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别惹陆言
    被套路了?

    我的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就想着遁入虚空中去,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融入其中,一股强大的力量笼罩着周遭,让我无处遁形了去。

    这种感觉,跟先前被伏击时,那侏儒俞千四使出油纸伞的情形,是一般模样的。

    我无法遁入虚空,这才将心神沉浸下来,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水池之中,池子里面,竟然遍布了无数滑腻无比的长蛇,这些长蛇彼此交缠,皮肤上面分泌黏稠的液体,在我周身滑动,让我的心中莫名就是一阵发麻。

    而那个声音却得意地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正头疼找不到你们这帮孙子呢,却不曾想你居然跑到了我们门前来。”

    我坠落到了这满是长蛇的池子之中,不断沉浮,下面脚不占地,不知道这池子有多深,抬头望,原本的陷阱缺口却是已经封闭。

    我开启火眼,将场中情形收纳眼底,果然是密密麻麻的蛇池,而这里的面积并不算大,顶多也就四十来个平方。

    这些长蛇的品种很奇怪,与寻常所见的虫蛇并不一般,大部分都很凶,呲牙咧嘴的,感觉都是毒蛇。

    倘若是寻常人,掉进这儿来,恐怕早就吓得没了胆子。

    而就算是没有被吓死,被这么多的毒蛇围绕,随便咬几口,都活不出去。

    但我好歹也是敦寨苗蛊出身的,虽然是半路出家,但身体里面还藏着一头食物链顶端的聚血蛊,对于这帮长蛇的威慑力还在,自己久经风雨,倒也还算淡定,确定聚血蛊散发出来的气息隐隐镇住了这群长蛇之后,我抬起了头来,说道:“我算是栽了,但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我是怎么栽的。”

    那人嘿然而笑,说好说,兄弟我叫做小东北,至于你你刚才自己照镜子的那角落,就是我们暗哨的监控室,单面镜,你干什么,我们都瞧得清楚

    单面镜?

    你特么的这是在逗我吧?

    运气不好,怪不得别人,不过我却并不绝望,至少有聚血蛊的存在,在这别人认为是绝境的蛇池之下,我却还有着逃生的机会。

    所以我左右打量,想要找寻出口。

    这么多的蛇,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儿地方的,总有一些去处。

    就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那小东北又出声了,说怎么,想逃?

    我说没有,只是这么多的蛇在裤裆里钻来钻去,有点儿不得劲儿,怎么,你这是要下来陪我玩一会儿么?

    哈、哈、哈

    小东北得意地笑道:“道上都在传你的事迹,特别是茅山遭劫之时,你千面人屠凭借着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斩杀三百多各路高手,拯救茅山,将你捧到了天上去,还有人传你一身高来高去、神出鬼没的本领,说杀陆言,难于上青天,今日却不曾想你落到了我的手里来,如何能让你活着离开?”

    他说着话,突然间头顶上有东西滑落了下来。

    我抬头一看,顿时就想要骂娘了。

    这王八蛋自知与我正面交锋吃亏,居然一点儿脸皮都不要,更是不讲究半分规矩,瞧见那些长蛇并没有对我下口,居然直接从喂食的坑道里扔了手雷进来。

    而且一扔就扔了好些个,个个如同地瓜一般,滚落下来,带来了死亡的气息。

    我有信心面对无数的敌人,凭借着手中的止戈剑,以及一身技业,还有永不言弃、坚强的意志和决心,但是面对着这一颗颗滑落而下的手雷,顿时就有点儿懵逼了,而眼看着那手雷即将砸到了我的头顶上,这才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开始往下潜去。

    我潜入了两三米的地方,手雷开炸了。

    轰!

    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带着无数破片,朝着水下传递而来,恐怖的震荡力让我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下意识地护住了头部,然后将有可能接触到破片的身体部位集中强化。

    果然,这样的应对是很正确的,因为即便是有着许多的长蛇作为抵挡,那破片已然如期而至。

    我感觉到背上、腿上还有护住头的手臂上,传来了好几处的刺痛,而下一秒,又有巨大的冲击波传递而来,连续不断的轰鸣声持续响起,约莫七八个之后,方才消停几分,而这个时候,我整个人都给震得晕乎乎的,有一种将近昏迷的状态。

