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章 母女情深
    我冷笑一声坐下,马军还有郎朗如战神一样站在后面,外面还有不少龙家军,这几个老家伙,现在是不按规矩出牌的,庆哥让我一定要小心,这里可是三亚。

    “小子够狠啊,医生说肥龙半个月起不来了,你是不是要给个交代,还是说你想现在就开战?就凭你这点人,不管你们今天谈判怎么样,等会咱们的事情要算清楚的。”

    圆脸拍了下桌子,冷冷地站起来说道。

    他后脑勺后的骷髅随着青筋一跳一跳的,看起来十分狰狞。

    乒!

    郎朗一扫起桌子上的酒瓶,那酒瓶就好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

    不过给圆脸一拳打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郎朗壮硕地身躯已经是在桌子上面跳到他前面,然后双脚瞪在他胸口上面,顿时老圆脸整个人就狠狠地后退撞在墙壁上面,那洁白的墙壁居然是出现了丝丝龟裂,老圆脸在地上嘶吼一声,不过却半天没站起来。

    兵王郎朗,一招制敌。

    “要交代?这交代你看看怎么样?”

    我站起来对圆脸说道。

    “你他吗找死!”

    我瞳孔一缩,一个黄毛混混就要往腰间摸去,马军抓住六七十斤重的大圆桌,猛地掀开挡在我们前面。

    “住手!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

    病鬼怒吼一声,他走到那混混面前猛地甩了两巴掌:“肥龙让你带的五连发?”

    几个服务员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一个四五十岁穿着背心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皱起眉头说道:“老鬼,要玩别在我的地盘玩,你知道规矩的。”

    “白老板,刚才几个手下喝多了,没事,麻烦给我们换个房间。”

    老高笑着说道。

    “下不为例。”

    那老头模样的人说了一句。

    我有些吃惊,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又是谁?怎么看样子病鬼还有老高这两个三亚的地头龙对这老头反而有些忌惮。

    “走,想要不按规矩出牌,我张海龙奉陪你,下一次就不是在床上躺一个月那么简单了。”

    我冷着一张脸说道,刚才老圆脸动手,我就不信如果没有病鬼默许他们敢这么放肆。

    就跟当年在八里道的炮哥一样,如果没他默许动枪这些事情老金这些人敢做么?

    “小龙火气别那么大嘛,这饭还没吃就这么走了。”

    老高眯着眼说道。

    “留着自个儿吃吧,小心别撑死了。”

    马军说道。

    三人离开,那些马仔没一个敢拦。

    病鬼眯着眼看我离开的背影,有些若有所思。

    “大哥,这是好机会要不要在这里做了他。”

    老高脸色阴狠地说道。

    “你以为人家是白痴吗,在广东重庆都能混得风生水起的人,你说做就做了?”

    病鬼冰着一张脸说道。

    “圆脸你怎么样?”换了个新房间,老高皱着眉头对喘着粗气的圆脸说道。

    “绝对是军队人的路数,可能还是教官级别的,真要单独对上的话我可能撑不了十秒。”

    老圆脸苦笑着说道,刚才不是他不想反抗,是根本就反抗不了。

    最后那人踩着自己喉咙的脚很稳,稍微用了点,可能脖子就给踩断了,他从出道到现在还没有遇到过这么恐怖的人物。

    “后面那个人是马军吧,听说一直都是张海龙的左臂右膀,果然是强悍得可怕,刚才那反应简直是快得吓人。”

    老高皱着眉头说道。

    “这张海龙怎么有这么多人物啊,刚才那人要在我这里起码是个开山人物。”病鬼皱着眉头说道。

    “小刀、马军、还有刚才那个军人,也不知道他后面还藏着什么人。”

    老高轻声说道。

    我不知道的是,刚才那一战已经是让得病鬼还有老高心生动摇了。

    社会就是这样,你的人我可以随时解决,可能在某些时候还会给你个大礼包,就如肥龙一样。

    但是他们却动不了我,谁能突破战神郎朗马军几个人,我目前还想不出来。

    “啊龙,我们就这么走了?”

    马军皱着眉头。

    “也不是一无所获,起码他们约我而且还让老圆脸试探我们,说明他们现在也有些担心了,否则刚才就应该是直接让人来拦我们。”

    我皱着眉头说道,这一次的宴会应该是和解宴才对,否则他们约我就没有必要。

    但是从刚才他们的表现上来看,和解就不说了,更多的是对我的试探。

    如果今天玩的不好的话,很有可能我们这边都回不来。

    我现在只觉得有些混乱,三亚的局势我完全看不明白。

    我们进来这边只是一个信号,像之前去张小届也只是给这三人一个信号。

    他们根本没道理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直接让老圆脸来家里门口示威。

    这是大忌。

    不管是谁,认识的人受到了威胁,那必然会拼命。

    之前陈国鹏不也是这样,直接甩二亿要定我罪,如果不是跑得快的话今天就没有我这号人了。

    这种做法本身就不对劲,这种状况就比如我当年会对八里道的老炮下死手一样,完全是很荒谬的事情,除开陈副市长那一层的关系,这里头一定有什么猫腻在其中。

    回到郎朗那边的办事处,李琦脸色不好地坐着抽烟,小刀也在这里。

    “不行,大头彬他们那批人,一个都出不来。”李琦出声说道。

    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是我还是心里一沉。

    “还有一个坏消息,肥龙那边的人手多了差不多两倍,现在再想偷袭一次很难了,我就说直接把这老玩意废了,你就是不听。”

