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空间之桥
    这一通不要命的狼奔豕突,让我都有点儿迷失方向,前方突然又是一阵开阔。

    听到屈胖三的话,我抬起头来,眯眼往前望去,却瞧见一条金黄真龙很突兀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就仿佛直接印到了我的视网膜上一般,那种震撼的视觉冲击力,就仿佛第一次瞧见那巨幕3d电影一般,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震撼。

    所有的光,都来自于那条金黄色的真龙身上。

    只不过

    这地底下,怎么可能会有真龙呢?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而小龙女更是哇的一声,直接叫了起来,跳起脚大声喊道:“这是真的,是真的呢”

    我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而是问屈胖三,说离开?陆左去了哪里?

    屈胖三不回答我的话,而是带着我们往前走,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发现了一个很古怪的事情,那就是处于洞穴正中,一个高高石头祭坛上面的那条真龙,一开始的时候,几乎占据了我所有的视野,充斥其间,然而我每走近一步,就会发现它缩小一分,走了十来步,发现它只有几十丈,而又走近一些,却发现似乎只有十几丈了。

    短短的时间里,突然间缩水那么多,是幻觉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我有点儿发愣,忍不住问道:“这是假的吧?”

    小龙女却越发地激动起来,说道:“是真的,真的真龙,这是一种尊贵无比的生物,有人说它是上一个纪元留下来的唯一种族,有人说它是与我们这个世界不同的高维生物,但不管怎么说,它有一个特性,那就是你隔得越远看它,就会越巨大,越近的话,反而能够瞧得越发真实”

    如此违背物理常识,显然也是它的独特之处。

    我说那这儿怎么会有一只真龙呢?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

    我已经不再质疑那玩意的真实性了,因为走近一些,我已经能够感觉到了强大的威严,从上而下,压得我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种气息,与止戈剑本身材质所发出来的,是一般模样。

    龙威。

    这是一种对低端生物有着天然压制的气息,就算是对普通人,也有着让人很难受的压力。

    当然,作为修行者来说,受到的影响或许会少一些。

    我这才发现,这么一煤矿下方,居然隐藏着这么多的秘密,也难怪之前触及到这儿的煤矿坑道会被弄塌,显然是有人不想这儿被过度开发出来。

    屈胖三对我说道:“死的,不过也可以说是真的。”

    这话儿有点儿像绕口令,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那个石台跟前,屈胖三冲我眨了眨眼睛,说你别晕,我跟你讲,这条真龙是被人留在这儿,作为时空桥梁用的,所以此刻的它,灵魂已经死了,魂归来处,而肉体却活着,作为空间之桥而存在。

    我一愣,说什么叫做空间之桥?

    屈胖三说真龙在道家之中,一直都是一种很特殊的存在,在典籍之中,记载修行者羽化成仙,得登天界,便是乘龙而行的,事实上,真龙的确能够打破空间晶壁,跨越距离,去往不同的世界,而我们面前的这空间之桥,便是根据此特点炼制而成的。

    我说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这地方是那个时间之主弄出来的?

    屈胖三摇头,指着周遭,说你看一看这里面的建筑风格,还有各种图纹,应该不是,更有可能是镇压它的存在弄出来的。

    我抬头打量,瞧见这条真龙抵近了看,也就二十来米的长度,而它则是盘桓在一根竖直朝天的华表之上,华表很高,几乎与近乎五十米的顶壁相连,最特别的,是我们身处的这洞穴,宛如倒扣的大腕,但华表指向的上方,却空出了一块来。

    也就是说,那上面,是通的?

    而除了真龙与华表,我们跟前的石台祭坛足有四米多高,有石梯,石台旁边有壁画,图形简单,曲线稀疏,却给人予一种说不出来的高贵。

    我的记忆之中,有一位耶朗大匠,对这种东西,最能够感同身受。

    打量了一会儿,我看向了屈胖三,说你的意思,是陆左通过这空间之桥,离开了这里?

    屈胖三说对。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呢?

    屈胖三深吸了一口气,说因为我闻到了朵朵的气息,还检查过了这玩意,发现它最近刚刚启动过一次,而且启动者,应该是陆左本人,所以才会这么断定的。

    我学着他深吸了一口气,结果什么都没有闻到,有些怀疑,说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屈胖三瞪着双眼,说我骗你干嘛朵朵她是鬼妖化佛,意识铸就的肉身,最是特别,但凡待过的地方,都会有一股很独特的檀香,你仔细闻,其实是可以闻得出来的。

    这个时候,旁边的小龙女也点头,说对,我问出来了,有一种淡淡的香味。

    我再一次地吸气,结果还是不行。

    屈胖三翻了白眼,说你的鼻子要不要去韩国整一下,感觉好像是废了。

    我说甭说这些有用没用的,咱们现在怎么办?

