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时间之主
    屈胖三出现得是如此的突兀,以至于给了我一种他一直在旁边看戏的错觉

    不过现在并不是扯淡争吵的时候,我转过身去,瞧见那家伙藏在一个很隐秘的狭缝之中,正冲着我们招手呢,瞧见他脸上那紧张兮兮的表情,我就知道这一次他是认真的。

    也就是说,我们真的惹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跑!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尽管不确定到底是什么危险,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拉着小龙女就朝着屈胖三的方向走去。

    当我们挤进了那缝隙之中,就感觉身后仿佛地震一般,轰的一下,整个空间都在颤抖,而屈胖三则带着我们,在那狭小而崎岖的山缝之中不断狂奔。

    那红光并非是光源,而是承载着某种意识,如同触手一般,透过缝隙,开始朝着我们这边迅速蔓延而来。

    起初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觉得屈胖三在小题大做,结果总感觉背后凉凉的,回头一看,却把我自己都给吓到了,当下也是脚步不停,一直往前冲。

    如此跑了十几分钟,走过岔道无数,屈胖三在前面喊道:“抓紧绳子,跳!”

    啊?

    我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本能地照着他的话语去做,瞧见眼前迎面而来的绳索,伸手抓到,这才发现前面居然倏然一空,我们居然跑到了一处绝壁之前来。

    那绳子被我抓住,猛然一荡,却是跨越了七八米,来到了对面的山壁前,屈胖三又喊道:“再跳!”

    我松开绳索,跟着屈胖三落到了对面山壁半中间的一处凸出石台前。

    那家伙往地上一滚,瞧见我们都落了地,回过头来,将青云图祭出,瞬间变大,化作二十多米,封住了我们刚才来的地方,然后对我们说道:“你们往后退,退到山缝里面去,我在外面布阵,不要打扰我。”

    他说得语气坚决,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命令之意,我不敢跟他争执,领着小龙女往里走。

    走了七八米,我这才发现居然是一处还算宽敞的天然石室,因为拐了弯儿,所以看不到外面是什么动静,只听到有隐约的咒诀声传递而来。

    这里面黑漆漆的,我正准备启用火眼呢,眼前突然一亮,却是小龙女将那小黑给弄了出来。

    光亮出现,我瞧见小龙女的脸上一片惨白,还有好些汗水滑落,显然是给吓坏了。

    我瞧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也没有再说她,只是好言安慰,说没事的,有屈胖三在,他应该能够阻挡住那东西的追踪,你放心

    小龙女这时方才回过神来,看着我,说你刚才也感觉到了?

    我说这不是废话么?那么亮的红光,那么大的动静,就算是傻子,也能感觉得出来了啊。

    小龙女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心有余悸地说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连面都没有露,就把我给快吓得不行了?”

    我摇头,说我怎么知道?

    小龙女说你之前不是感应到了么?怎么会不知道?

    我有些无语,正要解释,这时外面传来屈胖三的声音:“是狄由。”

    啊?

    小龙女瞧着走进石室里来的屈胖三,有些疑惑地说道:“狄由?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屈胖三说道:“狄由是它的名字,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时间之主,它的身份呢,有人叫它域外天魔,也有人叫它旧日支配者,还有人叫它古神,总之一点,这玩意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强大,因为比起它的同类来说,它觉醒的时间,已经很长了,长到了很早之前,就有人听说过它的名字”

    时间之主?

    小龙女一头雾水,而我则听得浑身发麻,忍不住说道:“这玩意,跟员峤仙岛上面的无名,是一样的来头?”

    屈胖三点头,说对,不过相比于无名的凶残暴戾,这家伙还算是比较收敛一些;当然,也有可能是它身处此地,不得不低调一些的缘故。

    小龙女说你是怎么知道它的?

    屈胖三刚刚布完阵,将那玩意蔓延而来的意识给阻挡住,此刻浑身是汗,显然是有些脱力,顾不得什么,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壁,然后说道:“我啊,我也说听我师父说的”

    小龙女来了兴趣,说你师父?倒是头一次听你说起你师父,我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教出你这样的怪物来啊?

    怪物?

