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三章 血性选择
    老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平视对方,说呃,你说完了?

    孙亮瞧见老鬼客客气气的样子,脸上露出了几分满意的笑容来,说对,大概的意思是这样,当然,也要看你们具体的想法,这些都是可以谈的

    他说着话,老鬼却起身来。

    他站起来,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各位吃好,我先走了。”

    啊?

    老鬼的话语让对面为之惊讶,我也是第一时间地站了起来,跟着他准备出去,而徐淡定却并没有起身过来拦。

    作为中间人,他也觉得这事儿的确是有点太搞笑了。

    我们是给那位孙老的面子,所以才会委屈求全地赶到了这个地方来,本来以为对方说得客气,应该会拿出一部分诚意来和解,倘若是大家都勉强可以接受,那再退一步,也是无妨的。

    然而现实却给我们甩了一个大耳刮子,对方的确是想要和解了,但他们提出来的条件,还真的是让人蛋疼。

    简单的讲,他们就是想让我们放人,而他们则不追究我们私藏逃犯的行为。

    至于昨天的血案,对不起,那是清辉同盟的事儿,你们自个儿狗咬狗一嘴毛,跟他们这些地头蛇是没有关系的,随你大小便。

    至于慈元吃进去的肉和骨头,怎么可能再吐出来?

    这就是对方给出来的和解条件。

    对方认为我们应该会接受,毕竟现如今提倡和谐维稳,再闹出点儿乱子来,谁也承担不了,我们再继续穷追不舍下去,对自己是没有好处的,也容易打破现如今好不容易得到的大好局面。

    这是大局。

    然而他们却选择性地忘记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凭什么?

    我们凭什么要按照他们的计划去做事儿?

    为了那狗屁大局?

    眼看着我和老鬼就要离开,徐淡定无动于衷,置身事外,孙亮顿时就有点儿着急了,原本有些矜持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悦来,而他们身后的那位年轻人则快步走到了门口,伸手拦住了我们。

    嗯?

    瞧见面前这位小帅哥,老鬼停住了脚步,然后回过头来,说怎么,这是想要扣住我们?

    孙亮连忙起身,过来朝着我们笑道:“饭都没有吃,怎么就走呢?”

    老鬼说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不想跟杀了我手下的屠夫凶手同一桌子用餐,大家既然都准备兵戎相见,不死不休,又何必在这儿假惺惺地吃饭敬酒呢?让开吧,小孩儿,不然现在就弄死你。”

    他后半句,却是对那年轻人说的。

    这话儿说得对方脸上一阵红潮,显然很是恼怒,而孙亮的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不过他是过来劝和的,肩上有责任,所以耐着性子劝道:“俗话说得好,和气生财,老鬼先生你有什么想法,你就说嘛,凡事都可以谈,你说是不是?”

    老鬼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说道:“哦,是么?”

    孙亮十分大气地一挥手,说对,咱们这一次过来,就是坐在一起聊聊天,综合一下大家的意见,新时期新阶段,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你说是不是?

    老鬼点头,说好,坦白的讲,我这一次过来呢,是给淡定哥一个面子,毕竟他以前对我多有照拂我的条件不多,只有一点,昨天参与袭杀我场子的人,不管是参与策划的,还是直接动手的,都得死!你们把人交出来,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否则,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啪!

    老鬼在这儿撂狠话,一直阴着脸不说话的洪天秀顿时就忍不住了,恶狠狠地猛然站起来,然后一巴掌拍在了那桌子上。

    桌子上摆放着满满的菜肴,盘盘碟碟,全部都弹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一直坐着不动的徐淡定出手了。

    他伸手过来,扶住了桌子,原本跳起来的诸多盘盘碟碟,悉数又落了回去,就连汤汁都没有溅出半分去。

    拍桌子易,护盘子难。

    双方的修为孰高孰低,一下子就能够瞧得清楚。

    而洪天秀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气冲冲地瞪着老鬼,大声吼道:“吊什么啊?你们几个乡巴佬,还敢来京都立旗子,真以为我们治不了你么?还反了天不成?”

    哈、哈、哈

    老爷子有点儿恼羞成怒,而我却突然大声笑了起来,然后开口说道:“不老神鹰,别发火,气大伤身,你身子的伤还没好,不要动怒!”

    你?

    洪天秀这时才反应过来,指着我,说你就是前天那家伙?

