,走出一个谢顶大叔来,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脸惊奇地打量着我们,开口说道:“中国人?”

    上门前,我们都收拾了一番,我还换了一身衣服,把先前打斗的痕迹去除了,此刻看上去就像是规规矩矩的正经人,瞧见面前这大肚子的中年大叔,小龙女小心翼翼地说道:“是的,我们是中国人。黄固先生,你好。”

    谢顶大叔很高兴,都没有问我们的来由,而是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屋里来。

    进了屋子,他又是一阵忙活,请我们坐下,让他那阿根廷老婆弄了一些热咖啡来,又弄了点心,然后才想起问我们的来意。

    小龙女先给他介绍了一下我和屈胖三,说我是她表哥,屈胖三是她一弟弟,然后说我们是过来这儿旅游的,结果行李丢了,还给人抢了一回,没有办法,听人说起了黄固,就像过老乡这儿来,寻求帮助。

    说完这些,她赶忙说道:“我们并不用什么,只是想跟国内的家人取得联系,让他们帮忙寄点钱过来”

    听到这话儿,黄固很是热情,说出门在外,特别是在这么一个地方待着,难得见到国内的朋友,你们先住在我家,今天晚了,明天把乌斯怀亚的几个中国朋友,请你们好好吃一顿。

    喝了热咖啡,又吃了一些曲奇饼干,在乌斯怀亚做超市和批发的黄固颇有身家,给我们安排了两个房间,并且告诉我们,房间里有电话,让我们跟国内的家人联系。

    一番折腾,我和屈胖三回房,先是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开始拿起了电话来。

    第一个电话,我是打给杂毛小道的。

    当得知我们居然跑到了南美洲,他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问清楚了这事儿的来龙去脉之后,他变得严肃起来,说这件事情他知道了,他立刻赶往长治去。

    屈胖三抢过了话筒来,说你别去打草惊蛇那个地方,有一个天然的防守大阵,既隔绝外面,也防止里面的东西逃出去,你倘若胡乱跑过去,说不定会陷进里面。你别慌,先等我们几天,等我们从这乌斯怀亚回来了,再一起。

    杂毛小道说好,你们先耐心等一下,我找人把你们弄回来。

    挂了电话,门外有人敲门,却是那黄固,拿了一个充电器来,说你说你手机没电了对吧,看看这个行不行。

    我接过来,一对,还可以。

    我说谢谢。

    黄固离开,我给手机充上了电,不过这国内的电话卡在国外是没用的,我也不管。

    然而等到我快睡觉的时候,把冲了点的手机开机,发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而等我拨过去时,居然通了。

    什么情况?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陆言对吧,张琳在我们的手上,不想她死,你就过来。”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