    我不确定对方用的是什么类型的手雷,但这手雷冲击波在水下的威力,却还是有点儿震伤到了我体内的腑脏器官,头部也有一些。

    至于那些破片,在我身体各处,更是扎了数十片。

    伤口处传来的麻痒感让我更加感觉到了生命的可贵,而我也知道,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倘若不想办法逃脱的话,我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都无法逃脱此劫。

    所以我潜入了三米深的池底,找寻出口。

    结果我终于找到了几处,却发现只有拳头大的通道,根本无法走人。

    我一口气憋不住了,再一次浮上来,而这个时候,小东北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怎么样?没事儿吧?我猜你应该没啥事,传说中的千面人屠,插上翅膀都能够飞到天上去了,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儿小小的手段死掉呢?不过你放心,我有一万种办法弄死你”

    狭小的空间中,充满了他那种小人得志的嚣张狂笑。

    水池之中,无数的死蛇浮出,我抬头望天,看着封闭得死死的陷阱口子处,能够感觉得到那里的金属光泽。

    就算是我费劲了气力爬上去,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开缺口。

    没路了么?

    身上各处传来的刺痛感觉,让我的神志越发清醒,而头顶上那位的笑声,则让我莫名之间,生出了几分倔强而豪迈的怒气来。

    我陆言啊,可是聚血蛊的主人,死在我手下的豪杰大拿,不知道有多少,你小东北算个什么东西?

    你以为限制住了我的大虚空术,就能够将我给困在这儿?

    你以为你的这种种布置,就能够让我顿足不前,只有在这儿等死?

    你错了!

    我可不能死在这里,我还要活着回去,要成就一番伟业,然后把虫虫娶回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还要过几十年的性福生活呢。

    老子怎么可能陪你在这儿玩?

    怒气不断攀升,在顶点的时候,我整个人的意志陡然变得无比强大,随后我抬起头来,冲着那位小东北怒吼道:“想杀我?天底下,还没有人敢这么说,你特么的算是个什么东西来、来、来,地煞陷阵!”

    轰!

    七八颗手雷造成的冲击波有多恐怖,我已然领教到了,现代武器的威力,直接将我打入了即将崩溃的边缘,而对方却并未有领教过地煞陷阵的威力。

    当初在国境线附近领悟到此法的时候,屈胖三就告诉过我,说这玩意千万不要在人口稠密的地方施展。

    因为它造成的后果,将是一场灾难。

    所以地煞陷阵这门手段在我领悟并且练成之后,罕有施展出来。

    那是我悲天悯人,害怕有人被我误伤,沾了因果。

    但现在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气势攀升到了极致的时候,我的精神已然与地下深处的某一种力量取得了联系,当我施展出来的时候,那种力量便开始向上狂涌而来,如炮弹出膛,恐怖得如同火山喷发一般。

    下一秒,我感觉周遭的地质结构瞬间变动,四十多平方的水池陡然裂开,大片的池水泄露,整个空间都垮塌下来,而上面的空间,也疯狂变动。

    我听到了原本得意不已的小东北,此刻正在大声惨叫着。

    而就在无数落石即将砸到了我的头上来时,我终于感觉到一直压抑住我的那股力量消失不见了。

    大虚空术。

    在无数落石、水泥板、钢板将我砸中之前,我终于遁入了虚空之中,一片混乱之中,我下意识地往外面逃去,过了几秒钟,我出现在了雪地之上。

    冰冷而洁白的大雪,还有凛冽的寒风,让我感受到了生命动人的气息。

    刚才倘若是差半秒钟,只怕我已经成了一滩烂泥。

    地煞陷阵将我身体里的力量吸收一空,而身上的伤势也让我有些无力,我躺在雪地里,抬头望天,黑沉沉的天空没有再飘雪,而远处不断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我没有去看,也知道是建筑在垮塌。

    地煞陷阵的力量还在涌动,许多的坑洞出现,乱石在飞舞,而躺在雪地里的我,却收获了短暂的宁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是屈胖三。

    他冲着我一乐,然后指了指我的身上,说我说你怎么进去半天没信儿,还想着会不会被人逮了呢,结果居然去玩蛇了?哎呀呀,你把裤裆里面的那几条蛇掏出来吧,正恶心,要是让龙姬看见了,你再想追她,估计也不可能了

    我浑身无力,动都不想动,却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

    笑声落下之后,我闭上了眼睛,说了最后一句话。

    去你大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