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九章 没个正经
    屈胖三情绪激动,吟诗一首:“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哎,怎么出来了?”

    没有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首风骚无比的古诗给念出来,屈胖三十分遗憾,而没等我回话,小龙女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灰头土脸的,我问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要回来帮忙的么,跑哪儿去了?

    小龙女说外面的人我都帮你们撂倒了,你们不知道?

    好吧。

    屈胖三朝着远处的天空一伸手,那覆盖大宅子上空的青云图便回到了他的手上来,随后开口说道:“走。”

    我一愣,还想问什么,结果不远处跑来两人,朝着我们这边望来。

    敢情涉及到洪家这儿,来的并不仅仅只有警察,还有其他部门的人,瞧见这青云图,立刻就跟了上来,我不敢在停留,跟着屈胖三和小龙女,朝着旁边的巷子里钻去。

    好在对方的人手不够,光洪府那儿就够折腾了,也分不出人来这边招呼。

    我们走了一段路,终于消停了一些,小龙女想起来还我手机,我接过来,打开一看,好些个未接电话。

    我一个一个看,有杂毛小道打来的,有徐淡定打来的,有老鬼打来的,还有一个陌生号码。

    我先给徐淡定打了过去,他接通之后,问明了我此刻的情形,当得知洪国运、洪家礼父子真的是涉毒之后,他十分高兴,说好、好、好这事儿在道德的立场上,咱们算是站住了脚不过如果你们不把人杀了,而是把事情钉死,证据确凿,那是最好不过

    我苦笑,说当时的情况比较复杂,魅族一门的几个人也在,而且我听他们交谈的时候,好像那两女人是洪家贩毒的销赃渠道。

    徐淡定说对,现如今娱乐圈、名流圈涉毒的事儿非常多,那帮家伙隔三差五就要弄一点儿,说是提高艺术创作的灵感啥的,传得挺猛的,魅族一门现如今涉足娱乐业,估计这现象就是他们那儿传来的

    我们又聊了几句,徐淡定确定之后,还有大量的事情要做,最主要的,就是不能让洪家把这件事情捂下去。

    这丑闻,得证据确凿了,才能够捉住对方的痛脚,让洪家,特别是它背后的总局孙老无话可说。

    所以徐淡定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我,说此事涉及到魅族一门,需要通知刘子涵一声。

    毕竟清理门户这事儿,让她自己做比较好。

    我挂了电话,又给杂毛小道打了过去,毕竟联络刘子涵这事儿,还得他来办。

    电话通了,是杂毛小道的师弟接的,随后转到了他的手中。

    杂毛小道问我事情办得如何,需要帮忙么?

    我简单跟他说了一遍情况,他对这事儿很高兴,反应跟徐淡定差不多,随后我让他帮忙转告刘子涵关于赵小姐和李小芯的事情,让她自己清理门户。

    杂毛小道表示没问题。

    随后我又给老鬼去了电话,他告诉我,说洪国民已经落在了他的手里,现在正在回去,问我这儿情况如何。

    我不得不又把事情重复一遍,他没有说什么,让我们办完了事儿,早点回去。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时间还早,还有地铁,我领着屈胖三和小龙女去坐地铁,到了地铁站的时候,方才想起拨打最后的一个电话号码来。

    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来自晋西长治。

    我回拨过去的时候,结果关机了。

    谁啊?

    我这个电话号码是刚得的,一般来讲,很少有人知道,难道是诈骗电话?

    我又打了一遍,依旧关机,于是就懒得再弄了。

    依旧是乘坐地铁,抵达了通州之后,又经过转车,终于抵达了暂时驻地的附近。

    回去的路上,总感觉大街上气氛有些不同,白雪皑皑之外,总有三两个人在路上行走如风。

    什么人走得这么快?

    明显不是正常人。

    我们走到一条小巷子的时候,身后突然刮起一阵风,我猛然回头过来,瞧见有一个脸色惨白的年轻人出现在了我的身后,眯眼打量着我们三人,然后对我说道:“外地人?”

    我忍不住笑了,说管得着么?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大雪天,早点回家,小心路滑”

    说罢,他转身而走,没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我气乐了,说神经病?

    屈胖三摇头,说不是,是吸血鬼哦,错了,应该叫人家血族。

    我说老鬼的手下?

    屈胖三笑了,说老鬼的手下现在恨不能离京都越远越好,怎么可能跑这小巷子来堵人?

    我一下子醒过来,说清辉同盟的人?

