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名曰煤精
    我抬手一剑,正要劈中那火球,结果对方却突然在半空中骤然停了下来,一动也不动。

    我长剑前指,那玩意一动不动,火焰将空间照得透亮,也让我瞧清楚了对方的模样那是一个个足球一般大的不规则体,外表看上去好像切割得很烂的钻石,棱角和横截面都很多,古里古怪的,很不规则,让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

    它们有的浑身发红,散发着灼热的温度和光芒,有的则黑乎乎的,仔细看,有点儿像是煤块?

    对,就是煤块,尽管它比较光滑,但依然给我这样的感觉来。

    我的止戈剑一亮出了,原本朝着我扑过来的这些玩意儿全部都停止了,悬浮在半空中,有的呈现出与我相对静止的状态,有的微微晃动,似乎想往后溜。

    而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得出来,对方虽然是某种生灵,但对我却似乎并无恶意。

    它们只是好奇,凑过来看而已。

    我不确定这玩意儿是否听得懂我的话,不过还是试着与对方打招呼:“嗨,我没有恶意的,只是”

    我一开口,对方就好像是吓坏了的兔子,全部都掉头跑开去。

    我哪里能让这事儿发生,好不容易找到点儿活物,自然不可能将其放过,于是伸手去抓,结果这玩意的速度快得让我诧异,一下子就要遁入地下河那边去。

    那小东西一跑,我立刻着急了,下意识地施展大虚空术,想要遁入虚空去,好将其抓住。

    然而我这一腾身,却并没有隐没。

    又被限制了?

    我有些诧异,而下一秒,感觉到那限制我遁入虚空中的力量,居然是来自于那小东西的身上。

    这让我更是好奇,当下也是箭步而走,人似奔马,倏然冲到了地下水旁边,然后猛然扬剑,一式清池宫十三剑招,剑气遥遥封住其中的一块。

    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叫做“三瓜两枣一竿子,管它有的没的”,却不曾想歪打正着,那玩意被我意念锁定,居然从半空中倏然往下坠落了去,我瞧得欣喜,箭步上前,一脚踩住了那玩意,感觉仿佛猜到了一头千年老鬼,凶猛得很,使劲儿地翻腾,就想要摆脱我的掌控。

    我好不容易逮到这玩意儿,哪里能够让它逃脱,当下也是止戈剑下指,顶住了那玩意。

    止戈剑往下,剑尖指住对方,那玩意儿终于消停了,一动也不敢动。

    再回头,其余的已经逃得不见踪影。

    我害怕这玩意机灵,在这儿跟我撞死呢,稍不注意,就会逃走,于是也不敢大意,从乾坤囊中摸了一下,掏出了一个布袋子来,小心翼翼地弯下腰去,将这东西给装进了袋子里。

    结果袋子一套,那玩意立刻就开始变得发热,隔着袋子,我都能够感觉到滚烫的温度。

    那布袋子并不隔热,一下子就给烧得通红,眼看就要烧穿,我不得不用止戈剑敲了敲它,只一下,那家伙又消停了下来。

    啊?

    我想了一下,觉得这玩意很是诡异,不过之所以被我拿住,想来并不是惧怕我什么,而是被止戈剑所降。

    而止戈剑之所以能够克制得住它,想必也是因为剑身的材质吧。

    毕竟真龙骸骨。

    想清楚了这一点,我将止戈剑与布袋挨在一起,那玩意消停许多,也不再发热了,一动也不动,跟一死物差不多,我为了保险起见,又找了一兜水果的网兜,并且时刻注意着,随后开始往回走。

    我觉得这条地下河肯定是有说法的,不过就我一个人,我也不敢乱闯,得回去跟大伙儿商量一下再说。

    我原路返回,一路上曲曲折折挺多的,好在我路上的时候刻意地记了一下,所以并没有出现迷路这种乌龙情况,而等我回到了原来出发地时,小龙女早已在此等待,瞧见我走过来,赶忙迎了上来,说你可回来了,说好半小时,结果都快四十分钟了,你再不过来,我就要去找你们了。

    啊?

    我有些诧异,说屈胖三还没有回来么?

    小龙女摇头,说没,就我一个人,没有看到他他走的时候,你也没有跟他说半小时回来啊,你怎么搞的啊,有情况么?怎么弄那么久啊?

