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八章 朝阳群众
    说起这事儿,洪国运更是恼怒,说你背着我和你爷爷干这事儿,现如今闹成这样,都搞到了家里来,我看你怎么收场?我跟你说,这件事情,这两年你要从里面摘出来,不能再干了。

    洪家礼说凭什么,这些都是我一点一滴打拼出来的产业,你知道花了我多少心血么?

    洪国运呵斥道:“花了多少心血都得扔,家里面这么多生意,房地产、化工业、股票金融、互联网,哪一样不比你这个挣钱,你干这种脏事儿干嘛?”

    洪家礼不服气,说我干的是脏事儿?你们的不脏,你们做的那些,坑的人不比我少

    两人争吵着,旁边的赵小姐和李小芯颇为尴尬。

    不过这么吵下去不是一个事儿,两人硬着头皮来劝,那洪家礼给父亲一通说,来了脾气,起身来,揽着李小芯,说走,我们去房间里说话,不跟和老头子扯几把淡

    说着话,他便将半推半就的李小芯给拽进了旁边的房子里。

    没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了刻意压抑的呻吟声来。

    洪国运这边有些无奈,苦笑着说道:“赵小姐,见笑了,我这小子,从小就给他妈妈惯坏了,我也管不了他”

    赵小姐妩媚一笑,然后说道:“洪先生,我刚才的请求,还请你多多考虑一下!”

    洪国运说这个啊,比较麻烦

    赵小姐走近一些,说赵先生,我是很有诚意的,而且支持我的人,也挺多的,不如我们也去房间里,慢慢谈?

    她这边娇媚地说着话,而房间里已经传来了古怪的声音来,那洪国运有点儿把持不住,起身一把搂住了那赵小姐,然后拖进了房间里去:“好,好,我们好好谈一谈。”

    这一对父子倒也是精力旺盛,我藏在柜子下方,这多出来的两人让我有些琢磨不定。

    犹豫了一下,我决定还是出来,跟屈胖三商量一下。

    回去的路,比进来要轻松一些,毕竟轻车熟路,我找到了屈胖三,把里面的情况跟他讲了一遍,屈胖三听完之后,忍不住笑了。

    他说你确定里面真的有那玩意?

    我说我亲耳听到的,哪里还能有假?

    屈胖三沉吟一番,然后说道:“既然闹翻了,咱们就不要留情面,而且这事儿说真的,实在是太缺德了,脏水泼到了洪家头上,闹到上面去的话,就算姓孙的执意要帮着说话,也颜面无光这是一件好事,咱们现如今,就得把他给闹大。”

    我说怎么弄?

    屈胖三早有计较,说这样,龙姬一会儿出去,拿你的手机,先给徐淡定那边透个底,然后再报警,随后我们两个敢在这短时间内把人杀了,这儿捣毁了,让他们没有办法毁灭证据

    呃?

    我说要杀人?

    屈胖三眉头一挑,说不然呢?

    我说之前不是商量说把人抓回去么?

    屈胖三有点儿情绪激动,指着头顶上大片大片的雪花,说怪我咯?来的时候,谁晓得会下这么大的雪?现在车堵半道上了,这儿是二环,龙姬不肯帮忙,我特么一小屁孩儿,难不成你背着两个人回去?

    呃?

    这话儿说得,还真的是挺有道理的。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我们商量完毕,回头跟小龙女说,她有些不愿,气呼呼地说道:“没想到洪家居然干出这种事来,不行,我也要帮忙。”

    屈胖三拦住了撸起袖子来的小龙女,说别啊,你不是说江湖恩怨,你不插手么?

    小龙女说先前是江湖恩怨,现在不是了,那帮人居然干起制毒贩毒这种事儿来,我怎么可能忍得了?

    屈胖三说你要干也可以,先把我安排好的工作完成了,再过来帮忙。

    小龙女还待反驳,屈胖三瞪了她一眼,说我们约法三章怎么说来着,还要我重复一遍么?

    她没有了脾气,接过了我的电话,然后猫着腰摸出去。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屈胖三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我,说陆言,你真不考虑一下么?这个妞儿的屁股,一看就知道生孩子是一把好手

    呃?