    屈胖三笑了笑,说你是没有见过我师父,他才叫做怪物呢

    他的表情有些落寞,而当小龙女往具体了问,他却不再回复,而是笑了笑,我知道这个“师父”,应该是他第一世,也就是阵王屈阳之时的师父。

    而此刻的屈胖三,显然是想起了往事,所以才会有些感慨。

    不过逗比就是逗比,高冷不过半分钟,随后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们,说你们两个,都把你们给支开了,让你们没事儿别过来,结果还坏了我的事,到底怎么回事?

    我苦笑,说你这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啊,说清楚了,也不会如此啊?

    屈胖三不愿说,就问我们都干了啥,我如实回答,当得知那狄由是小龙女激发龙气引起的时候,他恨得牙痒痒,说早知道你是这么一个胆小鬼,我就不带你了。

    小龙女有些委屈,说人家是没有见过那玩意么,你不知道,那些东西有多凶。

    屈胖三不屑地说道:“我不知道?来的路上,我不知道杀了多少呢”

    两人拌了几句嘴,我终于忍不住了,说你不是说来找我堂哥陆左的话,怎么又弄成这样了,到底怎么回事啊,现在那罗盘还能不能找到他的踪迹啊?

    屈胖三掏出了那罗盘来,扔在了我的手里,说你自己看吧。

    我接过来,借着小黑散发出来的光,仔细打量,发现指针一动也不动,就仿佛固定住了一般。

    我抬起头来,看向了小龙女。

    而小龙女也凑过来打量了一番,说到底怎么回事?

    屈胖三拿回了罗盘,说关于陆左,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到底想听哪一个?

    我说我现在的情绪十分不稳定,得用点好消息来刺激刺激,你先说什么是好消息?

    屈胖三说好消息是陆左没死,你用不着替他担心。

    啊?

    我说那坏消息呢?

    屈胖三说坏消息是我们可能找不到他了,他是否能够回来,取决于他自己的运气,而不是我们。

    我说回来?他去了哪儿?

    屈胖三笑了,说关键的问题,就是在于我们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我说那你怎么知道他还活着呢?

    屈胖三说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些挺有意思的东西,待会儿带你去看不过这得在那玩意消停一些,开始进入沉睡之后,不然正面撞上了,我们都活不了。

    他在这儿卖弄玄虚,我对他的脾气十分了解,所以也不求他解释,而是问道:“对了,你跟我们讲一讲狄由呗。”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没什么好说的,你见过无名,对于这些家伙,多少应该有一些直观上的印象对了,我可以跟你说的,是这个地下,很大,而且因为某种原因,这里离深渊很近,时不时会跑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所以你最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免得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小龙女忍不住又问道:“你是说那些长得跟蝙蝠成精一般的东西,是从深渊里来过来的?”

    屈胖三说你是说巨翼蝠灵?

    小龙女说这玩意叫做巨翼蝠灵?感觉翅膀并不是很大啊,就是特别丑。

    屈胖三说这些是来自于修罗道的异种,而且还跟上古巨蝠杂交过,特别凶狠,但也胆小,容易受控制,被那玩意收服了,弄来看家的不只是巨翼蝠灵,这儿有超过十多种凶灵,都是它的帮手,在它沉睡的时候守护老巢,也隔绝外面的世界

    还有十多种啊?

    小龙女这时方才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莽撞,一边擦汗,一边说道:“你才来多久,怎么什么都知道?”

    屈胖三摇头,说其实,很久以前,我来过这里。

    啊?

    小龙女有些诧异,说是你的前世么?

    她倒是直言不讳,而屈胖三沉默了一会儿,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我能够感觉得出来,屈胖三其实已经对自己的前世,也就是陆左他们口中的虎皮猫大人,渐渐有了一些记忆,也知道它的存在,要不然他不可能给自己取名叫做“屈三”,而这般想着,我突然间想到了他单独行动的理由。

    或许,屈胖三是想在这儿,找到曾经失去的记忆?

    我的脑子有点儿乱,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古怪的吼声,屈胖三脸色一变,指着那发光的煤精,说让它黑下来。

    他说完,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小龙女手忙脚乱地将黑子给收了起来,而这边刚刚一弄妥,屈胖三就旋风一般地冲了进来,说不好了,那玩意虽然没有亲自追来,但附身在凶兽身上,并且已经发现了我的伪装我们得赶紧走,不然就要给堵在这里,到了那时候,我们就都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