    我将手中的东西扔地上,用止戈剑比着,然后解开了袋子来。

    网兜和布袋,两层解开,显露出了那玩意的真身来,此刻它没有发热,黑乎乎、晶晶亮地一大坨,一动也不动,仿佛一死物般,小龙女瞧得奇怪,说你给我看一煤球干嘛?我知道这儿是废弃的煤矿,我过那边去,也瞧见不少煤堆

    我用止戈剑点了点那玩意,说别装死啊,我知道你活着,听懂我意思的,动一动。

    小龙女用看智障的表情打量着我,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黑乎乎的东西果然微微一抖,动了一下。

    啊?

    小龙女愣住了,而我又说道:“热起来。”

    那玩意一下子就发红了,把我们身处的这十字路口弄得一片光亮,小龙女惊喜不已,说这是什么啊?

    我说我也不知道,就刚才突然出现的。

    我将刚才的经历跟她简单讲了一遍,小龙女听到,思索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走到了那玩意的跟前来,伸手去抓那家伙。

    我以为这小东西会很凶,然而它对小龙女的恐惧,似乎比止戈剑更甚,吓得浑身发抖。

    小龙女轻而易举地将这玩意拿在手上来,顾不得它发烫的身体,颠来倒去地反复打量了一番,然后高兴地说道:“我知道这是什么啦。”

    啊?

    我说是什么呢?

    小龙女说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东西应该叫做煤精。它乃远古洪荒之时,强大生物死去之后,消散不去的灵魂所化,经过几千上万年的地质锤炼,三魂七魄早已消融,记忆也支离破碎,最终融于煤层之中,凝结成精举凡大矿,总会或多或少有一些,就如同山野精灵一般,不是什么坏东西,就是遵循自己本能行事的小生灵

    啊?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小龙女冲我炸了眨眼,说没事儿多读书啊,我们白城子有民顾委图书馆的备份,我从小就在图书馆里泡大的,多多少少读过一些。

    我说那它为什么会怕你呢?

    小龙女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它融于地脉,也诞生于地脉,遵循于本能和世间规则,龙脉是真龙墓地融汇而成,在地脉之中,最为尊贵,它对真龙之气的畏惧,是本能,而我别的没有,恰巧有一些它惧怕的东西对了,我现在收服它,没问题吧?

    我说你能弄,那就最好我在发现这东西的地方,找到一条地下河,总感觉那里会有一些蹊跷,你若是能够降服它,最好帮我问问,地下河那边是怎么回事儿。

    小龙女说这玩意天性纯良,脑子简单,问这事儿,悬,不过煤精十分罕有,而能够抓到的,更是屈指可数,我算欠你一分人情。

    她一边说着,一边咬破自己右手的中指,将鲜血按在那玩意身上。

    鲜血低落身上,那玩意就好像给硫酸泼了一般,拼命挣扎。

    它不能发声,但浑身发抖的模样,也着实让人觉得可怜,不过没多一会儿,随着小龙女口中念念有词,小东西终于不再抖了,待小龙女一放手,它立刻就凭空悬浮了起来,用自己没有棱角的一面蹭了蹭小龙女的肩膀,以示臣服。

    得,我刚开始还担心呢,结果现在瞧见它那一副狗腿模样,便也放下心来。

    我说你讲了这半天,它到底有什么用呢?

    小龙女伸出了中指来,那玩意在她的指尖上滴溜溜地转动,她玩得开心,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回答,说用处很多啊,比如可以做一个免费的灯笼,再有一个,它对危险的警觉性很高,可以预警,另外它对这儿很熟悉,帮我们带路,岂不是挺好?

    她少说了一样,那就是压制我的大虚空术。

    不过也许小龙女并不知晓。

    我说既然可以带路,那就赶紧带我们去找屈胖三吧,那小东西今天给人的感觉怪怪的,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做事儿也是火急火燎的,以前可不这样。

    小龙女说他以前什么样?

    我说你别看他人小,做事不温不火,好像一点都不着急,但人机灵着呢,不管什么事儿,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小龙女听我夸完,点头说道:“我也感觉他有点儿反常,刚才好像有意支开我们一样。”

    啊?

    我说你也这么觉得?

    小龙女点头,说对呀,我先前看到那罗盘的指针在动,并没有说碰到什么阻碍,现在回想起来,他估计早就知道左边有问题,不过却还是分配了任务,执意要过去,这可不就是要支开我们?

    我说你干嘛不早点说?

    小龙女说我怎么知道啊,再说要不是你刚才提醒我,我也想不到这一层来啊

    我听小龙女这么一说,虽然不知道屈胖三为什么要支开我和小龙女,但也是心急如焚,说走,我们赶紧去左边看一看,只怕真的是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