    屈胖三说这样的小杂鱼,估计也就刚入门吧,给派出来当炮灰的,就算是给人弄死了,也不心疼。

    我明白过来,说炮灰不至于,应该说是诱饵。

    聊着话儿,我们变得谨慎了许多,左转右转,还使了一回遁地术,再三确认了没人跟着的时候,方才回到了据点。

    我们抵达的时候,老鬼也到了,不过因为大雪天的缘故,跟我们差不多也是前后脚。

    他这般倒也没有怎么耽搁,不过给擒回来的洪国民身上受了不少的伤,我们进来的时候,刚刚给人扛死狗一般的拉了下去,老鬼从手下那儿接过来一根点燃的雪茄,美美地抽了一口,然后问我,说要不要来一根提提神?

    我摇头,说不用,你那边还顺利吧?

    老鬼说还成。

    我说接下来干嘛?

    老鬼说休息一下,你刚才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

    我说路上碰见了一个血族的小杂鱼,跟我们聊了两句,大概是没有发现什么,警告了一声就走了。

    老鬼坐在沙发上,抽了一口雪茄,然后说道:“以前的时候,清辉同盟很低调的,低调到让人忘记的地步去,一直到杨康这帮人上位,这才慢慢多了起来,之前还跟官方起过冲突,被有关部门警告过,方才收敛一些,没有怎么敢乱收后裔了”

    我说很显然,那帮人给逼急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弄出这种钓鱼的拙劣手段来。

    老鬼说他们急了,所以我们用不着急,夜还漫长,我们慢慢等真不抽一根?这雪茄是威尔专门从托人从古巴带过来的,一年也就产几千根,我总共没几盒,要不是今天这日子比较特殊,我还舍不得抽呢?

    我笑了,说不,我戒烟了。

    老鬼客气地对屈胖三说道:“屈爷,要不您来一根?”

    屈胖三摸了摸自己的脸,说大人我还准备靠这脸蛋儿去泡妞呢,抽得一声烟味,女孩子不喜欢的

    老鬼翻了一下白眼,说真不懂得享受。

    现在没了事儿,我借用卫生间洗了一个热水澡,洗完之后,吹了头发,干干爽爽地出来时,瞧见老鬼在接电话,他的表情似笑非笑,对着电话说道:“谈,我们已经谈过了,现在用不着再谈了吧?”

    旁边的屈胖三低声对我说道:“徐淡定打来的,说孙老又想跟我们见面。”

    电话那头仿佛说了什么,老鬼抖了抖雪茄,然后说道:“你帮我转告他,他要的脸,我给了,再要就没了;至于清辉同盟的老巢和地址,我可不想要,万一提供给我的,又是陷阱,我可受不住;另外让他帮我转告洪天秀,他儿子和孙子的尸体,我明天快递过来,让他注意查收一下,别到时候不在家,那就尴尬了”

    挂了电话,老鬼笑了,说他们急了,都已经准备卖队友了,看起来洪天秀对自己这孙子是真喜欢啊。

    我说对,听说那位信少爷燕大毕业,又去美国常青藤渡过金,现在正打理洪家的好多产业,做的是大生意,要不是想在洪天秀面前争面子,可不会趟这浑水,比我们杀的那位洪家礼强多了。

    屈胖三说还等什么?要没事儿,我也去洗澡睡觉了。

    老鬼笑了,说敌人急了,就会有动作,不过无论是他们卖队友,还是设陷阱,我都不会相信我只相信自己,而我们等的,则是一个电话。

    大家坐下,围在沙发前看电视,是一个真人秀的综艺节目,三傻三精,里面的演员我都挺喜欢,搞得挺逗的。

    屈胖三也喜欢,看得前俯后仰,乐得跟狗一样。

    正看得起劲儿呢,电话响了。

    老鬼等了许久,赶忙接过电话来,聊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然后对我们说道:“盯着洪天秀那边的人回了信息,他们跟清辉同盟的人又见了面,双方好像闹掰了,现在分开了,我的人跟了过去,已经跟到了地方,地方确定了,让我们过去瞧,杨康应该就在那里。”

    我一愣,说确定么?会不会是陷阱?

    老鬼摇头,说不会,我们之前的行动,弄得他们方寸大乱,想不到我还留着这一手。

    我说那行,走吧。

    老鬼开始收拾东西,而我这边也准备妥当,然后叫屈胖三走。

    那小子很是不舍,冲着电视傻乐:“啊哈哈哈,这渤哥,也太搞笑了吧,哈哈哈,看完再走,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