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四章 迷雾伏击
    地遁术!

    我下意识地准备离开,然而却感觉到空间突然一下子变得粘稠了许多,各种力量牵牵扯,让我无法挣脱,施展此法。

    法阵牵扯?

    望着偌大的重型卡车径直朝着我们这儿撞来,我感觉到了对方散发出来的深深恶意。

    大虚空术!

    在紧要光头,我换了手段,虽然感觉到依旧有力道牵扯,让我行动艰难,但最终还是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朝着我们这边撞来的,并不仅仅只有一辆。

    事实上,在一瞬间,有四辆重型汽车从各个角度径直朝着我们这边猛然撞来,包括红灯对面的街道处,显然是想要一举功成,至于地遁术不能施展,却并非是针对于我本人,而是冲着老鬼来的。

    事实上,当老鬼冲出外面的时候,我瞧见的那几道黑影,已经在周围洒上朱砂以及各种古怪粉末,并且有大量银屑在半空中飞扬。

    老鬼与这几人,已经恶狠狠地撞到了一起来。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手中的法器,大部分都是银器,上面波光潋滟,充满了说不出来的诡异风格。

    银器对于血族来说,是一种天性上的克制。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银都可以,它需要一些特别的调制,不过这对于浸淫数百年的清辉同盟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清辉同盟也是由血族组成的,自己什么样的弱点,自然比别人更加清楚。

    而除了大部分银质武器之外,也有与旁人不同的。

    那就是火。

    飞舞的火焰迸发出五彩之色,将空间照耀的一片摇晃,而在这郊区的非主干道路口上,早已准备的陷阱启动,大雾瞬间弥漫,四周都是白茫茫的,突然间,远处传来了佛堂禅唱,各种梵音鸣钟,定向传来,让人的精神为之一阵恍惚,眼前的事物都变得模糊。

    身处于虚空之中的我,也被这禅唱影响到,没有能够再坚持,回到了现实世界。

    我这边一出现,立刻感觉到身体之上,仿佛累加了无数的重量,就好像身上披了一件又一件的铁甲,无端沉重,压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一样,随后有刀刃破空而来,发出清脆的炸响,随后落到了我的头上。

    快!

    对方的速度快到了极致,给人与闪电般的感觉,而我也是通过炁场感应,方才能够勉强捕捉得到。

    预谋已久。

    我知道落入了别人的陷阱之中,也明白了孙亮和洪家之所以找我们谈,也是抱着两手准备的倘若我们甘愿受那屈辱,答应下来,委曲求全,那是最好不过的;但如果骨头硬一些,他们也不惧,自有办法跟着我们,然后找地方设伏,将我们拿下。

    那帮人是知道老鬼的本事,所以做的局多多少少都会顾虑得到,十分谨慎,别的不说,只求将我们的性命留在这里。

    铛!

    感受到那快刀抵达了我的身后,我没有再隐藏实力,右手往怀里一抹,止戈剑陡然出现,往着身后猛然一斩。

    刀剑相撞,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双方彼此都朝着后面退了几步,随后我感觉到了漫天星光,从天空之中,倏然落下,朝着我的眼睛刺来。

    星光是不会落下的,落下来的,是刀尖。

    好刀法。

    我在一瞬间清醒过来,知晓对方用的手段十分厉害,通过幻术,将漫天星光引入体内,随后通过炁场的变化,在我的视网膜上施加力道,让我产生出了天地崩塌的幻觉来。

    倘若是经验少一些的初哥,或许就会被这样世界末日的景象给吓到,手忙脚乱之中,必然会给对方乘隙而入的机会。

    接下来,恐怕就是一刀毙命了。

    不过这种精妙的手段在我的这儿,却多少有些遗憾,因为我就算是失去了视力感官,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惊慌失措的表现。

    黄泉路那样的地方我都闯过来了,又如何会怕这样的手段?

    铛、铛、铛、铛

    又是一连串爆豆般的炸响,我一套真武八卦剑将周身护得滴水不漏,让对方没有可趁之机。

    对方久攻不下,却也没有执着于与我拼斗,而是回过头去,大声喊道:“这个也是扎手货,过来帮忙”

    哼!

    我刚才摸不清楚对方的路数,故而一直退让,就在他出言示弱的一瞬间,止戈剑顿时就灌注了无数力量,然后陡然劈出了去。

    咚!