    我瞪了他一眼,说干正事儿吧。

    首善之地,特别是涉毒案件,出警绝对会很及时的,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小龙女离开的那一刻,就是我们动手的时间。

    一直猫着腰的我,在这一刻终于直起了身子来,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坚挺。

    屈胖三踩着小碎步,朝着假山那儿跑去,而我则使用大虚空术,遁入了里面。

    入口的里面守着两个彪形大汉,瞧见凭空浮现的我,脸上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而我则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出手,三两下,将人给撂翻倒地了去。

    随后我将门打开,将屈胖三放了进来。

    而下一秒,我则使用大虚空术,潜入了刚才所在的地方去。

    我出现在房间里面的时候,警报声已然响了起来,刚刚拔出止戈剑,旁边的房门开了,光着膀子的洪家礼从里面气冲冲地跑了出来,破口大骂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到底是那个比养的,搞事儿么”

    愤怒的骂声在瞧见我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中的止戈剑,愣了一下,方才问道:“你特么的谁啊?”

    我冲着他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老鬼让我问你好。”

    唰!

    一剑斩。

    长剑挥过,劲风拂面,刚刚办完事儿,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颇为疲惫的洪家礼一个踉跄,直接倒地,在地上滚了两圈,最终被我一剑抹过了脖子,然后倒地身亡。

    鲜血从他的身子底下流出,没一会儿弥漫了地板,里面匆忙穿了一半衣服的李小芯顿时就是一阵尖叫。

    她是魅族一门的人没错,但见血的机会,想必不多。

    至于洪家礼,作为京城名门洪家的嫡子长孙,修为是有的,手段也足够,要不然也不可能垄断了那六层市场,只不过对我的剑,实在是有些触不及防,故而最终没有挣扎得了几下。

    洪家礼倒地的时候,另外一扇门也被推了开来。

    我瞧见穿着一件花裤衩的洪国运正匆忙披着衣服冲出来,肚皮上面,却有许多暗红色的吻痕,显然是玩得正尽兴呢,出来却瞧见自己最心爱的儿子惨死于此,顿时就是一声怒吼,抽出了一把金环大刀,朝着我扑来。

    对方来势汹汹,仿佛要将我给生吃了一般,不过盛怒之下,手段就有些毛糙。

    我单凭一手长剑,与他交锋了几个回合,大约知晓了对方的修为之后,开始加重力道,长剑翻飞,将其不断压制。

    那洪国运一起开始怒气冲冲,等回过神来,感觉到了对手的强大之后,这才冷静下来。

    他一边大刀翻飞,一边口念诀咒。

    然而几秒钟之后,他的脸色大变,惊讶地喊道:“我的五行小鬼呢?我的五行小鬼,怎么不在?”

    我懒得跟他掰扯,手中的剑招陡然一边,化作一剑斩。

    每一剑,都要致人命。

    铛、铛、铛

    又过了两个回合,我抓准对方的漏洞,猛然一剑过去,将对方的金环大刀直接震成了碎片去,然后再进一剑,将洪国运的头颅斩下。

    鲜血飞溅,洒落在那尊金身大佛之上,发出嗡嗡的响声来。

    “别动!”

    我听到有女人娇喝的声音,回过头来,却瞧见那位娇媚的赵小姐衣衫不整地出现在门口,然后举着一把小巧玲珑的手枪对着我。

    她被我刚才利落的杀人手段给吓到了,浑身都在发抖,唯独枪口没有动。

    很显然,与她温柔娇媚的外表不同的,是对方的基本功,绝对扎实。

    我抬起头来,冲着美人咧嘴一笑。

    我平静地说道:“看在魅魔刘子涵的面子上,我不杀你们两个,能逃出去,算你们命大,以后跟着魅魔,别的不说,至少能够;当然,逃不出去,当我这话儿没说”

    我说完,没有再理会这两个女人,转身离去。

    赵小姐一直都没有开枪,一直到我准备推门离开的时候,方才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是谁?”

    我回头,缓缓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洪家,惹了不该惹、也惹不起的人”

    我关上门,枪声依旧没有想起。

    我叹息了一声。

    离开了邪灵教的魅族一门,再也没有了骨子里面的狠劲儿,还真的就变成了一伙懂得修行的窑姐儿了。

    不过也没错,女人嘛,就得温柔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是交给男人来做。

    随后的时间,我和屈胖三两人,将这地下给横扫一空,将制毒的地方也给弄得瘫痪。

    人基本上没有再杀,不过基本上都撂倒了,失去了行动能力。

    而等我和屈胖三从假山的出口那儿爬出来的时候,外面的警笛声连成了一片,远处也有大批的制服朝着我们这儿围来,有人还朝着我们举起了枪,大声喊着不许动。

    屈胖三拉着我的手,说走。

    我发动遁地术,而屈胖三则大声喊道:“警察叔叔,别送了,不用知道我的名字,叫我朝阳群众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