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废弃煤矿
    这呜呜之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让人感觉没有来的寒冷,鸡皮疙瘩一下子就从后背冒了起来。

    小龙女皱眉,说什么鬼啊?

    屈胖三结了一个手印,护住了火把,等待着那光亮稳定一些,方才说道:“唉,还真的有可能哦。”

    啊?

    小龙女下意识地抱住了胸口,说真的啊?

    我在旁边看着,忍不住吐槽,说小姐姐,你活脱脱一暴走的小母龙,别说孤魂野鬼,就算是来一鬼王,还不是照样暴打?

    小龙女撇嘴,说女孩子天生怕鬼,你不知道啊?

    继续往下走,没多一会儿,前方的洞穴突然一变,居然出现了坑道来,并且能够看见幽幽的光芒。

    屈胖三皱眉驻足,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把手中的火把给灭了,回头对我们说道:“这儿跟那煤矿是连在一起的,地下可能会有瓦斯,点火不安全,一会儿你们若是闻到什么异味的话呢,千万记得闭息,免得中毒啊”

    我和小龙女点头,跟着屈胖三往下走,抵达了一处坑道里,屈胖三停在了十字路口,手捧着罗盘,仔细打量着。

    我左右打量,总感觉周围有些不太对劲,并不安静,仿佛有什么小东西存在一样。

    这些东西没有给我太多的威胁感,但又让我很不自在。

    就在我琢磨着是不是要过去找寻的时候,屈胖三箭步而走,朝着左边的一条甬道走了过去,我跟在后面,走了半分钟,前面出现了一片坍塌的地方,屈胖三伸手,掰开了几块比他人还大的石头,露出了下面的东西来。

    居然是几具尸骸,这些人身前的时候抱在一起,死后化作白骨一堆,看这模样,应该是有几十年的光景了。

    找到了尸骨,屈胖三后退一步,然后摸出了一把糯米来,又掏出了三炷香,点燃之后,插在地下,三炷香分别对应天地人三个方位,然后口中念念有词,最后的时候,手猛然一挥,口中大喝道:“时光荏苒,人世如苦海,何必沉沦,且有我来摆渡各位,前往幽府,转世投胎吧”

    赦!

    屈胖三指间一挥,顿时就有青气浮现,喷涌在那线香之上,随后化作四五个脸面血肉模糊的男子来。

    这些人穿着老式的矿工衣服,有人戴着藤编的安全帽,有人没有戴,脑袋都缺了半边。

    这些人看着无比凄惨,不过却在屈胖三喃喃的超度声中,脸上露出了平和的表情来,然后朝着他遥遥一礼,没多时,却是彼此交缠,然后朝着头顶未知之处遁了去。

    我经常使用大虚空术,对于空间的理解,与常人大相径庭。

    我知晓,在这个时候,头顶之处,却是开辟出了一条仅容许灵魂通过的狭窄缝隙,让它们得以离开,去往极乐。

    或者幽府。

    送走了人,屈胖三长叹一声,说唉

    煤,又称黑金,它是工业社会的能源载体之一,意味着财富,但也意味着危险,长治的无烟煤闻名全国,但却不知晓有多少年轻的、年长的矿工,埋身于此现如今的煤矿挖掘已经工业化、产业化和正规化,小煤窑不断被关闭,然而也依然是事故不断,更不用谈几十年前那个技术、设备和工艺都不成熟的时候。

    死亡,在煤矿地区,似乎成为了吃饭、洗澡、睡觉一般,必不可少的话题之一。

    送走了这些遇难的矿工,气氛有些僵硬,我看了屈胖三一眼,说行了,你别多愁善感了,人都死了几十年,骨头都一把了,现如今给你超度了,不用作那孤魂野鬼,也算是解脱,得了个不错的归属

    屈胖三摇头,说不,我叹气不是为了这个。

    我说哦,怎么讲?

    屈胖三说你有没有发觉,这个地方的风水很古怪,阴气十足,很是污秽,正因为如此,方才频频出事,而死去的人也不能够往生,反而成为了冤魂不散的野鬼,在这坑道里呜呜哭诉着,这是为了什么呢?

    啊?

    我给屈胖三问住了,愣了一下,而旁边的小龙女却回答道:“警告。”

    对!

    屈胖三一拍大腿,说是警告,这些遇难矿工的死,说不定不是意外,而他们死后不得解脱,灵魂日日夜夜在此哭嚎,也并非没有缘由,是有人刻意为之,让那些想要在此处开采挖掘煤矿的人不敢继续下去,转而去旁边的矿场。

    我说也就是讲,这个地方,藏着秘密?