    我哈哈一笑,说是不是过江猛龙,咱们谁说了都不说,不过我能够破了你的修为,也能够破了你洪家的气数,既然摆下了场子,那咱就回头而见。

    我们说完话,朝着外面走去,孙亮有点儿交集了,冲着徐淡定说道:“徐主任,你看这”

    徐淡定平静地说道:“孙委员,我这次过来,只是帮你们双方引荐,至于谈什么、怎么谈,你们自己做主,有什么事儿,也与我无关。”

    他这态度让孙亮恼了,他冲着老鬼说道:“你要走,可以,不过真的要闹得满城的腥风血雨,可别怪我们手下无情。”

    老鬼说哦,你待怎样?

    孙亮说你们敢动手,宗教总局和民顾委,以及总参那边,可不是吃素的,别看你们猖狂,但一切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可都是纸老虎

    这个时候徐淡定再也忍不住了,咳了咳,然后说道:“孙委员,江湖事,江湖了,你可不要公器私用。”

    孙亮也是有脾气的,忍不住直接呛声,说话虽如此,但他们要闹事,要杀人,这事儿可就不同了,上面难道管不了?

    徐淡定说管,也可以,把昨天闯入老鬼家里杀人的那帮人先找出来,给人出气。

    孙亮不屑地说道:“杀人?谁说是杀人了?那些可都是一帮吸血鬼,做这事儿的人,是降妖除魔,为民除害呢,我看不仅不用责罚,而且还得颁一个见义勇为的锦旗才对”

    说到这里的时候,孙亮已然是图穷匕见。

    徐淡定没有再跟他纠缠,而是起身,跟着我们这边走来,一直走到我们身边,他方才转身,朝着孙亮拱手,说事情谈到这里,就没有必要继续走下去了,不过我还是想跟孙委员说一声,这个世界很大,没有谁能够一手遮天,是非公道,自在人心给我向您父亲孙老问好,再见。

    他带头往门口走去,那年轻人愣了一下,还待阻拦,却给孙亮的眼神制止,不得不让开了路来。

    不过他这样做也是明智,否则怎么都得挨一顿打。

    三人出了门,离开这著名的私房菜馆子,走到了外面的胡同里,徐淡定有些抱歉地对我们说道:“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唉”

    一声叹息,不知道藏着多少感慨。

    老鬼说被这样说,真正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本来是大好局面,结果给我弄得一团糟。

    徐淡定叹息过后,心情好了一些,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来,说不过这事儿也得分两面来看,虽然现在的大局面是维稳,但并不代表遇事就需要退缩,那帮人久居京都,居高临下,一览众山小惯了,难免会有些傲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奉着尚方宝剑呢傲慢是最大的原罪,是该吃点儿教训了,你尽管做吧,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尽量兜底。

    他没有跟我们说太多,胡同口儿就分别了。

    显然,既然决定闹翻,他也有许多的事情要去办,这事儿毕竟关系到很多方面,牵一发而动全身,可有得他来忙。

    我们这边也是,上了车,老鬼立刻给吴格非打电话,说起了此番见面谈判的结果,然后让所有的人员全部进入紧急戒备状态,并且收缩人员,不要给人端了老窝。

    这边交代清楚,老鬼又看着我,说你确定了,这事儿会闹得很大,你真的跟我干?

    我笑了笑,说不然呢?

    老鬼说好,洪家信交代了,昨天那件事情,洪天秀那老东西,还有他的二儿子洪国民、小儿子洪国远,以及另外一个孙子洪家礼,都是直接参与者,这帮人,咱们得有个说法;另外清辉同盟的确是占了大头,那帮家伙定然是得到了这边的通知,早有防备,所以我们得想办法声东击西,抓点儿人出来,也好引蛇出洞。

    他跟我简单讲了一下接下来该做的事情,不知不觉就出了市区,走到了五环之外去。

    感觉快到地方了,前面又有红灯,车停住了,老鬼想了想,拿出了电话来,结果突然间后面射来一道远光灯。

    不好

    老鬼大叫了一声,然后一脚踹开了车门冲着我喊道:“快跑!”

    说话间,他整个人已经如同一颗炮弹似的,直接射了出去,而我回过头来,却瞧见一辆重装大卡车,正朝着我们这边快速撞了过来,根本没有刹车的意思。

    我靠,这帮人,还真的是无法无天,居然懂得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我心中一跳,却见好几个黑影,跟着那轰鸣的大卡车,朝着我们这边飞扑而来。

    预谋已久!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