    一声炸响,那人手中的长刀陡然断裂,整个人都朝着后面飞退而去。

    而这个时候,我终于瞧清楚了对方的模样,却是之前在历家菜馆谈判的时候,出现在孙亮和洪天秀身后的那个年轻人。

    我先前就觉得这个小年轻的气势很足,十分不错,却不曾想居然出现在这里,而去还能够给我带来那么大的压力,这事儿让我有些惊讶,同时也收敛起了狂傲之心来,晓得这世间的高手无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指不定对方的手段让人捉摸不透,我们就得在阴沟里翻了船。

    当然,我这边有些惊讶,而对方却更是惶恐不已,原本满满的信心,此刻却都随着刀碎的一瞬间,化作了虚无。

    不过就在此时,我的头顶上飞来一张大网。

    大网之上,挂着无数金色铃铛,每一次的响动,都能够让人心神摇曳,集中不了精力来,而在不远处,又跑来两人,手中的长剑不断晃荡,发出古怪的蜂鸣来,让人摸不清楚东南西北。

    眼看着那大网即将把我给罩住,左右竟然避无可避,我当下也是用了大虚空术,遁入虚无。

    大网落地,覆盖了几十平方,随后网下发出一连串的爆炸声来,震耳欲聋。

    这种爆炸,并非是炸药的气息,反而是某种关于灵魂和意志的碰撞,以及毒素的弥漫,让人能够想象得到倘若是被罩在下方,必将是不可得活。

    好歹毒的手段。

    而随着大雾的弥漫,即便在虚空之中,我也瞧不见老鬼的身影,只能够听到刀剑碰撞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知晓到他还活着,在与人拼斗。

    “死了么?”

    好几个人冲到了大网之前来,有一个佝偻的侏儒老头儿凭空浮现,先是打量了里面一番,突然间恼羞成怒,猛然一抓,那仿佛能够遮盖天地的巨网,在下一刻,却是化作了乾坤囊一般大小的袋子,落入了他的手里来。

    老头儿的脸色十分难看,左右一望,然后恶狠狠地说道:“地遁术?”

    他倒也是识货的,我感觉到了这老头儿的威胁,下一秒,直接便切到了对方的身后,挥剑斩去。

    铛!

    有人拦住了我的止戈剑,却是一个蒙着脸的高个儿男子。

    此人双手持刀,而嘴里却还咬着一把刀。

    三刀流?

    我弄不清楚对方的路数,但志在必得的一剑,却被对方用双刀卡住,而那侏儒老头儿往后一跃,却是从虚空之中掏出了一把油纸伞来,往我们的头顶一抛,油纸伞陡然朝上飞去,然后不断的旋转,生出一股旋风来。

    那白色气雾仿佛被旋风驱散了一些,我身上的重压却也消散不少,这让我有些诧异,不知道对方这是要干什么。

    在帮我?

    下一秒,那侏儒就笑了,说大虚空术啊?好多年没有瞧见有人用这手段了,还好老头子我对你们这帮神神叨叨的手段最有研究,早有防备。

    啊?

    感应到了对方强大的恶意,我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想要遁入虚空,结果却感觉到浑身仿佛灌了铅块一般,原本吃饭喝水一般轻松的事儿,此刻却是所有通道堵死,根本无法施展。

    这油纸伞,有问题。

    我感觉到了对方的压制,知道倘若处理不好这个问题,对方集结人手过来对付我,那么我一击不成远遁千里的优势立刻就荡然无存了。

    这事儿可不行,我足尖一顿,腾空而起,想要毁去那油纸伞,却不曾想半空中飞来无数钢丝,将我拦住。

    当止戈剑连续撞到四五根钢丝的时候,我不得不落下来。

    而一落地,那位使三刀的蒙面人便双手舞刀,朝着我冲了上来,我与他拼了几招,发现对方除了修为不如我之外,一身刀法堪称绝技,让人十分头疼,甚至觉得从某一种角度来讲,他的刀法甚至能够弥补修为的不足,与我斩成平局去。

    我有点儿愣,不知道哪儿冒出这么多强手来,正错愕间,突然间浓雾里又冲出了四五人来,虽然比那三刀客弱上一些,但配合却格外默契,一下子将我围住,结阵以待。

    隐隐间,我听到不远处传来声音,却是在说我的名字。

    千面人屠。

    显然,大虚空术将我的身份给暴露了,而随后,那张大网又腾然于半空之中。

    我捏紧了手中的止戈剑,准备拼死决战,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的身边红光一闪,却有人一把握住了我的左手,我吓了一大跳,正要反抗,却听到老鬼的声音:“别动,跟我走。”

    我放弃了挣扎,下一秒,感觉周遭的景色陡然一变,我们离开了那边的通道,来到了一块荒地前。

    此刻的老鬼浑身皆是鲜血,却关心地问我:“你没事吧?”

    我摇头,说对方是谁?

    老鬼叹了一口气,说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