    屈胖三说藏着大秘密,也许这就是陆左为什么感觉到不安,甚至还提前做好身后事准备的原因。

    我忍不住说道:“去你大爷的,什么叫做身后事?你盼着他出事呢?”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口误,口误。

    闲聊结束,我们继续走,然而没走几步,屈胖三却停了下来。

    我说又怎么了?

    屈胖三蹲在地上,眼睛几乎挨着那罗盘,过一会儿,甚至顾不得脏,直接趴地上去,结果没一会儿,他抬起头来,说艹,不动了,罗盘没用了。

    啊?

    我说艹,你特么的真是乌鸦嘴来着。

    罗盘不动,有很多可能,最大的可能,就是陆左出事儿了,而如果是这样,那可就真的让人着急了。

    虽说我对于陆左的本事一直都很敬佩,也相信这世间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儿,但很多时候呢,都有一个无奈,那便是人力有时尽,太多东西让人无可奈何,难以抵御,如同命运一般,所以我肯定是很担心的。

    骂完了,我赶忙问道:“那怎么办?”

    屈胖三说你先别急,肯定是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干扰到了信号的传递,而且是因为我刚才超度了那些亡魂,才引发了对方的警觉,启动了什么东西,只要找出那东西来,事儿就好办。

    我说那行,怎么办,你吩咐。

    屈胖三眯着眼睛左右打量一番,然后说道:“我们分头找,看看有什么异常,如果找不到,或者路被堵住了,那就原路折回,我们在这里汇合,好吧?”

    呃?

    我说这个地方还分兵各路,这不是给别人各个击破的机会么?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你脑子真的是进水了,就我们三个人,个个都跟野狼一样,凶猛得一批,你觉得会被人各个击破么?

    我回头看小龙女,她耸了耸肩膀,说我没问题,能够照顾好自己的。

    好吧。

    屈胖三既然这么说,自然是有道理的,我不再坚持,说那怎么走?

    屈胖三指着前方,说你往这儿,我往左,龙姬往右,行动吧,赶紧儿的,动起来,晚了说不定陆左就等不及了

    呸!

    我知道屈胖三这家伙是故意的,呸了他一口,想跟他约定回来的时间,结果小胖子一刺溜,却是跑得不见了踪影。

    呃?

    我有点儿郁闷,总感觉屈胖三今天有些不太正常,倒不是别的,就是他太急了,就跟四十年光棍新婚洞房一样,火急火燎的,好像屁股后面有狗撵的一样。

    我叫不住他,只有跟小龙女约定,说我们半个小时之后,倘若没有找到,就回这里来啊。

    小龙女点头,瞧见我犹犹豫豫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说你要是怕黑的话,我陪你一起?

    我被这句话儿给刺激到了,赶忙摇头,说怎么会,走吧。

    我不想给一小姑娘看不起,于是率先往前走去。

    这儿是一个废弃的地下煤矿,经历过了垮塌事故,里面的甬道曲曲折折,有的能够看出是人工开凿的痕迹,有的则不是,虽然一样可以过人,但总感觉是另外的手段弄出来的,让人捉摸不透。

    经历过刚才的那起超度,我明白这地方很是古怪,马马虎虎,只怕会出事儿,所以我走得很小心,并且四处打量,生怕漏过什么东西。

    如此走了十来分钟,我的前面终于堵住了。

    我来到尽头,伸手去摸那封堵住的岩壁,黑暗中,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手上黑乎乎的,使劲儿敲了敲,对面传来实诚的回应,说明不是隔空的。

    这儿已经是煤层了。

    我往回走,又走过了几个岔路口,依次查看,各自走到尽头去,确定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这才回返而来。

    如此又过了一会儿,我估摸着半个小时的时间快到了,于是准备回返。

    然而这个时候,我路过一个通道,听到远处突然有叮叮咚咚的声音传来。

    怎么回事?

    我此刻全神贯注,精神高度集中,没有犹豫,跟着进去,走了一百多米的样子,结果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条地下河。

    呃?

    这地方,怎么会有地下河呢?

    不可能啊?

    虽然我不太明白地质方面的太多知识,也没有什么研究,但总感觉出现一条三米多宽、不知深浅的地下河,多少有些古怪,而在地下河边,我突然瞧见几团如同刺猬一般的黑影在蠕动,感觉到我过来了,居然发出了“嗤嗤”的声音,然后冲着我奔涌而来。

    我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伸手去乾坤囊拿剑,结果那些黑影在下一秒,却是化作了通红的火球,浮现在了半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