    屈胖三说什么怎么办?这空间之桥并不是谁都能够发动的,而且它指向了不同的空间,你别想着跟过去了,因为就算是启动,也未必能够找到陆左,反而极有可能去了另外的地方

    呃?

    我说你的意思,是你不会这玩意儿?

    屈胖三给我一激,顿时就怒了,说怎么可能,我只是不想弄而已,我要真想弄,费不了什么事儿!

    我说那就干!

    屈胖三说去你妹的,我问你,要是我们跑错了地方,去了深渊,或者黄泉,那怎么办?

    我说那就回来呗?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哪有那么好回来的?你以为那边也有空间之桥么?脑子进水了啊?

    我说你的意思,是陆左他和朵朵过去了之后,就不能回来了?

    屈胖三摇头,说也不是,我之前的时候,已经打量过这玩意了,它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向发射一段信号,而如果陆左足够聪明的话,就能够利用那信号,回归这儿来。所以我们要做的,并不是跟过去,而是耐心的等待

    砰!

    还没有等屈胖三把话说完,突然间我的左前方传来一道沉闷的声响,我下意识地转头望去,却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居然从那穹顶上摔落了下来。

    还没有等我瞧清楚那黑影是什么的时候,下一秒,乌央乌央的巨翼蝠灵,就从那漏洞处飞了进来。

    瞧见这些,屈胖三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叹了一声:“唉”

    他没有说什么刻薄的话,但小龙女的脸却还是羞得红了起来事实上,倘若没有她的冒失,我们也不会面临如此的窘境。

    她一个无意识的装波伊,却把沉睡中的大魔王给弄醒了。

    而这个时候,我也瞧见了那落在地上的,却是一头野猪一般的兽类,不过相比起普通的野猪,这玩意简直就像是一台坦克,超过八米的身子和不知道多少吨的体重,以及坚硬得如同岩石一般的皮肤,让人莫名生出几分畏惧来。

    而下一秒,那坦克猪的背上,又多了一个身影。

    却正是狄由寄身的那魔怪。

    它落在了坦克猪的身上,而下一秒,无数巨翼蝠灵围绕在了它的身边,各种古怪的“吱吱”声充斥周遭,我望着远处那魔怪宛如鲜血一般的双目,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低声问道:“怎么办?”

    那些巨翼蝠灵已经将我们给遥遥为主,而此刻的场面,并不是仅仅只有巨翼蝠灵,而且还有更多的凶兽,千奇百怪,个个彪悍不已。

    刚才的时候还好逃,现在给围住了,真的就没有路走了。

    屈胖三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事儿,缓步后退,朝着那祭坛靠去,而旁边的小龙女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吓得有些哆嗦,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它们不是怕真龙之气么,怎么这活脱脱的一真龙在这儿,它们却没有惧怕呢?”

    屈胖三指着那头被无数凶兽簇拥着的魔怪,说有头领,和没头领,是不一样的那玩意用自己的炁场,帮这些玩意撑住了龙威,自然没用。

    小龙女也问了一个与我一般的问题,说那怎么办?

    能怎么办?

    屈胖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纵身往上,说走吧,跟你们在一块儿,真特么倒霉。

    他一动,那对我们虎视眈眈的魔怪顿时就仰天一声怒吼,周遭无数凶兽得到了命令,蜂拥而上,朝着我们这边奋不顾身地冲了过来。

    它们快,我和小龙女更快,翻身跳上了高台,还没有等我们仔细打量一下当前的真龙,就感觉眼前的景象一阵模糊。

    那些朝着我们狂冲而来的无数凶兽,在这一刻,宛如现代印象派的油画一般,开始扭曲,化作了古怪的线条。

    世界都为之扭曲。

    我感觉到浑身一阵颤抖,心中极度的惊悸,而这个时候,有一只小手伸了过来,抓住了我的手。

    屈胖三说道:“闭上眼睛,不想被晕死的话”

    我闭上眼睛,几秒钟之后,重重摔落倒地,然后听到周遭一片嘈杂,音乐声响起。

    画风不对啊?

    我爬起来,瞧见周遭尽是跳舞的人群,一脸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