    小刀在一旁说道。

    “废了他,然后又能怎么样,跟他们的人对砍吗。”

    马军眯着眼看着他。

    “我只是说说我的建议,军哥你别激动。”小刀耸了耸肩膀。

    “要真的是要硬来,我张海龙还没怕过谁,但是起码要让我知道目的。”

    我敲了敲桌子说道。

    之前让小刀偷袭,龙家军几乎是出动了一大半,连马军郎朗也用上了,这才让小刀能够下得了手,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轻松简单,不过按照道理也足够是给另外两人震慑了。

    “现在的情况先别急,先看着这边,没摸清楚状况之前什么事情都不要做。”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

    现在的状况完全是一团浑水,该怎么做,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对了,战神前几天出来了。”李琦对我说道。

    终于是听到了一个好消息,我总算是可以喘口气。

    “现在身体怎么样了?伤势都养好了吧。”

    我锤了下战神的肩膀,之前他为了保护孩子硬生生地给小刀干了几下,受了不轻的伤。

    “没事,最近干了点事情。”

    战神还是那副样子。

    “什么事情,你不是一直在诊所里吗?”我好奇地问道。

    “早就出来了,跟着病鬼几天,如果到时候真要到死拼了,我应该能找机会做了他。”

    战神轻轻说道。

    “这个先不说,还没到那一步。”

    我听了反而没什么激动的心情,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就是已经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了。

    “病鬼最近经常接触人,这一次的行动可能还有别人涉及进来,并不仅仅只有三亚的势力。”

    “奇了怪了,怎么随着海哥的离开,什么牛鬼蛇神都涌进这里来了。”

    回到家里,洗了个澡之后本来还在房间里头坐着,突然听到了一声诱惑的声音。

    “老公。”

    一团硕大贴在我后面,然后又把手放在我胸口上面。

    菲菲轻声在我耳边说道:“老公咱们也生个儿子好不好。”

    我一把把菲菲扔在床上,这小妮子成天就会来诱惑人。

    一个小时过去

    我们两个一身汗水地抱在一起。

    “跟老公在一起就好开心。”

    菲菲咬了一下我肩膀。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接到了马军的电话,告诉我风雨大东他们都过来了,我去到了三亚办事处,在家里附近的别墅之中,皱着眉头看着一屋子人。

    “谁让你们过来的。”

    “庆哥让我们过来的,他说要干活了。”

    大东笑着说道。

    “干活?”

    我有些明白了,庆哥估计是听了这边的事情,怕这几个人不够用,这才让大东他们过来。

    其实这人马应该足够了,有两个兵王在这边,还有马兵李琦,真的是绝对够用了,可能庆哥还是不放心吧,不过现在过来也不要紧,毕竟那边的场所离开门营业还有一段时间。

    我暗暗想到。

    “老大放心吧,这些人马你要指哪我就打哪,看我怎么搞死那三个老骨头。”

    李琦给我敬了个军礼,看到这么多人也是底气大增。

    “滚犊子,都给我好好呆着别闹事。”

    我笑骂了一句,然后就准备回去继续回笼。

    昨天给菲菲那妮子连续挑逗了三次,差点没把我们龙哥累死,现在还觉得腰部绷紧呢。

    不过我没想到离开时候的这句话,反而不幸言中杯具。

    接着的两天都在平静中渡过,那些在别墅附近的人自从肥龙给捅了之后就再也没来。

    不过第三天中午,就看到了马军一脸难看地站在我面前。

    “大东李琦他们都进去了。”

    “什么情况?他们吃屎的吗,不是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呆着么?”

    我怒发冲冠。

    听了马军道来,我才知道了昨晚的发生的事情。

    连续坐了两天,大东还有李琦他们早就坐不住了,就提议找个地方喝酒,本来这个也没事情,不过喝酒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黄毛,把酒直接倒在李琦头上,还打了李琦一巴掌。

    “你他妈找死呢?”

    李琦直接把那醉醺醺地黄毛踢到在地上,一脚就把那人鼻子踢歪了,对面二十来人顿时就不干了。

    拿出砍刀什么的就冲李琦他们砍来,李琦怒骂道:“你们他妈的拿着刀是吓唬那头母猪呢?老子来教教你怎么玩刀?”

    一群人顿时就打成一团,因为亮出了刀子,所以这一次还是打得比较凶狠的,不少人都见红挂彩了。

    最后的接过就是警察赶到,大东,力气还有风雨七八个小弟一起进去了。

    我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几个家伙!

    “有人死了。”

    马军脸色难看地憋出了一句话。

    “什么!”

    我直接瘫倒在椅子上面。

    “那人给捅了个对穿,一刀进心脏,手法干脆利落,不是李琦他们动的手。”

    “废话,他们又不是蠢货。”

    我狠狠地把杯子砸碎在地上,这明显是个局。